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应该看脑科

花式宠溺重生妻

2021-06-11 21:27:23

苏二苟

资讯 | 连载中

于暖暖微愣,却见霍斯臣已经往无菌室的方向走去,她思索了一番,才赶紧跟上。

关上门,霍斯臣将药盘拿出来,清冷的脸上写满了不耐:“躺上去,把裤子脱了。”

于暖暖眼皮重重一跳。

她轻“咳”了一声,小心翼翼的躺到床上,把衣角掀起来,露出腰上的伤口:“那个,我腿上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霍斯臣抿唇不语。

接着熟稔的拿起酒精棉不轻不重的擦拭在她腰间的伤口上,再继续涂抹一系列的消炎抗敏药。

感受到腰间传来的凉意,还有那一丝微妙的痛感,于暖暖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这个男人一本正经的严肃,真的让人心里发慌。

连带着她伤口处都有些发疼。

其实那道伤口已经好了不少,除了看上去还有点狰狞以外,于暖暖甚至感觉不到太剧烈的疼痛。可能,是因为重生带来的效应?

很快,伤口被霍斯臣全部重新上药处理了一番。

空气里酒精药味不断钻进于暖暖鼻尖,于暖暖终于长吁口气。

霍斯臣淡淡的瞥她一眼,面不改色道:“处理好了就回去吧。”

于暖暖道了声谢,刚走到门口,却突然退回来一步,迅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微信加好友的界面:“霍大侠,加个微信吧,防止我的伤口碰了水,或者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恶化了……”

“那我建议你不要来看外科。”

霍斯臣声音微冷。

他狭长的眸子略过于暖暖疑惑的脸,轻吐一句:“应该去看脑科。”

“!!!”

于暖暖的表情差点就没绷住。

然而下一秒,就看到手机上传来一条验证消息,添加好友成功。

她诧异的看向霍斯臣,却见后者挑了挑眉:“你可以出去了。”

闷骚。

于暖暖低咒一声,拎着包离开了医院。

请去调查霍斯臣的人还没有结果,她四处逛了逛之后,就回了于家别墅。

客厅里只剩下陈琴和于染,于峰还有林家几人都已经离开了。

于暖暖不想和这母女两交流,便装作没看到,头也不抬的往自己房间走去。

然而没走两步,就被陈琴拦住了。

“陈阿姨,你拦我、干什么?”

于暖暖停在原地,看着面前保养得体的女人,嘴角闪过一丝讥讽。

陈琴却只觉心中冒火,无处可泄!

她一脸阴沉的质问:“暖暖,你实话告诉阿姨,昨天是不是你给染染下了药?”

“药,什么药?”于暖暖故作不解。

“你不要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

陈琴话音刚落,沙发上的于染“蹭”的一下起身,冲到于暖暖旁边,狠狠的推了一把,嘴里还怒骂一句:“贱、人!”

于暖暖被推得猝不及防,脚下一个没站稳,直接拉扯到大腿的伤口。

伤口处瞬间传来崩裂的疼痛,于暖暖面色一沉,眼神刹时变冷。再看面前表情都接近扭曲的两个女人,她冷冷一笑,讥讽道:“到底是谁下的药,你们两个应该最清楚!”

说完,毫不犹豫的绕过他们回了自己的房间。

外面的于染气得直跺脚:“妈,我就说了是她陷害我!”

“现在能有什么办法?!都已经和林家那边谈好了,过几天就订婚了。”

陈琴只要一想到刚才林太太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心底的怒火和烦躁就无以复加。如果不是于暖暖这个贱、人没有按照他们的计划来,也不至于让染染现在这么狼狈!

于染更是一脸怒容。

她现在和林久渊订婚,于峰就会让于暖暖嫁给霍斯臣,那她不是要永远被于暖暖踩在脚下?

她越想心里越不平衡。

便赶紧对陈琴说:“妈,你帮帮我,都是于暖暖这个贱、人把我害成这样的!我不想让这个小贱、人好过!”

“妈知道。”陈琴安抚性的拍了拍于染的背。

当初她被于暖暖那个贱、人妈压了一头,现在怎么可能让她女儿过的比自己女儿好!

所以,于暖暖这个小贱、人……她一定会让她身败名裂!

而此刻在房间内收拾的于暖暖却丝毫不在意那对母女还要继续整什么幺蛾子。过几天开学就可以住学校里,终于不用再每天看着这对恶心的母女。想到这,她嘴角一弯,没想到重活一世,她的选择可以这么多……

……

于峰傍晚回来的时候,一脸疲惫。

林氏集团和于氏做了一天的危机公关,才把那件事彻底压下去。然而,因为没有放出林久渊和于染订婚消息的实锤,一些股民压根就不买账。

饭桌上,于染看着于峰随时都能爆发的脸色,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陈琴见状,便小心翼翼的问了几句公司的情况。

于峰的眉心拧得死紧,半晌,才叹了口气:“现在公司的资金、周转困难,银行评估了公司的情况,已经不让贷款了。”

一旁的于暖暖听了这话,不动声色的垂下眸子,遮掩住眼底的暗芒。

上辈子于氏集团困难的时候,还是林氏拉了一把。

这一次,表面上林家和于家是要结亲,但是看于染和林久渊的样子,明明就是结仇。

只是,她的思绪还没飘多远,就感受到对面炽热的目光。她微抬了头,刚好与于峰视线相撞。

“暖暖,你前天晚上在霍少那里,过的怎么样?”

于峰脸上满是急促的担忧,一副恨不得立马把于暖暖再塞到霍斯臣那里的模样。

于暖暖眸子一眯,心底泛起一抹冷笑。

又要把她当做利益的牺牲品?

啧~可真是她的好爸爸。

遮住眼底的讥讽,于暖暖假装心不在焉的开口:“我和霍少没有睡在一起,所以没有发生什么。”

于峰急了:“爸爸给你的药呢?”

“霍少开车开得太快,不小心给甩出来了。”

“怎么可能这么巧合!”

于峰声音陡然拔高,额角青筋直跳,脸色甚至比在酒店看到于染和林久渊睡在一起还生气。

“你是不是没听爸爸的话,故意把药扔了,对不对?!”

于暖暖状似无奈的耸耸肩,也不解释。

爱信不信。

察觉到自己太过激动,于峰稍微平息了一下怒气,才沉着脸道:“过几天染染和久渊的订婚宴上,我会给你创造机会,你拿下霍少,给集团争取到周转、资金。”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2章 应该看脑科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