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假货也好意思拿出手

超绝护卫

2020-11-22 15:49:48

红鲤

资讯 | 连载中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黑衣大汉急急忙忙的跑到萧少的身边,小心翼翼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萧少这家伙的双眼瞬间明亮了起来,瞧了眼秦珊珊,端起桌边的一杯红酒,温文尔雅的走了过来。

“珊珊,你跳不了舞我也就不勉强了,现在能陪我喝一杯吗?”

毕竟对方是寿星,再拒绝的话也说不过去,秦珊珊只好拿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小口。

“谢谢。”心情大好的萧少一饮而尽,随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礼盒来,打开后,里面是一块红彤彤的心形石头。“珊珊,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秦珊珊诧异,没搞懂对方想干什么。

这时边上有人惊叫起来了,“哇,这是孔雀红啊!”

这一叫,绝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

“的确是孔雀红,别看它小,要是放到赌石市场上少说也要五六百万吧。”

“而且还是心形的,我看估计还要加个一百来万。”

“萧少真的太有钱了,随手送个礼物就好几百万啊。”

“等等,石头是心形的,该不会萧少这是准备求婚吧。”

“哇,还真有这个可能,看来今晚上是没白来啊。”

四周的议论声秦珊珊也听进了一些,不过她并没有心动,咬了咬红唇说,“这东西太贵重了,萧少还是收回吧。”

“呵呵,石头只是我的一份心意而已,只要珊珊你喜欢,就是天上的月亮我也给你摘下来。”萧少款款笑着朝前又走了一小步,紧接着很是突然的一幕发生了,这货竟然单膝跪地,深情望去秦珊珊,大声说道。“珊珊,我很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寿星当众表白,一时间生日晚宴来到了最高潮部分。

“答应他,答应他……”

四周都在喊,不少女的比秦珊珊还要激动。

不过秦珊珊却一点都没动心,反而还有几分气愤,稍稍调整了下呼吸,她准备开口拒绝。

“萧少啊!”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挤出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来,笑脸盈盈的看着萧少说,“这块孔雀红可是价值不菲,你和珊珊的事,我这个做父亲的就替她答应了。”

“谢谢伯父。”萧少笑着说,站直了身躯。

“呵呵,好说好说。”秦国涛双眼眯成一条线,死死盯着萧少手中的石头,心想要是有了它,老子的所有赌债都可以还清了。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秦国涛来,惊呼这门婚事肯定成了,一时间大伙都鼓掌欢呼,表示祝贺。

“谁让你替我乱做主的。”气愤不已的秦珊珊站出来泼了一桶冷水。

秦国涛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很快恢复了原状,笑着说,“我是你爸,你的婚事我做主天经地义。”

“谁承认你是我爸了?”秦珊珊强压着心中的情绪,不去想,越想只会越气愤。

“啊?”

四周一片哗然,大伙都没料到秦家父女的关系会如此恶劣。不过惊讶归惊讶,大部分人都暗自欣喜,心想这下有好戏看了。

林洋瞄了眼秦珊珊,发现那女人正处于情况崩溃的边缘,别啊,现在可不是吵架的时候,他赶忙擦了擦嘴上的油腻,大步跑了过来。

“秦总,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也到一定年龄了,是时候该考虑考虑结婚的事了。”林洋走到秦珊珊的身边,“只不过。”

林洋看去萧少说道,“如果有些家伙拿假石头来糊弄人的话,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孔雀红是假的?四周再次一片哗然。

萧少脸红脖子粗,“放屁,这块孔雀红我可是花了四百多万,怎么可能是假的?”

“那只能说你做了冤大头咯。”林洋微微笑着说。

这时秦国涛也认出了眼前的林洋,咬牙切齿的瞪过来,“土包子,听到没,四百多万可不是四百多块,不懂就不要乱说。”

“就是,不懂就不要乱说,这块孔雀红明明就是真的。”

“哪里来的土包子,你知道什么是孔雀红吗?”

“我看他分明就是嫉妒。”

“对,我也是这么觉得。”

“既然大家都不相信,萧少,你敢把石头切开让我们看看吗?”林洋笑着说。“放心,如果是真的,我一定原价赔偿。”

这块孔雀红确实是假的,老奸巨猾的萧少花一千多块钱在赌石市场买来的,他当时都差点看走眼了,所以自认为应该没人会看的出,可谁知半路却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来。

而这个程咬金还是他恨不得杀死一百次的林洋。

一时间,对于林洋的恨陷入到了骨髓中来。

“原价赔偿,呵,你有那么多钱吗?”萧少怨毒道,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中挤出来。

“我是没有,不过我们倾城集团有啊。”林洋乐呵呵的扭身过来看去秦珊珊,“秦总,你说是吗?”

秦珊珊惊讶不已,为了一块石头竟然要公司冒险出几百万,她觉得林洋是不是疯了。

只不过林洋嘴角的笑容是那般的自信,“秦总,你说是吗?”

鬼使神差,似乎有一种魔力在驱使自己,秦珊珊点头了。

人群再次欢呼了起来,不少人叫喊着让萧少把孔雀红切了。

“萧少,切了给那穷鬼看看眼。”

“对,一看就知道是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

“萧少,切,我们支持你。”

萧少的额头直冒冷汗,嘴角微微抽搐,脸色一阵白一阵青。

“萧少。”突然间,人群中又挤出一个人来。

竟然是她,林洋万万没有想到。

这次站出来的是个美女,脸蛋俏丽,身材够火辣,尤其是那双腿,又细又长,而且还特别的直,不少牲口瞧见后都已经偷偷抹口水了。

林洋只能感叹这世界也太小了,眼前的美女竟然是那天在夜色酒吧撞见的短发女孩,也就是偷自己钱包那人。

“是你。”

“很惊讶吗?”女孩微微一笑,随后来到了萧少身边,“萧少,就算这个家伙有能力原价赔偿,不过好端端的心形孔雀红可是极度罕见,如果被切开真是太可惜了,我看不如这样。”

虽说搞不清短发女孩的来历,不过萧少这时也只能顺着梯子就下了,急忙说,“这位美女说的太对了,切了确实可惜,不知道美女有什么好办法啊?”

短发女孩笑着说,“早就听闻萧少是赌石界新生代的佼佼者,家里肯定藏了不少毛料石头吧,我看这样,萧少就和他赌一把,你们俩在乱石堆中一人选一块石头,谁选出来的石头价值高谁就赢,如果萧少赢了,大伙相信你的眼光,你说这块孔雀红是真的,那肯定就是真的,不过他要是侥幸赢了,说明也有点眼力,我们再切开孔雀红验证。”

“放屁,他怎么可能会赢。”萧少直接吼出来,其他的或许不行,不过赌石方面倒是相当的拿手,就拿手上这块孔雀红来说,虽然是假的,不过少说也要好几万,可他就花了一千块拿下,不得不说有过人之处。

赌石可是新奇玩意,大伙都想开开眼,一时间几乎都赞成短发女孩的提议,萧少也想好好的显摆显摆,稍作思索后就答应了下来。

“怎么样,你敢不敢玩?”短发女孩看去林洋挑衅的说道,很显然,她想报上次的仇。

“怎么不敢,只要你不再投怀送抱就好。”林洋好笑着说。

所谓的投怀送抱,女孩自然知道林洋在暗指什么,心里气鼓鼓的哼了起来,“本小姐可对你的钱包不感兴趣,我要的是帝王绿。”

原来这女贼是冲着萧少的极品收藏帝王绿来的。

当然,在此过程中能借机羞辱下不知好歹的臭小子,何乐不为呢?

可以算得上是一箭双雕,这会短发女孩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如果有尾巴的话,早他娘的翘到天上去了。

萧少眼珠子转了转,自然不会放过一次好不容易可以痛扁林洋的机会,“既然大家都想玩,不如我们再增加点赌注怎么样?”

“怎么说?”林洋轻描淡写的问。

“输的人给赢的人磕十个响头,并且喊三声爸爸,怎么样。”萧少狰狞道。

林洋想都想,“既然你想磕头,那我就随意咯。”

“小子,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萧少恶狠狠道。

“放心,这么多人看着,你还怕我耍赖不成。”林洋挑嘴笑。

“好,大家跟我来吧。”

萧少带着众人上楼,林洋面色轻松的跟在最后面,秦珊珊咬了咬红唇,憋不住了,追过来问,“林洋,你也会赌石?”

并不是歧视,而是赌石根本就是有钱人的游戏。

“算是会吧。”林洋淡淡一笑。

“什么叫算是会吧?”秦珊珊双眼睁得格外大。

“也就是会点皮毛啦。”林洋笑着说。

果然和自己料想的一样,这家伙怎么可能会赌石,秦珊珊要气疯了,抓住他的手臂喝道,“那你还答应,脑袋被驴踢了啊?”

“还不是为你争口气。”林洋装委屈,可怜巴巴的说。

秦珊珊一愣,身躯僵在了楼梯上。

来到二楼的一间大会议厅,推开门后才发现里面被改造了,四处堆满了毛料石头,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废话不多说,我们开始吧,每个人挑选三块石头,然后计算三块石头的总价值,谁高就谁赢。”萧少巴不得早点看到林洋出丑的模样,而且他还耍了心机,一块石头没准可以靠运气蒙对,现在换成三块,呵呵,减少了运气成分,必须有真本事才行。

一块还是三块,林洋摊手表示无所谓。

“那就开始吧。”萧少喝道,拿过桌边的放大镜走进了乱石堆。

林洋并没有去拿放大镜,摸了摸下巴,朝另一边走去。

“尽量挑大的石头,机会会大一点。”秦珊珊小声叮嘱道。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30章 假货也好意思拿出手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