赎爱第七章 离婚

锁爱

2021-06-12 05:20:32

紫鸢

资讯 | 已完结

赎爱第七章 离婚

啪的一声,夏心悦把离婚合同甩在郁尊的面前,抬起头看向坐在办公椅上的男人,一身白衬衫最上面的两个纽扣解开,隐约露出性感的锁骨,锁骨连接脉络微微跳动的脖子间衬衫处有一记口红印记,正在嘲笑她的自欺欺人。

夏心悦突得想起刚才方子星离开的话,眸子继而一冷,道:“签字吧。”

男人看了面前‘离婚协议'四个大字的协议书,嘴角冷冷一勾,充满讥诮,“离婚?夏心悦,我说过,就算你死,也只能是郁家的鬼!”

他忽地站起身,双手撑在办公桌上,身体微微前倾,俊美的脸凑近夏心悦的面前,接着道:“你欠郁年的债还没还完,你以为我就这么容易让你走吗?”

“这一年我一直忍受着你带给我的痛苦,郁年的债我也早该还完了!”夏心悦湿润了眼眶,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还要咬牙隐忍着,不让眼眶中的泪水落下来。

郁年的死虽然她也有一点责任,但他的自杀不是她所致,但面前这个男人一直都不相信。

“还完?”郁尊忽然笑了,像是听到了天大笑话一样,“我还没玩够你,你还没为这个郁太太的位置付出惨痛的代价,我怎么可能会让你这么轻松地离开?”

男人的话如同一道巨雷轰地砸向夏心悦整个心脏,痛到无法呼吸。

绝望……

就像掉入了漆黑的深渊中,再也找不到希望的方向……

夏心悦缓缓后退几步,继而突然大笑了起来,眼眶中的泪水终究忍不了,滑落在她瘦小的脸颊上,抬眸端详面前冷漠的男人,语气竟是莫名的冷静,“我说过,郁年的死不是我所致……”

‘砰'的一声,男人的手掌狠狠拍了一下办公桌,打断了她的话,他眼眸中尽是狠戾,“郁年死之前那段时间跟他走最近的人就是你!你还想狡辩?就算他是自杀,那也跟你脱不了关系!”

“是,那段时间我确实跟他走的最近,但那是……”

“够了!”男人厉声一喝,撑在办公桌上的手臂青筋都隐隐跳动,双目猩红,布满血丝,狠狠地看着夏心悦,仿佛要将她吞噬掉一般,薄凉的唇微启,“你让我感觉到像垃圾那般恶心!”

“好,很好,恶心的话那就把字签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出现在你的面前,从此再也不会让你感觉到像垃圾那般恶心!”夏心悦把协议书递到他跟前说道。

她此刻才明白,她的爱不管多深刻,对他多么好,多么隐忍他带给她的痛苦,还是换不回他的回应,永远都不会……

因为,他们之间终究横着郁年,他最亲的亲人。

他所有的恨意,所有对她的不满都来自于这个英年早逝的少年。

但夏心悦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可恶的男人他居然接过协议书慢条斯理撕成两半,薄唇道出的话语充满了绝情。

“比起恶心,我更希望看到你痛不欲生,想死又死不了的样子!”

夏心悦仿佛听到心脏如同掉在地上的玻璃,碎成残骸,她深深地吸了口气,道:“你……就怎么恨我?好歹我们夫妻一场,我也是你妻子啊?”

“妻子?夏心悦,你明知道我娶你是什么目的,你还这样问,你不觉得你这样很低贱吗?”

“是,我就是这么低贱,就是用这么低贱的态度爱了你那么多年,可你呢?就只想要我死……”夏心悦充满氤氲的双眸尽是绝望,痛心的东西,如同巨大海浪般席卷而来,打到他冰冷的心尖上。

他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但又像流星般的速度陨落不见,他迅速扭过头,避开她的视线,冷声道:“夏心悦,这辈子,就算被我折磨至死,也不要指望我有一天会同意签这个字!”

他双手整理了下自己有些凌乱的衣领,继而坐回办公椅,右腿叠在左腿上,双手交叉放在腹部前,如同高不可攀的天神一般,倨傲又清冷继续道:“不要再打扰我的工作,滚!”

“郁尊,我恨你!”

郁尊写字的手随着她的这句话微微一顿,等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女人已经离开了办公室,只留下她那充满悲恸,绝望的背影……

这是她第一次当着他的面说恨他。

宛如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绝望和失望之后彻底死心后的那般沉静……

死寂般的沉寂……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赎爱第七章 离婚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