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训子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2022-01-15 21:32:58

鹦鹉晒月

资讯 | 连载

二房院内。

二夫人一口牙咬碎了往肚子里吞,气的目光狠厉:“就那么放走了……”

崔姑姑见状,诚惶诚恐的点点头。

虞氏紧紧的握着双拳,浑身发颤,真是可笑,人都拉过去了!结果连个下人都没有打死就放了!这就是老夫人说的给她的交代!好一个交代!

崔姑姑急忙上前:“夫人,您别生气,要保重身体啊,国公爷和老爷已经在商量对策了。”

虞氏厉目一扫:“他们当然要商量对策!我女儿这委屈能凭百受了!但她项七就不用承担后果了!”

崔姑姑不敢应声。

虞氏胸口起伏,深吸一口气:“去给我把项逐言叫回来。”

“夫人……”

“还不去叫,我让他好好看看,他怜贫惜弱了个什么结果!”

“夫人,三少爷他只是……”

“只是什么!不要把他叫回来他还以为他劫富济贫了!赶紧去!”

“是。”

……

项逐言跪在门外,垂着头,心里对江鸿宝恨之入骨!他竟然敢!

虞氏将帘子掀着,就这么摔打给他看!她现在还怕什么!一个个都不想出头!

崔姑姑急忙将碎了的药碗收起来:“夫人,少爷已经知道错了……”

虞氏直接冲着外面道:“他知道什么错!他现在高兴了、满意了,我不让他与五房来往,他像吃了蜜一样凑上去。

他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了不起,我们都是坏人,我们不让项七出去!我们对小七不好!我们挡了项七的好前程!他可真是别人的好哥哥!顶了天儿的好哥哥!好人做的将自己的妹妹败成这个样子,他现在满意了,他现在是不是特别满意!”

“夫人……”崔姑姑心疼的看眼外间的少爷。

项逐言就这么跪着,他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如果他早知道……

一向对儿子和颜悦色的虞氏,见他像个死人一样,气的直接拿起手边的茶壶砸了过去!

项逐言不偏不躲,任茶壶落在自己的额头上,血瞬间留下来,吓坏了周边的丫鬟仆妇。

虞氏一肚子的火看儿子这个样子,又惊又气!直接哭了出来:“我这是造了什么孽!造什么孽呀!”

“夫人您消消气,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别再气坏了自己。”

虞氏眼睛通红:“什么叫事情已经这样!会不会说话!我好好的女儿!我养了这么久,没遭过一点流言蜚语的女儿,无缘无故遇到这种事情!相关的人却一点事都没有!这就公平了!

他五房真是有个好女儿,哈哈,长得天姿国色是不是?长得让江小侯爷也来求亲是不是,到是来呀,江侯爷现在倒是登门来求取啊!看她女儿把身份揭开了有人要吗!看江老夫人敢不敢来娶这么一个女人娶回去,他们江家的脸面往哪里放——”

“娘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给我闭嘴!项七是不是勾搭了江鸿宝,才让江——”

“娘!没有!”项逐言知道这件事是自己做的不对!是他害了自己的妹妹,但这件事跟七妹妹没有任何关系:“那天是我非要带她出去!她什么都没有做,娘,自始至终错的是我!”

“我让你闭嘴你听不见是不是!”这是要气死她!气死她!

“娘,孩儿知道你会不高兴,但事情就是如此,这件事是我欠考虑,所有的事情也该由我来担——”

虞氏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觉得他头上的血迹都活该:“你担,你怎么担!你妹妹现在还等着人去通知她这个晴天霹雳!去跟她说呀!你现在就去跟她说!这都是因为你!”

“……”

“你可真是一个好哥哥!五房里的好哥哥,自己的妹妹放着不管,去跟堂妹表兄妹之心!是不是还觉得我是个恶人!

我们为什么不让她出去!你考虑过没有我们为什么不让她出去!

我和你祖母在你眼里就是坏人!你不明理的老婆子!这么多年,我们是亏待她了!还是虐待她了!你要迫不及待的去伸张正义!

她不出门,不与人交际,参加诗会,不参加聚会,那是为她好!就她那张脸!就她那个出身!你出去问问打听打听!谁不会想起她的娘!

到时候她在京中,只要有一点儿她的风言风语,人们都会往她娘身上联想!一些不入流的话都说得出来!三教九流的都想肖想她!

你还觉得让她出去是为她好!那你现在把她带出去!等回头那些乌烟瘴气的话传入你耳朵的时候,你是能把那些人的嘴封住!还是能把那些人打死!小小年纪,你不懂,你不懂,你按大人说的做呀!你还自有主义!好,你自有主义!你现在可是威风了!付出的代价却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不付出你自己!”

项逐言一言不发,是他狭隘了,他没想过会这样。

虞氏看着儿子,她自己的儿子可不是给别房生的,谁也抢不走:“江鸿宝退亲的事,但凡有一点沾上项七,你可知道等待项七的会什么难听的话!”

项逐言任血一点一点流下,更沉默了。

虞氏就这么看着他,看那个贱人下次还能不能出去:“她娘就是个狐狸精,她现在也是个狐狸精……”

“二夫人……”

“这不是我说的,这是知道这件事的人背后一定会说的!再说,平时我说不得,现在我怕什么!我不过是想着,老夫人能教训教训那个知情不报的,这件事我也认了,结果呢!我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她葳蕤院一个受罚的人都没有,我是不是还要将我儿子的贴身小厮打死,为我女儿讨个说法!”

“夫人……”

“娘——”

“你别叫我!”

“是孩儿错了,娘是我错了!我一定给妹妹一个交代!”项逐言突然给母亲磕了一个头,转身离去!

崔姑姑心里一急:“少爷,少爷,夫人……”

虞氏神色早已镇定下来:“不用理他。”江家退婚,讨个说法不是理所当然,项逐言虽然莽撞,但不蠢,出了这种事他不可能再意气用事,定然去找世子了!

虞氏稍算满意的重新拿起茶杯:“我说这个项七心眼多,你们都不信我,现在怎么样,就是一个狐狸精!什么柔柔弱弱,什么可怜可气,她在五房过的是什么日子,五百多两,姓曹的那蠢货敢吭声吗!还有她平时的簪环、住的院子、用的器皿,他项逐言都是瞎吗!我看她项七以后还怎么在我儿子面前卖惨!”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045训子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