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到头来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2022-01-15 21:32:54

鹦鹉晒月

资讯 | 连载

项心慈本要下来,没什么好担心的,反正他也不能把她怎么样,但看他这态度,项心慈又重新坐下,不动了。

项逐元久久等不到人,回头看她一眼。

项心慈戴着严严实实的斗笠,安分守己的在车门口,像个假人一样一动不动。

项逐元反手拽她下来的心都有,她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这态度摆给谁看!

不下来是不是!那就别下来了!项逐元反手将车门砸上!也不喊她,就这么跟她耗着!

项心慈头一扭!谁稀罕!

郑管家吓的一个哆嗦,这是干什么,何……何必呢……

项逐元、项心慈两个人,一个在外面一个在里面,隔着一扇门,谁也没有低头的意思。

郑管家早习惯这两位杠上的下场,倒霉的只能是别人,余光紧张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里面那位,想了想,小心的向车门前移动一步……停下,又过了一会,移动两步,停下。

直到移动到车门前,伸出手小心的为七小姐打开门:“七小姐……”

项逐元看郑管家一眼。

郑管家当看不见,一心看着他的七小姐:“七小姐,都到家门口了,怎么还不下来,您不知道,世子听说您出门了,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属衙都没下,就急忙去找您了……”

“话多。”项逐元眼里的不悦冷静下来,总归回来的时候没有闹,也算是认理,平稳下情绪,等着她下来。

郑管家陪着笑,期许的看着七小姐:小祖宗,您就下来吧。

项心慈垂着头,手扣着衣裙上的绣花,她没有生气,项逐元说话就这样,要哄人的时候,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出来,达到目的就行,事后未必会认。

如果是以前,她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讨到他承诺的结果才行。

但现在,没有必要,而且……她就这么离开,他其实不习惯吧。

毕竟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怎么可能说不来往就不来往了,养只猫狗时间久了还有感情呢,更何况自己这么大的人。

项心慈心里有了计较,慢慢来,只要自己不总是粘着他,不要总是无理要求,像正常的兄妹一样,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这么好用的人,未必不能又占便宜又不害他,自己何必拘泥于形式把这么好用的人往外推。

项心慈的良心在方便行事和别人死活之间,不用摇摆就毫无压力的选址了对自己有利的。反正她善良过了,是他非找来的。

项心慈起身。

郑大海立即松口气,立即伸出手要扶七小姐下来,七小姐真懂事。

项心慈被郑管家笑的心里发毛,郑大海是不是有病,他平时不是最讨厌自己,觉得自己踩在他们日益院地上都亵渎了他们世子,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郑大海想到什么又收回手,赶紧给世子让路。

项心慈没有计较谁扶她谁不扶她,反正有人扶就好了。

只是,郑管家怎么还没死?莫不是自己最近没来,他吃的好睡的好没有染风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毕竟心里痛快了,他的行动轨迹也不见得与上一世一致,更何况是开不开窗户睡觉这种事情。

项心慈之想了一瞬,就扭开头,爱死不死,伸出手刚打算伸出手扶项逐元的手腕。

“还不下来!”

项心慈立即又坐回去了。

郑管家见状,不等世子那只纸老虎逞口舌之快,赶紧上前:“世子您吓到七小姐了。”转而温和的看向七小姐:“世子不是那个意思,担心您才会着急,七小姐您就大人大量快点下来吧,您看世子爷还穿着官服在太阳下站着呢,都一头汗了,您就是不心疼世子,也心疼心疼老奴啊,老奴都一把年纪了。”

呵,再晒死了。项心慈看眼项逐元,见他的确站的有点久,而且自己想与他正常相处,正常相处可没有乱发脾气的。

项心慈起身,没有扶项逐元的手,直接从车上跳下来,轻盈的身体轻松落地,难看的斗笠在她下意识的波动下,在阳光中折射出铁树开花般的涟漪。

她可不能容忍自己身上的东西丑的像冬瓜,径自向书房走去。

项逐元冷哼一声,什么时候都不忘臭美,跟上。

郑管家赶紧让车马去休息,自己急忙追上七小姐:“七小姐身手矫健,有不世之风。”

项心慈忍不住翻个白眼,反正不会有人看见。

项逐元想把这个老东西换了!简直不堪重用!现在却没心思管丢人的管家,只觉得还没有跟小七开始谈,就已经头疼不已。

她要出去霍霍二房,就算老三的路走不通,她也会走三姑娘的路,她还能被方式方法憋死。

项心慈进了书房,抬手将斗笠摘下来直接走到窗边,顺手扔出去,转身自然而然的坐在书桌前项逐元的主位上,顺便扫了眼他书案上的文书,没有兴趣。

郑管家张张嘴想说什么,最终闭嘴,想坐哪坐哪,赶紧为世子爷搬张椅子,再说七小姐就是看见书房里的国政也没地方说去。

项逐元无意因为位置再与她发生争端,坐在她旁边考虑跟她谈。

项心慈看向他,目光澄澈毫不心虚,心里已经打了无数腹稿,随便问,知无不言,建议不听,装聋作哑,一直点头就对了。

项逐元看了她一会,下一瞬就想让她把斗笠戴上,考虑到她扔出去了,忍着她眼里挑衅的热力,尽量严肃的对着她:“因为我没有让你抱?没有关心到你?所以生气了。”她这件衣服是去年的。

项心慈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不是问她为什么跑出去?什么时候没让她抱了?

项逐元的视线依旧在她肩上,没对上她的眼睛,语重心长的开口:“你已经是大姑娘,与兄弟父伯都该保持距离……我不是要教训你,全屏你高兴,还有……上次我不该什么都不问就推开你,那我现在能不能问问你,那天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

郑管家茶都不想给世子上了,那么硬气的把人带回来,刚才进门的时候也一副要给七小姐一个难忘教训的表情,到头来就说这些!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028到头来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