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流氓录之天下无双》第八章 来一首《十香词》

极品流氓录之天下无双

2020-11-23 02:24:52

奇热文学

资讯 | 已完成

秦浩宇许若仙小说名字叫做《极品流氓录之天下无双》,这里提供秦浩宇许若仙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极品流氓录之天下无双小说精选:许若仙语毕,自感觉脸颊如蚂蚁叮咬一般,火辣辣之感,心中不由想道:“今儿个是怎么啦?怎忽然感觉天气闷热起来,脸煞是难受!”刘杏听到那许仙子的话语,死的心都有了,本以为可以与佳人吟诗交友,要知像那许若仙这般娇媚的美人儿,他还真的不曾尝过,不知其滋味如何,奈何这许若仙乃是一名清倌,卖艺不卖身,就是再多的银子,也没地方使?场中公子哥们听到许若仙的话语,都看向秦浩宇,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哀愁的,有看热闹的,有发呆的,有傻笑的,千奇…

许若仙语毕,自感觉脸颊如蚂蚁叮咬一般,火辣辣之感,心中不由想道:“今儿个是怎么啦?怎忽然感觉天气闷热起来,脸煞是难受!”

刘杏听到那许仙子的话语,死的心都有了,本以为可以与佳人吟诗交友,要知像那许若仙这般娇媚的美人儿,他还真的不曾尝过,不知其滋味如何,奈何这许若仙乃是一名清倌,卖艺不卖身,就是再多的银子,也没地方使?

场中公子哥们听到许若仙的话语,都看向秦浩宇,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哀愁的,有看热闹的,有发呆的,有傻笑的,千奇百怪,形态万千。

秦浩宇却不曾想到自己这诗还真的写出了那许若仙的心情,看着那期待的眼神,其实其心中也有一丝期待之色,不由拱手道:“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秦公子,请!”

许若仙做了一请的姿势,却见一少女上前,领着秦浩宇上楼去了,而许若仙却细步向那屏后走去。

秦浩宇跟着那少女,一路向楼上走去,可到了二楼之后,居然还往三楼之上走去,秦浩宇不由知晓,那许若仙的闺房便在那三楼之中,看来这粉头的待遇就是非同一般。

而这一路上,二楼与一楼的装饰却截然不同,可当其来到三楼之时,却更是惊讶,这宽敞的三楼,居然只有两间闺房,而那少女却将其引到了那家稍大些的闺房门口,打开门之后,那少女便停住了脚步。

少女回首,用一种崇拜般的眼神看着秦浩宇,细语道:“秦公子,里面便是许清倌的闺房,您请!”

“有劳了!”秦浩宇拱手笑道。

少女嘴角含笑,踏着细步向楼下走去,只留下秦浩宇一人,站在这闺房门口。

秦浩宇转身看向那许若仙的闺房,这闺房却不如那些普通烟花女子的闺房,都是花花绿绿的装饰。这许若仙的闺房,却以大部分的古朴好木做成,座椅,台几,样样皆是,墙壁之上,更是挂着不是文采飞扬的书画,都不是凡品。

秦浩宇踏步而入,却见这闺房却也分为内外两层,外出除了一些茶几,座椅之外,便是这众多悬挂的书画,看上去到不像清倌闺房,反而像是进了一间才子房内。此时,外房窗户打开,窗户之外,系着一金属般材料做成的风铃,微风拂过,风铃‘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

而里房,隔着一用细珠子系成的屏障,里面的景物若隐若现,正对着那屏障的,却是那闺床。秦浩宇见那许若仙不曾出来,便开始观看这墙壁之上悬挂的字画。

忽然间,秦浩宇突然看见了一首李清照所写的诗词,对于李清照,秦浩宇甚是喜欢,但其却不知,这李清照之诗为何会出现在此地?心中思索良久,苦笑道:“可能是一种巧合吧!”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秦浩宇轻轻的念道。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雾!”秦浩宇正要将最后两句念完之时,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丝清脆明亮的声音响起。

秦浩宇转身望去,只见此时,那许若仙已出现在内房,只见许若仙一纤纤玉手正掀起一边的帘子,脸色那遮脸丝巾却已除去,脸面一半露出,一半被那帘子挡着,隐隐约约看不真切,一种朦胧之感。

那绝世容颜完全展现在秦浩宇眼下,容色晶莹如玉,令新月生晕,日月失色。如花树堆雪,环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娇柔婉转之际,美艳不可方物。

加上那紫色的长袍衣裳,紫衣之下,乃是一件红罗裙,羞涩欲滴的眼神,紫色让许若仙显得异常高贵脱俗,可这紫色又是淤血的颜色,不由隐约带着一丝忧郁,伤感之色。

秦浩宇完全看呆了,他虽看过无数绝色美女,可这般摸样,这般神情,这般眼神,这般姿态,却是难得一见。此时许若仙正低首含笑,美目不时瞥向秦浩宇,见秦浩宇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又含羞的低下了头。

“扑哧~~”许若仙看那秦浩宇看其摸样,甚是傻样,不由‘扑哧’一声,掩口轻笑。

秦浩宇此时才清醒过来,心中叹息道:“自己的定性为何如此之差?不就是是一个小妞吗?我什么样的小妞不曾见过?”

秦浩宇感觉自己有些失态,唐突了佳人,微微拱手作揖道:“浩宇见过许姑娘!”

“秦公子,你也喜欢李清照么?”许若仙还一礼,向秦浩宇方向走来,看向那李清照的诗词,问道。

“李清照的诗词,每每韵味浑绵,悠然余香,令人酣醉,使人流连。修养之深邃、造诣之高远、品德之厚重,显现的文学艺术之魅萦索不去,赏心夺魄。又具有女性的细腻,可当当却多了一丝苦思!”秦浩宇说出了自己对李清照的解释道。

许若仙轻轻点头赞许,眉宇之中露出一丝哀愁,却瞬间消失了,笑道:“也许也正是因为这一丝丝的苦思,才让其诗词闻名!”

“是啊,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秦浩宇却再一次吟出她的另外一首诗词。

这诗本是韩偓《懒起》的诗意,韩诗曰:“昨夜三更雨.临明一阵寒.海棠花在否?侧卧卷帘看。”但李清照的小令较原诗更胜一筹.入木三分地刻画了少女的伤春心境。

“秦公子如此有才华,不知可否答应小女子一个请求?”许若仙见秦浩宇对李清照的诗词如此熟悉,仿佛就像是在肚中的蛔虫,这诗若有若无的像是在述说自己的心情,不由羞着脸庞开口道。

“哦,不知许姑娘有何请求?若是以身相许,那还得恕在下考虑一番?”秦浩宇丝毫不脸红,哈哈一笑,打趣道。

“秦公子,您又笑话仙儿了!”许若仙听到秦浩宇这赤裸裸般的玩笑,小心肝噗通的跳个不停,玉琢之脸微红,一直延伸到白皙的紧脖子,低头轻语,满脸羞涩。

秦浩宇见到,不由感叹,这天底下居然有如此绝世女子,若是能将其拥入怀中,恐怕做鬼也风流。

加上佳人一句仙儿之称,更是让秦浩宇心动不已,轻咳一声,打破沉默道:“不知仙儿要在下答应何请求?”

许若仙刚才只不过是随口而出,将自己称作仙儿,可当其听到秦浩宇称呼其为仙儿之时,却感觉心花怒放,心想道:“今儿个是怎么啦?为何这秦公子的一颦一语,都感觉如此的激动?往日听别的公子叫仙人,也不曾有这般激动?”

许若仙红着玉脸,眸子瞥了秦浩宇一眼,却连忙低下首去,气吐如兰,细语道:“秦公子,你可否帮仙儿做一首诗?”

秦浩宇看着许若仙这般的娇艳欲滴,被其这眸子一瞥,忽感觉口干舌燥,心中一股闷火冲向脑门,心中大叫道:“乖乖,这小妞的媚术不愧厉害?要是一般男子,恐怕现在要其死也愿意。”

秦浩宇镇定一下,笑道:“哈哈……只要仙儿喜欢,不要说一首,就是一百首,我秦某也在所不惜,不过……”

许若仙听到秦浩宇前面之语,欣喜不已,可当其听到秦浩宇这转转之话时,抬首望去,雪亮的眸子轻眨,带着一丝慌张问道:“秦公子,不过什么?”

秦浩宇嘴角含笑,道:“不过仙儿也要答应秦某一个条件?”

许若仙听到秦浩宇的话语,抬首注视秦浩宇,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惊异,但还是说道:“只要仙儿能够做到,仙儿一定答应!”

两人你一句仙儿,我一句仙儿的,感觉亲近了不少,许若仙此时也自然了许多,少了刚开始那份羞涩。

秦浩宇嘿嘿一笑,道:“其实我的要求也很简单,只要仙儿给秦某唱一首《十香词》。”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极品流氓录之天下无双》第八章 来一首《十香词》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