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古剑魔侠传

2021-02-23 07:09:17

东方西山

灵异恐怖 | 完结

5974 次点击


你推知这是我的剑,一把报仇的剑。它也没剑鞘,所以早以被二十年情仇磨个精光,所以报仇的剑本就不需剑鞘。玄铁谷的铁谷主,不到三十,却精通十八般兵器,每一种都不弱于其中的行家能手,江湖上只此一人。谷中玄铁所制的刀枪棍棒等三十六种兵器,每一件都价值万金,只要其中任何一件兵器出现在江湖上,便又会是一阵血雨腥风。自他出任谷主后,第一年内就有不下百人曾到谷中盗窃,不但无一人得手,而且这些人进谷之后,再无一点儿消息,不知是死了,还是被困在了谷中,仿佛彻底从世上消失一般。从这之后的五年内,世间再无一人敢到玄铁谷偷盗兵器。。

    木高却是呆若木鸡、愣在当场,仿佛是看见了世间最离谱的事。他实在想不通那人为何要走,明明该走的是自己才对,所以他只能站在原地闭口不说,长剑也跟着缓缓落下。

    长途跋涉,历经一月,追杀至今,终于是来到了古剑城。但魔教一入古剑城,便如鱼入大海,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没有了踪迹,仿佛在世上蒸发一般,而木家山庄至今也没有任何动作。于是,魔教出山和正魔大战现已成了江湖中最轰动的一件事,更是百年中从未有过之事。

    不论对方是谁,只要敢用剑指着自己这一点,他都会立刻出剑将那人刺死。但是这一次却违背了自己的原则,因为他知道,他不能在这里出手杀人,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这片白地虽是他曾经的家,但现在也是古剑城的禁地,就算在这里杀了一只老鼠,木家山庄都会追查到底,而且这片白地本就是他们一手造成的。

    马堂主死在了自己的马上,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伤口,只有脖子上捆着一根银鞭,他自己的银鞭。那匹马虽还活着,却跟死马没什么两样,站在树边一动不动,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东阳道:“我看你吃得很香,便知道这面定然不错。”

    肖十六道:“只有两种人才会没有,一种是圣人,另一种是死人。”

    他越走越快,脚印越踩越深,因为他觉得如若再不消失,便会控制不住双手,将那木高杀掉。

    肖十六看着长剑正直直的对着自己的鼻子,剑尖寒光闪闪。他非但没有后退,反而站得更直了,冷冷道:“哦!那你本来想怎样。”

    只听那汉子冷冷道:“在下木高,是木家山庄的弟子。”

    肖十六道:“正是如此,便是那万岸山金佛寺的慈悲方丈到了此处,也会变成一个凡夫俗子。”

    肖十六道:“就算没有正魔大战,就算魔教不逃回古剑城,就算木家山庄相安无事,我都会来古剑城,我比任何人都想来到这里。”

    吃着热腾腾的面心里暖和了许多,过了今夜,明天会是什么样的,谁也猜不出,魔教藏在哪里,木家山庄又会有怎样的行动,他都毫无头绪。不过,每当没有思路时,他都会努力回想自己家破人亡时的惨样。只要一想起那血海深恨和仇家,便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不再想除此事之外的任何事。

    这十年是怎么过得,没有人知道,更不用其他人知道,十年里每一天都与世隔绝,彻底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每一天都在折磨自己,折磨自己的心,用一种常人不能理解的方法杀死了自己原本善良的心,逼迫自己生出另一颗仇恨的心。十年磨一剑,只为复仇。要杀的人很多,且强大到不可想象,但现在机会来了,他们要自掘坟墓,与天下人为敌,这是唯一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

    肖十六回道:“不管遇见何事,只要我能活着来到古剑城,就一定不会后悔。”

    苍鹰门的门主高天,海鱼帮的帮主游角,风月楼的楼主黄二娘,都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人物,都曾做过一些惊人之事,身份地位非同寻常。

    肖十六平息心中的激动后,却突然哈哈大笑,根本不在乎路人投来异样的目光,笑声中却听不到任何欢乐,只有不尽的沧桑。

    东阳道:“每个人都对万物都有自己的看法。”

    辨明方向,沿着一条小路行走,速度之快匪夷所思,在林中穿行如履平地,只留下一团灰色残影,犹如鬼魅。一想到古剑城就在眼前,不但没有丝毫惧意,反而有些迫不及待,不知不觉间又加快了脚步。

    只见肖十六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了客栈,心中有事脚步一向很重。随便找了张没人的桌子坐了下去,对着店小二说道:“随便上碗面和一壶茶。”

展开

古剑魔侠传目录

更多章节

古剑魔侠传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