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阴阳商人之在商言商

2020-09-12 06:44:34

梁言之

灵异恐怖 | 完结

8224 次点击

那两年,他和师侄相依为命,为师傅的遗愿,共赴五行墓。只为苍茫世间少一点儿因果。  过去的两年,他和徒弟到处行商,见识红尘纷纷扰扰,嘻笑怒骂。只为这一行道后继有人。  来两年,他师傅他不在身边,他独自一人一人踏往征程。只为师傅经历过的那些事,曾说的那些话。  这本书不是什么YY爽文,废材流。或者说后宫**YY流一类的,这是一个故事,是我慢慢的同大家讲述的个关于阴阳商人的故事。静下心来,慢慢阅读,希望看官们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谁说无酒?”一声轻言,正巧不巧的打破了众人叹气的局面。靠近马桩的一桌客人淡然一笑,其中一位花白发须的老人点点头,另外一位身材不高,却孔武有力的汉子便起身向后走去,随后从身后自家马匹侧身布袋中,居然神奇的掏出了几壶小酒罐子,一下子让在座的众人喜不自禁。

  “是啊,这两位侠士说得正合我心意,可惜无酒啊。”壮汉看了看那夫妻二人,也是一身正气,话也说到自己心坎里。不由朝那二人点了点头,应上一句。

  在这梁言之弯腰拱手作揖,还望读者朋友愿意与我共赴书中这一方璀璨的世界。

  倒是那黑白书生放下手中书册,笑看众人,拱了供手说道:“既然我师傅让师弟拿出了酒,那么请各位饮上一杯不无不可。只不过……”

  “好!只要不违背我王家道义,为了你这甘滴玉露,在下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王家商人激动到站起身来,瞪大双眼,看着酒仙散人桌上的几个酒瓶,期待之色跃然脸上。

  那桌茶客一共三人,全都衣着朴素,却略显宽大,老者持拂尘,另外一个俊秀小生则手端书册,那浑身精壮肌肉的矮个壮汉身旁地上,居然放着两柄半丈大铜锤,拿酒的,就是这兵器为大铜锤之人。

  本书是现代文,整体结构偏轻松。

  这甘滴玉露名气太大了。江湖盛传已久,此酒为世间三大美酒之一,也是酒仙散人独创的美酒,取卯时八分之三时刻,正好又是日出瞬间的阴果草滴下的甘露和全年吃水一百一十七天,雨水时节播种,寒露时节才能割收的玉穗金麦,再配合酒仙散人独家酝酿的手法,方可制成这甘滴玉露美酒。取甘露的时间多一刻不得,少一时不行,还恰好必须是日出的瞬间滴下的才可以。而玉穗金麦的条件更加苛刻,全年必须吃天降的雨水,多一天会淹死,少一天又会渴死,播种和割收的时节必须是雨水和寒露。任意一条不符合要求,甘滴玉露的口味便会从美酒变为泔水。

  酒仙散人微微一笑,开口缓缓说道:“老朽一问,当年白家老爷一身戎甲,亲率精兵一千骑,在水阳渡口只用伤亡不到几十骑的代价降破敌军三万人,你可曾听说。”

  那铜锤壮汉看着众人盯着他面前的小酒罐子,也是憨厚实诚,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莫要看俺,让俺拿酒的是俺师傅,你们要酒喝,得问俺师傅要。”说完这话,这汉子也是自顾自的喝起凉茶来,不再言语。倒不是不敬众人,只是他脑袋笨拙,不会说话。

  “没想到你是白家之人,在下仰慕白老爷已久,生平最佩服的就是白家兵将,早说明白,莫说让位了,就是整个茶摊我们几兄弟包下来给小哥一人饮茶,也无不可啊。哈哈哈哈哈。”一位五大三粗,凳靠大刀的江湖莽汉拍桌说道。与他一桌的几位衣着粗糙,但浑身罡气的汉子都是抚胸大笑,说道兴起也一同举起碗来,以茶代酒作势要敬这位白家官人一杯。

  黑白书生笑了笑,也没说话,望向那手持拂尘的花白之人。这人正是两位的师傅,酒仙散人。尽管他年岁已大,但酒就是他一生的命,有酒,有美酒,对他来说,便是天伦之乐。

  “原来如此,我当白老将军真是神兵天降,原来王天师也参与其中啊。”那莽汉开口嘟囔道,随后他旁边友人一巴掌给盖在他头顶,“啪”的一声响,随后便跟着怒吼起来:“说的什么糊话,白老将军虽然得了王天师一身出神入化的道法相助,但两位前辈皆是为了我皇圣上的千里社稷,为了百姓的太平江山!就说是神兵天降!难道还有夸张之意?”

  “果然是酒仙散人。在下早有耳闻,听说酒仙散人无论何时,身边总会有酒相伴,而且必定是世间难得的好酒,不知在下是否有这个荣幸能获酒仙散人赐酒,浅尝一二?”这出口要酒喝的,是那王家商人王远才,他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好一口杯中之物。世间早有传言,酒仙散人的酒,是世间难得的美酒,但你若想尝到,非大机缘不可。因他本人常年带着徒弟隐居深山,平常之人根本不得见。所以就算他王家字号的人一直想品尝,但也未曾得之,没想到今天居然碰到了其本人,确实不可谓不幸。

  “哦!!何题??但说无妨!”王家商人听到这话,微微侧耳,面露玩味之意,等着那黑白书生问出题面。若要自己能解出此题,众人都可饮到酒仙散人已经拿出的美酒,这也算是一桩江湖美言。

  除了那一老一小两个和尚,另外一桌一男一女,手持青锋剑,衣着轻便,但颇显华贵的两人听到这话,相视一笑。顺势放下茶碗,出口言道:“若是白府人,不谈主仆。在我等看来,白府一家从上到下,无一不好汉,今我夫妻二人有幸相遇,也是缘分一场,可惜无酒,不能与阁下痛饮三杯啊。”

  这话分两头,急煞众人,但这书生好不为意,朝王家商人缓缓说出后半句话:“只不过王家商人得替我师傅解一个题,这美酒才能请众人畅饮。”

  王远才想了一会儿,坐下身来,喝了口凉茶,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缓缓道来:“在下不才,在王家字号中也当得一面。所以我家掌柜当年也不避讳,向我聊过此事,那年水阳之战之时,他亲兄王天师,是借了水阳渡口的河水和当地特殊的地势,然后与另外一个仙人达成了一笔买卖,才助白老将军大获全胜。”

  没成想到,在这小小茶棚之内,居然可以一次将白家官人和王家商人两家之人凑了个齐,对其他歇脚之人来说,不可谓不惊讶,纷纷敞开天窗,互道敬佩。

展开

阴阳商人之在商言商目录

更多章节

阴阳商人之在商言商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