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远古仙劫

2020-07-24 23:30:45

天涯一一浪子

修真小说 | 连载中

14534 次点击

都市之远古仙帝  重生之远古仙帝  远古上仙  远古仙劫薛牧  


以天为道,顺应着天道谓之仙。以人为本,逆天行事谓之神。一个家境贫苦的书生,入京进京赶考途中被卷入一个以儒为尊,忠孝仁义暴君一切的世界。无尽的战斗,永恒的征伐,神路?仙路?最后,眼前仅有绝路。那就以持笔之手,拨剑向天,洒热血轻生死,杀开一条都属于自己看似柔弱的女孩子拎着薛牧,简直跟拎住一束稻草似的,踏着一团团星光在山间中朝深处急奔。有点喘不过气来的薛牧隐约看到,女孩子身上似乎有数十个穴窍在不停吞吐,与星袍上数千个细小的古怪符文产生了共振,激荡出了一团数丈大小的朦胧星光,使女孩子的速度起码增加了三倍有余。可是,他们身后的黑风却是更快,铺天盖地的卷了过来。经过刚刚薛牧站的地方,只是一卷,他的小毛驴就黑风吞了进去。“你们这群小妖,真要寻死不成?女孩子一面急奔,一边头也不回的厉喝道:“莫非不知方圆一万八千里内是天灾之地,一应妖魔鬼神入内,必然遭受灭族之祸?”“桀桀!这里是天灾之地不错,可是除了妖魔鬼神之外,你们人族术士也照样不能入内。你都敢进来,莫非我青狼王就不能进来?”衔尾急追的黑风中发出了沙哑难听的怪笑声:“你这女娃娃,身怀重宝,单说你身上的星袍就起码是黄字级下品术器。竟然还敢到我青狼部落晃荡?这不是成心要本王起那劫财伤人之意吗?”顿了一顿,这声音又得意的狂笑起来:“孩儿们,加把劲。天地玄黄,这可是黄字级术器啊!方圆万里内,也就只有云山宗宗主拥有。要是本王得了这宝贝,从此我青狼一族当可横行万里之内,本王也有望结成神魂,脱离妖身了。”黑风中数十声怪笑不停响起,越发凶猛的卷向了女孩子的身后,眼看就追到了他们背后。女孩子顿时大急,咬着一口银牙喝道:“既然认得本小姐身上的星袍,难道不知道本小姐是出自何方?尔等小妖,胆敢冒犯天微星殿之尊,来日定然灭尔等九族,方圆万里内所有狼族都得死。”堪堪追到她身后的黑风骤然停下,青狼王在风中恐惧的尖叫起来:“什么?天微星殿?怎么可能?天微星殿的人,怎么会到我们这个不毛之地来?”被女孩子提在手中刚刚缓过气来的薛牧,也费力的扭过头看了看脸色似乎轻松了许多的女孩子,敢情这天微星殿真是什么了不得的地方,竟然能让这些传说中的妖类如此恐惧。薛牧自幼饱读诗书,在林府中的某些古书上看到过记载,知道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所谓万物有灵,某些妖类得了一些机缘,也能修成人身,从此逍遥天地。只是没想到他今日也不知走了什么霉运,竟然希里糊涂的见到这些妖类。所以虽然以前没见过这些妖类,现在乍然见到,心中有些惊惧,但是薛牧却还是能稳住心神。也就是停了数十个呼吸的时间,黑风中的青狼王猛地发狠厉喝起来:“小娃娃,原本本王还只是想劫你宝物,如今你可是逼我杀人灭口了。要是传了出去青狼一族追杀天微星殿之人,本族必然要遭受灭族之祸,所以今日你死定了。”话音一落,黑风就呜呜的怪啸起来,愈发凶猛的卷了过来。“该死的,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今天只要逃脱,本小姐要灭了前微山脉中的所有狼族。”女孩子咬牙切齿的提着薛牧朝前微山脉中狂奔,虽然到了如今这危急关头,她却也不肯放下薛牧独自逃生。到了这时候,薛牧也是一声不哼的任凭她提着,他知道由于这女孩子报出了来历,试图镇住青狼王,却没想到反使对方起了杀人灭口之心。所以女孩子只要放下他,他就必死无疑,可见这女孩子心地也着实善良。一追一赶之间,女孩子提着薛牧迅速掠进了山脉深处。在他们的正前方,群山之中出现了一座葫芦口似的山谷,两边都是百丈以上的险峻高崖,一团浓郁的白雾将山谷罩得严严实实。似乎是对这个山谷存着极大的恐惧感,脸色煞白的女孩子还离谷口尚有百余丈远近,就急忙停下了脚步,再也不敢往前半步。四周隐隐有不安的气息传来,周围死寂得可怕,这里的一切似乎都被某种绝强的力量封锁禁锢,没有任何生灵能在这里生存。刚被女孩子放下来的薛牧定眼朝山谷看去,似乎是被无形的力量禁锢着,谷内的白雾与外面,形成了一条绝对分界线,连半点雾气都没有泄露出来。谷内的白雾中,隐约有着无数形状古怪的存在,都在发出无声的咆哮,却又始终冲不出雾团的束缚。只是多看了一眼雾气中的那些存在,薛牧的眼光就似乎被白色雾团生生吸住了一般,再也拉不开来,慌得他急忙闭上了眼睛。正在打量间,青狼王所架的黑风早就呼啸着卷到了他们的眼前,风中怪笑着落下了四五十名奇形怪状的妖类。虽然在某些古书上看到过妖类的记载,可是亲眼见到,薛牧浑身的毫毛都立刻炸了起来。为首的青狼王高有丈许,浑身都是青色狼毛,离薛牧他们尚有二十多丈远,可身上的腥臭味已经差点把薛牧熏得昏了过去。不过,也就是那只狼嘴伸出来尺许长而已,其他地方,青狼王面目之间还能看出个人样。但是他手下的一群妖类,几乎都是毛团未脱的货色,却还正在鼓噪不休。“小女娃子,乖乖把你身上的星袍脱下来,本王就赐你个痛快。别妄想着反抗了,到了这里,管你是天微星殿的什么人,都别想出去。你虽身怀术器,可区区地极境,还没有资格催动术器的力量。”青狼王狞笑了几声,嘴一张,围绕着他旋转的黑风怪啸着从他的七窍中钻了进去,这风竟然是他从体内衍生出来的。“风衍自体,气如长虹,这是周风境的层次。”女孩子脸色剧变,下意识的朝后退去,嘴里咬牙切齿的嘀咕道:“要不是我从星殿中是逃出来的,怕母亲感应到,出来时卸下了与母亲的感应神符,全身上下没有一件宝贝。不然你这样的小妖,我母亲一指头能弹死无数。”“恩!竟然还有感应神符?看来你还是天微星殿中的什么大人物的血脉了。”青狼王脸色剧变,咬了咬牙厉喝道:“既然这样,那更加留你不得。孩儿们,干掉这个小女娃子,不然他日我族定然有灭族之祸。”怪啸之声四起,青狼王手下的一群妖类,狼嘴急速扭曲伸长,四肢上弹出了锋利的爪子,化成了一只只丈许长短,凶煞之气四散的青狼,怪叫着就要扑上前来。“大胆妖孽,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竟然敢对一个女子行凶。”猛然间,一个厉喝声从女孩子身后响起,脸色煞白,身体微微有些颤抖的薛牧站到了女孩子面前。深深吸了口气,薛牧有些颤抖着抬起手,指着青狼大王凛然厉喝道:“一群妖类,竟然敢白日行凶,莫非不知人间有正气?难道不怕天谴降下?早早离去,否则他日定遭横祸。”虽然是第一见到真正的妖类,薛牧心中着实有些胆怵,但是他却几乎是本能般的站了出来,挡在了女孩子面前。薛牧身后的女孩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似乎被他的行为震住了,要是换了别的普通人,只怕早就吓得昏了过去,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就似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青狼王呆呆的打量了几下薛牧,忽然怪笑道:“啧啧!一个凡俗儒生,竟然敢触怒本王,好胆色。不过,本王正好有些日子没尝过你这般鲜嫩的血肉了,既然如此,本王就亲自动手解决掉你吧!”仰天咆哮一声,青狼王骤然化成一团数十丈高下的黑色龙卷风,恶狠狠的扑了上去,薛牧两人眼前顿时乌天黑地起来。“妖孽,想得我的术器,也得看你有没有这本事,蔷薇星袍,元气吞吐,护持我身。”一把将薛牧抓到了背后,女孩子全身数十处窍穴猛地一鼓,身上的星袍上刻画的星辰符文齐齐震荡,立刻升起了一圈三尺大小的朦胧星光,牢牢的罩住了自己的身体。“好宝贝,好宝贝啊!这是本王的,呜!”青狼王狞笑着一拳轰在了星光之上,整团星光骤然膨胀起来数十丈,数百个星辰符号化成了一股浩荡的星光洪流冲了出来。星光轻轻一拂,青狼王仰天喷出一口混杂着内脏碎片的鲜血,整个人活活倒撞进了一边的山壁之中。脸色苍白,力量透支过度的女孩子顿时大喜,可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后就传来了一声闷哼。她身后的薛牧,被她跟青狼王之间对拼产生的力量直接震了出去,一头就倒飞进了白色雾团中,瞬间就再也感应不到他的任何气息。“书生。”女孩子立刻大急,心神震荡之下,身上的星光迅速缩了下去。“神魂未成,连术器千分之一的力量都施展不出,仅仅就是自动护身而已。而且这还只是件防御性术器,这样还是杀不死本王的,给本王乖乖受死吧!”山壁骤然炸开一个数丈大小的深洞,一双手臂几乎被反震成了麻花状的青狼王气急败坏的扑了出来,他张嘴喷出了无数拇指粗细的青黑色风劲,化成了一团十几丈高下的龙卷风裹住了女孩子。。

  看似柔弱的女孩子拎着薛牧,简直跟拎住一束稻草似的,踏着一团团星光在山间中朝深处急奔。有点喘不过气来的薛牧隐约看到,女孩子身上似乎有数十个穴窍在不停吞吐,与星袍上数千个细小的古怪符文产生了共振,激荡出了一团数丈大小的朦胧星光,使女孩子的速度起码增加了三倍有余。可是,他们身后的黑风却是更快,铺天盖地的卷了过来。经过刚刚薛牧站的地方,只是一卷,他的小毛驴就黑风吞了进去。“你们这群小妖,真要寻死不成?女孩子一面急奔,一边头也不回的厉喝道:“莫非不知方圆一万八千里内是天灾之地,一应妖魔鬼神入内,必然遭受灭族之祸?”“桀桀!这里是天灾之地不错,可是除了妖魔鬼神之外,你们人族术士也照样不能入内。你都敢进来,莫非我青狼王就不能进来?”衔尾急追的黑风中发出了沙哑难听的怪笑声:“你这女娃娃,身怀重宝,单说你身上的星袍就起码是黄字级下品术器。竟然还敢到我青狼部落晃荡?这不是成心要本王起那劫财伤人之意吗?”顿了一顿,这声音又得意的狂笑起来:“孩儿们,加把劲。天地玄黄,这可是黄字级术器啊!方圆万里内,也就只有云山宗宗主拥有。要是本王得了这宝贝,从此我青狼一族当可横行万里之内,本王也有望结成神魂,脱离妖身了。”黑风中数十声怪笑不停响起,越发凶猛的卷向了女孩子的身后,眼看就追到了他们背后。女孩子顿时大急,咬着一口银牙喝道:“既然认得本小姐身上的星袍,难道不知道本小姐是出自何方?尔等小妖,胆敢冒犯天微星殿之尊,来日定然灭尔等九族,方圆万里内所有狼族都得死。”堪堪追到她身后的黑风骤然停下,青狼王在风中恐惧的尖叫起来:“什么?天微星殿?怎么可能?天微星殿的人,怎么会到我们这个不毛之地来?”被女孩子提在手中刚刚缓过气来的薛牧,也费力的扭过头看了看脸色似乎轻松了许多的女孩子,敢情这天微星殿真是什么了不得的地方,竟然能让这些传说中的妖类如此恐惧。薛牧自幼饱读诗书,在林府中的某些古书上看到过记载,知道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所谓万物有灵,某些妖类得了一些机缘,也能修成人身,从此逍遥天地。只是没想到他今日也不知走了什么霉运,竟然希里糊涂的见到这些妖类。所以虽然以前没见过这些妖类,现在乍然见到,心中有些惊惧,但是薛牧却还是能稳住心神。也就是停了数十个呼吸的时间,黑风中的青狼王猛地发狠厉喝起来:“小娃娃,原本本王还只是想劫你宝物,如今你可是逼我杀人灭口了。要是传了出去青狼一族追杀天微星殿之人,本族必然要遭受灭族之祸,所以今日你死定了。”话音一落,黑风就呜呜的怪啸起来,愈发凶猛的卷了过来。“该死的,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今天只要逃脱,本小姐要灭了前微山脉中的所有狼族。”女孩子咬牙切齿的提着薛牧朝前微山脉中狂奔,虽然到了如今这危急关头,她却也不肯放下薛牧独自逃生。到了这时候,薛牧也是一声不哼的任凭她提着,他知道由于这女孩子报出了来历,试图镇住青狼王,却没想到反使对方起了杀人灭口之心。所以女孩子只要放下他,他就必死无疑,可见这女孩子心地也着实善良。一追一赶之间,女孩子提着薛牧迅速掠进了山脉深处。在他们的正前方,群山之中出现了一座葫芦口似的山谷,两边都是百丈以上的险峻高崖,一团浓郁的白雾将山谷罩得严严实实。似乎是对这个山谷存着极大的恐惧感,脸色煞白的女孩子还离谷口尚有百余丈远近,就急忙停下了脚步,再也不敢往前半步。四周隐隐有不安的气息传来,周围死寂得可怕,这里的一切似乎都被某种绝强的力量封锁禁锢,没有任何生灵能在这里生存。刚被女孩子放下来的薛牧定眼朝山谷看去,似乎是被无形的力量禁锢着,谷内的白雾与外面,形成了一条绝对分界线,连半点雾气都没有泄露出来。谷内的白雾中,隐约有着无数形状古怪的存在,都在发出无声的咆哮,却又始终冲不出雾团的束缚。只是多看了一眼雾气中的那些存在,薛牧的眼光就似乎被白色雾团生生吸住了一般,再也拉不开来,慌得他急忙闭上了眼睛。正在打量间,青狼王所架的黑风早就呼啸着卷到了他们的眼前,风中怪笑着落下了四五十名奇形怪状的妖类。虽然在某些古书上看到过妖类的记载,可是亲眼见到,薛牧浑身的毫毛都立刻炸了起来。为首的青狼王高有丈许,浑身都是青色狼毛,离薛牧他们尚有二十多丈远,可身上的腥臭味已经差点把薛牧熏得昏了过去。不过,也就是那只狼嘴伸出来尺许长而已,其他地方,青狼王面目之间还能看出个人样。但是他手下的一群妖类,几乎都是毛团未脱的货色,却还正在鼓噪不休。“小女娃子,乖乖把你身上的星袍脱下来,本王就赐你个痛快。别妄想着反抗了,到了这里,管你是天微星殿的什么人,都别想出去。你虽身怀术器,可区区地极境,还没有资格催动术器的力量。”青狼王狞笑了几声,嘴一张,围绕着他旋转的黑风怪啸着从他的七窍中钻了进去,这风竟然是他从体内衍生出来的。“风衍自体,气如长虹,这是周风境的层次。”女孩子脸色剧变,下意识的朝后退去,嘴里咬牙切齿的嘀咕道:“要不是我从星殿中是逃出来的,怕母亲感应到,出来时卸下了与母亲的感应神符,全身上下没有一件宝贝。不然你这样的小妖,我母亲一指头能弹死无数。”“恩!竟然还有感应神符?看来你还是天微星殿中的什么大人物的血脉了。”青狼王脸色剧变,咬了咬牙厉喝道:“既然这样,那更加留你不得。孩儿们,干掉这个小女娃子,不然他日我族定然有灭族之祸。”怪啸之声四起,青狼王手下的一群妖类,狼嘴急速扭曲伸长,四肢上弹出了锋利的爪子,化成了一只只丈许长短,凶煞之气四散的青狼,怪叫着就要扑上前来。“大胆妖孽,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竟然敢对一个女子行凶。”猛然间,一个厉喝声从女孩子身后响起,脸色煞白,身体微微有些颤抖的薛牧站到了女孩子面前。深深吸了口气,薛牧有些颤抖着抬起手,指着青狼大王凛然厉喝道:“一群妖类,竟然敢白日行凶,莫非不知人间有正气?难道不怕天谴降下?早早离去,否则他日定遭横祸。”虽然是第一见到真正的妖类,薛牧心中着实有些胆怵,但是他却几乎是本能般的站了出来,挡在了女孩子面前。薛牧身后的女孩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似乎被他的行为震住了,要是换了别的普通人,只怕早就吓得昏了过去,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就似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青狼王呆呆的打量了几下薛牧,忽然怪笑道:“啧啧!一个凡俗儒生,竟然敢触怒本王,好胆色。不过,本王正好有些日子没尝过你这般鲜嫩的血肉了,既然如此,本王就亲自动手解决掉你吧!”仰天咆哮一声,青狼王骤然化成一团数十丈高下的黑色龙卷风,恶狠狠的扑了上去,薛牧两人眼前顿时乌天黑地起来。“妖孽,想得我的术器,也得看你有没有这本事,蔷薇星袍,元气吞吐,护持我身。”一把将薛牧抓到了背后,女孩子全身数十处窍穴猛地一鼓,身上的星袍上刻画的星辰符文齐齐震荡,立刻升起了一圈三尺大小的朦胧星光,牢牢的罩住了自己的身体。“好宝贝,好宝贝啊!这是本王的,呜!”青狼王狞笑着一拳轰在了星光之上,整团星光骤然膨胀起来数十丈,数百个星辰符号化成了一股浩荡的星光洪流冲了出来。星光轻轻一拂,青狼王仰天喷出一口混杂着内脏碎片的鲜血,整个人活活倒撞进了一边的山壁之中。脸色苍白,力量透支过度的女孩子顿时大喜,可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后就传来了一声闷哼。她身后的薛牧,被她跟青狼王之间对拼产生的力量直接震了出去,一头就倒飞进了白色雾团中,瞬间就再也感应不到他的任何气息。“书生。”女孩子立刻大急,心神震荡之下,身上的星光迅速缩了下去。“神魂未成,连术器千分之一的力量都施展不出,仅仅就是自动护身而已。而且这还只是件防御性术器,这样还是杀不死本王的,给本王乖乖受死吧!”山壁骤然炸开一个数丈大小的深洞,一双手臂几乎被反震成了麻花状的青狼王气急败坏的扑了出来,他张嘴喷出了无数拇指粗细的青黑色风劲,化成了一团十几丈高下的龙卷风裹住了女孩子。

展开

远古仙劫目录

更多章节

远古仙劫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