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金刚菩提树妖,绝无巧合

补天

2021-02-23 23:31:12

浪子刀

资讯 | 完结

  当秦玄听到“魔孽”二字时,他就像是被人迎头打了一记闷棍,昏厥跌倒在乱石堆和灵液池里。

  这时,星辰转气功的奇妙优势又显露出来。

  他已经失去知觉,身体中残余的精血之气却依然能随着惯性流动,功法自转,吸收洞窟底部的一池灵液,治愈体魄。

  在他的心宫深处,那株灵参血影最先恢复,血色草籽就躲藏在血影里,慢慢融合,使得灵参血影恢复的更快,而他的蛟鲲血脉反倒是时聚时散,迟迟无法成形。

  昏昏沉沉之中,秦玄做了一个漫长的怪梦。

  在梦里,他看到一位少女,在一个名为周天宗的宗门修行,成长,她是那位周天尊者的后裔,二十七岁就凝结金丹,晋阶真人。

  百岁时,她晋阶法相境界,名唤飞霞老祖。

  三百岁时,她成为周天宗的第二十三任掌教,她的同胞弟弟飞灵老祖,后来正是星辰派的开山祖师之一。

  梦境越来越清晰,秦玄甚至能看到飞霞老祖阅读过的那一卷卷古老经文。

  突然,魔劫爆发。

  她和一位噬灵魔尊同归于尽。

  秦玄从梦中惊醒,立即查看体内的情况,发现身体并没有大的毛病,一身精血居然恢复到原先的八九成,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唯一让他感到惴惴不安的自身蛟鲲血脉都被削弱,心宫中,那株灵参血影倒变得更加清晰,全身精血也有一半都成了草血脉。

  “草,难道我的本命血脉真是草脉啊?”秦玄一阵头疼,不知该如何决断,更让他心惊肉跳的是时间。

  风天骘交给他的青玉简里存录一百二十个字,如今消失了九十七个字,这意味着他整整昏迷七天。从他进入飞灵洞天算起,今天已是第九日。

  这可是相当不妙,虽说那位老祖预计会离开星宿山十天时间,但若是早归一两日,也很有可能。

  秦玄已经顾不得梦境、魔孽、草血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就准备离开小洞窟。

  余悸在心,他忍不住回头一望,只见这个凌乱的洞窟底部,满地都是碎石,四具白骨和几件法器都化为灰烬,唯有飞霞老祖的那枚四寸方圆的青色铜镜残存,但也布满裂纹。

  秦玄估计这枚青铜镜是一件法宝,即便破裂残缺,不堪一用,也能提炼出很多残金碎料,抬手一抓,凌空将青铜镜摄入腰袋。

  他昏迷七天之久,伤势自愈,修为也恢复到原先的八九成,仗着一身轻功施展梯云纵跃至小洞窟的顶部,本以为顶部的青色结界难破,岂料一穿而过,毫无阻滞。

  正如风天骘所说,秦玄祖父终身未能凝结血种,只是最低境界的凝气境小修,却在巨木道院的药圃园效力二十载,为秦家留下数十卷精心编写的药典。

  秦玄抓紧时间在飞灵洞天扫视一番,凭借自身对灵种草树的熟悉,专挑那些最有价值的灵种草药,采收了四千株已经成熟的三五百年期灵草。

  他将金色菩提树的十枚菩提果、四千株灵草和青铜镜都藏在乾坤指环里,却没有将指环继续留在身边,而是藏在隐蔽之处。

  等秦玄将这一招伏手处理妥当,剩下的时间已经不足十个时辰,他立即遵照风魔剑的吩咐运转石鼎移走金色菩提树。

  此树是千年古树,六丈高,华盖如楼宇,十多根主树根蔓延到十丈方圆。

  风天骘的石鼎专门为此炼制,落地就没入洞天,在地下扩大到十二丈方圆,巨大无比,正好将整片灵壤和整棵金菩提树都纳入鼎中。

  石鼎内藏着风天骘的一道法力,秦玄才能施展这种程度的大法术,旋即,石鼎变回四尺直径,托着他飞离洞天。

  石鼎和风天骘之间存在某种特殊的关联,一个传送通道恰好在这一刻开启。

  传送通道依然很不稳定,蜿蜒曲折,内部弥漫着巨大的撕扯力量,石鼎周边的符光噼啪破碎,最终连石鼎都要碎成几瓣时,堪堪保着秦玄冲出去,回到十天前的那间密室里。

  他刚冲出通道,脚下的石鼎就被风天骘摄走,幸好他的轻功底子深厚,依旧一个鹞翻天站稳脚步。

  风天骘还是此前的那副装束,一袭黑袍,面目阴森,翻掌查看石鼎,见里面的那一株金色菩提树完好无损,只是缺了十枚菩提果,不由得冷笑一声。

  “你倒是很会利用时间,本座说有十天空隙,你还真的用满十天时间,若不是本座留下一道伏手,让那位老祖半路耽搁两日,本座怕你现在已是小命不保。”

  秦玄沉默不语,不谢,不辩,目光低垂,也没有凝气自保。

  在风魔剑面前,只要他稍有提防之心和杀意,下场都会很惨,虽然他早有随时被杀的觉悟。

  “此树名曰金刚菩提,实为树妖,每三十年一开花,结一次灵妖果,每次仅有三十枚,每一枚都能增加十年寿元,还有降魔固体,补足修行者血脉残缺的神效。星辰派的伏魔丹原名金刚辟魔丹,就是用此果内部的菩提种子所炼,浩瀚西海,唯有星辰派能炼此丹,靠的也正是这株树妖。”

  风天骘算准时间,正好是这株金刚菩提树结果的时机,让秦玄盗取此树,结果被秦玄藏了十枚菩提妖果。

  他说的很清楚,一枚菩提妖果的价值胜过十条秦玄小命,目光阴寒,逼视秦玄,“那十枚灵妖果是否能被发现?”

  “不可能,我藏的很隐蔽!”秦玄背脊冰凉,竭力保持冷静。

  风天骘总算对眼前这个少年有了浓厚的兴趣,嗤声冷笑,“暂时肯定拿不回来,老祖回归之后必然暴怒,一两年内,飞灵洞天不会再开放。”

  “一两年的时间也够用了,只要让我安顿好家里,届时就任由前辈处置!因为我的关系,死了那么多人,我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秦玄说的是实话,他并不贪心那十枚菩提妖果,太有用的东西对他反而没用,还不如那四千株灵草来的实惠有用。

  “可以,但你的时间并不止两年,如果你有用,两百年也是有的。”

  风天骘从菩提树上摘取三枚灵妖果,又取出一个锦盒推给秦玄,“这就是你的报酬。锦盒中有两枚高阶妖魄,一蟒一鲸,都是高阶妖族所留。加上此前给的伏魔丹,任选一枚妖魄即可助你凝聚血种,突破到炼血境。”

  “等你有了血种,再分三日服用这三枚灵妖果,祛除体内残余的妖魔之气,修为也能提升到炼血境三重,届时,本座会安排你去办第二件事。你可以放心,这件事同样会让你一身受用不尽。很多年后,当你完成本座吩咐你的十件事,回想今日,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很小,也绝无巧合。”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章 金刚菩提树妖,绝无巧合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