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流氓录之天下无双》第五章 去青楼逛逛

极品流氓录之天下无双

2020-11-23 02:24:51

奇热文学

资讯 | 已完成

秦浩宇白衣女子小说名字叫做《极品流氓录之天下无双》,这里提供秦浩宇白衣女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极品流氓录之天下无双小说精选:秦浩宇对毛笔,并不是十分在行,写出的字,有些唧唧歪歪,只见白纸之上出现了一个个的字眼,而旁边的公子们,却有人开始念了。“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初句,并不见多好,只是体现一种孤独寂寞的情怀。“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二句却也不见多精彩,但两句一起欣赏,却像是描写自己的心情。驿亭之外,靠近断桥的旁边,孤单寂寞地绽开了花,却无人作主。每当日色西沉的时候,总要在内心泛起孤独的烦愁,特别是刮风下雨。洛老爷子见这前两句,皱了皱…

秦浩宇对毛笔,并不是十分在行,写出的字,有些唧唧歪歪,只见白纸之上出现了一个个的字眼,而旁边的公子们,却有人开始念了。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初句,并不见多好,只是体现一种孤独寂寞的情怀。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二句却也不见多精彩,但两句一起欣赏,却像是描写自己的心情。驿亭之外,靠近断桥的旁边,孤单寂寞地绽开了花,却无人作主。每当日色西沉的时候,总要在内心泛起孤独的烦愁,特别是刮风下雨。

洛老爷子见这前两句,皱了皱眉头,目视了一眼那诡异公子,心中不由想道:“难道这怪异之人有何心事不成?为何写如此的一首诗?年龄不大,经历却像甚是坎坷!”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洛老爷子见这第三句诗句,不由露出了赞许之色,此句对于赞许梅花,可谓极好,绝对可以算得上一句经典之句。可洛老爷子却又是皱眉,这年轻公子到底发生了何事?这无意苦争春,却受到群芳忌,难道有和难言之隐不成?似乎有些以梅自喻。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秦浩宇写完,收笔,良久之后,周围才响起一片欢呼之声,此诗可谓绝,虽前两句并不如何好,但后面两句,却体现了梅花的特性,如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逢冬而开。

其实秦浩宇写这诗,还真的有些自喻之感。开在郊野的驿站外面,破败不堪的“断桥”,自然是人迹罕至、寂寥荒寒、梅花也就倍受冷落了。

而其自己却来自现代,面对这样一个陌生的朝代,不由觉得有些不近人情,被世人冷落之感。“寂寞开无主”这一句,秦浩宇却将自己的感情倾注在客观景物之中,已是情语了。日落黄昏,暮色朦胧,这孑然一身、无人过问的梅花,何以承受这凄凉呢?它只有“愁”——而且是“独自愁”,谁又能懂自己心中的愁苦呢?

驿外断桥、暮色、黄昏,本已寂寞愁苦不堪,但更添凄风冷雨,孤苦之情更深一层,也加深了秦浩宇心中的愁思,孤寂之感。

而对于后面两句,却正好可以体现这冬梅秉性,可谓称得上是绝句。

“秦公子果然好文采,老朽佩服!”洛滨稍稍弓身,恭敬的说道。

“多谢夸奖,不过小生写的的确不怎么样?”秦浩宇恭敬作揖道。

周围环绕的青年男女,都对这身穿诡异之人佩服不已,尤其是一些爱诗女子,见秦浩宇写出这般诗文,心扉直跳,玉脸通红,崇拜般的看着秦浩宇。

秦浩宇见这般,连忙向洛老爷子告辞,虽然他爱美女,但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此穿着,恐怕是有些唐突了佳人。

秦浩宇告辞洛老爷子,便消失在人海之中,洛老爷子看着秦浩宇消失的方向,抚摸雪白胡须,自叹道:“此子文采,若是进士,非一品流氓不可!”

一品流氓,如此评价,可谓对秦浩宇甚高,毕竟这当朝一品流氓,可是仅仅次于那极品的陛下,更何况还是至少一品流氓呢!

秦浩宇刚走一会,那白衣女子便来到这诗词之所,白衣女子见如此之多的公子,小姐都围着一地方议论纷纷,不由对身边的雀儿细语道:“雀儿,你且去看看,那边发生了何事?”

“是,大小姐!”雀儿应了一声,细步上前询问去了。

一会之后,雀儿一脸激动的赶回,道:“大小姐,那些公子,小姐围观之处,乃是那诡异之人写的一首诗!”

“那怪异之人写的诗?雀儿,你念来听听?”白衣女子眸子雪亮,一脸期待之色看着雀儿。

雀儿脸一沉,嘟着小嘴,不满道:“刚才谁还说,罢了,罢了,我们还是到别处去转转,好不容易出来一次!”

白衣女子一听,抬起小拳头,做样欲打,媚眼一瞪,道:“小丫头,居然敢拿我说笑话了,快点说!”

雀儿嘻嘻一笑,道:“那诡异之人留下一首诗,就离开了!”

“哦,那诗是如何说来着?”白衣女子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遗憾,问道。

“那诡异之人写的诗是: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雀儿如一吟诗作者般,吟出这诗。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白衣女子喃喃道。

沉默良久,白衣女子心中不由叹息道:“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大小姐……”雀儿见白衣女子发呆,不由动了动其衣袖。

“啊,怎么啦?雀儿?”白衣女子被雀儿打搅,有些不满道。

雀儿口中含笑,用玉指指着白衣女子,嘻嘻笑道:“大小姐,你思春了!”

“讨打,你这丫头!”白衣女子不由追打着雀儿,引起大街一阵混乱。

良久之后,白衣女子满脸通红,气喘吁吁,娇艳欲滴,道:“雀儿,我们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还是早些回去吧!”

“哦!”雀儿不情愿的应道。

秦浩宇一路旋转,看过不少风景,其实风景无他,都是女人,但由于自己这身打扮,一来女子不敢接近自己,二来,怕是唐突了佳人,所以秦浩宇也没有对目标下手,只远看而不亵玩也。

恍惚间,羽天感觉一股幽香,从前面传来,定睛一看,只见前面不远处,竟然是一座青楼,而那青楼的名字正是“品香阁”,那股幽香就是从那传与外面。

‘品香阁’,一共三层,层层豪华,轻纱棉帐,在秦淮河畔,这‘品香阁’本不是很有名,却是因为其名妓‘许若仙’天下绝色。许若仙不过年近二十,却盖过了无法粉头,独占一枝,更是以吟诗做画,弹的一曲优美的古筝曲子而著名。

许若仙来到这‘品香阁’之后,迎来无数公子,才子光顾,但许若仙从来就是卖艺不卖身,每日回答其问题,并能得到其准许之人,便可一睹其容颜,与其一起谈论诗词歌赋。

秦浩宇看着这‘品香阁’,不由摸了摸身上,发现还有五两银子,正是那灯谜老板所给,如今时日还早,何不进里面看看,这古代的青楼是什么样的呢?

秦浩宇想到,不由踏步而往,刚到‘品香阁’门口,一老妈子却挡住了秦浩宇,只见那老妈子四十来岁,脸色粉脂极多,几乎看不清其原来的面貌。

那老妈子双手插腰,蛮横道:“哟,哟,哟,这年头,乞丐也想进我们‘品香阁’不成?”

老妈子话毕,周围响起一片喧哗之声,纷纷鄙视秦浩宇,秦浩宇不理会他们,五两银子一出,笑道:“老妈子,这东西你应该不会不认识吧?”

那老妈子一见**的银子,顿时眉开眼笑,迎合媚笑,身体突然靠前,肥胖的身子靠向了秦浩宇肩膀之上,手却去取那银子,笑道:“这位爷,里面请,小葱,快来招呼这爷!”老妈子同时向边上一清瘦女子吆喝道。

对于这种老鸨,钱是最能使的,有钱就是让她从胯下过也是心甘情愿。

“是,妈妈,哎哟,这位俊俏的公子哥,不知您贵姓啊?”小葱接替那老妈子的位置,挽住秦浩宇的一条胳膊,胸脯紧贴在秦浩宇身上,那低胸衣却将那**的雪肉,露出一大片。来着秦浩宇向那‘品香阁’里面走去。

秦浩宇一笑,也不拒绝,任那小葱不停的在自己胳膊之处扭捏,正所谓来青楼就不要装道士,不泡妞来青楼干嘛呢?

而这一切,却显露在那白衣女子眼中,刚才白衣女子与雀儿正打算回去。雀儿却正看见秦浩宇在前方,不由告与其大小姐,却不知,他们还不曾靠近,秦浩宇却走向了那‘品香阁’之中,刚才的一切,已全部落入白衣女子眼中。

白衣女子一跺脚,衣袖一甩,生气道:“哼,原来不过是个登途浪子,居然去那种烟花酒月之地!”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极品流氓录之天下无双》第五章 去青楼逛逛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