书籍详情

四方封魔阵

2021-06-06 23:32:29

篍筵

修真小说 | 完结

12722 次点击

四方印封魔结界  四方封魔结界  


一个边远小镇的店小二,被武林顶尖人士看上,收为了亲传弟子,却因为误杀了好人而被赶出师门,在江湖历尽种种磨难后,他还能不能执着坚守自己的一颗赤子之心?这部小说将描绘出出一个亲情,友情和爱情,真诚与阴谋相互交织在一起的武侠世界。将给您不像的感受。(小秋只其中最红火的莫过于耿家客栈了。耿家客栈的老板叫耿直,是个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可是这几天给他忙坏了。今天,他就将在家中玩耍的儿子耿钰叫了出来让他来当店小二,耿钰在这个偏远的小镇中生活了这些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人,他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来投宿的客人,在大厅中央的一个桌子上有几个和尚,全都穿着黄色的衣裳,披着被黄金分割成一块一块的红色的袈裟,手中持檀木佛珠,法相庄严的坐在桌边,大厅的东北角有一些清纯脱俗的女子,虽然有着绝美的容貌,但却如九天仙女一般,竟让人生不出一丝亵渎之心,其中一位女子出神地望着窗外,像是醉心于窗外的景色。耿钰长了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子,一时间竟然不能将目光从那女子身上移开,或许是感觉到了耿钰注视的目光,那女子缓缓的转过头来看向这个不大的小伙子,忽地微微一笑,耿钰顿时如沐春风,一时间竟然呆住了,直到门外的叫声才回过神来,脸色通红地跑到来人面前,只见来人衣着华丽,手中拿着宝剑,腰上挂着玉佩,就像是神话故事里的神仙一样,耿钰怯生生的问了一句:“请问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啊?”来人既像是对着耿钰,又像是对着身后的朋友说话:“我们来这住下吧,先给我们弄两个小菜”其身后的人穿着打扮与来人无异,这一伙客人才刚刚坐下,外面就响起了一阵浑厚低沉的声音:“我说你们这帮小辈,知不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啊,也不等等我老人家。”这一伙客人立刻就又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师叔祖。”来者是一个青须老者,虽然穿着打扮有些破烂,但也有些仙风道骨的意味,一看就是放浪不羁之人。等到众人都坐下后那个像是领头的人笑着说:“师叔祖武功盖世,我们要是走的慢些您就要催促我们了啊。”这时老者笑呵呵的说:“去去去,别在我这拍马屁,我最不喜欢这一套。”。

  耿钰只觉得自己的心头像是有什么东西缺少了一大块,一种难以言表的空虚充斥了他的心房,连着他与父亲的那根无形的线越来越长,越来细,就像随时就会崩断一样,但是那根线的生命是那样的顽强,一直牵动着他的心。耿钰离开的步伐越来越沉重,步子迈的越来越小,神色也越来越痛苦。

  正说话间,忽然窗户破裂,闯入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此人手握重剑,身法却如同鬼魅一般,用手中长剑直指老者眉心,剑气之强竟然吹动了老者的头发,只差毫厘老者便将被剑贯眉心,在这生死一刻的时候老者却也没有一丝慌乱反而依然笑容满面,只听一声清脆的金铁交加的声音,刺客的长剑就被徐昊的宝剑挡住,还未等双方有什么动作,老者便抚掌而笑“看来我我候重的晚辈武功也如此超群啊,哈哈…”刺客眼见刺杀不成便立即夺窗而出,徐昊当即就要前去追赶,候重说:“穷寇莫追,我们既然已经知道是天魔教的人来刺杀我们,追上他也没什么用,先回房去睡觉吧,明天再从长计议。”于是徐昊才住了前去的念头。

  因为这些天武林人士已经将苍和镇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武穆遗书》,所以第二天一早就全都个自回师门复命去了,当然,耿钰也要跟随守真大师回到师门湖心岛去了。临走之前,耿直对着儿子说了一大堆话,一句话甚至重复了五六遍也浑然不知,这一次耿钰也不知为什么没有一丝的腻烦,他只感觉到了父亲对他的怜爱和父子之间浓浓的亲情,在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他感觉自己忽然长大了许多。片刻之后就到了该启程的时候了,也许是刚刚把要说的话全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到了真正要离开的时候父子两个人竟然没有人再说一句话,耿直只是默默的送着将要离开自己的儿子,送了很远,很远,直到耿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外。

  “轰隆隆,轰隆隆“犹如万马奔腾,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的天空刹那间就被乌云所笼罩,乌云遮蔽了天空,遮蔽了太阳,甚至连阳光也被无尽的黑暗所吞噬了,大地上就像世界末日一样,光线昏暗,“咔嚓”只见乌黑的云层像是被巨剑斩过一样,堪堪被分成两段,但随即就又融合到了一起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但随着这一声炸雷响过,豆大的雨点就像是散落的念珠一样掉了下来,雨势之大竟然连几米以外的景物都看不清楚了,顿时除了守真大师,耿钰,静韵以外全都跑到了树下避雨去了,静韵顶着瓢泼大雨跑到了耿直的面前,看见他目光呆滞,神色痛苦,雨水从他的头发上低落,从他幼小的脸庞上滑落,却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了。静韵大喊了几声耿钰,但是却被淹没在漫天的雨水和惊天的雷声中,静韵见叫了几声耿钰也没有反应,就拉起耿钰的手将他拉入了树下,虽然他们都已经浑身湿透了,在静韵拉着耿钰走到树下的时候,耿钰没有反抗,他也不想反抗,他觉得她是他现在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了,就让她这样拉着我走吧,直到永远,他的心里这样想着,但是随即就又陷入了对偏远小镇,对他的父亲的思念,这场大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大雨过后,被雨水冲刷过的空气带着雨后的清新和泥土的清香迎面而来,耿钰沉重的心情好像也被大雨从他幼小的心灵上冲刷了下去,大雨过后他的心情格外的舒畅,不一会就拉着静韵一起欣赏苍和镇外面的景色,就连还穿着湿透的衣服也浑然不觉,忽然,静韵用手指着天边欢快地叫着:“耿钰快看,彩虹,”耿钰顺着静韵手指的地方看去,在天边架起了一道七色的彩虹桥。

  不一会,他们就通过了这座气势宏大的虹桥。然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巧夺天工的建筑,高逾百丈,规模宏大,但看起来却不是像一般的建筑一样是用砖头,木头或是石头累起来的,在它的表面好像是被一层流动的水包裹起来的一样,这一次耿钰两人却没有那么震惊了,来到这里的一天他们受到的冲击已经太多了,到了现在已经麻木了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他们终于到了一个一碧万顷的大湖的岸边,在湖中心有着一个小小的绿色的小点,正当耿钰感叹这大自然创造的奇迹的时候,只见守真大师和其他的弟子全都祭出自己的法宝,然后手捏法决,只见一个个法宝几乎全都放大了几倍,有的甚至放大了几十倍,然后只见这些人只是轻轻一跃,便跳到了各自的法宝之上,然后就听守真对着旁边的女弟子说了几句话,他们就一起飞了下来,那名女弟子落在了静韵的身边,而守真则落在了耿钰的身边,然后守真淡淡的说了一句:“跳上来。”然后耿钰就乖乖的跳了上去,然后不知怎的,忽然眼睛一花,身体不由自主的就向后倾斜,耿钰本能的用双手抱住了前面的师傅,他非常的害怕,此时他的视觉都已经跟不上周围景物的变化了,就只能感觉到风从耳边吹过的声音了,还不等他从刚刚的那种状态中适应,就忽然发现刚才一切不适的感觉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表的舒适,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个如同仙境的地方,成群结队的喜鹊和百灵鸟悠闲的飞翔在天空,地上长着淡绿色的青草,在草地上被各色各样的小花点缀着,在大地上跑着兔子,还没等耿钰从这好似人间仙境的景色中回过神的时候就听守真说了一句:“别看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说完就头也不会的走向前面的宫殿,耿钰也不敢怠慢,立即就跟在了师傅的后面,虽说在他刚刚落地的地方看那座宫殿不是太远,但是真正要走的时候却发现是那么的遥远,走了一会儿,忽然眼前的景色起了变化,本来一眼就可以看见的宫殿看不到了,目之所及都是白茫茫的雾,这时就听到前面传来师父的声音:“跟紧我,不要迷失方向,这里是我湖心岛两大奇景之一,名为‘雾海’如果不是常经过这里的人没有人引路是很容易迷路的,走出去的几率微乎其微。“听到这,耿钰便不敢怠慢,急忙跟上了走在前面的师父,走了很久,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了,因为在‘雾海’中是看不见太阳的,耿钰只知道他就一直跟在他师父后面走啊走,许久过后,终于发现前面的雾越来越稀,想是快要走出去了吧,果真过了不一会,他们就出了那似乎无边无际的大雾,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亭台楼阁,假山流水交相辉映,真是一处神仙府邸“这里是最近新造的别院,目前还没有人居住,过一会和你一同来到这里的静韵也会被带到这里来,天色也不早了,你先找一个房间当作你的房间去休息吧。”听到这句话,耿钰才发现,原来自己从刚到这里时一直到现在都被这湖心岛上的风光所震撼了,直到现在他才回过神来,抬头看了看太阳,发现太阳已经西斜,原来我在雾海中竟然走了那么长时间,他忽然想起来了,和他一同来的静韵还没有到,一会儿太阳就该落山了,她会不会出什么事啊,但是马上他又想到她是和一位师姐来的,应该不会有事,正当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惊奇的大叫:“耿钰,你怎么也在这?”耿钰寻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来人穿着一身淡青色的道服,竟是刚才载着静韵飞行的师姐,在她的后面还跟着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姑娘,正欢快的向着他跑来,这不是在这一个月来第一次和他分开一天的静韵又是谁呢?“师父应该都和你说了吧,我就先回去了,”不一会,他们就各自选定了自己的屋子,这天晚上,他们聊了很长时间,都在和对方讲述自己所看见的景色和自己震惊的心情,“你说师父既然能够在天上飞,但是又为什么要我们走一个月才到这呢?”静韵微微一笑,说:“这个我问了师姐了,是因为师父要我们锻炼身体,因为修道之人最重要的的是身体,如果身体不能锻炼的十分强大,就算有无上妙法也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发挥出应有的威力。还有,师姐说我们走的这些路还只是小儿科,以后我们还要锻炼很长时间。”“看来师父也是为我们好啊,为了给我们机会锻炼,”“对了,你听说这里有两大奇景了么?”“这个1我知道一个,就是我们来的时候经过的雾海,但是另一个吗,我就不知道了。”耿钰沮丧的说“嘿嘿,这个我也知道,我告诉你啊……”

  在这一个不是太大,并且灯光昏暗的屋子里,却被亲情的光芒照亮,被温情的气息充斥。

  自从那天的大雨过后,耿钰的心情似乎越来越好,和静韵一起说说笑笑的向着湖心岛而去,一路跋山涉水却也不觉得劳累,并且领略了世界之大,守真真的没有辜负耿直的重托,在回湖心岛的路上向他讲解了天下的格局,从师傅守真的传授中他知道了自己现在所在的世界叫做九州,在九州的中心就是九州世界最繁华的地方,人们将这里称之为中原,在中原之外则有四方异地,在中原以南的地域被称为南荒,据说在南荒之中多猛兽,并且传说南荒也有人类的存在,这就是它区别于其他三方异地的地方,但多是茹毛饮血之人,中原以北被称为北极冰原,那里长年被冰雪所覆盖除了一些中原各大门派的杰出弟子出外历练以外,就再也没有人住在那里了,中原以东因为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于是就习惯性的称之为东海,据传东海中有异兽,并且全都身巨如山,力量之大无可匹敌,中原以西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旱海白天极热,夜晚极冷所以四方异地除南荒外就没有人居住了,再说中原,中原之中有三山五岳,三山分别是黄山,庐山,峨嵋山,五岳分为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南岳衡山,中岳嵩山,五岳分别镇守中原的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三山则是像中岳嵩山的卫山一样守卫着它,三山被三大门派所镇守分别是峨眉剑派镇守峨嵋山,伽南寺镇守黄山,而庐山则被天魔门所占据,这三派是当今武林实力最强的三个门派,虽然向湖心岛这样的门派也有许多高手,但是却苦于传承没有三大门派悠久,整体实力没有三大门派雄厚,所以就没能跻身三大门派之列,

  这一路上,耿钰除了被沿途的风景以外就是神往于守真大师所对他讲的神乎其神的武侠世界,

  第二天一早,还没等他们睡醒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叫他们的名字,出门一看,原来是昨天载着静韵的那位师姐,等到他们一出来,师姐就笑着说:“今天师父要带你们去见岛中的长老。”他们也不敢多问,就跟着那位师姐走了,不一会,他们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绚丽多彩的彩虹,这时,耿钰才想起来,原来昨天静韵告诉他的第二大奇景就是这巨大的虹桥,师姐脚步一点也没有停,径直向着那彩虹走去,可是虽说耿钰和静韵两个人都知道这里是可以踩在上面的,可是如果真的要他们在彩虹上面走一遭却还是有些胆战心惊,这时,走在前面的师姐说:“凝神放松,心里想着这座彩虹是实物,你们就能过去了。”听到这话,耿钰两人赶快将心情放松了下来,然后踏上了这座看似虚无飘渺的彩虹桥。本来以为踩在上面会是像踩在平地一样,可是却没想到像是踩在了松软的棉花上一样,好似随时会掉下去一样,可是却没有一点一点的向下沉,反而是有些轻轻的向上弹的趋势。

  夜深了,刚刚在客栈忙完的耿直来到了耿钰的房间,轻轻的坐在了耿钰的床前,好像生怕打扰到儿子的美梦,在昏暗的灯光的映照下,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和谐,好像一切本就应该是这样的一样。耿直深情地看着正在熟睡中的儿子,缓缓的说道:“钰儿,你知道么,你才一出生你的母亲就因为意外去世了,镇里的人们都说你是克父克母之人,都劝我将你扔掉,可是天下有多少父母能够狠心的扔掉自己的儿女呢!”他越说脸上悲痛的神色就越来越浓说到这时,也许是因为怀念妻子,也可能是儿子将要离开自己的不舍,眼泪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似的再也忍不住了,可是他的眼睛里慈爱的目光却一直没有消散。“当时我的信念就像一只在暴风骤雨中摇摆不定的小船一样一不小心就会崩溃在巨大的波涛之中…”这时,他隐约看见了躺在床上安详的睡着的儿子的眼睛微微的颤动了一下,但是却没有睁开,于是又继续说道:“也许是真应了那句古话吧—风雨之后总会见彩虹的,也许我的坚持是对的,我终于将你养大,并且有人说要带你去学习武功,这是我这辈子最欣慰的事情了,但是今天听到守真大师说要收你为亲传弟子,父亲知道父亲不应该成为你人生路上的绊脚石,相反应该成为你的推动者,可是我还是不想你离开我的身边…”耿钰再也忍不住了,坐了起来一下子就抱住了一个人养育了自己十年的父亲,哭着说:“爹,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等您老了,我会侍奉您的晚年,让您天天与儿孙共享天伦之乐。”‘啪’耿直竟然挣脱开了儿子抱着他的双手,给了儿子生平第一个耳光,他只觉得这只手掌重越千钧,似乎再也抬不起来似的。耿钰怔怔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他看到父亲的目光很复杂,有悲伤,有后悔,也有怜爱,但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的气愤。耿直也从儿子的眼中看出了吃惊,看出了依恋,也看清了儿子的心。儿子的眼神渐渐的被坚定所代替,父亲的眼神也渐渐被慈爱所占据,一时间竟无人说话,屋子里平静了下来,就像什么也没有过发生一样。“今晚您还能像小时候小时候一样和我睡在一起么?”儿子首先打破了沉默,父亲还是没有说话,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先让儿子躺在了床上,为他盖好背着后自己也躺在了儿子的床上,他看着儿子的双眼慢慢的合起,又一次露出欣慰的神色。可是这一次儿子却睡的没有刚才安详,时不时的向着父亲的怀里拱了拱

  其中最红火的莫过于耿家客栈了。耿家客栈的老板叫耿直,是个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可是这几天给他忙坏了。今天,他就将在家中玩耍的儿子耿钰叫了出来让他来当店小二,耿钰在这个偏远的小镇中生活了这些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人,他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来投宿的客人,在大厅中央的一个桌子上有几个和尚,全都穿着黄色的衣裳,披着被黄金分割成一块一块的红色的袈裟,手中持檀木佛珠,法相庄严的坐在桌边,大厅的东北角有一些清纯脱俗的女子,虽然有着绝美的容貌,但却如九天仙女一般,竟让人生不出一丝亵渎之心,其中一位女子出神地望着窗外,像是醉心于窗外的景色。耿钰长了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子,一时间竟然不能将目光从那女子身上移开,或许是感觉到了耿钰注视的目光,那女子缓缓的转过头来看向这个不大的小伙子,忽地微微一笑,耿钰顿时如沐春风,一时间竟然呆住了,直到门外的叫声才回过神来,脸色通红地跑到来人面前,只见来人衣着华丽,手中拿着宝剑,腰上挂着玉佩,就像是神话故事里的神仙一样,耿钰怯生生的问了一句:“请问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啊?”来人既像是对着耿钰,又像是对着身后的朋友说话:“我们来这住下吧,先给我们弄两个小菜”其身后的人穿着打扮与来人无异,这一伙客人才刚刚坐下,外面就响起了一阵浑厚低沉的声音:“我说你们这帮小辈,知不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啊,也不等等我老人家。”这一伙客人立刻就又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师叔祖。”来者是一个青须老者,虽然穿着打扮有些破烂,但也有些仙风道骨的意味,一看就是放浪不羁之人。等到众人都坐下后那个像是领头的人笑着说:“师叔祖武功盖世,我们要是走的慢些您就要催促我们了啊。”这时老者笑呵呵的说:“去去去,别在我这拍马屁,我最不喜欢这一套。”

  不一会,耿钰就端着菜上来了,他刚刚把菜放在桌子上,那老者为难的说:“哎,真是个练武的好材料啊。”然后老者犹豫了一会儿,这时耿钰也是越走越远了,然后只见老者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似的,就叫了耿钰一声:“小二哥。”然后似笑非笑的对他说:“我看你骨骼精奇,天灵盖上有灵光直冲霄汉,是个练武的好材料,将来拯救世界,保卫世界和平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我这里有一本秘籍名为《武穆遗书》,今天看你我有缘,就便宜点,二两银子卖给你了。”耿钰有些为难的摸了一遍全身上下也只找到了几文钱,他拿着这些钱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老者说:“我身上现在就剩下几文钱了,你看?”“那也可以啊。”话音刚落,就伸手将耿钰手中的几文钱抢了过来,然后把那本《武穆遗书》扔给了耿钰。耿钰拿着这本书,真是如获至宝,当即就出了客栈,好像生怕老者反悔一样。却不知道,在他走了以后,那青须老者却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其他人也都轻轻的笑了起来。也为这个客栈添加了一丝愉快的气息

  晚上,在一个美丽的小院里,在一栋楼阁之上只有两个屋子的灯亮着,在这两间屋子里分别睡着一男一女,他们经过一个月的劳累都睡的异常香甜。

  傍晚的时候,在客栈二楼的一个房间之中,那老者带着他的晚辈在房间里商量着:“我们刚刚得到线报,说今晚会有天魔教的人来偷袭,你们说说应该怎么办啊?“那个领头的说:“我觉得应该轮流守夜。”旁边有个稚气未脱的小伙子不屑地说:“徐师兄,我看我们这么多高手在这不用害怕的,他们不敢来。”“哎,陆师弟,你还是涉世未深啊”那徐师兄语重心长的说。“此《武穆遗书》在苍和镇被我们得到,魔教必定会前来抢夺,今晚他们一定会前来偷袭,夺取《武穆遗书》,可是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虽然《武穆遗书》已经被师叔祖交给了那位小兄弟,但是如果他们在我们这里找不到《武穆遗书》的话必然会将整个客栈屠戮一空的,这样在那小兄弟手中的至宝也会落入他们的手中,我们决不能让《武穆遗书》落入魔教的手中,否则武林必定陷入腥风雪雨之中。”

  第二天一早,徐昊等人正在谈论昨晚发生的事,耿钰也想凑过来听武侠世界的故事,可是刚一过来,就听徐昊唤到:“小弟弟,哥哥这里有几文钱,你去帮哥哥买些玩具回来好么?”边说边在身上摸出了几文钱递给了耿钰,并且附在耿钰的耳朵上悄悄地说:“其实我身边的这位老人也很喜欢玩玩具的。”耿钰一听到这话当时就快乐的跳了起来,然后拿起钱就直奔外面卖玩具的地方。正要原路回家的时候看见路上有些身穿道袍的人正顺着这条街走过来,经过耿钰这里时,其中一人俯下身来问道:“小弟弟,请问在这附近有没有客栈啊?”耿钰撅起小嘴想了一会说:“正好,我家就是客栈,你们就跟我来吧。”在那些人之中有一个大约七八岁大小的女孩,正是耿钰一般年纪,耿钰在带路的时候便与这个年纪相仿的女孩认识了。两人一路说说笑笑,不一会,就到了耿家客栈,耿钰叫来了自己的父亲,告诉父亲他们的来由后就跑到徐昊那将玩具和剩下的铜板还给了徐昊,之后径直走向了刚才的那个小女孩,邀请她一起出去玩,可是女孩不知为什么,却是不答应,而且目光还时不时的瞟一下在旁边的师傅,女孩的师傅看到了这一幕,有些怜爱的说:“静韵,你就先和这位小兄弟出去玩吧,”在征得了小女孩师傅的同意后,他们便兴高采烈客栈玩耍去了,等他们出去后,那女孩的师傅对耿直说:“我看令公子的筋骨异于常人,若好好培养,必是可造之材。请您把他交给我培养,我一定把他培养成天下的顶尖高手。”可是耿钰的父亲耿直却认为耿钰从小就没离开过自己,于是就没有立即同意,只是推托说让他在想一想明日一早便给他答复。

展开

四方封魔阵目录

更多章节

四方封魔阵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