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行徒

2020-10-16 15:25:14

酩酊大梦

科学幻想 | 连载中

22211 次点击

当世界不只是局限性于脚下的土地  当体内的血液已不再是仅带着腥甜的液体  所有生命无数次的仰视都朝北一处,却不知道因为未来何去何从。  混乱不堪,战争,旅行中,浪漫邂逅,除了梦想,三个少年的故事,从这里就!在久远的信息时代时,曾有一名人类学者认为:我们所处的宇宙并非是一个单独的个体。在整个宇宙所处的维度内有许许多多和宇宙一样的单位,在空间和时间内平行。宇宙与宇宙之间的平行并非是杂乱无序的,相反,他们就像是被整齐摆放在一个无限大的塑料格盒子里的无数个玻璃珠。。

  一大一小的争论声从灯光昏黄的酒吧里一路传出来,飘过门前的小道,飘过不远处植物丛生的旷野,飘过一座座奇形怪状的红色结晶状山丘,在这篇人烟稀少的野蛮土地上,轻轻的抹上了一笔宁静。

  这位学者从没想过自己的设想是正确的。

  在久远的信息时代时,曾有一名人类学者认为:我们所处的宇宙并非是一个单独的个体。在整个宇宙所处的维度内有许许多多和宇宙一样的单位,在空间和时间内平行。宇宙与宇宙之间的平行并非是杂乱无序的,相反,他们就像是被整齐摆放在一个无限大的塑料格盒子里的无数个玻璃珠。

  其实除了对于白芨和一部分游徒而言,赤暮城里的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把地动季当做是一个探索星球的好季节。归C2735号行星是一颗地质运动十分活跃的星球,有趣的是它的地质构成并非和地球一样是横向覆盖着的板块,而是呈竖向由星球的地心向外发散,这也就进而形成了这颗行星独特的地貌:无论是高山还是平原,看起来都像是由无数个高矮不同的石柱拼凑对接而成的。然而现实是,这一切并非像它看起来那么有趣。地动季活跃的地质运动会将我们脚底下的每一“根”石柱毫无规律的抬高或降低,它也给居住在归C2735号行星上的人们带来了一个统一的认识:能让一切变得物是人非的除了无情岁月之外,还有地动季。

  “嘿嘿,这个蛋味道挺好吃的啊,独眼龙就是差点品味,下次等他睡着往他嘴巴里放点。”白芨缩在自己的小床上,嘴里还塞着半截还没孵化的荆棘狗的身子,望着外面的星空,两只眼睛比宇宙深处的恒星还要明亮。

  “这一袋是荭草的籽!你别说这个没用!地动季才有的特产!你要是不要我等永夜季就拿出去卖了啊!”“好好好我错了小祖宗,这个你给我留下来,能换个好价钱。”

  “哈欠......看起来今天又是一个探索世界的好日子啊!”自言自语之后,小白芨从自己床上像只小猴子一般利索的爬了下来。他走到酒吧吧台旁的一个黑色角落里,又翻出了一个全新的破布袋子,然后把它紧紧的缠在了自己的腰上。“好嘞,准备完毕!出发!”

  此时此刻,白芨正忙着收拾自己宝贵的荭草籽,开心的像是一个丰收的老农。紧接着一连串密集的震动从远处一直穿到了白芨的脚下,这正是大规模地质运动即将开始的征兆。“我的妈呀,快跑!”白芨感受到这个震动后把布袋子扎头也不回的迅速向上升土地的右侧跑去。如果现场还有其他人,一定会被白芨灵巧的反应和速度所震惊,极好的身体素质根本就不像是一个6岁的孩子。

  游徒的性质比较接近雇佣兵,但是在星际联盟的统一管理之下由游徒协会进行统一的考核和管理。游徒队伍也大多是由各个领域的顶尖人才、以及服用过体能增强剂的人类组成,专门负责对于人类未知的宇宙空间和星球进行开发和探索。同时也是当今人类社会中权力、荣誉与力量的标志。

  独眼似乎实在是看不过去人小鬼大的白芨在一米五高的凳子边哼哧哼哧的趴不上来的样子,便一只手探了下去像拎小鸡仔一样捏着白芨的脖子把他给拎到了凳子上。

  十分幸运的是,在归C2735号行星上,每一个行星日和地球只相差一个小时左右。在这一点上,慷慨的大自然还是给予了人类一些帮助的。一觉醒来的白芨正用手背擦拭着眼角上因为早起而产生的分泌物,另一只小脏手正在床边不断摸索着自己昨晚从独眼那儿拿到的那瓶水。

  独眼一脸不耐烦的望着别处,左手伸出唯一一根粗细正好可以伸进他鼻子里的小拇指使劲的掏着鼻子,右眼时不时的瞟一眼正手忙脚乱的解不开自己在破布袋子上的结的白芨,嘴角划过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鼻音更浓的催促着小男孩:”好了没啊!连个袋子都打不开,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练我教你的打结啊?“

  不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现在还待在这颗行星的游徒们,大多是没什么实力的E级游徒,平时哪有油水就往哪儿去,闲着没事喝喝酒打打架,调戏调戏良家妇女抢枪小朋友糖吃。和流氓没什么两样。

  “嘿!白老大!哈哈白老大今天又要打野味去啊!让我们团也跟着您凑个份子啊?”刚走到埋骨荒野,白芨就看到四五个装备寒酸的游徒正聚在一堆向他嬉皮笑脸的打着招呼。

  反反复复,无穷无尽。

  “燃冰的碎片!我可是装了整整半兜子!要不是跑得快,差点被荆棘狗把屁股给啃下来了!”“我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了么燃冰只有结晶块才有用,你拿着这堆粉放到变量器里只会把咱们俩炸死...”

  “这个是荆棘狗的卵!怎么样?还是活卵!”“......这个就是你今天的晚饭了。”

  “轰!”随着一声突如其来的响声,白芨迅速的一个闪身跳到了身旁的一根粗大的赤木上。只见刚才白芨所站立的那一块土地突然弹起,超高温的蒸汽从它四周的缝隙中向上喷出,原本生长在土地上的赤木都被刮掉了一层皮。“好东西!”小白芨黑溜溜的眼睛顿时一亮,待到蒸汽散尽的时候小白芨从地上捡了一根树枝,走到了凸起的旁边,然后用手中的木棒狠狠的敲打着凸起的土地的四周。随着他猛烈的抽打,一层亮晶晶的红色粉末开始从土块中掉落。仔细一看原来坚硬的土块上缠满了一种亮红色的藤蔓植物,而那些粉末正是从它的身上掉下来的。

展开

行徒目录

更多章节

行徒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