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正说东周风云

2020-09-13 09:37:51

天早亮

历史架空 | 完结

7982 次点击

《三国演义》开篇词的词牌叫《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扭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见,今古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它说了我们对待历史的一种心态。  《易经》上有这样一句话“中国的历史是非常丰富的,这里面有大汉的英雄史诗,有大唐的万国来朝,有宋朝发达的经济文化,也有康乾盛世的文治武功;有唐诗宋词的艺术巅峰,也有明清小说的雅俗共赏;秦皇汉武的雄才大略,岳武穆的精忠报国,关云长的义薄云天;这里还有像孔子这样的圣人,像岳飞韩信这样的千古名将,还有像玄奘像达摩这样佛家的宗师,还有像张三丰这样的道家真人,还有像专诸、豫让这样的刺客。这里有道家的智慧,有佛家的慈悲,有儒家的仁义,兵家的奇计,法家的诡谋。这些人不管他们在历史中建立了怎么样轰轰烈烈的丰功伟绩,提出了什么样的学说,做了什么样的事情,但是这些人现在在哪里呢?他们都已经作古了,所以说当我们在想到这些人物的时候,就经常会发出这样的感叹“是非成败转头空”,很多丰功伟绩在历史的长河中就像一瞬一样,一转眼就过去了,但是杨慎他却在这种瞬间中看到了另外一个东西,就是永恒。在他的词中这就是“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中国的五千年的历史就像是一场大戏,演绎了多少悲欢离合、恩怨爱恨、成败兴坏、善恶忠奸,今天就让我们以一种非常超脱的心态来看待这一段历史。“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所以周瑜用这样的方法说服了孙权,孙权就全权任命周瑜来负责这一场战争。后面的事情大家可能都比较清楚了,曹操的军队确实不习水战,所以曹操就用铁锁把整个的战船全都连起来了。当然三国演义上说是庞统献了连环计,这个正史上不见记载,这好像是曹操自己做的。连起来之后东吴的将军黄盖出的主意,说曹操的战舰已经连在一起“可烧而走也”就是我们可以用火攻的办法,当然后来黄盖就献诈降书,再后来火烧赤壁。大家对这个故事可能都很清楚。这个历史如果我们要反过来想就有一个问题,火烧赤壁发生在建安十三年的十二月就是是冬天时候,如果我们要看长江基本上是从西往东流的,但是从安徽的芜湖到江苏的南京这一段长江是偏北流的,长江在偏北流的时候就有西面和东面。长江东面就叫江东,江东这个地方它不仅仅是孙权的时候叫江东而且在之前就叫江东,比如说项羽说,“我带八千子弟渡江西征”“无颜见江东父老”等等它都是指的这块地方。冬天曹操是在长江的西北岸,孙权在长江的东南岸。我们知道冬天是刮西北风的,风是从西北往东南吹,如果要放火,风一吹等于把孙权的战船全部都烧掉了。然而真正的历史是作战的那一天刮起了东南风。但是在《三国演义》上说是诸葛亮借东风,而在正史上是没有这样的记载的。但是那天只有刮东南风东吴才可能取得胜利。所以我们去读唐人杜牧的诗《赤壁》“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戟是当时战争时用的一种兵器,已经折了埋在沙子里,杜牧说把它拿出来磨一磨洗一洗,一看这是一个前朝的遗物,什么时候的呢?三国时候的遗物。杜牧当时就对着这个戟发出这样的感慨,如果当时东风没有给周郎提供方便的话恐怕二乔就要被曹操掳到铜雀台里去了。“二乔”是当时江东最美的两个女子,大乔和小乔。在《三国志》上说他们是国色,大乔嫁给了孙策,小乔嫁给了周瑜。

  今天很多中国人都很喜欢读历史,至于说为什么喜欢读历史,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解读。我看待历史是一种非常超脱的心态笑谈历史,笑谈风云。为什么叫风云?在《易经》上有这样一句话叫做“云从龙,风从虎”,本书要讲很多龙争虎斗的故事并且整个是按照正史,基本上是以《二十四史》的记载跟《资治通鉴》的记载来作为基础,我们尽量抛开小说家的演义和附会,讲历史的本来面貌。

  [[[CP|W:28|H:30|A:L|U:http://file2.qidian.com/chapters/20136/11/2816716635065917705872037474534.jpg]]]说到风云,我们历史的风云经常是变化莫测的,特别是在战争的时候,一场大风有的时候就会改变一场战争的格局,有的时候一场大风就会奠定一个开国的帝王。今天我们就讲几个关于大风的故事。

  朱元璋他的年号是洪武,称帝以后,当时定都在南京。在洪武二十八年时候朱元璋做了一个决定,就是给他的各位皇子请一些僧人教皇子学佛经。当时他的四儿子朱棣在选和尚时,有一个和尚叫道衍,这个和尚的法号叫道衍,俗家名字叫姚广孝。他看到燕王的时候,就是这个朱棣,因为封在北京这里就称为燕王。道衍发现燕王这个人他的长相非常不一样,很不一般。按照明史的记载“容貌奇伟,美髭髯”,就是胡子长得很好,而且非常高大、魁梧。而且燕王是明朝非常难得的一个将才,打仗非常厉害。道衍就跑到燕王面前说,希望你能够让我来跟着你,如果让我跟着你我会送你一顶白帽子给你戴。明史纪事本末第十六卷上是这样讲的,“大王使臣得侍,奉一白帽与大王戴。盖白冠王,其文皇也”就是白字下面加一个王就是皇帝的皇字,意思就是你让我跟着你,我就可以保你做皇帝。朱棣当时很紧张因为当时已经立了王储了。最开始朱元璋立的王储是朱棣的大哥叫朱标,朱标是一个非常仁厚的人,非常仁慈。朱元璋也很清楚,一个国家一个王朝可以靠战争得到,马上得天下,但不能够用马上来治理天下,因此朱元璋当时就选最好的儒生来给朱标讲那些儒家仁爱治国的道理,所以朱标非常仁厚。但是可惜他身体不太好,朱元璋还没有病死的时候朱标就病死了,但朱元璋很喜欢这个儿子,就把朱标的儿子叫朱允炆,也就是皇太孙立为王储,就是等朱元璋死了之后由朱允炆即位。也确实是这样,朱允炆就是后来的建文帝。明朝皇帝朱元璋起名字,一辈一辈都是有讲究的,他的儿子这一辈全都是木字边,大儿子叫朱标,燕王是朱棣,再往下那一辈都是火字边。金木水火土,按照这个顺序来轮换。朱棣当时他的身份是什么?是藩王。朱元璋把他的皇子分封到不同的地方做藩王,藩王在当地有很大的权力,有自己的军队,自己的税收,有自己一定的人事任命权。当朱元璋驾崩以后,朱允炆即位后看到那些藩王的时候就比较害怕,因为那些藩王都是他的叔叔,每个人实力又很强而且都是些名将,所以害怕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朱允炆手下有两个大臣,一个叫齐泰,一个叫黄子澄,他们就给朱允炆提了一个建议—削藩,就是要削减这些藩王的权力。其实朱允炆最想削减的就是燕王的权力,但是他不敢,最开始不敢动,他先从别的地方动起。有一些藩王就被逮捕了,有的被下狱了,也有自杀的等。最后要削到燕王的时候,燕王就造反了。其实当时燕王到了北京之后,道衍整个跟着他,劝他反了吧,反了吧,跟他说了好几年了,那么后来这个形势所迫不得已就造反了。但是造反他跟中央的军队还是没有办法比,朱棣的军队只有十几万,而中央军队是几十万,中间发生过几次战争,其中一次是公元一四零零年时也就是建文二年时朱棣的十几万军队和中央的军队在现在的河北省的白沟河那个地方发生了一场决战。当时朱棣的军队是从北京往南京方向推叫北军,中央的部队是从南京往北京推叫南军。双方在白沟河发生了遭遇战,南军的统帅叫李景隆,带领了六十万军队,而朱棣只有十几万部队,这场战争打得相当的苦,最后朱棣的军队已经被李景隆的军队重重包围,中间他的儿子朱高煦带了一些军队声援过来,但是很快这些军队都打光了。朱棣自己的马换了三匹,剑用折了三把。所以当时燕王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程度了,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按照《明史》第五卷记载,“会旋风起,折景隆旗。王乘风,纵火奋击,斩首数万,溺死者十余万”当时刮了一股旋风,旋风的风眼正好刮在李景隆的帅旗上,一下子把帅旗给吹折了,所以当时整个战场上,好像一下子就静下来了,大家都在看帅旗怎么被吹断了,这是一件非常不吉利的事情。就在这时候风向开始由旋风变成了北风,从北往南吹,吹得南军睁不开眼睛,所以朱棣乘风纵火,顺着风的风向放了一把火,斩首数万,溺死了十余万。本来是南军必胜的形势因为一场怪风一溃千里。这不仅仅是一场风,当时朱棣在打仗的时候一共是三次在千钧一发之际起了大风,等于是三场风把朱棣从北京吹到了南军,然后在南京最后当了皇帝。这些看起来是不断发生的一个小概率事件,其实就是天意。

  第一个故事就是赤壁之战。我这个版本可能跟《三国演义》不太一样。赤壁之战发生在建安十三年的七月,即公元二百零八年。当时曹操带领他的军队南下去攻打刘表。曹操七月份出兵,八月份的时候刘表就病死了。当曹操的大军到达荆州的时候,刘表的儿子刘琮就投降了。当时刘备驻扎在樊城,曹操大军来了之后,刘备当然是打不过了,他就开始跑,曹操就在后面追,追到当阳长坂坡的时候打了一仗,结果当然是刘备打败了。之后刘备就一路败退到夏口,就是现在的湖北武汉。曹操没有追刘备,他就把他的军队带到了江陵,就是现在的湖北省江陵县。曹操打仗是非常厉害的,他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军事家,而且他在建安二年的时候开始降张绣,杀吕布,灭袁术,败袁绍,定刘表,长江以北几乎已经被曹操统一了。而且在当年官渡之战的时候曹操是处在军事上绝对的劣势,但是他竟然以七万大军打败了袁绍号称七十万大军。而曹操现在的兵力是多少?他现在的兵力是八十三万。当他面对江东和刘备这两个军事集团的时候,他觉得简直像泰山压顶一样。只要大军一到,江山就归于一统。所以曹操当时去征伐刘备的时候是一种豪情万丈的心态。正如苏轼的《前赤壁赋》说曹操当时“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就说曹操破了荆州,然后带着军队到了江陵,但是曹操率领着他的水陆大军,水陆并进向江东进发,曹操当时一手拿着酒一手拿着槊,横槊赋诗。曹操写了什么诗呢,很多人传说就是著名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这首诗如果看到最后的话,你会看到曹操写的是”周公吐哺,天下归心”,曹操觉得他的军队,一旦到了江东,把江东平灭之后就是天下一统的时候。所以最后四个字是天下归心。曹操这个时候他的自信到达了顶点。曹操他就给孙权写了一封信,这封信充分体现了曹操的政治水平和文学修养。他这封信实际上是为了劝孙权投降,但是他这信写的很简洁,只有三十个字“近者奉辞伐罪,旌麾南指,刘琮束手,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但是虽说只有三十个字,曹操就讲了三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曹操说“近者奉辞伐罪”即我奉了天子的命令来打你,所以说我是政治上正确的。第二层是说,我有军事优势,水军八十万众。当时孙权的军队有多少呢?不过就三万到五万。曹操说我有这么多军队,你看看怎么办吧。曹操又给孙权指了一条路给他树了一个榜样“刘琮束手”,就说我来了之后没打刘琮他就投降了,希望你像刘琮一样投降。

  陈友谅的船非常非常大,朱元璋当时看见陈友谅船的时候就感觉到很恐惧。在明史第一卷说“友谅兵号六十万,联巨舟为阵,楼橹高十余丈,绵亘数十里,旌旗戈盾,望之如山”。他的那个大船十几丈高,看起来象山一样。朱元璋的船很小,不用打仗,陈友谅就用船撞都可以把朱元璋的船全部撞沉了。这一场战争史决定朱元璋和陈友谅两个人前途命运的战争,胜利的人得到天下,失败的将一无所有,因为他们俩都把全部的本钱拿过来了,陈友谅六十万大军,朱元璋十几万大军,而且朱元璋的武器是相当的成问题的。双方在头三天打仗的时候朱元璋都没有占到便宜,而且在第一天朱元璋就差点被陈友谅的一个骁将叫张定边杀死。打到第三天时,朱元璋的损失非常大,当然陈友谅也是死了不少人了,问题是朱元璋没本钱,伤人一万自损八千,可是对方是六十万,你只有十几万,等到对方的军队哪怕自己的军队都打光了也不能够把对方军队全部消灭。到第四天时,朱元璋已经快坚持不住了,他手下有一个将军叫郭兴就跟朱元璋说,我们双方实力对比太悬殊,唯一的我们这个胜利的可能性就是用火烧掉陈友谅的船。朱元璋说这个主意好,马上就准备了一些小船,里面放上油放上芦苇。但是呢他碰到了和周瑜同样的问题—没风。如果风不往陈友谅那个方向吹,那么只能硬拼。当时战争打得非常惨烈,打陈友谅的船就跟爬城墙一样,叫做仰攻,仰攻不利。《明史》上记载,“诸将有怖色”大家都很害怕。朱元璋亲自拿着宝剑站在船头督战,亲手杀了很多人,当然朱元璋杀的都是自己人,他让将军往前冲,凡是退缩不前的将军朱元璋就杀掉,杀了十几个人。这个时候如果再不起风的话朱元璋就完蛋了。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是下午。按照《明史》的记载是“晡时”就是申时,下午三点到五点的时候突然间起风了,而且这个风是朝陈友谅军队方向吹。朱元璋一看这是千载难逢的一个好时机,乘风纵火。陈友谅当时犯了一个跟曹操一模一样的错误,他肯定是没有看过《三国演义》,他把船也用铁锁连起来。所以这一把火陈友谅就被打死了十几万人,朱元璋取得了几乎是决定性的胜利。当天晚上,陈友谅虽然损失了十几万人,但他还有本钱。他说我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朱元璋,他说我们明天,我注意到一个问题是所有的朱元璋的船只有朱元璋所在的那个旗舰它的桅杆是白色的。因为他要有一个指挥的地方,大家要知道那是旗舰,所有有一个跟其他船不同的标记。陈友谅就说那个白桅杆的船是朱元璋坐的船,我们明天如果不能够消灭朱元璋的军队那么我们就把朱元璋消灭,所以我们集中所有的兵力去进攻白桅杆的船。然后他这边都布置好了。朱元璋当晚也在开会,他说我跟你们说一件事,今晚上必须得做到,什么事呢?就是把我们所有船的桅杆全部刷成白色的。所以第二天陈友谅打仗的时候一看朱元璋的桅杆全是白的,陈友谅就傻掉了,整个心里防线就崩溃了。第二次决战陈友谅又失败了。双方大概经过了一个月的相持,陈友谅这边粮也没有了,而且人很暴虐,手下的将军又纷纷的叛逃,最后陈友谅已经是不可能再和朱元璋交战了。整个军队损失太多,就决定突围。鄱阳湖是像一个口袋一样南边宽北边窄,朱元璋用船把整个湖口全部都给封住了,所以陈友谅突围时就撞到了朱元璋的这个防线。在战争中一支流矢射中了陈友谅,从眼睛穿进去从脑子里传出来,一代枭雄就这样毙命了。谁射的?明史没有记载。这场大战彻底打垮了陈友谅这个军事集团,也为朱元璋成为明朝的开国皇帝奠定了基础。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说到这顺便讲一个过去去皇帝的叫法。因为读史书的时候,皇帝的称谓经常比较复杂。过去皇帝有三种称呼:庙号、谥号、年号。这些是什么关系呢?就是很多皇帝在他驾崩以后要把皇帝的牌位放到宗庙里面去,在宗庙里面要给他起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就叫庙号。庙号一般都是什么什么祖,什么什么宗,一般来讲叫做建功曰祖,建德曰宗。就是为国家立了很大的功劳就叫什么祖,像太祖就是指开国的皇帝;建德的话就是宗。凡是听到什么祖什么宗的都是属于庙号,是在宗庙里的称呼。谥号指的是皇帝死了之后,要对皇帝的一生行为做一个总结,这个总结的结果就是谥号。比如说汉武帝,这个“武”字就是谥号,因为他开疆拓土,大大的拓展了大汉王朝的疆土,所以叫武帝。汉武帝他的全称实际上应该叫世宗孝武皇帝,“世宗”是他的庙号,“孝武”是他的谥号。在中国唐朝以前,称呼皇帝的时候一般都是称呼谥号的,凡是听到什么帝就是指谥号,比如汉武帝、魏武帝、魏文帝、隋炀帝、汉轩帝等等这都是属于谥号。到唐朝的时候称呼皇帝一般来说就开始称呼庙号,比如唐高祖、唐太宗、唐玄宗、宋太祖、宋仁宗等等。到了明清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个变化,中国从汉代汉武帝的时候开始留下一个传统,就是每一个皇帝在登基的时候要改元,建立一个年号。中国第一个年号是汉武帝建的,叫建元。当然有的皇帝有很多的年号,像汉武帝就有很多。像唐玄宗他有两个年号,一个是开元,一个是天宝,他有不同的年号,就是从哪个时候开始算他做了多少年的皇帝。在明朝之前皇帝有很多年号,但到了明朝中后期特别是清朝基本上是一个皇帝一个年号。一旦登基、改元之后年号就不改了。所以明清之后称呼皇帝经常用年号来称呼,比如康熙皇帝,“康熙”是他的年号,康熙元年、康熙二年。

  中国的历史基本上有两种记史的方法,一种叫纪传体,像《史记》就属于纪传体。什么叫做纪传体?纪就是本纪,传就是列传,简单地说就是记载人物的故事。司马迁的本纪或列传它都是讲一个人的故事,基本上是这样,比如说《秦始皇本纪》讲的就是秦始皇的故事,《项羽本纪》讲的就是项羽的故事,《老子韩非列传》讲的是老子和韩非子,它是以人物为中心来进行写作,这叫纪传体。这是司马迁的首创。在他之前还有一些记史的方法,比如中国的第一部史书,编年体的史书叫《左传》,这是春秋时期一个叫左丘明的人写的,编年体史书它的特点,不是以人物为中心而是以年代为中心的,就是说某年发生什么事。后来还有一些非主流的记史方法,比如说《国语》是记言的,就是记人们平时说了什么话。再有如《战国策》属于国别体,就是记述一个国家的历史。以上这些记史方法都不太一样,后来还出来一种叫做纪事本末体,就是以事件为中心的写史的方式。

  中国的历史,像司马迁写的《史记》,它的历史跨度时间是三千年,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我们知道西方人第一部历史,是希罗多德写的《历史》。因为希罗多德后来被称为历史之父,他所写的那部书就叫《历史》。它所记载的是古代希腊和波斯之间的一场战争,它的时间跨度不过是五十年。写了五十年历史的希罗多德就被称为历史之父,好像是写史书的开创者一样,也只不过写了五十年。后来还有一个叫修昔里德的人写了一本《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它讲的是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一场战争,时间跨度不过是二十几年。然而《史记》的历史跨度是三千年,远远超过《历史》这本书和《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这本书六十倍到一百倍。

  我们再讲第三个有关大风的故事,发生在元末明初。这场战争历史上称之为“鄱阳湖大战”,是朱元璋跟陈友谅之间的一场战争。我们知道元朝是蒙古人统治的天下,在元末时候很多农民造反,所有造反的农民都是汉人,他们有一点是很清楚的,就是蒙古人的江山已经是不行了,所有这群造反的人谁能从他们之中胜出谁就是未来的皇帝,所有会看到这些造反的军队他们经常不是在和元朝军队打而是在自己和自己之间互相打。当时有很多很多这种农民造反的队伍,那是一个乱世英雄起四方的年代,所以像陈友谅,像张士诚,像方国珍,像刘福通、韩山童、朱元璋等等当时有很多的农民造反队伍。当时势力最大的就是陈友谅,他当时占据了湖北、湖南和江西这三个省的地盘。朱元璋他当时的治所在现在的江苏省南京市。张士诚他的治所在苏州。这是三支最大的农民起义队伍。在元朝至正二十年时就是公元一三六零年,朱元璋和陈友谅之间发生过一场战争。朱元璋的军队其实是非常有限的,但他在跟陈友谅这场战争中使了一些诡计,结果把陈友谅打败了。在一三六三年,朱元璋和陈友谅发生了一场决战,地点在鄱阳湖。在鄱阳湖大战之前,陈友谅有一个守将叫胡庭瑞镇守洪都,就是现在的江西省南昌市。但是胡庭瑞被朱元璋策反了,陈友谅很生气,等于是自己老家被人端了,陈友谅当时就带着六十万大军去进攻洪都。朱元璋派他的亲侄子朱文正去守城。双方在洪都打了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一座孤城、六十万大军,陈友谅都没有打下来。当然洪都也岌岌可危了,这时朱元璋就带着倾国大军,也不过就是十几万人去救援南昌。陈友谅听说老仇人来了非常生气,他把整个军队全部集结起来,放弃了对洪都的进攻就要跟朱元璋决战。等于是陈友谅的军队从南昌往北走,顺着鄱阳湖往北,朱元璋的军队顺着鄱阳湖往南走,双方军队就遇到一块了。

  说到历史,《三国演义》开篇词的词牌叫《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很多人觉得这首开篇词作者一定是罗贯中,这是不对的,其实是明朝中叶的一个大学士叫杨慎。在清朝时期毛宗岗父子整理《三国》,给《三国》做批注的时候把杨慎的这首词,原来叫做《说秦词》放到《三国演义》的前面作为开篇。之所以讲这首词因为它告诉了我们看待历史的一种心态。

  在二十四史中很多的史书都是属于官修正史,比如像西晋的时候,陈寿修的《三国志》,就属于官修正史,后面的《旧唐书》、《新唐书》、《宋史》、《元史》、《明史》等等它都属于官修正史。除了官修正史之外,还有一些民间私人的修史。最典型的就是汉代司马迁写的《史记》,他是自己想做这一件事情,这并不是汉武帝让他做的,因为他的父亲就是太史。他的父亲在临死之前握着司马迁的手要求司马迁一定要完成这样一部史籍,司马迁流着泪答应了他父亲的请求,所以后来司马迁就把从黄帝到他所生活的汉武帝年代整理成为中国的第一部纪传体的通史,这个就是《史记》。另外,我们知道像北宋的时候,有一个大文学家叫欧阳修,他写的《新五代史》,这也是《二十四史》之一,也属于私人修史。

  说到历史呢我们都知道,中华民族是世界上历史记载最长的一个民族,它有上下五千年的时间。最为难能可贵的是中国的历史记载五千年从来都没有中断过,这里边既有官方的修史也有民间的整理。中国从汉代之后留下一个传统,叫做“隔代修史”。“隔代修史”就是说一个王朝的皇帝他会指定一名史官,这名史官会详详细细地记载当时这个朝代发生的所有大事,包括天灾的情况,经济的情况,政治、军事、官制,包括大臣向皇帝说了什么话,皇帝怎么批复的等等都会记载下来。然后把这些原始的资料放在史馆中存放起来,等到一个王朝灭亡之后,下一个王朝它的皇帝会指定一个杰出的儒生把这些原始的资料拿出来,经过整理变成上一个朝代的正史。这就属于官修正史。

  孙权接到这封信之后就把这封信给他手下的文臣武将们看,当时以张召为首的文官集团都是主张投降的,孙权的压力就很大。孙权当时在开军事会议的时候,一问底下人几乎都说要投降,孙权就说那你们先再商量商量,我去趟厕所,《资治通鉴》上叫做“权起更衣”,就是孙权说他要去厕所。这个时候鲁肃就跟着孙权追到了屋檐下,鲁肃跟孙权说刚才那些人讲的话是不能听的,那些人都可以投降,我鲁肃也可以投降,但是将军你不能投降。他说我鲁肃投降了曹操之后的话,最坏的情况就是我回家了,我家里有田可以种,同时我可以乘着牛车跟士人们交往,我可以积累我的名誉积累我的功劳,将来做一个州郡的刺史还是没有问题的“累官故不失州郡也”,我将来总是可以做一个州郡的刺史的。但是将军你投降曹操之后去哪里呢?“将军降操,欲安所归”。孙权就跟鲁肃说,我也不想投降,可是我们现在军事力量对比跟曹操差的实在是太远了。就在这个时候,周瑜他本来在鄱阳练水军,就回到了孙权的治所。孙权的治所就是柴桑,周瑜跟孙权讲了三点问题:第一点是曹操并没有政治优势,因为他“托名汉相,实为汉贼”,好像是说他奉天子的命令,其实他只不过是窜改了天子的意思而已,所以曹操并不是政治正确的,而我方才是政治正确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周瑜说,曹操也没有军事优势,为什么呢?因为曹操的军队都是北方的士兵,北方的士兵是不习水战的,虽然人很多但是他们上不了船,一上船他们就会呕吐,根本就没有任何作战的能力。第三点他说,曹操还有马超、韩遂在他的后方,后方未净,而且冬天作战因为曹操带的是陆军,有很多战马,冬天不长草也没有草料,后勤保障也不好,所以周瑜就劝孙权说“将军破操,宜在今日”这一次是你打败曹操一个最好的时机。周瑜讲这个话其实在孙子兵法里边管它叫做“庙算”,所谓庙算,“庙”是宗庙的庙,因为在过去人们认为一个国家最重要的事情有两件,一件事情是“祭祀”,一件事情是“战争”,这是《左传》上面讲的“国之大事,惟祀与戎”。在祀和戎之前都要到宗庙里面来进行计算,计算什么呢?按照《孙子兵法》的讲法就是计算七个参数:“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熟练,赏罚孰明”。就是要计算这七个方面,周瑜实际上计算了这七个参数中的三个。主孰有道这是孙子要计算的第一个,这个“有道”在孙子写兵法的时候他指的是在哪一方面的人得民心或者说是政治正确。周瑜说主孰有道,我们有道,因为我们是防守的一方,是抵抗侵略的一方,而且曹操他并不是真正奉了天子的命令,是篡改了天子的命令。第二个兵众孰强,是我们强,因为我们的军队是在大江上练过的,而曹操的军队是没有经过系统的水军训练。曹操当时是有水军的,但是水军质量不太好,一部分是曹操在玄武湖自己练的一部分水军,还有一部分是收编的荆州刘表的水军。这个战斗力是远远不能跟东吴相比的。再有一个是天地孰得,就是谁得了天时和地利的优势,周瑜说是我们得天时,因为曹操冬天作战带着陆军,马无篙草后勤保障不好。

  在明朝还有一个是靠大风当皇帝的,就是朱元璋的第四个儿子朱棣。他不是一场大风而是靠三场大风的帮助最后进了南京当皇帝。接着他又把明朝的都城从南京迁到北京,就是后来的明成祖。朱元璋是在一三六八年时称帝,建立明朝。当时朱元璋的年号叫洪武。

  这一场力量对比悬殊的决战以孙刘联军的胜利改写了历史的进程奠定了三国鼎立的结果。这样的事情仅仅是个特例吗?”

  中国的历史是非常丰富的,这里面有大汉的英雄史诗,有大唐的万国来朝,有宋朝发达的经济文化,也有康乾盛世的文治武功;有唐诗宋词的艺术巅峰,也有明清小说的雅俗共赏;秦皇汉武的雄才大略,岳武穆的精忠报国,关云长的义薄云天;这里还有像孔子这样的圣人,像岳飞韩信这样的千古名将,还有像玄奘像达摩这样佛家的宗师,还有像张三丰这样的道家真人,还有像专诸、豫让这样的刺客。这里有道家的智慧,有佛家的慈悲,有儒家的仁义,兵家的奇计,法家的诡谋。这些人不管他们在历史中建立了怎么样轰轰烈烈的丰功伟绩,提出了什么样的学说,做了什么样的事情,但是这些人现在在哪里呢?他们都已经作古了,所以说当我们在想到这些人物的时候,就经常会发出这样的感叹“是非成败转头空”,很多丰功伟绩在历史的长河中就像一瞬一样,一转眼就过去了,但是杨慎他却在这种瞬间中看到了另外一个东西,就是永恒。在他的词中这就是“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中国的五千年的历史就像是一场大戏,演绎了多少悲欢离合、恩怨爱恨、成败兴坏、善恶忠奸,今天就让我们以一种非常超脱的心态来看待这一段历史。“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展开

正说东周风云目录

更多章节

正说东周风云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