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剑风传

2021-01-11 23:30:48

诸葛歌

修真小说 | 完结

8502 次点击

剑风传奇在线观看  剑风传奇卡思嘉被格里菲斯  剑风传奇第二季  剑风传奇女主被褥几话  剑风传说  剑风传奇第一季  剑风传奇黄金时代篇3:降临  剑风传奇黄金时代篇  剑风传奇漫画在线  剑风传奇  


云淡风轻一轮江月明  飘泊我此生恁情痴  几分怅惘怅惘有几分  独让我顾影自怜水中影  甜蜜幸福往事闪现出在心底  多少记忆锥痛我的心  我是也不是惦念都为你  怪我爱得浓时却不懂情  好梦易醒易醒是好梦  留忍不住转眼间成云烟此时,大街东边一个少年象得了失魂症般的在人群中,逶迤而行。一辆马车飞驰而过他一个失神被轱辘一带,惯性之下一个趋身向身边的香客身上压去。少年陡然惊觉,发现自己已经如同‘饿狼’般的扑向自己左侧的一个年轻女人,心道:“不好!”但是已经躲闪不及…..。

  那人向前两步走到他床边,弯腰伸出胳膊把他撑起来,又拿枕头垫住他的腰颈。方退开略沉吟片刻徐徐说道:“你的伤是在下的舍妹所伤,在下会给阁下一个交代的。”高飞迟疑了一下瞟了瞟汉子啜啜道:“在下身体并无大碍的,只是......为生计所困…..”黑衣汉子却抢先开口道:“小兄弟,如果你有什么难处尽管说,只要能帮忙,在下一定会尽力的。高飞张了张口终于鼓起勇气道:“那能帮我找个师傅什么的,能学个手艺?”说完自己都觉的有些唐突,低头吞了口吐沫。那汉子在屋中镀了几步回身道:“那你说说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家用又有何人?为什么又来到南京的?”高飞在他注视下便一五一十的讲了自己出生,父亲的早逝,寡母艰难将他拉扯大,自己为什么来到南京的林林总总。

  时间过的很快,一年半的时间匆匆而过。高飞现在的生活安逸而平静,他的收入虽然不是太高。但是对他来说已经是撞了好运了,一月三两银子的月类。省着点用足够他以前和母亲过半年的温饱日子了。平时事情忙完就到镖局的西院去看些书籍,‘江南镖局’的书很多,但是大多是些辟野杂说之类的。刚刚开始觉得没有什么意思,纯是打法晚上的时间。时间长了也颇有意味,基本上多是讲些民间市井的一些听闻杂说,魑魅魍魉。倒也长了很多小见识。在这半年里黄伦回来过三次,他想好好谢谢这位自己的恩人,但是黄伦回来总是很匆忙。见面点头叮嘱几句:要他好好的干,有空闲回趟老家看看自己的母亲。便匆匆而去了。不只是黄伦很忙,整个镖局的人都很忙,听李度讲:‘江南镖局’已经在山西,四川,福建等地又加开了几个分局。镖局现在的人手正在吃紧,还听李度语气有可能自己也会被调离南京总局。果不期然半月之后便接到通知,和镖局的人一起去四川走趟镖。然后返回中途的四川成都分局。高飞没有想到会这么快的就要离开南京了,而且去那么远的地方,心中不免忐忑。但是内心倒也想到外面去看看的,毕竟年轻人都有这样的想法。逶迤让他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母亲。虽然前些日子让镖局的人顺路带了些银子给了母亲,但是自从自己离开家乡始终没有能回去看望一下,心中不免愧疚而遗憾了。

  镖局总管的亲自照面认可才成,江南镖局一向不轻易的招兵买马。但是一旦说因为需要人手,往往一般人都向蛰头峰般的往里挤。因为在江湖上名气颇为响亮而且江南镖局的生意越做越大,遍及大江挠南北,因此给下面人的报酬亦极为丰厚。在如今的世道之中但求一个温饱都已经极为困难了。

  “哈哈……”话音没有落便引起旁边三人的哄笑,他们一行五人具是京陵城的散户人家,平时就游手好闲的混日子。也没有什么有前途的职业等这他们,因为少爹缺娘,没有读几本正经的书的原因,至小便偷鸡扒狗,东溜西闯的从小到大的过来的。他们唯一能混个正当体面的职业也就是帮大户人家看个门,护个院啥的。(因为一般能请专人护院,一般也会有自己信的过,有些本领的人来管束下面的人)。

  少年不知道咋的,竟然被女子的几个耳光给扇晕了过去。女子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巴掌竟然有如此的威力,几下子就把眼前这个邋遢的‘色鬼’给扇倒在地,正得意间,发觉有点不对劲了,被她狠揍的‘色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女子心道:“这样不会就把他给打死了?”……女子用脚拨了拨地上的少年,心中更怕了。那少年一点反应没有。女子见此,舔起一对小脚转身便要走。

  他现在只知道如此有前途事情,自己一定要争取!连胡大这样的黑道大哥都想这样的差事。(至少在他眼里,胡大是大人物)。那自己如果去的早点,那么机会肯定也会大点的。

  但是他让旁边的一个饿了一天肚子的少年听见他们的话,心里如同在漆黑的夜里看见光明般燃起了希望。高飞立即便向他们的方向向前奔,然后估计远远甩了胡大等人。向人打听‘江南镖局’的位置,一路狂奔而去。似乎忘了自己饿了一天,从昨天中午已经断食,中间以水充饥的顶到现在。刚才在没有遇到胡大等人时,自己胃里一阵阵的痉挛,头也沉重如斗,觉得自己都快死的人了…..

  他于是在南京燕子玑附近找了一家客栈,那是可能全南京最便宜的了。住进客栈第二天便出来找事情做了。南京因为依靠长江,江上来来往往的货船多如牛毛所以对码头的搬货的人需求也大,所以他没有费太大精力就找到了第一个工作,但是没有半个月便干不下去了。码头的高大壮实,满脸凶恶管头闲他做事太慢,虽然他已经尽了吃奶的劲。但是仍然失去了第一份工作。于是他又找到第二份工作厨房杂工,直到现在失业,高飞在半年里总共做了五个工作,但是都没有做长,要不是别人把他辞退了,要不就是自己适应不了而做不下去。眼见自己来了半年之久,连一点积蓄都没有。自己也清楚现在急需要的是能学到本领然后才能赚大钱。但是到哪里才能学到真正的手艺能让自己和老娘过上好日子呢?这日正又开始寻找事情做时,听见有几个壮汉走在自己的前面。并听他们其中一人道:“今天是‘江南镖局’新招镖师和趟子手,去年俺表哥让我和他去聘看看,俺没有去,现如今俺表哥都成了正式的镖师了,一个月的月类都有三俩银子呢!现在俺想当初就后悔哦!”

  恍惚间,谁在后面拍了他肩膀一下,扭头看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正有些温怒的盯自己。高飞这才醒悟过来,自己愣神间已经到了自己进去了。站在自己前面几步远的一个紫衣汉子满脸不屑的向他驽着嘴道:“小兄弟,你没有问题吧?”高飞急忙道:“没有…”没有等他说完,那紫衣汉子已径自转身向大门而去,他犹豫着跟了上去。

  二十来岁,姓胡的小伙子带他去见那顾先生,高飞这次才真正的看清这天下第一镖局总管的面貌:中等身材,很瘦,依然像上次一样穿的一身青衣长袍,面色淡金就像大病初愈般配上大众化的五官,任谁都想不到这就是江湖赫赫威名的‘金拳银镖’的顾大先生。在他看来更像是个乡间的教书的老学究,就是眼前这样的一个人便早在二十年前和现在的江南镖局的总镖头“玉面金刚”张君来共同开创了江南镖局。以张君来主外,而顾师云主内。二人从二十年前起家至一个不起眼的小镖局发展成如今长江以南的头号镖局。可见此人的能力绝非一般人可比的,江南镖局更有但是‘江南镖局’挑人极为严格,只要是进来的人。都需由这为

  南京时的三月下旬,顾师云差人唤高飞,高飞平时倒也不经常看到这为镖局的掌舵的总管,顾师云一般都在镖局面北朝南的正院大厅隔壁左边的一间屋子办事见人的,高飞也很少来这里。一个姓许的紫衣汉子引着他徐徐来到这里道:“顾先生就在此,你便进去吧。”说完径自走了,高飞心中对顾师云始终感觉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顾师云对人很和蔼,但是整个镖局的人对这位大总管都是既敬又畏。高飞跨进这门槛足有尺许高的五盈青瓦大屋。再次见到这镖局的运作主脑人物,高飞觉得顾师云两眼有点发黑,穿的一身灰色短套伫立在名堂的前面。顾师云见高飞进来颔首道:“你坐下吧。”说完几步来到高飞近前盯了半响,高飞被他盯的心中不免的忐忑起来。不安的右手辍了几下,顾师云遂点点头道:“别紧张嘛,要你来你也可能知道为什么的了,你知道现在的世道越来越乱了做我们这行的自然事情也多了起来。”又挪了一下身子接着慢声说道:“你今年十七岁吧?”高飞诧异答道:“是”顾师云继续道:“我今儿叫你来一是想问你在镖局做事怎么养,二是如果我想把你调到四川成都去在那里分局账房做矗儿你愿意不愿意?”高飞不由的听的愣神了:让自己去做像现在李度的位置?自己能做的了吗?….心中不由的打鼓了,顾师云见状道:“怎么?你不想做,还是…?”高飞吃声道:“我…我现在真能做吗?...”顾师云沉声道:“怕做不了?我像你这么大时,我怕的事情也很多,怕被父亲的仇家追杀,自己也怕杀人但是路都是人走出来的!”说完从椅子上起来轻轻渡到左边的窗户边,透过窗户向外面呆望着。也不再言语了,像在追忆当年的轰轰烈烈

  那女子也眼见有人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对自己欲无理。张口疾呼:“非礼…..”还没有发挥女人嗓门的威力,已然被这个‘色狼’压倒于地。又羞又怒,急忙推开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汗臭的男人。女子推开了少年,顺便蝤身而上,对那少年“啪啪…”就是一顿老耳光。

  这时感觉一人飞跃而出,另一人随后追出,嘴中还喝道:“那你有胆子就站住,试试本姑娘的身手…..”不一会去远了没有了声音。

  此时,大街东边一个少年象得了失魂症般的在人群中,逶迤而行。一辆马车飞驰而过他一个失神被轱辘一带,惯性之下一个趋身向身边的香客身上压去。少年陡然惊觉,发现自己已经如同‘饿狼’般的扑向自己左侧的一个年轻女人,心道:“不好!”但是已经躲闪不及…..

  进来得人都没有讲话,但是高飞感觉都在盯着自己。他感觉发粟害羞而无所适从了。从刚才说话声音他知道有一个肯定有一个女人。被几个陌生的人盯着感觉就是那么的别扭,还有个是女的。这时听见那女的道:“大哥,这人一看就不像个正经的人,咋们干什么把他带回来嘛!等他醒了赶紧的让他走。”一个男的带着浑厚的声音道:“你还说,谁让你一人偷偷溜出去的?现在外面有多乱?平时和你说的话你都忘了?你不知道现在咋们镖局面临的情况?”那女子被男子的话噎住没有回口,半天才从鼻腔冒出‘呃’的不满。高飞听得出这女子根本不怕眼前这男子的。这时那第三个人带笑道“董哥,你也别怪玉芬了,别说是人了,就是只小鸟总是关着它也闷的慌不是?何况又没有出什么事情。这人我看也不是玉芬伤的,根本就是身体虚弱之故罢了。”又接口道:“何况玉芬那几下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话音未落猛然一声“吖”打断了他的话。高飞都被可怖的声音给吓的睁开了眼睛。

  他是原是书香世家,但是自从父亲在他三岁时去世了,家道也便破落了下来。他于是带着老娘积蓄半辈子的三贯制钱和几个银交子从老家淮安府乘船来到了离家并不算远的南京城。刚来到南京城心中充满了期待和彷徨。兴奋而失落,和母亲相依为命度过了十六个年头,第一次出门在船上还没有到南京已经开始想家了,当时真差点半路返回老家。在船上漂了两天两夜到了南京,便立即拿出母亲临行前给他的信去找在南京栖霞一家酒庄做管事的舅舅。但是到了那家酒庄才知道舅舅在三年前已经离开了。酒庄的人也不知道舅舅的去向,高飞当时觉得两眼发黑。自己第一次出门,指望着这个多年没见的娘舅照应一下至少能安排个落脚的地方。如今是指望不上了,心里真的想回家,但是又怕回家。母亲在他临行前的殷殷眼神也让他无法回去,这次出来母亲就是希望他能学个一技之长,能有个出息。现如今怎么内容能够够就这么回去呢?何况自己也想学个好手艺,然后挣钱风风光光的回家,也可以将一起搓泥摸鱼长大的张小三,李二狗他们家看看。和两个朋友倒没有什么,自己小时便没有了父亲,他们的父母因为家境比自己家好,总是当面背后的讥笑母亲。他也不知道母亲背后流了多少泪。

  正懵懂间脚步声传来,没有睁开眼睛他也能知道不止一个人。脚步越来越近还伴着两三人的说话的声音。近前说话的声音没有了,‘吱’的一声屋门被打开了。高飞感觉屋中忽的一亮,伴着屋外的清鲜空气霎时充满了整个屋中。一缕阳光从门缝里透过照在他清瘦的脸颊,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依然旋目。

  这时,人群中挤进了一个皮肤黝黑中年人,来到那倒在地上少年的面前,用手捉住少年的手脉,沉吟片刻抬眉朗声道:“大家散了,这人没有死,而是晕了过去而且。”说完扫了旁边女子一眼,便抱起少年向外行去,那女子垂眉低头随那中年大汉而去。

  最后讲完,大概用了一个多时辰,那汉子静静的倾听着,直到他讲完都没有插一句话。听完他讲的沉吟片刻盯着高飞问道:“那你愿意来我镖局做事吗?”高飞心突突的跳了起来,语无伦次的问道:“你是说让我在..在你们镖局做镖师?”汉子听了莞尔一笑道:“不是镖师,你没有学过什么武功,镖师也不适合你这年龄做的,你不是说你练过几年私塾吗?我和顾先生商量下,做个内门笔贴管事可好?”高飞忙点头喜悦道:“那谢谢恩公了,那您是?…”汉子答道:“我是江南镖局的镖师,姓黄名伦,那你先养好身体,过些天我来带你去见顾先生,但是成不成那再说吧”说完便颔首转身走了出去。高飞忙道:“恩公慢走…..”但黄伦早已去远了。高飞这时感觉身体舒服多了,胳膊也没有那么疼了。第三天,他不认识的一个人来到他处,他这才知道黄伦去了皖南走镖,所以请眼前这个

展开

剑风传目录

更多章节

剑风传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