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那些年的诡异经历

2020-09-11 06:44:53

林一川.QD

灵异恐怖 | 连载中

15546 次点击

  爷爷见到我的眼睛,叹了一口气道:“这真是命啊”,因为我在娘胎里的时候就沾染到了鬼魂的阴气,所以导致我的阳气比一般人要少,因此我的眼睛可以看见许多神秘的物体,换句话来说就是比平常人要容易见到那些脏东西。于是我爷爷要求我爸妈在我断奶的时候把我送到他这里,这样他可以教导我一些东西,防止我以后的生活会出现什么意外。

  我妈说:“张伯,那就谢谢您了,那我们走吧。”

  我爸还是低着头,低声说着:“因为我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所以只能放她走。”

  我妈的眉头皱了起来,看这样子八成是迷路了,我妈担心的看着我爸。我爸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以忧心的。反正这路就一条,可能是刚才着急的时候走到岔路了,往回走不就行了。

  但这天气说来也怪,干打雷不下雨。当时他们急着赶路,也没看路走的对不对,就是凭着自己的印象一路小跑,但渐渐的我妈发现有点不对劲,按照时间粗略的来算,他们现在应该可以看到林村了。但,事实没有。他们眼前的景象依然是荒草,密集的树丛,不知名的鸟叫声。我妈拉住了我爸,让他停下来,看看情况。他们脚下的泥路依然是弯弯曲曲的,通向远方,像是没有尽头一样。天色这时也渐渐的暗了下来,荒野里的天永远黑的比城市里要快,因为城市里有人制造的灯光,而荒野里什么都没有。

  “家?我的家在哪啊?我的儿子呢?你们不是说要陪我找的吗”那张脸突然变的狰狞可怖起来,他声嘶力竭的喊着,眼睛突然睁的很大,两行血污从眼角流了出来。他向我爸妈追了过去。

  每天吃完晚饭的时候是最快乐的时光,因为我每天都能从爷爷的嘴里听到很多的故事,感觉他就像个怎么读也读不完的故事书,堪比国外的一千零一夜。不过他讲的基本上都是些鬼神故事,像什么僵尸啊,女鬼啊,还有什么小伙子心肠不好被恶鬼钩魂啊等等,听得我是一愣一愣的,心里面虽然很怕,但是却又很想听,结果就是每次听完后都被吓的不敢去厕所,然后就晒国旗了....

  不过这些都是一般人的反应,可我爸是二班(般)的人,他没有这样做。他居然在这种时候唱起了军歌,“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主席..。”我爸以前当过兵,那个时代的年轻人基本上都是无神论者,他们相信群众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而这力量可以打倒一切的牛鬼蛇神。

  好了,现在该说说我的故事了,记得小时候的我一点都不像男生,倒像个小女孩那样胆小。或许是因为体内曾经沾染过阴气的缘故吧,我的皮肤比一般的男孩要白的多,无论自己怎么在太阳下晒,都不会变黑。

  借着门外路灯的亮光,我看到他的脸上有两条发光的痕迹。我的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又能怎么做,只是和我爸一样呆呆的坐在地上。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我爸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把我拉了起来,说:“一川,现在开始就是我们两个男人过日子,不管将来如何,我们都要好好活下去。”......

  磷火是野生动物的骨骼经过腐烂以后,和空气,水产生化学反应的一种化学现象。

  我爸打算让我报这个学校。他还很高兴的说,这专业好,说不定将来还能到电视台混口饭吃。我没理他,这职高拿出来的文凭还能混到电视台的饭碗,我还真不信,不过后来我也随便他了,仔细想想他也为我操劳了这么多年,这事他做主就好了,反正这学校看上去也挺不错的。没过多久,分数出来了,我考的分数正好在分数线上,就这样,我很顺利的考入了XX传媒职业高级中学.....

  我的眼泪不争气的留了下来,我对着我爸吼了出来,那是我第一次对我爸那么大声的说话:“离婚,你怎么能和她离婚呢?你怎么能让她走呢?”

  就这样,混着混着就混到了中考。考完试后,我拿着志愿表在家里和老爸商量着要报考哪所高中,思来想去,我爸让我选择了职高,美其名曰在学校里学个一技之长的,将来到社会上能有口饭吃,一开始我打算报的是电子商务,我感觉这学科会有很多的女生,但我爸不知从哪里拿来一张学校的宣传页,上面印着一排洁白的建筑物,在霓虹灯的照射下显得美轮美奂,在宣传页的上面写着XX传媒职业高级中学。

  原本我的名字按照先前的想法是叫三书的,但是爷爷说不行,三书这个名字太过文气,加上我的八字又轻,身体里的阴气又重,必须要有个霸气的名字,才能震住。结果我爸思来想去,最后决定把大表哥的名字给我,叫一川,正所谓数字之中,九是极致,而一是则是开始。川,又可以理解为海纳百川或者山川河流。两者的寓意都不错,所以我这个老三就叫一川,而大表哥则成了三书。

  我妈惊恐地躲在我爸身后,不敢去看。我爸则强装镇定的大声呵斥着:“你,你别过来。要不...”还没等他说完,张伯那张充满血污的脸死死地靠在了我爸的面前,低声喃喃着:“我儿子在哪里啊?你不是答应我要帮我找儿子的吗?不是说好了吗”边说,边伸出了他那只瘦骨嶙峋的手向我妈抓去。我爸试图去抵挡,但根本没用,刚抓住那只手,我爸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忙放开了自己的手,就这么一会儿,我爸的手已经冻麻了。

  农村里的生活是恬静的,是惬意的。每当夕阳西下,家家户户的房顶都冒起袅袅炊烟的时候,我爷爷就会在村头喊我的名字:“一川,一川,回来吃饭了。”

  我爷爷一看,我妈这情况肯定是被俯身了,就问我爸刚才是不是答应张伯什么事情了。

  其实那也和当时的环境有关,谁让当时改革开放呢,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真觉得好笑,估计是当时自己荷尔蒙分泌过多,对什么新奇的东西都感兴趣,尤其是电子产品,唯一没兴趣的估计就是学习了。当时的我疯狂的迷上了一样80,90后的挚爱,街机!

  老伯悠悠的说道:“没事儿,你们不是说了要帮我一起找儿子的吗,这么客气干嘛,至于我,你们可以叫我张伯。”

展开

那些年的诡异经历目录

更多章节

那些年的诡异经历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