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岁月长河里的透明人

2022-06-21 13:05:52

孝祖静秋

修真小说 | 连载

1625 次点击


一半是触手能即的生活,一半是遥不可以及的虚幻村庄被一条南北延伸的砂石马路笔直地割成了两半,庄户人将东面的庄户称作东庄,往西则唤作西庄。错落有致的砖瓦建筑如同交错的犬牙一般沿着一条东西贯通的泥路上绵延开来,建筑之外的庄稼地则被简单粗暴地分割在了村庄的南面和北面。。

“总要来的,早一会,晚一会打什么紧啊!”建业灭了手电,塞进了窑洞左面墙的砖石缝里。

庄户人多是双手抱肩,也有指指点点的,却没有一个上前劝慰。那场面像是村里走过场的马戏表演。

可话说回来。人家朱老四倒是有建房的本钱,因为总想着留着钱保不齐哪天还能给自己讨个媳妇,安安稳稳地过好下半辈子,也就没怎么动过砌新房的念头。

“噢,知道。听人说这小子这两年没少挣呐,在那头都买房了,还养了个小蜜,自己老婆孩子搁家里拾捣庄稼活。”

“四哥,玩几把?”朱老二打里屋的柜台后面走出来,撑了撑腰杆,打了个长长地哈欠,懒洋洋地望向不远处裸着上半身的中年汉子。

“深圳知道不?”

村庄被一条南北延伸的砂石马路笔直地割成了两半,庄户人将东面的庄户称作东庄,往西则唤作西庄。错落有致的砖瓦建筑如同交错的犬牙一般沿着一条东西贯通的泥路上绵延开来,建筑之外的庄稼地则被简单粗暴地分割在了村庄的南面和北面。

“你今天又早来了一会啊!”

一群人哄堂大笑,朱老四转过头,噘着嘴对着女人讥讽道:“他要是掏得出,你晚上跟他睡?”

“你们这些娃哦,啥玩笑都开。人家老子还在呢,一口一个老梁、老孙!”边上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太太听不下去了,一只手费劲巴拉地撑着根竹杖,一只手悬在半空中使劲地摆动着。

“喂,建业。”男人打地上捞起脏兮兮的裤子,从里面掏出盒红塔山,随手递了一支给梁建业。

那男人身后几人也跟着大笑起来,只有他裹在棚外的树荫底下阴沉下了脸面,恨不能快走几步穿过雨棚径直钻进墙根的甬道上去。

女人夸张地扭回了身子,激动地咆哮了一句:“睡便睡。”

“这活真不是人干得,往日里人家都是冬天烧窑,这老孙真可折腾人的,要不是出得多点,狗娘养的原意摊这鬼活。你看,老刘都中暑了,躺床上爬都爬不起来,也没见老孙去看看。”男人用本已湿透的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汗水,漫不经心地跟建业说着话。梁建业也依样画瓢,先将身上多余的衣服脱了搁在窑洞口的灌木枝梢上。

一个胖女人打刚刚赢钱的老四手里抢过十块钱,一溜烟钻进了店里,一把将钱甩在了柜上,一转眼就打冰柜里捧起了差不多等价的冰棍。老四还没来得及将钱讨回,女人已经将一支冰棍揭了皮,塞进了嘴里,嘴里还嘟囔着:“老小子,这回总算吃上你了。”

“建业。”

朱老二的媳妇待在柜台后面,偶尔有人进店买包香烟,或是冰棍冷饮,她随口支应一下,余下的时间她也还是待在柜台后面吹着电扇,望着门口吵闹的人群面瘫似得发着呆。

“吆,老梁走这么急干嘛。还开不得玩笑啦!”女人见男人重新扛起了扁担,脸上带着几分不悦,便径直追上前了几步。

儿媳妇闻讯赶来,女儿也很快赶到了,一同前来的还有整个庄子上爱管人闲事的闲人们。只见两个中年女人匍在地上哭地撕心裂肺,动情处还饶有默契地打起了滚,嘴里却不依不饶地咒骂着“老东西走了还让儿女背个不孝的坏名声”。

展开

岁月长河里的透明人目录

更多章节

岁月长河里的透明人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