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母星渡劫之百淬成凰

2022-09-21 18:17:09

沧海笑明月vv

历史架空 | 连载

8149 次点击


远古大劫,天旱魃不忍心苍生遇难,祭献自己而压哨绝杀恶神,却也因而沦落尸魔,凶煞麻烦缠身,为天地所弃。帝江钦慕旱魃,自断龙角制作而成“灵箫”,并将灵箫作为信物赠与旱魃,旱魃遁于归墟。帝江散尽神力暗助大禹治水工程,终于等到重新激活远古神器功德印,功德印击破天地禁制,旱魃使得再入轮回。 这一世,韦沅钰(旱魃转世投胎)为找寻神秘失踪的恋人箫韶(灵箫转世投胎),寻迹回到蕸娲植物园,却因缘际会,被高维空间『无极大厦』选中时,成了一名试炼者。无极大厦是由寰宇中更中阶的我们的文明所创建。它应劫而现,网址于将要遭遇末日彻底清洗的星球,赋于众生进化成变强的机缘。在难雾锁全城,空气潮得能拧出水来,再加上视线长时间的受阻,韦沅钰倍感压抑。这场浓得化不开的大雾在仲夏时节降临的分外蹊跷,让人横生深秋已至的错觉。。

此人面前的桌牌上只简明扼要的印着“苟思特”三个字,没有注明职位,但从三人的互动和微表情判断,黎静娴对此人隐有巴结奉承之意,而素来恃才傲物的秦教授也对之礼敬有加。

姑且不论对这个人的好恶,黎静娴很清楚,今天拍板定案的大BOSS不是自己,也不是那个似乎从刁难韦沅钰这件事上发现了无限乐趣的怪老头秦玺。韦沅钰的最终去留,取决于苟思特的一念之间。

韦沅钰倒是不窘,正要再答,却冷不丁的被秦玺截了话头:“这个女娃娃的水性极好。几年前她曾经参加过我的一个关于水下植物的研究项目,无论是自由潜、水肺潜、夜潜还是水下拍摄,都算是起到了作用。”

黎静娴突然想起了之前听过的一个颇为诡谲的秘闻,脑海中灵光一闪,那则传闻细思恐极,黎静娴暗忖不是自己这个层面所能探知的,索性不再深想,把注意力转回到韦沅钰身上。

“三位面试官正要离开,快进去吧,祝你好运。”蔡芸给了韦沅钰一记自求多福的眼神,领其行至面试的房间外,轻敲了两声,随后替她拉开了面试房间的大门。

当年的自己,其实只是不希望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情孽的魔瘴。但命运总是一环扣一环,后来箫韶果然惊才绝艳,成就斐然,但性情大变,从蛰伏的奇才到睥睨众生的怪咖,再后来……秦玺突然觉得胸口一阵绞痛,此生再难遇见像箫韶这般卓荦超伦的天才了!

这种由生物基因重组技术而新造的物种价格贵的离谱,蕸娲植物园却很奢侈的将其密密地铺在园中道路的两旁,浑不怕被人踩踏糟贱,还真是视钱财为粪土啊。

韦沅钰的心漏跳了半拍,这难道就是传说中亚马逊秘鲁流域的光明女神蝶?!地球上最惊艳的蝴蝶!

这还是四年多前的那个绣花枕头一包糠,脑回路与慧根无缘,不知天高地厚,整天不是在捣蛋就是在闯祸的暴走萝莉吗?

韦沅钰停顿了一下,见苟思特并未反馈给她任何表情,便又进一步补充道:“南宋诗人杨万里曾形容紫色的瑞香是『紫蓓蕾中香满襟』,也就是说它还是花蕾时,便已经芬馥袭人。也许是因为瑞香花开于苦寒时节,所以花香中自带一种倔强而且刁蛮的属性。明代《长物志》说它『香气酷烈,能损群花,谓之花贼。』因为把瑞香和别的香花搁在一块,别的花香无一不黯然殒褪,被瑞香的气味所侵蚀、所覆盖。但我并不喜欢用花贼这样的字眼去贬损它。瑞香之香,虽非君子之香,但性自有常,任性者终不失性又未尝不可。”

韦沅钰微微颔首,坐姿如猗猗修竹,端直而内敛,声线清晰的解释道:“我应聘的是『植物猎人』这个职位。该职位在学历要求一栏有补充说明:具备开放水域自由潜水经验者可适当放宽要求。”

但是,此女具有妖孽的殊质,未施脂粉却也明漪绝底,宛如奇花映雪。作为被面试甚至被刁难的对象,她安然自若,没有丝毫窘促之态或讨好之色,对答之间也绝无多余的废话。绰约似仙姝、冷寂如女鬼,尤其一双眼睛澄澈明净,不看人也似凤垂眸,令人见之忘俗。

在这样一个“伸手难见五指,拨云亦不见日”的异常天气里,韦沅钰揣着内心的向往和执念,沿着“烛炬草”穿透浓雾的辉光急切的走着,此时距离面试通知函上安排的时间已过了一个半小时。

看着天花板,韦沅钰期待着下一只蝴蝶会以怎样的绝美之姿惊鸿出世。天花板没有任何动静,但右脚似乎传来一种不祥的触感……

浓雾如铺絮,弥天盖地,像湿冷的茧把万物一层又一层的缠裹在天与地的混沌之中。

苟思特一语不发,以一种动物园看红毛猩猩捉虱子的态度作壁上观,几番回合过去,对韦沅钰也有了一些初步评估:此女专业素养还算扎实但距离出类拔萃尚有距离,好在至始至终镇定自若的样子证明其心理素质尚可。一个头发蓬散而且素面朝天的面试者,周身上下没有任何饰物,仅着一条天青色的原生棉长袖连衣裙和同色凉鞋,简约素净之上更添三分清扬婉兮。这个韦沅钰就像是从聊斋志异里走出来的人物,秀色沁骨、忧悒如莲。一双莹黑色的眸子灵气内蕴,中有宝光流转,与人对视时粲然如星。苟思特倨傲冷冽的目光不觉柔和了两分:心火在烧的人,眼里才有光。这个女人不仅面试迟到、乱发蓬头还中途走神,但似乎并非一无是处。

从大学城到植物园几乎要穿过整座锦官城,韦沅钰出发的挺早,但一路不顺、意外频发,几经周折才赶到蕸娲植物园。植物园非常大,韦沅钰在浓雾之中吃力的辨路,向核心区的主办公楼摸索而去。好在沿途的“烛炬草”还算给力,这些半人高的照明植物,在荧光素酶的催化下,将生物能转化出光子释放出来,灵感据说是来源于神怪古籍《洞冥记》中的洞冥草:折枝为炬,荧光闪耀,可照见鬼魅魍魉。”

韦沅钰还来不及感慨有生之年竟然能得到秦老头的夸赞,却听秦老头话锋一转,开始连珠炮式的向她发难,问的全是专业性极强的内容!

韦沅钰素来是个感性的人,一时间竟有些恍惚。把生命中的旧人完全格式化出记忆,是一件耗时耗力的工程。人间诸事,最难的是长情!一别三年有余,箫韶可能早已花开潋滟、芳树成蹊,而自己却还是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苟思特的嗓音有一种独特的质感,极具辨识度,万壑松声山雨过,韦沅钰莫名的想起了这句诗。老天爷也忒偏心这个苟思特了吧?光是声音,便足以让一些天生敏感且定力不足的girl们体会到一回颅内高潮了。

展开

母星渡劫之百淬成凰目录

更多章节

母星渡劫之百淬成凰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