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裁衣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2022-01-15 21:32:55

鹦鹉晒月

资讯 | 连载

就这么答应了?

可——也不是没有可能,令家二房虽然正当权,但国公府毕竟不是他们继承。

令国公百年后家业是大房的,二房没了令国公府的余荫,可捞不到爵位,二老爷过世后,也就是一没落的普通权贵之家。

江鸿宝再不济,那也有皇上钦定的世袭罔替的侯位,恩泽后代,田产无数,只要不是自己撞枪口上,几辈子荣华富贵是跑不了了,项家二房未必不会心动。

顿时几位妯娌心里都有了计较,如果能与令国公府攀上亲,她们家中的老爷子的官位是不是也能动一动了。

“老祖宗,还是你对孙儿最好了。”

几位婶娘见状立即笑着开口:“可不是,老祖宗最疼你了,老祖宗一定会答应你的,你可别让老祖宗心疼,赶紧让大夫给瞧瞧。”你可要争点气,娶了项家二房的三小姐,这以后项家还不提拔咱们。

江老夫人看着几个儿媳妇就知道她们在想什么,蠢:“赶紧让大夫看看。”

“孙儿这就让大夫看。”随即又探出头:“老祖宗,那您什么时候去提亲啊?”

江大夫人也看向老夫人。

几位儿媳妇也殷切的看过去。

江老夫人叹口气,老侯爷去的早,大儿子又战死,江家这一代的独苗苗又是一个不争气的,也不怪她们如此心急。

再说项家三姑娘她是见过的,是个稳重懂事的孩子,自然是没的说你的,项家的门第对姑娘们的教养自然不差。

就是怕项二老爷身居要职,项二夫人虽然没有表现出目下无尘的性格,但也是极看中男方品性的,就鸿宝这样的……项二夫人未必同意,

可也不是没有一搏的实力,毕竟江侯府的爵位世袭罔替,配令国公府大房嫡长女或许配不上,但配她二房的嫡女绰绰有余的。

再说若是能与令国公府做亲,鸿宝也有个依靠。

“老祖宗,老祖宗……”

“好,等你好了就给你去提。”

江鸿宝顿时觉得自己伤一点都不疼了:“谢谢老祖宗,谢谢老祖宗,我就知道老祖宗最疼我了。”

“多谢母亲。”江大夫人赶紧让大夫上前。

……

中午的烈阳如火,蝉鸣阵阵,树梢上的叶子被晒的无精打采,成排的石榴树没什么生气的耸拉着枝叶。

此刻阁楼的窗突然打开,瞬间凉意形成气流铺面而来,石榴树瞬间都精神了起来。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讲究的小楼布局内,凉意依旧。

葳蕤院的家居最为讲究,都是前个大姑奶奶留下的老物件,质地自不必说,这是蒲团、小垫是后来添置的。

项心慈穿着一袭浅蓝色薄纱长裙,腰间用锦带轻轻的束者,在腰侧绑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垂在地上,领口的位置别了一朵头上的簪花,瞬间衬的这件简单的衣服都生动起来。

项心慈趴扶在窗边,腰身纤细的向上延展,她正对着光饶有兴致的转着手里的石榴扇,脸上洋溢着天真的笑容。

焦耳缕线的动作挺住,呆呆的看着自家小姐,眼睛发直,小姐真好看,小姐的手也好看,扇子都好看,好像都能发着光一样的好看。

秦姑姑端着冰梨水进来,瞪了焦耳一眼,笑着将冰梨水放在一旁:“小姐可喜欢这把扇子?”

项心慈闻言,闲闲的将扇子收回来,人没骨头般的靠在窗台前,随意把玩着石榴缀:“还算能入眼。”

秦姑姑也不揭穿,自然是喜欢,不喜欢能看这么久:“刚才老爷的小厮过来,送了一百两银子给小姐花用。”

项心慈闻言,看了眼手里的扇子,又无所谓的转手里的吊坠。

她自然知道父亲的意思,这是看她收了三哥的扇子又收了大哥的扇子,提醒她不要把小恩小惠看在眼里呢。

切,她看起来像是那种眼皮子浅的,项心慈离了窗台坐到正位上:“量身的人来了吗,让她们进来吧。”

秦姑姑顿时有点为难:“这……”

“这什么,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说,说不出来就别开口。”

秦姑姑立即道:“夫人还没有量裁呢?”

关她什么事,她不量别人就得光着:“把人叫进来,一会我可要睡了,未必有时间。”

秦姑姑不敢再说什么,赶紧去前院叫进来。自我安慰的想:反正她们小姐也不出府,不敬主母的坏名声也是烂在府里头,怕什么!

量身裁衣的几位妇人收到传话,都愣了一下,彼此互看一眼,又急忙收住目光。

不是该五夫人先,然后下面的小姐们吗,或者是夫人心疼小姐们,让小姐们先裁?

可那也该是五夫人的人通知她们过去,怎么能是七小姐的人?

尽管心里早已七上八下,觉得窥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可面上丝毫不显。

为首的妇人,镇定的留了两个人继续等,随后叫上另两个人,垂着头,无闻不问的亲自跟上。

葳蕤院的阁楼里,凉意沁脾,瓜果新鲜。

为首的妇人在看到桌上摆放的一盘李子和香瓜后,就更安静了。

项心慈也快困了,没什么精神的摇着手里的扇子,对这几位妇人没有印象,毕竟上辈子她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见过的。

但对这家制衣坊还算有印象——繁兴布行,是京中一个老牌子,做事中规中矩的,没什么跳脱的地方,还算可以,要不然也不会被国公府选中接替杜家。

说起来,杜家到底怎么了?回头问问项逐元。

“快点吧,别耽误时间。”珠落玉盘的清脆声音响起又像冰裂开的声响。

为首的妇人下意识的余光一扫,在瞟到坐在上位上这位嫡小姐时,整个人的脚仿佛都是踩在实地上,像被妖法定住了一样!

好在她经常出入深宅大府,知道什么最要命,立即将头扎到了衣襟上。心里快速转着:令国公府有这样一位姿容绝色的小姐吗?没听京中有传言啊?

按说此等容貌,不可能在京中后宅无人提起才对?可她们出入京中府邸多年,她确定没有听过令国公府有这样一位让人见之忘俗的嫡小姐。

五房?五老爷,为首的妇人突然想起来了……倒是听说过一些别的,比如五老爷……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031裁衣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