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枯荣指小成 偶然救故人

九阳补天

2020-11-22 23:31:16

南都校尉

资讯 | 连载中

“嗤!”

一片荒海之上,一道指风向着一头五阶巅峰的龙鲤妖兽袭去,那龙鲤感到危险袭来,要想逃命的时候,已经晚了。

只见自己被一道指法点中,并没有感到疼痛,只是身上的生机顿然流失,瞬间法力消失的无影无踪,再它还没有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时,已然毙命。

成云帆看着自己一指就能将一个金丹巅峰妖兽击杀,自然很是满意这枯荣指,经过近两年的修炼,才堪堪将这门神通修炼至小成。

如今,只要自己能一指点中敌人,元婴之下,十之都难逃一死,除非是法力高深,又有灵宝护身。

不过这神通也极为耗费法力,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最多能施展一次,就要耗费去九成的法力,除非能一击毙敌,否则不能轻易使用。一旦自己使用,法力耗尽,又没有杀敌,那就麻烦了。

神通,看来还是元婴以上修士的正宗手段,一旦练成就暗含天地之威,难怪元婴佬族们都很少动手,就是动手也是三两招就解决了对手。

这两年,他就专心致志的修炼这门枯荣术的神通。随着修炼,自己的心境也进步、补漏了不少。

原来这枯荣术暗含天地阴阳,万物生死之道;无论是佛修的枯荣禅,还是青木大帝的绝学《枯荣诀》,都蕴含着一法通,万法通的道理,道法、佛法,到了最后就是万法归宗了。

想起佛修关于枯荣禅功的说法,是说释迦牟尼佛当年在拘尸那城娑罗双树之间入灭,东西南北,各有双树,每一面的两株树都是一荣一枯,称之为“四枯四荣”,据佛经中言道:东方双树意为“常与无常”,南方双树意为“乐与无乐”,西方双树意为“我与无我”,北方双树意为“净与无净”。

茂盛荣华之树意示涅般本相:常、乐、我、净;枯萎凋残之树显示世相:无常、无乐、无我、无净。释迦摩尼佛在这八境界之间入灭,意为非枯非荣,非假非空。

这是佛修关于枯荣的阐释与理解;青木大帝的《枯荣决》则没有这么繁琐、神秘,直言一句:生死枯荣间,阴阳割昏晓;天地存无极,乾坤皆一劫。

如此简练朴素,已把道之阴阳阐释的完美无缺。

难怪那杏五在得到《枯荣决》后大呼三生有幸,连连叩,喜不自禁的捧着去修行了,而那黑狐在的到关于灵植的培育、催熟之法也沉浸其中,乐不可支。

可以说前番的长生洞秘境之行,黑狐和杏五虽然没见识过,却是收获不小。

那《枯荣决》,杏五才修炼一年就已脱胎换骨,本体愈茂盛,而且现在的实力和当年相比,有天壤之别,遇上金丹对手,也有一战不败之信心。

成云帆见自己已掌握了枯荣指,以后的修炼非元婴而不能进,想着也该找机会进阶元婴,虽然现在已有七成的把握,但还不敢随意冒险,只想着寻了那紫婴丹的丹方,炼制出紫婴丹最好,届时十成把握进阶元婴,岂不更为保险。

这才转身回那无名荒岛,在五德楼内坐下。

想着如今来到东海也有十个年头,当初只有练气中期巅峰,现在已经到了半步元婴,如此的进展度,若有让人知道,岂不惊掉下巴。

这也是他机缘好,能进入以日当年的芥子空间修行,还一修就是百年。当年正阳子也提及这样的空间,在三大天宗都有,每一次开启都必须化神,至少元婴大修士才能成功,而且需要数以亿计的灵石来提供灵力支持。

如今看来,五德真君和圣阳夫人真是给自己一个天大的好处,以后有机会定要还这个人情了,圣阳夫人想要的太上定颜丹已经求到,等闭关结束就可送去。至于五德真君,还真不好说,人家一个仙人,自己能帮上什么。

但能不能帮上是一回事,有没有心就是另一回事了。

1年来,他连跨三阶,想着还有三次抽奖机会都没有动,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得到紫婴丹丹方,这就转身进了九阳石空间。

黑狐趴着睡觉,杏五回到本体修炼,空间内很是安详。

成云帆袖手一番,传承令牌显出,果然记录还有三次的抽奖机会,毫不犹豫用掉,令他有些失望的是,并没有得到最想要的紫婴丹丹方,但得到了一根天妖级的龙筋,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此外两物都不堪大用,一个是奇怪的登天梯,据说是上古宗门,用来联系地面宗门与悬浮于虚空中的核心宗门,这样的东西对自己来说可谓鸡肋,如果自己有朝一日找到那传说中的扶桑洲,用来连接三阳宗,那倒是极好的,如今看来,这希望真是渺茫之极,就连老龙都说太古以降,无数人都有心寻找,却没找到,岂能就这样便宜给自己。

另一个抽奖之物本来对他是极有用处,现在却是一无用处,那是一瓶神元丹,是金丹修士渡天花神元劫的辅助丹药,当初自己还未渡此劫时,也想着要到那兑换处以功勋兑换,谁料想芥子空间中渡劫轻松,就省去了这一丹药,看来以后要留给其他弟子、朋友们所用了。

抽奖结束没有紫婴丹丹方,成云帆也有些无奈,无论是太上丹经内还是功勋兑换里都没有这样一个丹方,看来这紫婴丹肯定是上古以后才出现的,要不然不可能这两个地方都没有。

无奈摇头,想着只能去千珍商会或者清波商会,看看有没有可能购得,他自是听当日甘泉岛鲁家的五星灵果竞拍大会上有人说过这紫英果、紫婴丹的事,看来这丹方并非百草门、九幽天宫独有,东海肯定也有宗门有。

想到这里,就出了九阳石空间,召唤了小白龙几声,见他没有反应,就知道他还在修炼之中,肯定是追求丹婴之境,害怕和自己拉开差距吧。

也就让他安心修炼,反正一个人也更自在些。

准备收起洞府,撤掉法阵,离开这里前往天道盟所在的东列岛,打探那紫婴丹丹方的下落。

谁知道还没收起洞府,就看到荒岛法阵外传来巨大的灵气波动。心想着两年很少再有妖兽敢攻击法阵,这是怎么回事?

惊讶的同时放出神识,却看到三个人正在焦急的攻击法阵,不远处又有五六人追了过来,这三个人竟然都是自己熟悉的。

二话不说,放开法阵传音道:“你们这几个,怎么惹了那么多人,快些进来!”

几个人正在绝望的时候,听到成云帆的声音,大喜过望,甚至来不及说话,就被放进了法阵。

那一群五六人,领头的居然是一个元婴初期修士,成云帆见此,也心下一愣道:“你们好生在这里面,不要吱声,我来打。”

成云帆说着,将三人藏入五德楼中,老神在在的自虚空中现身,接上了那元婴修士的神识。

那元婴修士有四五十模样,头灰白,拄着一杖在碰到成云帆不弱于他的神识,也心下微惊,但看清成云帆的修为不过只有丹婴之境,遂放下心来,在阵外站定,施礼开口道:“这位道友打搅了,我等追讨三个门内叛徒至此,无意冒犯,敢问道友可曾见到他们身影,或是往哪里去了?”

成云帆看那元婴一眼,淡淡地说:“贫道散修野人,疏懒成性,一直在此荒岛避世隐修,不曾见到什么人来。”

“哦?”那元婴老怪明显不信。

“你胡说,我们明明看到他们刚才还在法阵之外,一眨眼就不见了,可不是你窝藏起来了。”一个十七八岁,容貌清丽的金丹后期女修,听了成云帆的话,火冒三丈,径自开口,戳穿谎言。

“云霞!”另外一个身穿黄衫,约莫二十一二岁的金丹大圆满女修喝止刚才怒气冲冲的女修,开口提醒道,“这里有师叔在,你着急什么?”

说着又扭头道:“师叔,你老说怎么办?”

那元婴修士不看成云帆,也不看这两个女子,而是扭头问身后三个金丹初期男修道:“你们可也看到他们逃到这里了?”

“老祖,我们确实亲眼看见他们三个都逃到这个小岛上,那寻灵虫也跟踪到此,就没了踪影。”三个金丹男修一同开口。

寻灵虫,成云帆听此有些面色不好,果然一扫他们三人现都被下了标识,顿时无语,看来这一仗不可避免了。

“道友,我这些门内弟子可能眼花看不清,但寻灵虫断然不会有错。”那元婴老怪开口道,“还请道友把人交给我千丹宫。”

千丹宫,可是天道盟下五巨头之一,虽然排名倒数,又是个炼丹起家的门派,却也不容小觑,很是天道盟及东海修仙界尊重的门派。毕竟修士们所需丹药修炼,要多多依仗,自然不会轻易开罪,也多少都会卖个面子。

“道友真是说笑了,贫道说没见就是没见!”成云帆面上虽带着笑意,但声音也冷了下来,带着拒绝的味道。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353章 枯荣指小成 偶然救故人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