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等人走远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2022-01-15 21:32:54

鹦鹉晒月

资讯 | 连载

江鸿宝不太真实的回神,也隐约听出来了,他刚才可能对项家姑娘说了些不好听的话,而且还是对刚才那样一位小美人,他简直……

不,不是,他刚才什么都没说!江鸿宝混不吝的快速振作起来,如果项家追究起来,就是有太后护着,在项家那里也讨不了什么好。

何况江鸿宝知道有些兜不住,直觉就想先把差点挨打的气出在说话的人身上好蒙混过关。

可江小侯爷想到刚才梦里雾里恍恍惚惚一闪而过的美人姑娘,赶紧收收情绪,整理仪表,把自己胸前显眼的金锁扶的更正一些,还未成年的背脊,尽量挺直,站的玉树临风,潇洒不羁。

痴迷的视线不自觉的往项逐言身后看,长的真惹人心怜,像梦里的仙子一样,忍不住让人想看第二眼确定一下,会不会飞掉。

项心慈垂着头,大脑快速转着。

周围的人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看了,也不自觉的用余光去瞥:是几姑娘?三姑娘?还是六姑娘?

“看什么看!”项逐言烦躁的将小七护在身后,这些人没见过女孩子是怎么了,但现在不是跟他们计较的时候:“还不让开!”

江鸿宝才想起他还挡着路,急忙让开一步,下一瞬又立即站回来,不对啊,他们走了,他不是就见不到人了,笑的自认狂浪不羁的上前:“项老弟,别急着走我们——”视线刚好对上上前两步欲撞开他的项逐言身后的小姑娘身上。

江鸿宝嘴边的话立即卡壳,连说什么都忘了,从他的方向看过去,她浓密的睫毛一颤一颤的,皮肤白的好像发的光,光芒笼罩着她的神韵,诱惑的人脑子一空,就想伸手去摸一下,如果摸到,一定软糯的不可思议,一定……

项逐言一脚踹了过去!!干什么!好大的胆子!

明西洛单手已扣着江鸿宝的手又快速松开,任由江鸿宝被踹下去。

江鸿宝也是有脾气的!一次两次的项逐言以为他是谁!他大哥吗!敢对他动手,美人还看着呢!他岂不是成了懦夫:“你竟然敢打——”江鸿宝就要掀袖子露出他没什么力量的手臂。

明西洛立即上前——

项心慈见状,瞬间扯住项逐言的袖子,不等明西洛再次开口,更快的开口:“哥哥,算了。”去了‘三’,加重了声音,确保就近的人都能听到她叫了什么!

她再不说,明西洛那个搅事精,就能坏了她的好事让她白出来一次!

这个碍事的搞砸了她多少好事!更多的时候恨的人牙痒痒,真想弄死算了。可虽然这个人腻烦,但不否认,待她……还算……

项心慈不想承认,可事实就是如此,就是她这么挑剔的人,也不能说明西洛不好,勉强还算可以吧,不至于到必须弄死出气的地步。

明西洛的手已经压住了江鸿宝,下一刻,犹豫了一瞬,又装作弱不禁风的松开了。

江鸿宝冲上前。

项逐言抡起一拳过去:“我妹的主意少打!”

明西洛垂手无声的站在一旁。

周围的人见状,下意识的都收敛起来!项家三小姐吗!喊的项三少‘哥’,刚才也是‘哥’。

一定就是了,否则不会直接叫‘哥’。三少爷的亲妹妹排行老三,还是有人知道的。

只是,令国公府的嫡出三小姐,有人打了退堂鼓,对很多人来说,是高攀不起的。

两人打的激烈。

明西洛不知何时已经退的很远,垂下头一声没吭。

项逐言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扔下江换单,拉着小七快速上楼!

项心慈无声的回头。

江鸿宝怒气冲冲的眼,顿时被这一眼看的天旋地转、立地成佛,不知所谓,险些再次跌回地上……

项心慈‘吓’的一惊急忙反手抓住三哥的手腕。

项逐言怒火中烧的回头,还他娘敢动手!不想活了!下一刻就看到他大哥神色冷酷的大步走来!

项逐言顿时想赔笑,可还没笑出来,就有种泰山压顶的错觉直冲着他来,顷刻间觉得腿肚子都在打转。

周围不知何时已经鸦雀无声。

二楼刚刚不小心挤开的窗前此刻空无一人。

明西洛沉默着没有动。

项逐元一路跃过所有人,谁也没看,也不绕过地上碍事的江小侯爷,直接踩过去,脚步都没有晃一下,犹如沉寂的压抑过境,手里的斗笠瞬间从头罩到项心慈脚背上。

项心慈就要掀,她不戴!

善行瞬间上前帮七小姐将斗笠拉平:“小姐,小——”

眼看项心慈就要掀开。

项逐元沉着的隔着纱幔稳稳的扣住她的手腕,目光却深沉的看着项逐言,话却是对项心慈说的:“不要动。”

项逐言扶着旁边的扶手才没有软下去,大,大哥,他……他不动。

项心慈不要,凭什么遮着她,谁愿意说谁说去!她怕她们嚼舌根!可无论多用力,胳膊却一点劲也使不出来,心里就一阵烦,听他的才有鬼!刚想用另一个手掀。

项逐元察觉到了,面无表情的快速转身,挺直的脊背一点点的弯下去,在距离她耳边一拳处快速停下,开口,声音是倾尽所有的温柔又宠溺,完全看不出脸上冷到想弄死人的表情:“我错了,是我不会办事,没有眼光,选的斗笠难看到惹我们小七生气,给哥哥一次机会好不好,回去让你打,嗯?”尾音拖的绵软又委屈。

说完慢慢站定,扫向众人的神色依旧冷傲淡然,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说!

嗯什么嗯!项心慈到底没有动。

项逐元察觉到她的顺从,快速拉着安分下的她向外走去!免得一会气不顺了又发脾气!

项逐言离的近,但没有听清楚两人在说什么,可也立即擦擦额头上的汗赶紧追出去!他就是,就是——哎呀!下次不敢了还不行!

项逐元带着人路过明西洛身边时,停了一下,居高临下:“做的不错。”拉着不安分的人,赶紧走!

项逐言垂着头没脸的疾步跟!“谢谢。”

明西洛没抬头,余光中那抹颜色越来越远。

江鸿宝忍着剧烈的手疼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胳膊要断了,刚想尖叫,想到项逐元的马车还没有走,又立即脸色痛苦的闭嘴!

那可是项逐元,勋贵界的排面、骄傲,和他这种垃圾之间有天然的鸿沟造成的泾渭分明。

纵然是家里得宠惯了的江小侯爷,也下意识的避其锋芒,平日一点小伤也要尖叫半天的他,这时候也得忍着疼,等人走远了再嚎。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026等人走远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