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迹大陆》第四章:物竟天择

龙迹大陆

2020-11-23 02:24:53

奇热文学

资讯 | 已完成

白天择汝血小说名字叫做《龙迹大陆》,这里提供白天择汝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龙迹大陆小说精选:七月十五,是龙族的清明节。这天并没有下雨,可是汝血腾依然觉得内心很悲伤。虽然这种悲伤也不过是近几年才有的事情。汝血腾见过很多人离开这个世界,他天性善良,也会难过许久.可是,并不会怀念。在汝血腾二十二岁的生命中,他只怀念过一个叫做老胡的糟老头,那个老头,虽然疯疯癫癫,给他带来了许多麻烦,但是,偶尔他也会在雨夜,准备一杯热茶。偶尔,也会用慈祥的目光盯着汝血腾看。孤儿对于亲情的感觉总是特别敏感,也特别重视。这点,是烈敖所不能…

七月十五,是龙族的清明节。

这天并没有下雨,可是汝血腾依然觉得内心很悲伤。虽然这种悲伤也不过是近几年才有的事情。

汝血腾见过很多人离开这个世界,他天性善良,也会难过许久.可是,并不会怀念。

在汝血腾二十二岁的生命中,他只怀念过一个叫做老胡的糟老头,那个老头,虽然疯疯癫癫,给他带来了许多麻烦,但是,偶尔他也会在雨夜,准备一杯热茶。偶尔,也会用慈祥的目光盯着汝血腾看。

孤儿对于亲情的感觉总是特别敏感,也特别重视。这点,是烈敖所不能理解的。他对汝血腾每年这天都请假,感到不悦。在他眼里,亲情和权利,本没有什么太大区别,更何况,逝者已去。

北雁已经在南飞,那个小茅屋孤伶伶地站着,汝血滕带了祭扫的器物,茅屋后面,是一座小小的坟。

每年汝血腾来的时候,这里都盖满了尘土。可是今年,这里很干净,是整整齐齐的干净,是人为雕琢的干净。汝血腾忍不住就坐下来想了一想,老胡会不会还有别的亲人?

这里很安静,所以汝血腾很容易就听见了咕噜咕噜的声音,一连串巨大的泡沫从老胡的坟心升起。一浮到可视的地面,便立即破开。

场面有些诡异,汝血腾持弓走到旁边,他发现整个坟墓已经变成了透明的,老胡的尸体,居然还没有腐烂。已经四年过去,这让汝血腾觉得诧异无比,而更让他诧异的是,随老胡入葬的天封木杖居然不见了。

而千里之外的基因族,正处在一片忙乱之中,地位仅次于基因族皇帝的长老府,彻夜灯火通明,五个很老的人,他们全身都裹在黑衣中,几乎垂肩的长眉泄漏了他们的年龄。长老府当然不会冷,但是他们五个,总是紧紧地贴在一起,同起同坐,同止同息。此时此刻,他们就连眉毛也皱的一模一样。弯曲着,蜿蜒着,纠结着。

云焉公主嫁往龙族的一万弓手,一万战士,一万法师,以及光彩夺目的奇珍异宝,无数匠心独运的奇玩巧件。都已经准备妥帖。明天,就是公主动身的日子。然这一夜,这五个奇异的老人,又因何不眠?

同样没有入眠的,还有明日将要陪同公主一同前往龙族的白天择,他不是个俊美的男子,可是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淡定的魅力。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淡定就等于成熟,等于安全感,这绝对是一项比钱财和势力更让女人趋之若鹜的东西。

她的妻子水晶,十年前,便是基因族第一美女,连皇帝也曾动过纳她为妃的念头。而当时,白天择还济济无名,铁甲教共一十三名弟子,白天择排名第十三。然而运气,有时对于一个人来说,真的是无比重要。铁甲门忽然在一夜间覆灭,幸存者唯白天择一人而已。

天资聪颖,又得铁甲门技艺真传,短短数月内,白天择便声名鹊起,成为基因族里不可小觑的强大基因异能者。而他特殊的飘逸而又稳重的气质,使他很容易便赢得美人心。自此,功名,佳人,炫彩夺目,装饰了他原本平淡的人生。

十年过去,美人已经将要迟暮,而白天择身上的光泽,却是越来越耀眼。陪大婚的公主嫁往遥远而富庶的龙族,这样的任务,又落在了白天择的头上。而他当然知道,任务不会只是护送陪嫁这么简单。

夜深人静,正是诉说秘密的好时机。白天择牵着玉加的手,一步一步往山洞里走。这个粉状玉砌的小孩,一点都没有诧异的意思。虽然他们的入口,竟是花园里的一座假山。但是,基因族里,事事千奇百怪,大家穷思极虑,以改变为荣耀,这样的机关,即便是在玉加这个八岁孩童看来,亦是雕虫小技。

山洞的尽头,还是山洞,这倒让玉加有点奇怪了,他以为,就算不是什么精妙武器,多少也应该有点绝妙的宝贝。才不枉费,今夜这么刺激的气氛,还有,父亲拉着他的,这么温暖的,恋恋不舍的手。

当白天择停下脚步的时候,玉加看到了等待着的异能神兽,小兽全身披着深紫色的毛皮,更无一根杂毛,身子虽只有幼猫大小,但一蓬巨大的尾巴徐徐垂下,足有三尺。远远看去,全身宛如一匹紫色的锦缎,搭在人肩头,散发出浓浓的香气。

看到白天择微微点头,神兽忽然长啸一声,宛如蛰龙苏啸,乳虎振声,似无由而发,而又无远弗届,宛如命运一般,将现世与彼岸一声打通。与啸声同时发出的,还有神兽散发的越来越馥郁的香气,白玉加起先还好奇得睁大眼睛看,渐渐的,便支持不住,倒在了白天择宽大温暖的怀抱中,

白天择温柔的抱着他,深深凝视着这个即使没有经过基因改造也丝毫不逊于其他基因族孩童的儿子,内心有一种叫做内疚的东西缓缓升起,压的他透不过气来。

凶险的行程前,世间的每一位父亲都会和自己的子女告别,他们会将自己的财产,技艺或者一些美好的情感,交与自己的骨血,作为物的传承,也作为情的补偿。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如果这次他失败了,属于白府的一切,包括他那倾国倾城的妻子,都会没入尘埃里去。他没什么可遗留给玉加,包括这个名叫“破坏者”的忠心神兽,破坏这个名字虽然听这可怖,但是唯有破坏,才能求新。破坏者,就是拥有利用破坏之力来疗伤的功效,特别是对那些奇奇怪怪的基因武器,辐射或是烧伤的部位,经破坏者诊治后,均可妙手回春。然而,并不是白天择不舍,这个对玉加大有好处的神兽极为恋母,若等小兽出生之时,将母兽引开,等它睁开双眼,小兽便会将第一眼看到之人当作母亲,言听计从,追随终生。除此之外,宁可死去,也不再听从第二个人。

然而便是什么也不留倒还罢了,白天择却还不得不留下东西,惨痛的记忆,沉重的责任,都已经由破坏者的一声啸传入了玉加的记忆,从此,他八岁的身躯,也将扛起千斤的责任。

白天择还有一子一女,白飞和白源,清晨的时候,他们同母亲水晶一起含泪送行,这两个孩儿都经过了基因改造,美丽的毫无特色,聪明的毫无灵气。白天择深信,大自然自有它神奇的功效,支配着整个世间的平衡,过度的改造,未必就是处处锦绣,也许,是带毒的罂粟,艳丽夺目的外表,后患无穷的碰触。

玉加仍在沉沉睡,他不知道自己何时被父亲抱到了柔软的床上,然而梦境是坚硬而恐怖的:遍地残砖碎瓦依旧泛着刺目的红光。风来草偃,才发现这碎瓦上红光并非夕阳返照,而是已饮透了人类的鲜血。血色,触目惊心,而被血色染透的泥土,却透出浓重的腥甜之气,让人几欲呕吐。更近的地方,连碎瓦也没有,有的只是遍地尸骸枕籍。生命在这里仿若最卑贱的浮草,如同风中飘摇的芦苇,在夕阳下无声的腐败,无人在意。

梦境中的白玉加忍不住数了数那横陈的尸体,一共一十二具。

皇宫外,白天择下马恭候云焉公主上轿出发。

她摇摇得走过来,远远望去,仿佛一缕最精致的烟,绝不能经任何的风。

龙族的第一弓手青媚,也喜欢穿青色的衣服,可是她生性比较低调,那衣服,都是朴素的安静的绿色。可是正走上轿子的那个女子,她一袭明媚的绿裳——湖水一样的绿,浮萍一样的绿,绿得青青的。周围,已经被红色的绸裹成铺天盖地的喜气,她的绿色,绿色的她,触目惊心。

白天择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你原来不是……”

有龙迹大陆西南部特有的猿猴的鸣啼,尖啸如利剑,白天择只觉得生生割在了自己的脑门上,天色越来越阴暗,而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龙迹大陆》第四章:物竟天择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