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贪慕虚荣,另有玄机

补天

2021-02-23 23:31:12

浪子刀

资讯 | 完结

  立春将至,冬假即将结束。

  秦玄就要返回巨木道院继续新一年的求学,临行之前,他在石经洞里整理了一些想要在道院修行时研读的经卷,誊录在随身的玉简中。

  几天后,他估测巨木道院派遣的法船即将抵达,才从秘道返回。

  时间已是晚上,秦玄本以为石园里应该是一片黑暗寂静,从石井里一跃而出,却发现主宅的大堂里烛火通明。

  “少少,爷!”

  秦福目光呆滞的守在石井边,颤颤惊惊,依旧抱着手中的竹帚。

  这位福伯不仅没什么福气,还是一个苦命的人。

  他本是老爷子年轻时所收的五义子之一,后来成了石园的大管家,修为深厚,还跟随老爷子学得一身培育药草茶树的好本事。

  那一年石园被毒死十六口人,他的老伴和女儿女婿都被毒死,最心疼的小孙女也未能逃过一劫。

  从那以后,他就痴了,浑浑噩噩的苟活于世,将一杆竹帚当成自家的小孙女,吃饭睡觉都抱在身边,经常又哄又疼爱的胡言乱语。

  秦玄鼻尖泛酸,心中说不清楚有多难过,只能是无奈的向这位老仆作辑行礼,转身黯然前往大堂。

  昔年,他也曾是管治四镇五乡的地方官僚,见惯人间冷暖,岂料这方天地才是真正的悲惨世界,见过悲惨,还有更惨,最悲哀的莫过于身边老仆都如此之惨。

  秦氏先祖育有四子,在灵鲸岛繁衍生息三百年,逐渐演变成灵鲸秦氏的四大支脉,每一脉各有一位家主,石园秦家和岛主秦膺都出身于长脉,只因为家底丰厚而不受长脉家主管束。

  西厢大堂有两位贵客,一位是长脉家主秦万侯,也是秦玄的远房大伯,另外一位是秦万侯的三子秦川。

  秦川是秦玄在巨木道院的师兄,年长他两岁,早已突破到炼血境,被道院的几位掌院真人视作上等良才,很受重视。

  木隐坐在轮椅上,正和秦万侯低声交谈,秦川气宇轩昂的抱剑而立,自信高傲,根本不用正眼看秦玄,嘴角也牵动着一抹轻蔑的冷笑。

  秦玄深知秦川有多古怪,外表冷傲装天才,却喜欢在背后说人坏话,暗中挑唆道院的其他师兄弟对付他。

  秦万侯更不是好东西,当年威逼秦玄贱卖家业最狠的侩子手就是这位远房大伯,恨不得打着长脉家主的名号将石园秦家的所有家业都吞进肚子。

  对于这两个人,秦玄一贯没有好脸色,只是上前拱手见过木隐,不和他们打招呼。

  秦万侯神情怠慢,同样不用正眼看秦玄,威逼木隐,“如今秦玄也来了,你不妨给个痛快话,这笔钱到底是给,还是不给?”

  秦玄皱紧眉头,恨不得一刀捅过去。

  木隐倒是应付自如的轻盈挥扇,笑道:“大伯,并非木某不愿相助,但这两万枚灵玉真的不是一个小数字。”

  “不错,两万枚灵玉确实是有点多,可你想清楚,只要我家川儿有了这笔资助,必能如愿升入七大道院之首的星辰道院。自秦家先祖之后三百年,这还是第一例,可是多大的荣光?”

  秦万侯自豪的长笑一声,尽显得意之情,又斜着身子凑近到木隐耳边,嗓音低沉神秘,“你是聪明人,秦膺岛主急着要对你们舅甥下毒手,但没有我这个长脉家主的默许,他未必敢出手。你家秦玄资质平庸,在巨木院修行四年还是籍籍无名,远不如我家川儿。只要你们出了这笔钱,本家主和我儿日后必定会为你们撑腰。”

  秦玄在旁听着他们说话,很快就想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秦万侯找到一些关系能让秦川升入星辰道院,代价是得花点钱。

  即便是花钱疏通,能够晋升星辰道院也是一件很荣耀的事。

  别说是在灵鲸岛这种穷乡僻壤的孤寂之海,即便是在星辰派宗门驻地的辰州岛,那都是光宗耀祖的大事。

  此时此刻,秦川更显傲慢,只用余光斜视秦玄和木隐,简直是将秦玄舅甥视作自家的奴才,说是来借钱,不如说是白抢。

  见木隐依旧沉吟不语,秦川很不耐烦的哼道:“我爹让你们出钱相助,那是看得起你们。等我踏入星宿山,晋阶本派的精英弟子,你们再想送钱就晚了。”

  木隐幽幽含笑,“星宿山不好混,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站稳的。”

  “有道是莫欺少年穷,你以后可别后悔。”秦川脸色一沉。

  木隐笑了笑,并没有将秦川的威胁放在心上,转而问秦玄,“玄儿,我不太熟悉你师兄的情况,这件事还是由你来决定吧。”

  秦玄微微点头。

  星辰道院的入学名额分成两类,一类是举荐,其他六大道院每年可举荐三名弟子;另一类是试炼,每年一百名。

  举荐名额虽说不是明码标价,但在巨木道院,一直传言这个价码在四五万灵玉之间,具体多少,主要是看这名弟子和几位掌院真人的关系。

  秦玄猜测秦万侯出了血本,恐怕连自家茶园的本金都周转不灵,所以想在他这里乘机敲诈一笔。

  他嘴角轻牵,笑道:“巨木院四千弟子,川师兄去年的排名就突破到第六席,今年完全有把握杀入前三,可谓天资卓越,绝非凡人。如果真有哪位掌院出面举荐,晋升星辰道院也是易如反掌。”

  “不错,玄师弟是个聪明人。”秦川倨傲张扬,心里却奇怪秦玄这小子怎么忽然变乖了?

  “不过……。”秦玄故意戏耍对方,“川师兄本领高强,完全能凭借自身的本事闯过试炼阵,名正言顺的晋升星辰道院,不如将这个举荐名额让给小弟吧?只要名额归我,两万灵玉的价码就由我出。”

  “你……?”秦川一怔,恼羞成怒的喝斥,“你,你算什么东西?你想找死吗?”

  “川师兄,我何止是找死,分明是连死都不怕!”秦玄真懒得理睬这种卑劣小人,却很认真的看着对方,“要不然,你捅我一刀,我捅你一刀,看看谁先死?”

  “你,你!”秦川指着秦玄,却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

  秦万侯岂能忍住这等愤恨,怒气冲冲的拂袖而起,拍桌怒喝,“姓木的,这就是你给本家主的答复?”

  木隐不为所动的悠然挥扇,“说来也巧,我正要给巨木道院的几位都教送去万枚灵玉,为玄儿请个方便。家业贫寒,实在无法再拿出两万灵玉,还望大伯不要动怒,伤了你我之间的和气。”

  “姓木的,你可别后悔。”秦万侯气急败坏,全身怒颤的指着木隐呵斥。

  “天下五洲四海,百万修士,何其之大,你儿值几何?西海最荒芜,亦有八万里,岛屿十万计。星辰派贵为西海三大宗门之一,雄踞西海之东,三万里海疆一分为七,合称星辰七海,天才弟子层出不穷,巍峨的星宿山何其难立足,你等父子又值几钱?”

  话声刚落,木隐羽扇长挥,一股浩瀚的鲲血脉气息迸发而出,将秦万侯和秦川震的气血溃散,连在木隐身后的秦玄都忍不住倒退数步。

  秦万侯父子都吓的脸色惨白,以为木隐要动手教训他们,两人急忙逃走。

  逃到石园西厢院的院子外,眼看木隐并没有追杀,秦万侯又回头喝骂道:“好啊,你们舅甥真是不想活啦,要不了几天就会有人收拾你们。”

  说着这番狠话,他却跑的更快。

  木隐摇头轻叹,转而问秦玄:“刚才舅父发力太急,有没有震伤你?”

  “还好!”秦玄毕竟有过六年的苦行修炼,稍作调息,很快就将体内混乱的气血重新理顺。

  木隐苦笑,“舅父在西海游学十年,有幸去过星宿山。星辰道院贵为星辰派七大道院之首,那些弟子的水准有多高,我心中很清楚。就算老爷子留下的家业再大十倍,也未必能撑得住一个星辰道院弟子的日常修行所需。秦川的资质确实难得,万中挑一,但凭此就想在星辰道院立足,未免有些痴心妄想。”

  关于星辰道院的很多内情,秦玄在巨木道院的这四年也有所耳闻。

  星辰派辖制的海域位于西海东部,紧邻中土大陆,海疆横跨三万里,分作七大海域,号曰星辰七海,统御的修真世家多不胜数。

  在这星辰七海,每一片海域都有七大世家,总计七七四十九家,号称七七宗室。

  七七之上,还有星辰祖师座下四大弟子开辟的辰州四大世家,此四大弟子当年皆是纵横西海的一代老祖,为星辰派开疆辟土,立下盖世功勋,他们留下的后裔宗族也更加繁盛尊崇。

  这些宗族世家在星辰派的六千年传承长河里,都曾涌现过非常辉煌的人物,基业雄厚,家学渊博,代代传承不息。

  这些大小世家的子弟,而且是最优秀的族中子弟就云集在星辰道院。

  对秦玄这些小人物来说,那里简直是异妖聚集地,其他六大道院才是星辰派留给他们这些寒门子弟慢慢成长的舞台。

  这里面的道理,秦万侯父子难道不懂吗?

  究竟是贪慕虚荣,利令智昏,还是另有玄机,秦玄隐约感觉这是一个值得留心的问题。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四章 贪慕虚荣,另有玄机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