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迹大陆》第一章:龙迹大雨

龙迹大陆

2020-11-23 02:24:53

奇热文学

资讯 | 已完成

龙族老胡小说名字叫做《龙迹大陆》,这里提供龙族老胡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龙迹大陆小说精选:汝血腾就是被这样的大雨浇醒的,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黑发黑眸。在龙族古老的传说中,曾经有一位的英雄弓手汝羿,为了救百姓射下了日夜照耀不息的九个太阳。汝血藤在没事的时候,经常天马行空的想象着那九支箭是如何的威武,如何的有力,他也不断的细细琢磨,当年汝羿是如何发力,如何用功射出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九支箭,从而天下闻名的。可惜他百思不得要领,自己依然只是个经受着生活窘迫的小小的龙族少年。这场莫名其妙的大…

汝血腾就是被这样的大雨浇醒的,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黑发黑眸。在龙族古老的传说中,曾经有一位的英雄弓手汝羿,为了救百姓射下了日夜照耀不息的九个太阳。汝血藤在没事的时候,经常天马行空的想象着那九支箭是如何的威武,如何的有力,他也不断的细细琢磨,当年汝羿是如何发力,如何用功射出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九支箭,从而天下闻名的。可惜他百思不得要领,自己依然只是个经受着生活窘迫的小小的龙族少年。

这场莫名其妙的大雨使汝血滕万分恼怒,他虽然自以为是绝世英雄汝羿的后代,不过没有人证实这一点。在三岁那年,他的父母突然神奇失踪,独留下他,飘泊于龙族这片土地上,居无定所,风餐露宿本就是常事。此时他不得不在大雨中发足狂奔,寻一片立身避雨之处。

“老胡!”“老胡!”汝血腾不断的敲打着,在这个破旧的小草屋里,现下正沉睡着一位白发长须的虚弱老人,他并不姓胡,胡是汝血滕对他的戏称,也就是糊涂的意思。两年前,这个老人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用一根镶着亮闪闪饰物的木杖指着汝血腾的小茅屋大喊大叫“在这里,在这里。”

汝血腾当时兴致勃勃地从茅屋里跑出来,双眼闪着光的紧紧盯着着他,以为他在这里发现了什么宝藏,自己作为茅屋的主人,自是有资格分一杯羹。结果这个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先生,居然一点君子风范也没有,他不仅没有立刻挖出宝藏,还蛮不讲理的霸占了汝血腾唯一的财产——这间可以遮风挡雨的,虽破旧却温暖的小屋。

精明如汝血腾,自然没有同意的理由。不过他看这个老人年迈体虚,等他在这个屋子里找到金银财宝之后,自己再来抢夺,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于是痛痛快快的就搬了出去。当他渐渐的发现这个老头子并没有任何寻宝的意愿,并且神智有些不大清楚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

然后在两个月之后的某天中午,龙族少年汝血滕又发现了自己一个除英俊勇敢坚强聪明之外的另一项优点——无上的善良。少年汝血腾,看着门外骄傲的,不可一世的太阳,再望望这个小小的瘦弱的老头,实在无法把让他搬走的话压出喉咙,明亮的光线下,这个风雨漂泊中磨砺的男子肌肉健硕,毫不示弱的闪着健康晶莹的光芒。他只要轻轻一握,骨头便会嘎嘎作响。但是一个男人,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向比自己弱小许多的人挥拳,就如同是参加一个必胜的赌局,虽胜尤耻。汝血腾用这个理由说服了自己,悻悻然的离开了自己祖传的也是唯一的财产。

不过这个突如其来的风雨交加的夜,使得汝血滕对当初自己的决定后悔至极,他有些气愤的敲打着门,心里盘算着这个糊里糊涂,又有些耳背的糟老头到底会不会给他开门,而熟睡中的疯子又听不听得到在暴雨中的人悲苦的叫喊?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糟老头很迅速的打开了门,汝血腾本来将整个身子都倚在了门上,动着如果是再打不开,就撞门而进的心思,这一下,一个趔趄跌进了老头的怀里。

老头扶着满身雨水的他,坐在了小小的木桌旁。汝血腾突然发现,这个老头扶着他的手很有力气,他盯着汝血腾的目光再不是以往那般涣散,微弱烛光下,他的眸子像猫一般眯着,开阖之际,一丝细微的碧光闪烁。仿佛碰上了最寒冷的玄冰,汝血腾蓦然间觉得有一丝害怕,于是下意识的把目光移了开去。

外边的风声雨声正盛,凄冷的气息透过并不坚固的墙壁在屋中回旋,然而最后,似乎都落在了老人手中的木杖里,发出幽幽的黄光,明灿灿的,看一眼,便觉得暖人心肺,通体舒畅。

老胡见他的目光被木杖吸引,不由得露出骄傲的微笑,说道:“这是天封,是龙神创世时用来划地成林的木棍所制。不仅坚硬无比,而且因为沾了仙气,所以百毒不侵,甚至连大自然的阴冷戾气也能全部吸收,幻化平和。”

“哦。”汝血腾坐在椅子上,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这样的深夜,茶壶里的水居然是热腾腾的,血腾一气喝完,只觉得自己身上被雨浇死的细胞重新因这暖意恢复了生气。他跷起二郎腿,想到自己一生孤苦,此时有个老头给自己作伴也是蛮幸福的一件事情,虽然他有点奇怪,虽然他有点疯癫。可是如果他可以在雨夜为你准备一壶热茶,那其他一切还有什么重要的呢?

不过此时此刻,老胡并没有涌起这般的温暖情意,他的眼神里锐利,打量汝血腾的目光仿佛是一个猎人在考察他的猎物,而眼底深处更是让人琢磨不透的彻骨悲伤。半响,老胡突然幽幽问:“你是弓手?”

“哦。”汝血腾的脸色有点发红,龙迹大陆的子弟在十三岁开始都已经习练祖传的技艺,或弓手,或战士,或术士。可是他自己,实在是回想不起,幼时父母使用的是何种兵器。这间遗留的小屋,也并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的启示。好在,他记得自己的姓名,又从百姓的口耳相传中,知道了远古时代的英雄汝羿,便自作主张的认作了自家的祖先,习练起了弓手一职。

“我会是龙族最优秀的弓手,比青族的青媚还要厉害。”汝血腾信誓旦旦,望向墙上挂着的那张普普通通的木弓,脸上的红晕更深。

老胡却点点头:“我知道。”然后像是内心经过百般挣扎,疲惫的说道:“我本来想要告诉你一切,可是现下想想,一则你不会信,二则你即使信了,也未必有什么用,命运依然会按照既定的轨迹行驶,我,我们,甚至连你,也一样无能为力。”

转过头,脸上是神秘莫测的笑意:“你有什么要问我的吗?我们也算缘分一场,你心底纯善,我很是喜欢。所有的问题,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汝血腾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眼前的糟老头身上隐隐透发出一种神奇的力量,敬重不知不觉已经占据了他对老头以前所有的不良评价。他本来张口想问:“我要如何习得像英雄汝羿那样的建法?”但他本来心思澄静,认为天地间万物自有自己的法则,因此对于所有的磨难很少忧心,汝血腾自觉得其中的秘诀总会有一天参透,于是改口问道:“你怎么一时糊涂,一时清醒,还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

老胡嘴角溢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不过他摇摇头,依旧笑言:“我吃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将一条叫“裂头蚴”的虫吃了进去,它不断蚕食我的神智,也许有一天,我死了它都不会死。”

汝血腾又“哦”了一声表示同情,与此同时,他开始站起身来四处搜寻,觉得这个不错的老头应该也会在家里存放些吃的东西。

“你没有别的什么想要知道的吗?”老胡心有不甘,他目光里的痛苦越来越赤裸,仿若泼墨一般倾泻在汝血腾的身上。

汝血腾本来就是个同情心泛滥的人,于是很自然的就顺着他的思路走,希望可以籍此安慰老人家,他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说道:“那你为什么会吃呢?”

“为了找到你。”

汝血腾了然的抬头看了看自己的房子,觉得自己应该善良的不再说话。老胡也突然的安静了下来,灯光下,他脸上沟壑漫布,却是无端慈祥,汝血腾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如果他还活着,是不是也是这般模样。心里面柔情升起,神经也便渐渐的放松了下来,他叹口气道:“我想睡觉了。”

老胡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说道:“也是命该如此,你睡吧,醒来后,你就不会再见到我了。’汝血腾一惊:“你要走?”

“不是,”老人目光沧桑:“只是再见时,我已不是原来的我。这根木杖,作为相见的礼物送给你。”

汝血腾的这一觉睡了七天七夜,当他睁开那双小却明亮的眼睛时,看见的是明媚的阳光。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这场大雨给整个龙迹大陆带来了怎样的灾难。他只知道,那个老胡又变成真的老胡了,是他把汝血腾从睡梦中拍醒,然后对着他痴痴傻傻的笑,疯疯癫癫的喊:“在这里,在这里。”接着不依不饶的霸占汝血腾的屋子,让这个可怜的少年如流狼狗一般无家可归。后来很多的时光里,汝血腾都在怀疑,自己那夜所看见的神秘睿智老头是不是只是南柯一梦。不过,他坚决的拒绝承认这一点,因为,因为……那个承诺给他但是现在仍然在老胡手中的木杖,看似应当值不少钱……

第一章一朝伴君侧

“武帝四年,天降大雨,民不聊生,王子烈敖以血为咒,天怒始息,众人皆尊为神。”

《天人族史记龙族卷》

秋高风净,暖日升烟。

高高的观礼台上,一个少年冷冷的坐着,他鼻梁高挺,一双眼睛深邃,却是遍布了阴郁之气,让人时不时地想要躲开。

台下,是三排站立的整整齐齐的兵士,秋风徐徐的吹过,天气甚为凉爽,可是这三排共三十个人,却没有一个额头不冒汗的。如果你仔细看,还会发现他们的腿脚都在微微的抖着。被称作龙族第一弓手的少女青媚从后门匆匆赶来,俯身在少年的耳边说了什么,少年面无表情,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青媚转过身,对着站立的兵士作了一个奇怪的手势。霎那间,整个庭院,陡然变得阴云密布起来。

也不知是从哪冒出一大堆斧头,借了不知哪里来的神力,漫天的兜转起来,这么高的距离,这么强的借力,便是丝绸漫步,恐怕降转到地上,也非常人可以承受。更何况,那斧头,个个货真价实,双翼银光闪闪,中间的斧柄妖异的泛着红光,仿佛随时要吸食人的血液。

被斧阵包围着的众人,个个面如土色。处在第一排第三位的少年,本来还是一脸的戏谑脸色,看到如此情形,也不禁被恐惧抽空了脸色。满天的斧头被互相的劲力飞絮凌乱,落下的铮然声响中,少年身边的人已被斧气爆成碎片,卷飞而去。而他目所可及处,至少有两柄斧头星飞电掣,已然到了他的额前。

这本是王子烈敖甄选侍卫的必经程序。汝血腾本是带着必胜的信念来应选的。可是现在,他实在是有点后悔。出人头地,荣华富贵自然是好的,可是,这些能比得上生命吗?汝血腾并不是一个很厉害的赌徒,他意识到自己这次,又把赌注压大了。

他懵懵懂懂的抬头望,高高在上的烈敖,双目中重叠的彩光隐隐旋转着,妖异无比,他整个人散发出的,正是王道与霸道之气的完美结合。而身旁的女子,青衣飘飘,应该就是自己从少年时代就一直崇拜的龙族第一弓手青媚。两人站在一起,无论是身份相貌抑或是那冷冷的神情,都无比的登对。汝血腾不知为何,只觉心中一阵一阵难受的紧,那苦痛和死亡的恐惧交相辉映,让他瞬间觉得天地失色,悲苦至极。

可是突然之间,他只觉一股神秘的力量从身上腾起,将周围的一切全都笼罩了起来。包括他的手,他的脚,他的思维,都沐浴在了暖意融融的光线中。他跪在了地上,忘记了自己是谁。

等汝血腾甚至恢复过来,他看见一只手向他伸了过来,那是一只普通的右手,宽大,干燥,筋骨很粗疏,由于长期握着剑柄,掌中已经磨起了厚厚的老茧。可是这双手的主人,却并不普通。他高贵,他威严,他优美,他出尘。

他便是在四年前,以浑身的鲜血为引,止住了那场灾难性的大雨,从而奠定了自己在龙族继承人位置的王子烈敖。

只听青媚说道:“是天封的力量。”

烈敖微微一笑,他明白青媚的意思,这个男子之所以能逃过基因族巧匠的电离斧阵,并不是缘于自身的武艺,而是另有奇遇。可是烈敖脸上的郑重之意不减。他的手一直向汝血腾伸着。汝血腾把手放上去,借着王子的力气站了起来。烈敖看着手中的手,它豪放,稳定,宏阔,坚强。它是一块未经锤打的玄铁,略一雕琢,便会绽放出绝代风华。

这一点,自己绝对不会看错。

“汝血腾?”烈敖的声音温润如玉:“你以后便是我的侍卫了。”汝血腾恍恍惚惚,透支的体力和奇妙的经历让他的腿有点发软,因此,握住烈敖的手始终没有松开。

周围,是一具具横梗的死尸,他们支离破碎,脸上的表情狰狞恐怖。而就在刚刚,他们还生龙活虎的和汝血腾并肩站在一起,那个时候,他们和汝血腾一样,虽然紧张,但是踌躇满志,充满希望。

汝血腾忽然间有一点犹豫,他问:“侍卫,是要保护王子的安全,不是一定要杀人的吧?”

烈敖的嘴角上扬,似乎是在笑。可是眼神里却是一丝温暖也无:“侍卫只是一个名称。我并不需要保护。也没有谁真的可以保护的了谁,唯有自身力量的强大,才是最安全可靠的。而我真正需要的,是一个可以并肩作战的兄弟。”

汝血腾还没来得及点头,只见一个垂死的军士匍匐着爬了过来,可能是刚刚的斧头并没有劈中他的要害,所以他虽然浑身血迹,倒还是一息尚存,强烈的生存**使得他双手紧紧的抱住烈敖的脚,不断的低吟:“王子,救救我,救救我。”

没有丝毫的犹豫,一道亮光自王子左手中倏然闪起。军士被这道亮光劈成两半,甚至连声音都没发出,便跌落成泥。

“污了我的龙凝剑。”烈敖拧起眉头,觉察到汝血腾突然松开的手,淡淡地说道:“我身边不留没用的人,乱世即出,弱者不如草芥。”说罢,迈过尸体,悠然而去。

青媚走过来对他笑:“汝血腾,很好的名字。王子今天早晨在花名册上看到你,就已经看好你了。你果然没让他失望。”

汝血腾却有点失望的看向自己心中的偶像,刚刚的场面血腥无比,汝血腾七尺男儿都不禁是浑身颤抖,而这个貌似柔弱的女子,脸上竟是一丝变化也无。不应该是善良宽宏的女子吗?也许因为耀人的家世和武艺,会稍稍显得有些冷傲,可是冷傲显然和冷漠有着明显的界限,

“我却有点失望。”汝血腾觉得耳喉鼻嘴到处都充斥着血味,声音也变得沙哑难听起来,,“这不是我想象的神。”

明了他话中涵义的青媚,脸上微笑瞬间开谢,归于静止。“一将功成万骨枯,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我还要告诉你,这个大门,你走进来,就再也走不出去了。”青媚的声音柔和,语气却很是凌烈。这句话如在深秋最后飞舞的萤火一般,传到汝血腾的耳中时,已经变得一明一灭的了。

汝血腾咧了咧嘴,他突然间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应该为活着而微笑,还是应该为活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而哭泣。

第二章大婚前夕

这是一间简单的屋子,但绝不简陋。

因为在烈敖的府第中,每一件物事都看似平淡,实则取材构思都极尽精巧,是真正的风雅。

当然,有时候,不,是绝大多数时候,风雅并不取决于物,而是取决于人。这间屋子的主人衣着简单,很随便得坐在了一张木凳上。面前的木桌上放着一碗水,白水。

你可能不知道,这套张桌子的面板用的是蜥蜴战士的胸骨,所以它坚固并且音质铿锵。桌布用的是悬冰蜥蜴活剥下来的肌肤,即使是在夏季,依然透剔冰凉。你更没必要知道,这木凳散发着淡淡香味的红漆取自剧毒虫王和虫后的血液,要坐上去,亦需要不一般的内力来镇毒。也许我们只需要知道,这个少年曾经独闯失落盆地,然后得胜归来。

不过这样的事件,对于被龙族人尊为神灵的王子烈熬来说,也并不算什么值得夸耀的大事。

此时此刻,他的眼睛宛如远山,袅袅地一直入青天深处,那白水也涵荡深远,虽在一碗之间,却宛如秋江大壑,渺无尽头。

因为这个人的缘故,整间屋子,都有说不出的明媚耀眼。

他淡淡道:“都准备好了么?”

屋子中只有他一个,但随着他这句话,立即一个影子从暗处窜了出来,应道:“是!”

他沉吟了片刻,又道:“每一个人都在他们的位子上么?”

那个影子再度用非常肯定的语气道:“是!”

然后那个影子也坐了下来,有侍女也给他端上了一杯水,白水。

这白水虽然也不是一般的白水,它从皇宫外面的极负盛名的龙迹酒吧运来。但是白水,总归是淡而无味的,比不了茶,也比不了酒。

不过汝血腾已经习惯了,并且开始欣赏甚至敬佩烈敖的这个习惯,烈敖说的对,人的一生,其实都不过是一杯白水,比如引血救民之前的烈敖,再比如入宫成为侍卫之前的自己。至于以后是茶是酒,就要看自己往里面加什么了。

门外忽然间有侍卫来报:“黄族王子,啸天,啸地来访。”两人对视一笑,龙族又分为七个种族,现下的统治者龙震羽出身皇族,虽然龙族继承人选拔可从各族嫡子中甄选,但是出身黄族,龙震羽的亲生儿子啸天,啸地,机会岂非比其他人更多一些?

“他们安于做白水,被我抢了加糖的机会。”烈敖如是说。

啸天,啸地是一对孪生子,和烈敖汝血腾一样,也不过二十岁上下的年龄。出生贵族的他们。虽没有烈敖那般摄人心魄的英俊。也自有一股飘逸之气。

两人年纪比烈敖稍幼,先是躬身行礼,然后才抬头笑道:“弟弟们恭贺烈敖王子大婚了。”

烈敖点点头,说:“不必客气,多谢了。”

烈敖然后不再说话,一则,他本来就不是多话之人。二来,烈敖也很明白,沉默,有时候是很好的武器。以退为进,不管用在什么地方,都是很好的策略。

啸天啸地闲扯了一些话题,奈何烈敖实在不是可以谈天说地之人。片刻之后,场面变冷了下来。两人对视一眼,清咳一声,啸天于是说道:“王子,关于龙迹酒吧之事……”

烈敖脸上浮出不易察觉的笑意,不过仍是不言不语。

啸天咽了口唾沫,期期艾艾地说道:“那个,今年龙迹酒吧,是否仍然可归我们兄弟两个掌管经营?”

啸地慌慌忙忙的补充道:“获得的利润,我们兄弟将以三成供奉王子,定当分毫不少。”、

烈敖终于露出了笑意,他的语气也温和了许多:“既是如此,那你们便可放心,其实自家兄弟,又何必如此客气。”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龙迹大陆》第一章:龙迹大雨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