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千夫所指

亿万老婆霸道宠

2021-02-23 18:20:30

轻晚

资讯 | 连载中

“她不在我这。”楚墨宸眯起眼眸,冷然地扫了他一眼,如果他再继续固执下去,他不介意将他丢出去。

胆敢闹到他办公室里来的人,他是第一个。

林轩定定地看着他,试图从他的表情上看出来他是否在撒谎,但他失望了,楚墨宸面上无任何表情,平淡如水。

“我暂且信你一次。倘若浅浅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那个人的。”虽然不愿意就这样离开,但林轩知道,继续和楚墨宸耗下去,对自己有百害而无一利。

如果说只是楚千帆来找他,他大概不会多想,现在又多了一个陌生男人来找他要云浅浅,他就不得不想到另外一个可能性——云浅浅出事了。像她那样认真的姑娘,时不时就得罪个人,想不被扒皮也不可能。

真不知道她是愚蠢呢,还是太单纯。

转眼就是深夜,长街上霓虹闪烁,热闹非凡,白色路虎不疾不徐地行驶在街上,而车里的男人则贵气、俊冷到让人垂涎三尺却又不敢靠近,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龙腾集团总裁楚墨宸。

他在街上行驶到深夜,像是在寻找些什么,但又像是兜兜风而已。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四周越来越安静,他终于调转车头,往自己所住的地方去了。

“嗤——”路虎来了一个急刹车,楚墨宸冷着脸忽然横过来的兰博基尼,脸色瞬间冷沉。对方就这样横过来,很明显就是故意的。

楚墨宸也不让开,就这样停在原地,前面的兰博基尼自然是昂贵高奢,路虎没法比,但……他的贵气,从来不需要外来物质来体现。

因为车窗的关系,车主没有看到里面的人是楚墨宸,待走过来看到车窗打开,车主看到楚墨宸时,化了妆的脸也忍不住白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愣愣地看着他。

“楚先生,你……要去哪里?刚刚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开岔道了,所以想过来给您这边道个歉。”

徐婕儿,颤颤地说着话,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样的时候见到楚墨宸,如果她知道,她哪里敢这样走捷径拦住他的去路啊。

道歉?如果坐在这里的人不是他,怕是她下车来不是为了道歉来的吧?楚墨宸脸色冷沉,没有说话。

“这么晚了,没想到还能偶遇楚先生,婕儿真是太开心了,为了给楚先生赔礼道歉,婕儿请楚先生吃东西好不好?楚先生可以赏脸吗?”

楚墨宸将目光收回来,没有说话,发动引擎准备离开。

徐婕儿怕他怕得不行,连忙回到驾驶座上,将车开走给楚墨宸让出路来,可她却没有想过,她在半夜开车回家的时候,弋阳来了,并将她的车给带走了,徐婕儿心里发恨,却半点办法都没有。一个人站在寂静的长街上,夜风一吹,模样是说不出来的可怜。不敢发出来的怨气,让她将恨意转移到了还被她关着的云浅浅身上。

“哗啦——”下半夜,云浅浅正睡得沉,却被一盆冰水给泼到了身上,她浑身打了个激灵,醒了。

原本就是火爆脾气的她,一下子就被点燃了,在怒气的支撑下,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冲到徐婕儿的面前,作势要回她一巴掌。却见徐婕儿冷笑了下,被忽然冲出来的保镖给桎梏住了。

“想打我?也得你有这个资格和机会。”

云浅浅咬着下唇,瞪着她,就是不说话。

“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能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徐婕儿面色很不好,“知道我为什么将你带来吗?你没有忘记先前你是如何对待我的吧?呵呵!”

云浅浅知道徐婕儿今晚肯定又遭遇什么不爽的事情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啊?”将她关了这么久,也没干什么,就是想要看看她的耐性有多好吗?

“不怎么样。我因为你遭受的痛苦,我将全部还给你。此外,还真的不怎么样。”

如果云浅浅相信她了,那就是真的笨了。

她怎可能轻易放过她?

“啊!”云浅浅轻呼一声,被保镖一推,跌到了角落里,手掌心擦出了血迹。接着,男人就开始对她拳打脚踢起来,云浅浅当真是有些始料不及,加上根本无可逃避,只能缩在角落里被男人的腿脚招呼着,没有还手之力。

拳打脚踢之中,地面上忽然传来一道细微的声响,却没有人发现,云浅浅双手抱住脑袋,蜷缩成一团,忍着疼痛,愣是没有哼一声。徐婕儿恼了,愈发让下边的人狠些,直到云浅浅失去了意识,她的气才消了一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云浅浅从浑浑噩噩中醒过来时,被屋子里的光线刺得眼睛差点睁不开。她慢慢地打开身体,忍着疼痛紧捉着先前就被她握在手中的小刀。

没错,这小刀是从保镖身上落下来的,只是当时他们没有注意到,而云浅浅认为这小刀对自己应该有作用,便藏了起来。

屋子里是有窗户的,只是窗户都被锁死了,因为手无寸铁,云浅浅对这些被锁死的窗户没有任何办法,现在好了,她手中有小刀了,还有角落里一根被弃用的麻绳。

爬到窗户边的时候,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因为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咆哮着诉说疼痛。“云浅浅,加油,不要放弃,就这么一点点疼而已,不足为惧。就算只有你一个人,你也一定能够出去的,一定!”

边说边拿小刀去撬锁,小心翼翼的,不让声音发出去。

半个小时后,锁被撬得“伤痕累累”,却不见有被撬动的可能性。云浅浅不死心,又拼命地撬了很久。这个“很久”一过,就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叮铃”一声,功夫不负苦心人,锁被撬开了,云浅浅内心大喜,可将脑袋探出去的刹那,她手就开始发抖,她所在的楼层,少说也有十几楼。

爬到窗子上的时候,她双脚抖得更加厉害了,不知道是因为疼痛呢还是因为忐忑。大概,两者都有吧。又在此时,听见门外传来脚步声,云浅浅讶异了一下,肯定是有人来了,她若此时不逃,就更加没有机会了。深吸一口气,她抓住窗棱,身子匍匐在了窗子上,好在各家各户都有窗栏,让她有了可以将绳子绑在上面。只是窗栏和窗栏之间的间隔太远,加大了攀爬的危险性。

“呼……”连下了三楼,都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云浅浅停下来休息,也做一下简单的调整。

“那个女人居然逃出去了,快去追!”上方忽然探出一个男人的脑袋,并惊呼出声。

云浅浅心惊了一下,顾不得疼痛,继续往下爬去,速度比刚才快多了。她没办法了,在被抓住和拼命之间选择,她毫无疑问选择后者。又连下了三楼,发现保镖居然追了上来。

说来也奇怪,虽然这是个住宅区,但似乎都没多少人居住在这里,甚至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此时,徐婕儿也出现了,但是在下边的地面上,正双手环胸眼神冷冷地抬头看着她,就像看小丑一样。

云浅浅距离地面还有六楼,没一会儿就越来越多的人围拢过来了,不难猜测,必然是徐婕儿叫来的人,此刻正对着她指指点点,都是在说她——入室偷盗。所以,并没有人任何人出面为她解围。

另外一条街道上,楚墨宸正从外面办事回来,去往公司的路上,弋阳开着车,忽然看见前方行人步伐匆匆,像是赶着去做什么事情一样。不免让人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不用管。”楚墨宸出声,示意弋阳不要在不相干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弋阳明白,打算绕路前行,却被越来越大的人潮给堵住了去路,原本就容易发生拥堵的路段,愈发拥堵了。

楚墨宸皱了皱眉,堵成这个样子,一时半会儿是散不开了。在车上闷得慌,他走下来准备透透气。虽然戴着墨镜,却因为挺拔的身姿以及完美的唇瓣,让人纷纷侧目,不经意间,他也被推着往事发场地走去。

反正也堵车,不如就去看看。

很多年了,这是楚墨宸第一次对一件事产生好奇心,而且还是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情。可是多年后,他每次想到今日的事情,都不免一阵心颤,只因觉得云浅浅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大约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即使拼了命也是这样。

他见到云浅浅的时候,她正攀在四楼的一个窗户上,周围都是人,对她指指点点,楚墨宸听得出来,这些人将云浅浅当成了入室偷盗的小贼,奈何功夫不到家,被发现了。还有的人说她真是笨,居然在白天入室偷盗,这不是明摆着想让人发现她吗?

楚墨宸勾唇冷笑,云浅浅入室偷盗?她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以她对生活的认真劲儿,他相信她的人品。

“将她捅下来!捅下来!像她这种道德败坏的小偷,咱们就不必要顾忌她的性命,就算她跌下来死了,那也是她应得的。”有老人呼唤起来,大概是对律法不是很熟悉,不然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云浅浅也知道,此刻自己凶多吉少,她只能不往下看,一步一步爬着自己的路……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30章 千夫所指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