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风莫言

2021-04-23 23:31:22

不知云

修真小说 | 完结

6302 次点击

莫言人就是风的一生  莫言风的一生  岛上的风莫言  风莫言我是谜单人本  风莫言贝贝  风莫言阅读答案  风莫言  


袅袅大纛,风起云涌风起,天山雪北,赤火廊西。。自太祖皇帝先河龙氏江山近百年间,朝廷腐化,民生凋敝。一场家国梦破,一番飘摇不定风雨。  平凡普通的少年在乱世中将如何脱变,一切未知的身世将如何追踪溯源;金戈铁马,乱世纷争,胭脂红粉,几度情牵。  风吹着无字的碑,吹着“老大,你看!”一个新来的虚弱却兴奋地喊道。他刚刚挖出了一个石碑,虽只见一角,却觉得这石料温润,用小刷刷去附着的泥土,竟发现这石碑洁白无比。雷老大也来了兴致:“快,快,再挖!”匠人们鼓起精神,继续挖掘。。

  “天下人人皆艳羡吾之地位,可谁又想到身为本朝太子的难堪啊。”龙霁太子如此在内心忖度着,表情却依旧笑谑,一副玩世不恭的公子相,在侍卫的陪同下踱回皇极殿,又与群臣说笑到了一起,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格老子的,快点给我挖,你们这帮废物,老子都等了五天了还什么都没有,再弄不出点东西老子抓你们去喂狗!”胡子拉碴的大汉狂叫着。几个小的战战兢兢的,雷老大的名头可不是吹出来的。雷老大本是山贼出身,这几年改作盗墓行当,这一年来很走运,做成两笔大买卖,顿时成了富豪,跻身江南贵族行列。一个老匠人对新来的悄声说:“兄弟,快点吧,再不快点咱们都要遭殃……哎呦。”一声痛呼,确实从刚刚那说话人口中传出。“都嘟囔什么呢?快点!”小的们不敢吭声,继续挖了下去。

  天上的烟花依旧夺目璀璨,但皇城上空似是多了一层拂不去的雾霾。

  皇极殿前依旧歌舞繁华,太子却在侍卫的陪同下往寝宫去了。

  “太子”一个小太监到太子身边,俯身附耳悄声说了些什么。“呵呵,众卿家继续席宴,我去去便来。”

  “哈,祖母,快看那个!”衣着华贵的小女拉着太后衣角,兴奋道。“呵呵,看着呢,看着呢。”龙姬太后宠溺地抚摸孙女的小脑袋,露出慈祥的表情。“呵呵,龙霁啊,慧儿可是和你小时候一样的,都这么顽皮。”龙霁太子也是爱抚着妹妹的头,举盏敬龙姬太后:“祖母抚养之恩龙霁不敢忘记,今日祖母六十大寿,龙霁栀酒榭恩,愿祖母万寿无疆!”群臣见太子为太后敬酒,亦举杯一齐道“愿太后万寿无疆。”“呵呵呵呵,诸位卿家不必客气,今日举国为哀家庆寿,卿家们可以随意些,不必拘谨了。”

  “对了,龙霁啊,那个人还是不肯来吗?”龙姬太后收起笑容,看了一眼皇城西方的忘忧塔。“回祖母,叔父还是……”龙霁谨慎地道。龙姬太后眼中燃起了怒火,可碍于群臣在席,又不得不忍下来。“罢了罢了。”愤怒似是转瞬而过,龙姬太后眼中还是归于了那习惯的疲乏和悲伤。龙霁太子在一旁静静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眼中有似精光闪动,但转瞬便化为无形。

  “父王,您又醉了。”“哈哈哈,霁儿啊,谁说你父皇醉了,还差得远呢。哈哈哈”龙真帝因多年声色犬马,显然中气不足,左右的姬妾却仍在龙真帝怀中向帝君献酒。“父皇由我照顾,诸位是否可以退下!”龙霁太子厉声道。依宫廷礼仪,太子须敬这几个姬妾为母后,但龙真帝昏庸无能,朝堂上早已是太后听政,龙真帝夜夜笙歌,已是无心于国事,日日沉迷于各地进献的美色怀中。龙霁太子多次劝诫,却每次都是无功而返,但如今令太子唤这诸多姬妾为母后,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出口。姬妾们心中亦了然,知道这所谓的太子其实地位已经远远超过了龙真帝,因而只是瘪了瘪嘴,便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老大,你看!”一个新来的虚弱却兴奋地喊道。他刚刚挖出了一个石碑,虽只见一角,却觉得这石料温润,用小刷刷去附着的泥土,竟发现这石碑洁白无比。雷老大也来了兴致:“快,快,再挖!”匠人们鼓起精神,继续挖掘。

  天空飘起微雨,视线模糊在一片水汽之中,但两个人似乎还是能感觉到对方身上那种深深的悲哀同感伤。

  两天过去了……“废物,都什么东西,不过是一堆石碑,上边连点刻痕都没有,还是空碑,这值什么钱?”“老大,我看这事可能另有玄机,咱们要不运回一块请行家看看?”一个老工匠觉得这石碑恐怕没那么简单,以材质和这规模来看,兴许还大有来头。“费什么话,老子可不想费劲吃官司,这两天白干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们,撤!”

  风过,树影婆娑,映在林立的碑石上,显得有些阴森可怖。凄冷的月华洒下,照出石碑上细腻的纹路,苍白惨淡,却似在述说过往沧桑。那段尘封的历史便这样被后世遗忘……

  雨丝渐紧,山谷更加凄寒冷寂,月光没入天边的云片中。哀婉的歌声轻轻萦绕,是女子唱起了先人作的曲。历史在这风雨中回溯,思绪似蓦地转回了从前……

  唰唰,一袭暗色的风卷过,风止处现出一个高挑人形,他静静凝望这碑林“呵呵,终于还是被发现了吗?”他喃喃。“不会,现世有谁会来在乎这莫名的石碑?”一个清丽的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刚刚那个男子身后。“风大哥,好久不见了。”女子淡淡道。男子转身静静看着对方的眸子,两人便这样对望。

  “呵呵,哇!”皇城上空绽放盛大的花火,皇极殿前的宴席上,人们发出不迭的惊呼声,尤以皇族中女子声音最大。

  夜幕下,一队人马稀稀拉拉地沿山路撤走了,山中又是一片空寂……

展开

风莫言目录

更多章节

风莫言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