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落雨的仙路

2020-09-14 23:30:46

琼杉

修真小说 | 连载中

16942 次点击

本文是一个妹子在新世界修真存真去伪的故事。作者很懒,神坑慎入啊。 落雨的仙路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落雨在耳边听到了歌者用她动人的嗓音诉说她这波折一生的经历:“我本是当世名臣左丞相的掌上明珠,我父幼时家贫,重慈(即奶奶)学习孟母三迁将我父养育成人,培养成才。我父在弱冠之年便连中三元,殿试面圣时出口成章,受到圣上的赏识。我父为官清廉贤明,一生两袖清风,圣上亲指我父为太子太师教太子读圣贤书。奈何二皇子代王萧默起兵造反,代王在朝廷之中党羽众多,我父因弹劾代王被人诬陷锒铛入狱,后被人陷害于狱中。我家亦被歹人抢掠,举族俱亡。在两位老仆的庇佑之下,我逃出生天。在逃亡之中两位老仆相继过世,仅余我一人孤苦伶仃,我几欲寻死,却被兰姐救活。兰姐是兰陵城最大红楼望春阁的laobao,兰姐虽从业不良却心地善良,收留了我。渐渐的我成了望春阁的头牌,却也招来了杀身之祸。代王一纸文书命我去参加他的生辰庆典,在他生辰庆典上献歌助兴。我心怀怨恨,便不顾兰姐的劝阻,怀必死之志暗藏刀刃独身一人驾车前往,欲在庆典上借机接近代王,行刺他以报杀父弑母之仇。兰姐见阻拦不住我,便派了两位壮仆跟随于我,替我打点路上的一切事宜。岂料乱世人命如草芥,众多饥民落草为寇。一伙盗贼见我一弱女子孤身在外,便心生歹念,仅有的两位壮仆也被横尸荒野。盗贼首领将我抓回寨中,玷污了我。我心灰意冷本欲一死了之,谁知那贼首也是有情有义之人,问清楚我此番出行的原因,叹息道:“一介弱流女子刚烈如斯世所罕见。”便送我少许钱财干粮将我放走。可惜,我行至这枯庙处便燃灯油尽,此生心愿恐怕再也不能达成。”落雨收了神通,回忆起歌者在望春阁温婉而唱的一首歌“响更漏,窗影斑驳。脱玉镯,木兰落。如有诺,死生契阔。月成朔,天也殁。韶华凋,九龙逐涛。战火燎,情可抛。剪影描,宫墙纷扰。蛟龙啸,入碧霄。。。”落雨突然问了灵梦一个问题:“为何寺庙会供奉你灵梦?”“因为,我拯救过这个世界,世人感恩于我便以神奉我。”“那,如今寺庙破旧,神像残缺不全,你恨不恨?”“不恨。”“为何?”灵梦转过身来用悲悯的神情对落雨道:“因为,神爱世人。”。

  牧归荑,真是诗一样的女子,诗一样的名字呢。

  距离代王生辰庆典还有数月光阴。落雨便与灵梦在这个世界里走走停停,灵梦拥有一身化腐朽为神奇起死回生的医术,乱世之中瘟疫蔓延,灾民多患有恶疾,灵梦每走至一处,便设立医馆,救治病患。一日傍晚,落雨与灵梦走至一处孤山,孤山深处有一座村庄。村庄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俨然是乱世之中的世外桃源。

  PS:敏感词真坑爹啊。

  “两位姑娘,老婆子我要出门给我家那口子和儿子送饭,不与你俩一起吃午饭了。”落雨闻声忙答道:“您请自去,不用担心我俩。”晌午刚过,落雨与灵梦吃毕午饭拿了两张板凳坐在院落里乘凉,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落雨见灵梦微笑的看着自己就是不挪屁股便无奈的边嘟囔着“大懒虫,灵梦”边起身开门,打开柴门,只见一脏兮兮的老头垮着肩膀立于门前,手里端着个碗,嘴里嚷嚷道:“有没有饭食,给老头子我一碗。”落雨见这老头似疯似颠,身后背着一把用麻布简单包裹的锈迹斑斑的铁剑,身上却穿着打了几块补丁的破旧道袍,最大的一块补丁刚好把老头的裆部盖住,形似一条灰黑色的**。落雨初入修行不久,心境尚有缺漏,难免起了分别心,落了着象的下乘。落雨皱着眉本想不予理会,正欲将老头赶走,便听见灵梦在门内咳嗽两声。落雨灵光一闪,福灵心至对老头道:“稍等片刻。”快速的接过老头手中残缺的破碗风也似得跑进了屋盛了一大碗黄米饭。接过冒尖的碗老头掉头便走,迈着八字步哼着小曲。落雨气的小脸通红大喊:“你这老头好没礼貌,收人馈赠居然连声道谢都没有!”老头头也不回径直远去,落雨只听到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小女娃,年纪轻轻气性倒是不小,给予不求回报才是上策善行。”落雨赌气般的摔门进屋,灵梦笑嘻嘻的问落雨:“日行一善的感觉如何?”“这哪里是日行一善嘛,明明就是找气受。”“嘛,落雨不必生气,今日之果焉知不是他日之因。”

  落雨赶紧跑过去扶起了跪倒在地的老婆婆,怒视军士。透过火光,落雨看到这批军士人人身上带伤,盔甲上血迹累累,有人甚至手持断刀,流矢透甲。落雨心里有了计较:“这批军士看来是是经过一场血战败退于此。也不知他们何时能够离去。”军士们将鼻青脸红的小儿子扔到了落雨的怀里,落雨低头看着怀中男子胖肿的脸,柔顺光滑的青丝自然垂到小儿子的脸颊处,小儿子看着这张绝美的容颜,只觉得被发丝抚摸过的伤口不再疼痛。老婆婆爬了过来,嘴里唤着儿子的小名,慌忙的问:“狗剩我的儿,你身子哪疼,快让娘看看。”小儿子连声答道:“娘,我没事。快去看看我爹怎么样了。”娘俩转头寻找老头子,发现灵梦将一粒黑漆漆的药丸喂入了老头的口中。灵梦感受到娘俩焦急的目光,抬起头宽慰道:“老爷爷淤血积于胸内,我已给老爷爷服用活血化瘀丸,此时应已无大碍,只需静养几日便可。”这边正说着,领头的军士听见女子清脆的声音,便用火把向落雨这边照了照,所幸在军士们撞门之前,老婆婆便找来两条破旧的被单盖在了落雨和灵梦的身上,此时落雨正低着头,被单蒙于头上,火光昏暗,军士并没有看清落雨倾国倾城的容貌,误以为老婆婆家中的两名女眷仅是普普通通的村姑便不作理会,只是冷冷的说道:“我军新至,需要在此地休整数日,汝等必须拿出秋收粮食以供军需。”话毕,军士们便涌入仓库,将老婆婆家数日来所收粮食全部搬走,运入军寨之中。

  “谁伸出手将雨的颜色在心底铭刻,淅淅沥沥在手心流着,是一片萧瑟。。。”从寺庙外隐隐约约传来女子凄凉的歌声。落雨找不到灵梦,便一脚踏出破旧的大门,但见寺庙外一片荒野,草木枯黄,田间长满杂草,阡陌沟渠杂乱无章纵横交错,一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歌者弹着断了根弦的琵琶用沙哑的声音唱着不知名的歌,歌声哀伤婉转,让闻者涕零。落雨伫立聆听,不自觉得出了神。突然,歌声匝然而止,落雨回过神来发现那名女子歌者已经摔倒在地,落雨忙跑过去用手扶住歌者的肩膀,但见歌者已泪流满面,泪水冲刷掉歌者脸上的泥垢,露出细嫩的皮肤。歌者对陌生的落雨奄奄一息的说:“没想到在我临终之时还能有人为我送行,麻烦姑娘你将我的尸身埋入你身后的桂花树下,免得我被野猫野狗扰得不得安宁。你也快走吧,像咱们这样的弱女子是很难活。。。”话没说完,歌者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落雨默默地用袖口擦拭了歌者的面颊,看着这清秀的面容,落雨心有戚戚焉。“或许,死亡是你最好的归宿吧。”落雨动作轻柔的整理歌者的遗物,生怕吵醒熟睡的歌者,生怕她在安息之后仍逃脱不了世间的纷纷扰扰。就在落雨沉默哀伤之际,她感到一双柔软的手轻搭在她的双肩上,落雨回头抱住灵梦哭泣道:“灵梦,你带我来到了什么地方啊?为什么我刚来就让我如此哀伤?”曾经生活在安定和平中国的落雨何曾体验过如此巨大的震撼。曾经在网上谩骂外交部软弱的落雨何曾想过战争会给普通人带来多么天翻地覆的变化。曾经与网友侃侃而谈侵伊美军武器先进的落雨何曾关注过母亲丧儿的悲伤、妻子丧夫的痛苦。灵梦低下头,在落雨的耳边低喃:“是啊,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不知是谁在这个世界轻起战端,弄得国将不国,民不聊生。”落雨和灵梦抱起沉睡的歌者,一张金灿灿的请柬从歌者的袖口掉落,落雨捡起落在地上的请柬,朱唇吹气,轻轻拂去请柬上的泥土,发动了神通,宿命通。

  日落西山,老婆婆一家踏余晖而归,一家人有说有笑进了家门,鼻子最灵的小儿子闻到一股菜香跑到厨房,看到了一幅美人挽袖拭汗的画面,顿觉一股青春生气扑面而来,让小儿子口干舌燥却又不知所措。落雨也不似昨日那般窘迫,微笑对小儿子道:“刚回来,去洗洗脸吧,一会饭就好了”俨然一幅人妻模样却不自知。吃毕晚饭,落雨灵梦与老婆婆一家闲坐聊天,小儿子切了一盘应季水果,落雨只觉一股香气袭来,令她唇齿生津,落雨修行时日渐长,六识逐渐敏锐,身心逐渐清净,若食用些即使是大厨烹饪的色香味俱全的鸡鸭鱼肉,落雨也会觉得腥臭难忍,概因动物被宰杀之时,往往会心生怨恨,怨气束缚于尸身不肯散去与落雨所修清净相冲所致,再加血食本身或腥或臭,即使熬高汤用重料也难以掩盖,所以落雨饮食渐渐趋于清淡,每顿或喝碗米粥,或品尝瓜果便可果腹。落雨从小儿子手里接过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美美的啃了下去。小儿子偷瞄落雨,心中妄念丛生,落雨似有所感瞪了小儿子一眼,此举媚态横生,**的小儿子心脏砰砰直跳。灵梦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暗自苦笑:“雨酱她情劫将临却不自知啊。”灵梦于心中暗自推演,得出的结果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落雨虽会卷入一场爱恨纠葛但终会安然度过。灵梦宽下心来不再细想此事。

  落雨和灵梦将歌者的尸身埋葬在桂花树下。落雨双手合十,心中默念:“愿你的灵魂安详,愿这世间种种再也不会烦扰到你。”落雨将背面刻有黄龙,正面落笔“送呈牧归荑:现请您莅临代王生辰庆典,恭候光临。代王府正元元年制。”的请柬紧紧握在手中对灵梦道:“我们去看看那个代王是何方神圣吧,灵梦。从现在开始,我就是牧归荑。”“好,我陪你。”灵梦的声音温柔却又坚定。

  落雨在耳边听到了歌者用她动人的嗓音诉说她这波折一生的经历:“我本是当世名臣左丞相的掌上明珠,我父幼时家贫,重慈(即奶奶)学习孟母三迁将我父养育成人,培养成才。我父在弱冠之年便连中三元,殿试面圣时出口成章,受到圣上的赏识。我父为官清廉贤明,一生两袖清风,圣上亲指我父为太子太师教太子读圣贤书。奈何二皇子代王萧默起兵造反,代王在朝廷之中党羽众多,我父因弹劾代王被人诬陷锒铛入狱,后被人陷害于狱中。我家亦被歹人抢掠,举族俱亡。在两位老仆的庇佑之下,我逃出生天。在逃亡之中两位老仆相继过世,仅余我一人孤苦伶仃,我几欲寻死,却被兰姐救活。兰姐是兰陵城最大红楼望春阁的laobao,兰姐虽从业不良却心地善良,收留了我。渐渐的我成了望春阁的头牌,却也招来了杀身之祸。代王一纸文书命我去参加他的生辰庆典,在他生辰庆典上献歌助兴。我心怀怨恨,便不顾兰姐的劝阻,怀必死之志暗藏刀刃独身一人驾车前往,欲在庆典上借机接近代王,行刺他以报杀父弑母之仇。兰姐见阻拦不住我,便派了两位壮仆跟随于我,替我打点路上的一切事宜。岂料乱世人命如草芥,众多饥民落草为寇。一伙盗贼见我一弱女子孤身在外,便心生歹念,仅有的两位壮仆也被横尸荒野。盗贼首领将我抓回寨中,玷污了我。我心灰意冷本欲一死了之,谁知那贼首也是有情有义之人,问清楚我此番出行的原因,叹息道:“一介弱流女子刚烈如斯世所罕见。”便送我少许钱财干粮将我放走。可惜,我行至这枯庙处便燃灯油尽,此生心愿恐怕再也不能达成。”落雨收了神通,回忆起歌者在望春阁温婉而唱的一首歌“响更漏,窗影斑驳。脱玉镯,木兰落。如有诺,死生契阔。月成朔,天也殁。韶华凋,九龙逐涛。战火燎,情可抛。剪影描,宫墙纷扰。蛟龙啸,入碧霄。。。”落雨突然问了灵梦一个问题:“为何寺庙会供奉你灵梦?”“因为,我拯救过这个世界,世人感恩于我便以神奉我。”“那,如今寺庙破旧,神像残缺不全,你恨不恨?”“不恨。”“为何?”灵梦转过身来用悲悯的神情对落雨道:“因为,神爱世人。”

  翌日上午,落雨与灵梦才姗姗醒来,但见窗外俨然一片丰收的景象,五谷丰登,果实累累。老婆婆有几亩薄田,成熟的玉米粒大饱满,压弯了茎秆。老婆婆的小儿子和丈夫忙着秋收,弯着腰在田地里忙碌,老婆婆则在家中准备午饭。落雨走到厨房,撸起袖子就要帮忙,婆婆连声阻止道“闺女不再去休息一会吗?这点活,我老婆子一个人干就行。”落雨在穿越之前一直孤身一人在外地工作远离父母亲属,自然每日只能自己做饭,外加落雨喜欢钻研烹饪之道,买过不少烹饪书籍,自做自尝,倒也锻炼出一手不俗的厨艺。落雨幼时曾在大连的农村居住过,每当生活上工作中困顿难当的时候,落雨便会回想起那段时间的经历。如今落雨落脚于这座村落,勾起了童年时的记忆,使得落雨并没有那种初到此处的陌生感,反而有种恍如隔世,重返童真的快乐。落雨小试身手,替老婆婆做了几样小菜,婆婆尝过之后眉开眼笑,心中暗赞:“这女娃子看起来娇滴滴的却不曾想是持家的好手。”

  吃过饭,老婆婆打发她的小儿子去给马喂粮草后,拽着落雨与灵梦东问西问直到老公公烧好洗澡水后才作罢。舒服的洗过一个热水澡,落雨和灵梦躺在西侧客房的炕上,虽然感觉炕有些硬不如家中的被褥,但落雨很快的便眼皮发沉睡了过去。宁静安详的夜幕垂了下来,笼罩住这座深山之中的世外桃源。落雨没有注意到的是,藏在她包裹中的那柄古朴唐刀此时正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刀身与刀鞘连接处裂开了一条细小的缝隙。

  午夜时分,本已寂静的村庄突然沸腾起来,老婆婆慌慌张张的唤醒了尚在熟睡的落雨和灵梦,落雨睡眼朦胧的起身穿衣,草草的套上了外套便被灵梦大力拽出了房门。只见老婆婆一家围在一盏油灯前满面愁容。落雨刚要张口说话便听见门外传来呐喊声、犬吠声还有马蹄声。落雨从窗缝中偷偷向外瞄去,发现每家每户都紧闭门窗,有一骑骏马披重甲的骑士立于村中大道中央,胯下的马不安分的踱着步,骑士用沙哑的嗓音大声喊道:“村里管事的呢,村长在哪里?快出来见我。”话毕,骑士让他的手下举着火把挨家挨户砸门,若有不应便用盾戟破门而入将村民从屋内拖出,一时间男子怒吼声,女子孩童哭泣声此起彼伏。落雨这边正在屏吸观察,突然听见急促的敲门声,而后又传来了嘎吱、砰的一声,原来是军士们见老婆婆一家无人开门便打破院门,蜂拥而入。护院土狗扑了过去欲驱赶入侵者,却被排头的军士手起刀落斩断了脊柱,土狗惨嚎一声,嘴里呜咽着拖着冒血的身子往回爬,在院落中留下一道醒目的血迹。土狗爬到院落中央便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小儿子目眦欲裂大吼一声“还我大黑命来”便要找军士们拼命。老头子和老婆婆一人抱住小儿子的一条胳膊,死死的拽住小儿子。领头的军士走到小儿子面前,甩手拍拍小儿子的脸,舔掉大环刀刀身上的血迹轻蔑的对小儿子说:“杀条狗你激动个屁,别用你的狗眼瞪着你爷爷,信不信爷连人一起杀?”小儿子怒目圆瞪,朝地上啐了一口。“哎呦喂,这小子不服!”军士们哄然大笑,几个壮汉将小儿子从老婆子夫妇手中抢过来,拽住小儿子胳膊和大腿,领头的军士挥拳砸向小儿子的脸。老头见儿子被打,怒气冲心扑了过去却被一名军士一脚踹飞,在地上滚了几滚后撞在门槛上便一动不动了。老婆婆慌忙跪在地上,不住磕头,泪流满面,额头带血哀声道:“军爷,放过老婆子我这一家吧,我替我儿子向你们赔罪。”

  落雨站在一家农户院落的柴门前,轻轻叩门,只听嘎吱一声,一位面容慈祥的老婆婆开门探出头来。“婆婆,我们从远道而来要去夏阳城探望亲戚。途经此村,人疲马乏,婆婆能否让我俩借宿一晚?”婆婆仔细打量了落雨与灵梦,心想:“两位姑娘看起来衣衫华丽,举止端庄,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如今夜幕即将降临,看两位姑娘满脸倦容也确实需要好好的休息。”于是老婆婆冲门内大喊:“老头子,来客人了,多准备两双碗筷。”随后大开柴门侧身让落雨和灵梦走入院中,老婆婆的小儿子闻声赶来,看到天仙一样的落雨和灵梦后傻愣着呆立在原地。这种荒野小村偏僻闭塞何曾出落过如此漂亮的女孩,此种美人小儿子只在小说传记里看过,却从未亲眼见过。小儿子曾怀疑小说传记中的倾国倾城的女子是夸大其词,却不曾想见到真人之后发现小说所述仍不能描绘美人之万一。落雨被男子的目光盯得有些手足无措,灵梦却大方的对婆婆的小儿子微微一笑,便转身去拿马背上的行李。婆婆用胳膊肘塠了塠小儿子的腰说:“傻愣着干啥,赶紧去帮姑娘拿行李,把马牵到马厩去。”小儿子赶紧应了一声,伸手接过落雨和灵梦的行李便匆忙跑进了屋。落雨看到小儿子害羞的动作颇感有趣,噗嗤笑出声来,小儿子的脸更红了。

  晚饭吃的虽然简单却很温馨。婆婆烧了好几个农家小菜,煮了一大锅玉米面粥,又蒸了一盆白花花的馒头。落雨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正经吃过饭了,感觉婆婆烧的菜真是人间美味,咽入腹中后唇齿留香。落雨很不淑女的跟婆婆的小儿子抢着盘里的菜肴,显得调皮可爱。灵梦仍正襟危坐,小口慢嚼,与落雨的神态截然不同。婆婆左瞧瞧落雨,右瞅瞅灵梦,心中暗想:“这俩闺女都长得国色天香,右面这个虽然仪容端丽,举止贤淑,但感觉有些高不可攀。左边这个憨态可掬,如果能娶来当儿媳妇就好啦。”想到这,婆婆更加殷勤的给落雨夹菜,同时嘴里念叨:“慢点吃,闺女,还有呢。”又瞪了瞪她的小儿子“你给我让着点人家姑娘。”落雨闻言忙道:“不用,婆婆,我已经吃饱啦。现在正是农忙时节,应该让这位小哥多吃些。”盘腿而坐的老公公虽不说话,却也笑呵呵的喝了一大盅自酿散白。

展开

落雨的仙路目录

更多章节

落雨的仙路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