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场好戏

全能机甲大师

2021-01-14 15:26:14

虾蹦

资讯 | 完结

  收到签约短信了,噢耶!

  ********

  杜昂的眼睛翻了起来:“快点,还站在那里干什么?你们两个谁先上?靠!别磨磨蹭蹭的,这是命令!”

  约翰和杰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站在那里没动,都是一脸为难的表情。

  杜昂怒喝一声:“妈的?你们不是很拽吗?怎么现在都没种了?都怂了?好吧,我不难为你们,你们要是都不敢去干这个婊-子,一会就回去每人绕着训练场跑五十圈,然后再把那些该死的机甲全都给我擦洗干净,听到了吗?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就等着上军事法庭吧。”

  “是的,长官。”约翰和杰森如释重负,立刻给杜昂敬了个礼。

  别说五十圈了,就算五百圈也行,只要不让我们将贞操交给这个要被枪毙的婊-子就行。他们这时候才明白,不管自己怎么瞧不起这个小白脸,他都是长官,可以有无数种办法将自己玩死,妈的……这是赤-裸裸的公报私仇啊。约翰和杰森虽然无力抵抗,可是他们心里还是不服。

  以势压人算什么难耐?

  杜昂懒得搭理他们,回过头来淡淡地道:“既然你们都不愿意让那位女士在临死之前再体会一次高-潮的快感,那我们只好找一个替代品了,哦,戈尔,我之前让你准备好的那个有趣的小玩意儿准备好了吗?如果准备好的话就拿出来吧,或许我们就要有一场好戏看了。”

  怪物戈尔露出了丑陋的笑容,转身去拿那个所谓的有趣的小玩意儿了,杜昂则是让人打开牢房的铁门,走了进去,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只注射针剂,不顾小井端子的凄厉惨嚎,直接注射进了她的手臂里。

  杜昂扔掉手里的注射器:“干嘛要这么激动呢?哦,这不是**,不会让你毒发身亡的,这只是一针大剂量的******而已,是给你助兴用的,看,我是有信用的,为了让你在临死之前能够再体会一把高-潮的快感,我都已经下了血本,这药很贵的。”

  “嗷嗷~~~”

  这个时候,突然有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野兽般的嘶吼从监狱的另一边传来,怪物戈尔,这个拥有超过常人二十倍肌肉强度和力量的怪物一样的男人,手里抓着一只巨大的铁笼子,从远处走了过来。

  咚咚咚,等他走的近了,大家才听到,除了那恐怖的嘶吼声音之外,还有好像用拳头狠狠锤着胸口的声音,而看到那个巨大的铁笼子被怪兽戈尔一个人平端在胸前的时候,两个没什么见识的敢死队员约翰和杰森全都惊骇得连嘴巴都合不拢了:“天呐,这是什么怪物啊,他居然一个人能举起来这么大的一只铁笼子,最起码有上千斤吧?还有,那个铁笼子里是什么东西?那是什么?”铁笼子上面蒙着黑布,根本看不到里面是个什么东西。

  小井端子的眼中露出无限惊恐,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立刻死掉也不想看那笼子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个时候,注射到她身体里的药物已经起作用了,小井端子就觉得浑身燥热,嘴里干巴巴的,下身却是湿润无比,她发疯一般的扭动身体,只觉得有一团烈火要从身体里向外迸出,嗯,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如果能有一个坚硬而火热的棍状物体塞进身体的某个部位,一定会无比舒适的,小井端子的眼神迷离了,这是一种恐怖和欲望交织在一起的奇怪眼神,而就在她的目光注视下,杜昂一伸手掀开了那个大铁笼子上的黑布,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众人看见,这里面居然是一只健壮的长毛银背大猩猩。

  这只猩猩足有两人多高,浑身长满金色的毛发,只有背后带有一条银色的线,表情格外狰狞,鼻孔往外喘着粗气,显然在被送到这里来之前,它也被注射了某种奇怪的液体,它发疯一般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一个劲儿往铁笼子上乱撞。杜昂堵住鼻孔,一脸厌恶地扇了扇:“哦,戈尔先生,您偷懒了,为什么不将它的粪便清理一下?实在是太臭了,跟您身上的味道简直是一模一样。”

  戈尔快活地笑了起来,杜昂挥挥手,示意可以开始了,戈尔便一把扯开铁笼上的铁门,扔到一边,然后揪住铁笼子里那只还在发狂的长毛银背大猩猩,扔到了监牢里面。

  啪嗒,牢房的门关上了。

  杜昂拍掌大笑道:“哦,让我们一起欣赏这美妙的画面吧,这是一只野兽猩猩和一个怀孕八个月女人的故事。戈尔先生,你带摄像机了吗?如果录下来往外卖,我想肯定会大受欢迎的,那样的话我们的经费就会宽裕许多……什么?您没带摄像机?楼上的办公室里也没有吗?该死,这也太可惜了,看来给您在短时间内是没希望涨薪水了。”

  可是,剧情并没有按照杜昂预计的那样上演,就在他们说话的这会儿工夫,监牢里的情况突然发生了异变。那只大猩猩被扔到里面之后并没有扒光小井端子的衣服然后做出某些******的精彩事情,而是直接发了狂,冲过去直接一把,竟是将小井端子的脑袋生生从脖子上揪了下来。

  小井端子吭都没吭一声就断了气,而那只大猩猩还在不依不饶的继续撕扯她的肢体,一时间血肉横飞,肉块血沫子飞溅得到处都是,那个已经成型的胎儿也被从肚子里掏了出来撕成粉碎,空气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

  约翰和杰森这两个可怜的敢死队员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眼睛发直,当时就吐了,扶着墙跪在地上祷告着上帝,拽都拽不起来。

  他们之前上过战场也杀过人,却从没见过一个大活人被撕成一条一条的烂肉,太恐怖了,太恐怖了……高个子的约翰哭了:“这一定是噩梦,这一定是噩梦,天啦,上帝,求求你拯救我……”

  杜昂也是愣了一下,他盯着那只银背大猩猩仔细看了看,然后突然回过头来给怪物戈尔一顿臭骂:“戈尔,你这个笨蛋,你怎么找了一只母猩猩过来?它有那功能吗?哦天啦,好好一部成-人片子居然被你搞成了凶杀现场,这太离谱了,好了好了,不要道歉了,那没有用的,你这个月的奖金没有了,下个月的也没有了,来吧,把牢房的门打开,按照判决,那个婊-子是应该被乱枪打死的,有资格行刑的是我们而不是那只发狂的大猩猩,这个越俎代庖的家伙需要受到一点惩罚不是吗?”

  吱呀一声,牢房的铁门打开了,听见响声的大猩猩见到杜昂走进来狂叫一声就要扑过去。这时就见杜昂的身子一晃,居然如同鬼魅一般拉扯出几道幻影,速度极快,轻描淡写一般躲了过去,然后就在这只大猩猩的左侧,杜昂狠狠一拳打了过来,这种极快的速度,简直让人无法用肉-眼分辨。

  噗的一声闷响,就像一只大铁锤砸烂了西瓜。

  大猩猩的脑袋被这一拳轰成粉碎,完全炸开了,白花花的脑浆子和血沫子好像一只被炸开的西红柿,看到这可怕的一幕,刚刚止住吐的两个敢死队员又一次扶着墙大口大口的干呕起来。

  这两个可怜人已经在心里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质疑杜昂这个脸色苍白的少尉了。他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和疯子,还有他那打爆猩猩脑袋的一拳——天呐,他简直就是一个刚刚从地狱爬出来的魔鬼!

  他们已经完全崩溃了。

  而这个时候,杜昂甩甩手上的血污从牢房里走了出来,很和善地对两个可怜人说道:“好了,这里没你们什么事儿了,现在回去跑圈擦机甲吧,你们叫什么来着?哦,约翰和杰森是吗?好的,我喜欢你们俩,以后再有这种行刑的活儿,我还会叫你们两个的。”

  约翰和杰森眼中都露出了不敢领教的颜色,慌里慌张地给杜昂敬了个礼,好像喝醉酒了一样跌跌撞撞冲出去了。

  回到自己的队伍之后,约翰和杰森脸色惨白地绕着训练场跑了五十圈,累得像狗一样又勉强爬起来把所有训练用的机甲擦了一遍。他们的战友都很奇怪,这两个最最桀骜不驯的家伙怎么跟那个小白脸少尉过去一会儿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挨打了?不像啊,他们两个身上都没受伤啊!

  到底经历了什么?,没人知道。无论谁问,约翰和杰森都是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眼神直勾勾的在那里发愣。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曾经有过类似经历的泰瑞教官叹了口气,挥挥手:“给你们放三天假,回去好好休息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章 一场好戏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