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讨逆

2020-09-16 09:39:12

观潮听雨

历史架空 | 完结

26416 次点击

苏景只想宁静活着,颗粒归仓,儿孙满堂,奉直膝下,绕竹青黄。  谁知天有不测,祸事连声,无可奈何卑贱者没办法昂首往前,摘寒星,揽日月,披肝沥胆烟尘,颠倒乾坤。   讨逆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朔风怒卷,清角吹寒。豪雪初降,阴沉的乌云还在黯淡的苍穹上盘旋,久久没有散去的趋势。低矮天幕随时要倾落,自天顶缓落的浮雪,挟在凛冽的寒风中,刀锋般卷过苍凉的大地。。

  苏进说了这么久,也饮下半壶酒,借着醉意述说,不过却似是胆小起来,不敢再那般直言不讳。而端坐的老者,也是微垂视线,神色笼罩在阴影中,并看不真切,不知正想什么。

  “这些狗娘养的,真是畜生!可惜现在入了关,否则准剁了那些杂碎,为二狗和咱们那百余个弟兄报仇!”

  茫茫枯草,荒僻无尽。寰宇静默,只有一条古道自视线边缘延伸而来,又孤独地消失在远处。十月初时,草色枯败,几株矮树,寒鸦孤啼,暗红斜阳映照之下,更多些许悲意。

  话语轻启,忽然自边角有声音,淡淡地传来,着眼看去,却见隐约身影挺立在苏进置身的方桌前,放了些银角子,淡淡地道:“先生,可从京师行过?”

  “二子,闭嘴!”黑暗中有个低沉的声音斥了声,转过头对着柜台处的何掌柜笑了笑,微带歉意道:“掌柜的,今夜这风大雪疾,只怕要累您一块熬夜了。”

  秋洪阻路,他与一众同年不得已在石塘县住下,只这月余中他便与揽凤院的石清婉姑娘两情相悦,更将科考忘得干干净净,典卖祖产地契拆借上来的盘缠,又那里禁得住这样挥霍。

  那姑娘虽身处风尘所,是个清倌,只可惜其中夹着鸨母,终难如愿。文书身契都在人家手里,苏景也无可奈何,不过如此用度,耽搁了行程不说,没了钱财又如何行得了路?

  “哼!如今朝中奸佞当道,自西厂初建。厂督汪直圣眷不衰,肆意横行。以各种罪名大肆捕杀边将文臣,近来虽稍有收敛,只怕暗中也动作不断。”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反应,而苏进却也不待他回答,张口询问道:“似您这般年纪,想来该是膝下承欢,天伦之享不虞,怎生干起走口这般朝不保夕的营生?”

  “这话又怎么说?”老者微微皱了皱眉头,神色中似有些不快。

  “只可惜天子置身京师,却不知猛虎犹在卧榻之侧。终日只知**声色。这些年来,人心惶惶,宣府镇若真是战争将起,或是已无可用之将了。”苏进苍凉地笑了笑,埋下头去,只是黑暗中却看不清神色。

  沉吟了许久,这老者似才平复了情绪,低沉的询问道:“朝政果然已经糜烂至此了么?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难道就没有直言敢谏的御史言官!”

  其实苏景早就醒了,方才耳际处传来的交谈自是一清二楚,只是口中似含着烙铁,干涩至极。一碗姜汤下肚,身子虽然恢复不少,可一时半会还是说不得话。

  “老爷,今晚看来是走不到镇上了。您看我们是不是临时将路线改一改。那位苏先生所言不错,只怕朝中如今也不安宁。自从进了关,这一路上太不寻常了。”

  黯淡灯光中,老者似也知自己失言,表情变幻,轻叹半声道:“实不相瞒,老夫祖籍京畿,正统年也先入侵失散,却不曾想竟至如斯,闻君所言,悲愤难抑!”

  大腹便便的商贾老板,始终跟在马车旁,可即便穿着名贵的貂皮袍,只是瞧那模样,却仍像是个健仆,双手拢在袖子里,不时掏出来,呼上一口浊气,捂捂皮帽下麻木的耳朵。

  目光在这老者指尖轻抚的竹杖装饰的稀疏旄毛上扫过,不动声色地道:“老丈折煞我了,似我这般丧家之犬,有吃食便好,那里还敢挑拣。不过在下有些疑惑,不知方便与否?”

  这话似也勾起了苏进的伤心事,当即昂首饮了杯酒,哀叹道:“老丈你有所不知啊,国事糜烂何止如此。自英宗北狩,朝中似也失了初始的雄心,只缩在京师。所幸还算太平。”

  “噼啪。”

  不得不加紧行程,荒原上的夜是危险的,说不准就会有杀身之祸。驼队马队自谷口行来,那二十几个镖师护在周围,隐隐似还存在某种联系。

展开

讨逆目录

更多章节

讨逆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