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飞鸟游鱼记

2021-02-22 23:31:07

飞鸟游鱼迹

修真小说 | 完结

17180 次点击

你是飞鸟我是游鱼是哪首诗歌  飞鸟和游鱼是反射还是折射  飞鸟困游鱼小说在哪能看全部  飞鸟永远对游鱼感同身受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飞鸟与游鱼  


飞鸟与游鱼,飞翔的与翱游,天空与大地,平凡普通的路上、、、、、 飞鸟游鱼记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仲铃一觉醒来,外面天已然大白,晃了晃自己的头,后脑勺的地方有点痛,一手往后面一摸,又是一阵疼痛感传来,眉头深深皱起,嘴角一声“嘶”声。床边的一个髪缕微白的妇人被惊醒,朦胧中看到仲铃坐在床边的正龇牙咧嘴着,不由泪水悄然落下,“呜呜、、、”的声音伴着泪水顺着苍白的面颊滚滚落下。“铃儿——”一声有点沙哑的把正在扶着头的仲铃回过神来,他看着这床边的妇人,弱弱的问了一句:“这是哪呀,你是谁?”看着面前有点眼熟的声影,他不禁眉头微皱。妇人看着仲铃回声,猛然站起,一把把眼角的泪水擦干,楞了一下,急急的说了声:“铃儿,你不记得为娘了吗?”。说完像是想起什么了,向外大声喊了一句:“云哥,云哥、、、”。说完也不给仲铃说话的机会,穿着一双白色的绣花鞋匆匆的向外跑去。仲铃楞楞的看着,不知道说些什么,嘴角微张,又闭口抿了抿,眼神有点迷茫的望着远去的妇人。。

  只见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村间,不时出现几缕长长的炊烟,听着不时传来的几声犬叫声,心已然安稳下来。左边张老瘸家门前的橘子树上挂满着青中泛黄的橘子,不时闪过几道金黄光泽,似乎在向人们显示着丰收的喜庆。树上的小鸟不时的从这树枝上跳到那树枝上,欢快的小脚丫子配合着不时几声欢鸣,仿佛演绎着一支秋收欢喜舞曲,为人们庆祝这秋收的喜悦。心情也似乎像着这小鸟儿,在这一刻得到了放松,感受这天地间的神奇,人也变得更好了。

  这天,仲铃向往常一样走在田野边上,看着秋收过后的田埂,秋风吹过的带着稻谷粒的香味丝丝入鼻。边走着嘴里边嘟嘟着:”这样的生活很不错“。“铃小哥儿,你娘叫你该回家了——“,仲铃淡然回首,神秘一笑,回了一声:”来了“。

  仲铃父亲姓仲名云飞,本不是村里人,后来村里的村长女儿,也就是仲铃母亲在一山路边上碰到,当时仲云飞全身是血倒在路边,后来被父亲告知是游历时碰到一条狼,凶险搏斗之后不敌爬上了路边的一大树,死里逃生。自此之后,仲云飞也就熄了游历世间的心思,与母亲相遇相知相爱。仲云飞毕竟读过不少书,村里与外界交通不便,村里又几乎没人读过书,村长不知哪里收罗了一些三字经等书,母亲张小蕾自小看着长大才能和父亲相知,仲云飞就做起了村里的先生,村里人都很尊敬。

  玄武三年,仲家村所在的苍莽山上空突显一场天外陨石雨,最大的一道紫红相间的陨石火光落入离村里不远的深水谭处。十几天后,这里来了许多奇异服饰的人,东挖西刨数个月之后,全都带着遗憾而归。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已经过去三天了,仲铃也了解到自己是去村外不远的深水潭边游玩,被天上的流星雨迷上了眼,被落下的陨石碎片涧入后脑勺,昏迷数月,全靠着父亲,用一株百年人参和父亲早些年间游历被据说是飞仙人留下的一枚辟谷丹吊着命。当时父亲也不知道这辟谷丹是否是有效,当时飞仙人只留下一声服此丹可不食人间烟火,名辟谷。就这样死马当活马医,给仲铃兑水服下,没想到还能吊回一条命。

  仲铃一觉醒来,外面天已然大白,晃了晃自己的头,后脑勺的地方有点痛,一手往后面一摸,又是一阵疼痛感传来,眉头深深皱起,嘴角一声“嘶”声。床边的一个髪缕微白的妇人被惊醒,朦胧中看到仲铃坐在床边的正龇牙咧嘴着,不由泪水悄然落下,“呜呜、、、”的声音伴着泪水顺着苍白的面颊滚滚落下。“铃儿——”一声有点沙哑的把正在扶着头的仲铃回过神来,他看着这床边的妇人,弱弱的问了一句:“这是哪呀,你是谁?”看着面前有点眼熟的声影,他不禁眉头微皱。妇人看着仲铃回声,猛然站起,一把把眼角的泪水擦干,楞了一下,急急的说了声:“铃儿,你不记得为娘了吗?”。说完像是想起什么了,向外大声喊了一句:“云哥,云哥、、、”。说完也不给仲铃说话的机会,穿着一双白色的绣花鞋匆匆的向外跑去。仲铃楞楞的看着,不知道说些什么,嘴角微张,又闭口抿了抿,眼神有点迷茫的望着远去的妇人。

  仲铃对于自己能挺过来也感到很惊讶,这日过后不久,身体养的差不多了,仲铃对着母亲说了一声:”娘,我想出去转转”。张小蕾慈爱的看了会,说了声:“叫老伯福叔陪你去吧”。仲铃听闻,顿时不依。张小蕾看到后,顿时明白了,想着还是让他出去转转,这些天都在家养身体,出去转转也好。便依了,只是不许他再走的太远。仲铃道了一声谢谢娘亲,一个跨步,飞似的蹦出了家门,张小蕾看后,微笑的摇了摇头,又低下头继续做着女红。出门不远,沿着村里的羊肠小道,不时这看看,不时那看看。不久后看到不远处的一个纤细的小身影,喊道:“小韵,在干什么呀”。小韵回过身影,略微带着点害羞回道:“在帮阿爹采点村边的野菜,阿妈做的野菜山猪汤很好喝”。说完又低下头去了,继续采着,不敢再看着仲铃了。仲铃见后哈哈一声,继续想着先前的调笑,看着小丫头害羞的神情,嘴角微微翘起,继续向着村边走去。

  夫妇两相爱许久,就是不见子嗣,在村长急出病后,终于张小蕾有了喜脉,村长病情后来愈发的重,在临产前游离之际,听到相邻的临时产房里听到一声哭啼声后,突然面色潮红,竟然坐起,呼唤过仲云飞抱着仲铃过来看后,满足的笑了,悄悄伏在仲云飞耳边说了一声:“我床下有一百年人参,木盒子装着的,你拿着给母子补补”说完放声大笑了二句,安然离去。仲云飞哭喊着一声:“岳父、、、”后来中来得子的夫妇就愈加的爱护仲铃了,取名字时也是取得女性化,意预安然无恙的意思。从小被父亲当闺女养,读读书,踏踏青。因为仲铃随父亲的随和书卷气,村里的人都比较尊敬,仲铃不时出去田间,水池边踏青,游玩,被村里人戏称“铃小哥儿”,仲铃也不恼,回以微笑,村里有个事写个信,生小孩取个名,读个镇里发下的告示等,都得请叫仲铃家。再者父亲在镇里谋了一份类似文书的活,家里富裕不能,安逸生活还是过的不错。

展开

飞鸟游鱼记目录

更多章节

飞鸟游鱼记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