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妃不出

2020-11-20 03:51:12

源洋

穿越重生 | 连载中

3461 次点击

妃不出嫁战神王爷请接招免费阅读全文  妃不出朕的手掌心全文阅读  妃不出皇帝的手掌心  


:“为什么?” 碗掉下,碎了一地,她双目含血,望着前一刻还对她笑靥春花的女子此刻成了夺命修罗。 “所以爱,我爱上了了他,正如你爱上了你的他,你也可以为你的他飞蛾扑火,那也我也可以为我爱的他清除掉所有的绊脚石。” 她听完女子的话,有心无力的被打倒,流血不止的双目久久地的凝视,带着无能为力的无可奈何。

执爱(一)厚重的宫门拖着满带沧桑而低沉沙哑的声响沉沉开启。彩衣迎风飞舞,女子们戴着纱罩斗笠迈着优雅的步子缓缓走向宫外,她们秀美的面容在纱下若隐若现,那该是怎么样的倾国倾城呵,可只能这样远远的望着,叹息。“晋王妃端庄贤淑,与晋王琴瑟合鸣,只叹佳人早逝,晋王节哀,皇上特赐美姬数名,望晋王早立新妃。”高昂的声音如九天而下,回荡着响彻整个宫闱。女子中有一抹清瘦的身影微微回头,透过宫门看到了台在天阶之上那身着黑色金龙袍的阴挚男子,但他的身影是模糊的,宫门再次缓缓合上,连同那声音连同那模糊的身影也一同被禁锢。一年后……普王府幽深的庭院间架着曲曲折折的回廊,廊外落花飘香,隐隐听得有活泼的鸟鸣。一个老妈子鬼鬼祟祟的引着一个身着绿纱蒙面女子,神情有些紧张,见四下无人,她们便进了一处有些颓败的庭院。进去后,老妈子又谨慎的向门外张望了几下见没人才放心的关上门。入了院又入了屋,这才见一个身着华丽高贵的年轻贵妇背对着门站着。“夫人,人带来了。”老妈子恭敬的禀告后便退出屋门。年轻的夫人慢慢转身,这一转身让那蒙着面纱的女子眼里都露了惊艳之色,那夫人面如桃花,秀丽中透着贵气,蒙面女子不自觉的缩了脖子,感觉自己在她的面前就如一只丑陋的小鸡,她定定神,轻柔的将自己的面纱摘下。贵夫人细细打量,片刻后才满意的笑了笑,红唇轻启,“不错,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你以后就是晋王府的青衣美人了,至于醉红楼的绿芙,她已经病死了,知道吗?”蒙面女子盈盈拜下,口吐清兰,“青衣……记住了,夫人。”贵夫人满意的点点头。天空,有些阴沉,满天满天都像笼罩了一层灰白色的纱。空荡的屋子冷冷清清,青衣独自站在窗前微微仰着头凝望着窗外的那一方天空,此刻她的心也如同那灰色的天一样,浓云团团,她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这一切又太过平常。突然天空里一个小小的黑影飞快的向她飞来,她凝重的脸上终于荡开了一丝微笑。是一只白鸽,白鸽飞到了青衣身前的窗沿上,她伸手抓过白鸽,鸽子的腿上绑着一只小小的竹筒,她警觉的看了看四周,这才放心的将小竹筒快速拿下来,颤抖的手从竹筒里扯出一只小小的纸条。“情况”纸条只短短两个字,但仅仅只是两字也让青依依不舍。她整理了一下,将纸条小心亦亦的收进袖子,然后出门,门外的丫鬟欲跟随,她打了个手示示意她们不用跟着,然后只身去了揽月阁。揽月阁的门开着,但她还是礼貌的在门边轻轻叩了几下,“兒党姐姐在吗?”“衣美人,我家夫人请您进去。”一个老妈子走出来对青衣不咸不淡的说道。青衣还是向她点点头,她嘴角有一丝淡淡的嘲讽,这些老妈子最势力,在这普王府里,她是个不得宠的姬妾,因此这些老妈子和她讲话也没有半点尊重。青衣进门,跟着老妈子去了内室。“青衣,你来了。”一个穿着华丽的贵夫人热切的迎上来,紧紧握住青衣的手,然后拉着青衣向屋内走去。执爱(二)“青衣,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我还以为你生我气了呢,就连上次王爷封我夫人的时候,所有人都来祝贺了,就你没来。”两人坐下来后,兒裳边忙着倒茶,边埋怨似的说道,眼角里却盛着好意的笑。“兒裳姐姐。”青衣淡淡的唤道,并对她使了个眼色。兒裳知道有情况,敛住笑,对一旁的老妈子吩咐道:“去,到厨房里把我熬给王爷的红豆粥端来,让衣美人尝尝。”“夫人,那是熬给王爷的。”老妈子不乐意的说道。兒裳将本来端在手上的茶壶重重的往桌上一放,那老妈子见主子不高兴了,忙怯怯的退下。“这些人,越来越不像话了。”兒裳不满的责备了一句。青衣却不顾上许多,从袖中掏出那张小纸条,边递到兒裳的手里边道:“冥要情况。”兒裳拿过纸条,只看了一眼,端坐着似是沉思。青衣便望着她,向是迫不及待的想从她身上得到些情况。“可王爷……从未和我说其他事,他也不喜欢我问太多。”兒裳脸上升起一丝红潮。青衣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像是挣扎了许久,她抬头看向兒裳,“兒裳,你也知道,我连王爷的衣袖都未碰过。”这时老妈子端着红豆粥进来,兒裳撇开话题,忙道:“算了,别想那些了,你长得这么漂亮,王爷迟早会看到你的,再说我是你的好姐妹,我会帮你的,来,青衣,来尝尝我亲手煮的粥吧。”兒裳将粥亲手送到青衣面前,青衣先前还苦着脸,但有了兒裳的话,让她安心了些,然后端过粥小尝了几口。兒裳笑着问道:“味道如何?”青衣点点头,“挺好的,姐姐真是惠质兰心,难怪王爷会喜欢兒裳姐姐。”兒裳笑着,眼里露出一丝寒光,“既然好喝,那就再多喝几口吧。”青衣笑着摇头,但再次对上兒裳的眼睛时,突然感觉自己的血液在不正常的翻涌,这那么一下,哇的一口血吞出来。她不可思议的望着兒裳,此时她的笑开始扭曲,变成阴狠。“为什么?”碗从手中掉落,碎了一地,她不睛相信前一刻还笑靥如花的女子下刻成了夺命的修罗,她们是姐妹,是伙伴,可是……“因为爱,我爱上他了,就如你爱着你的他那样,你可以为你的他飞蛾扑火,我也可以为了我的他不顾一切,替他清除所有的绊脚石。”她无力的倒下,脑子里回荡着兒裳最后的话,她的眼睛久久的凝望着兒裳身后紧闭的窗,她的视线仿佛要穿透了那窗,望到窗外那片天,那是属于他的天。冥,她仿佛看到了那站在高高天阶上身穿黑色金龙长袍的阴挚的他,那一年,她十六岁,她戴着纱罩斗笠,和一群秀美的姐妹一同被他赐给了普王,但她和兒裳是他的细作,在宫门缓缓合上的那一刻,她还是不舍的回头望了,但那却是她这生中望见他的最后一眼。“鬼,朕要你替朕去做一件事,你愿意吗?”那个清冷的夜,他单独将她召入他的寝宫,他如此对他说,温柔的语气里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命令。她缓缓抬头,“自皇上救起的那的刻,鬼的命就是皇上的了。”“朕……要将你赐给晋王。”青衣身子一颤,迎上他的目光,很是诧异。“鬼,朕……只有你一个人可以相信了。”他的声音变得落寞。她最终还是默默低下头,道:“鬼……一切听皇上安排。”于是,她有了一个新名字,叫做青衣,同兒裳以及其它六名女子一同被赐给了晋王……

展开

妃不出目录

更多章节

妃不出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