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谁先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2022-01-15 21:32:52

鹦鹉晒月

资讯 | 连载

项逐元闻言,放下手里的书:“让他进来。”随即屏退了要上前整理棋案的侍女。

杜老板四十有九,接的是父亲的班,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也是京中的老手艺人,生意做的有声有色,手下师傅众多。

最近几年生意更是做的坐风生水起,遍布各个王孙侯府。因为他搭上了令国公福的大老爷,项侯爷。生意中人想靠他的关系搭上令国公府的不计其数,让杜家衣坊也得以向其他行业扩张。

杜老板长的十分圆润和善,进来的时候谦卑小心又谨慎,不敢因为其年纪尚轻看低分毫你,甚至更为谨慎。

能让皇上跃过项大老爷直接封为令国公世子,这位世子爷的能力和圣眷自不用说,要知道当年皇上为了封赏世子爷,可是给大老爷安了个侯的。

他这些年也一直试图接近令国公府未来的主事人,一直没有机会,如今得已被召见,自然提了二十分的小心,事也是办的尽心尽力,定能让世子满意。

“世子。”杜老板头也不不敢抬,恭敬的让人将东西抬进来。

项逐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重新拿起来棋册,对谁进来似乎没有察觉。

善奇见状,上前,打开盒子检查了一下衣服,简单确定了一下他们送出去的东珠宝石,确实没有问题,盖上,提醒他可以下去了。

杜老板见状,心一横,开口道:“世子,奴才见这舞裙鲜丽,私自为这套衣服选了一副头面,不知道世子爷是否需要。”

项逐元闻言才看向他。

杜老板顿时更小心了:“都是家里本就有的,放着也是浪费,就想着配这套衣服刚刚好,冒昧送了过来,希望世子——满意。”

善奇看世子一眼。

项逐元神色间看不出任何异样。

善奇开口:“杜老板有心了,放下吧。”

杜仲虎松口气:“多谢世子,小的告退。”杜老板退出去才发现自己太紧张了,可若能与世子交好能保杜家百年昌盛,希望自己这次能押对。

善奇打开杜老板送的头面盒子看了一眼,是一副上佳的头面,还配有同套的饰品,一看便是废了心思,不算辱没了少爷亲自画的这套衣服。

“你还等着干什么,东西拿上来。”

善奇赶紧合上,将东西拿上前,由世子检验,如果是送夫人或者大小姐,世子未必会过目,给杜家衣坊十个胆,他们也不敢毁令国公府的东西。

但给七小姐,世子爷一般都要亲自过目。

项逐元确定衣服达到了他几分满意后,目光落在饰品的匣子上。

善奇不解的看眼世子又看眼匣子。

“把匣子拿过来。”

“是。”

盒子打开,舞衣上因为有两颗粉色宝色已经价值不凡,头面上竟然也镶嵌了一颗同材质的粉色宝石,两者凑在一起,因为成了套系,最不济能让两者相加价值翻上三倍有余。

项逐元却没有注意这些,他的手触碰到头面的边缘,袖长的手指绕过一圈,衡量完它的大小,慢慢的收回手,又拿起旁边的镯子,锦绣衣袖扫过盒身,华贵的让死物静默。

项逐元在手里把玩一圈,目光顿时深沉了几分。

善奇心中一凛:“世子……”

项逐元神色如旧的将镯子扔回去:“这人没必要留了。”

善奇愣了一下,但没有问为什么,转身去办事。

项逐元重新执起书,语气不急不缓却掷地有声:“带上郑大海一起去办。”

郑管家吗?“是。”

尺寸拿捏的如此精准,在不该聪明的地方聪明,不是活腻歪!

……

葳蕤院内。

焦耳、焦迎围着这套衣裙早已经看花了眼:“好漂亮啊。”单是看着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小姐,小姐,你快看啊……”

项心慈慢悠悠的走过来:“看的见。”

“小姐是不是很好看,还有这些珠子大小均匀质地莹润,应该是东珠吧?秦姑姑,您见的多,您说是不是东珠?”

秦姑姑也已经看花了眼,她不识看好不好看,她是觉得好奢侈的一件裙子,这得缀了多少好东西。

项心慈神色散漫的多,缓缓的摇着手里的扇子,神色看不出任何异常,裙子本身对她来说勉强入眼罢了,只是送的人的关系,她到底不是无动于衷。

只是,她上辈子没有看到过这样一件裙子?即便他后来有送,也是很久以后了,质地比这一件更加上乘。

项心慈看着眼前不在她预料范围内的东西,忍不住问了一句傻话:“你确定是世子送来的?”

秦姑姑觉得小姐妹不是糊涂了:“不是,世子爷,还有谁?”这样名贵的物价,谁会无缘无故的送小姐。

项心慈笑笑,笑意不达眼底,大哥送过她很多套穿戴,春天的、夏天的、冬天的,无论是出嫁前还是出嫁后,恨不得全年的穿戴都出自令国公府,但这个时候,这段日子,用料如此精美的裙子,她确定没有收到过,如果送过他,不可能没有印象。

焦耳兴奋道:“小姐,您要不要穿穿看?”

焦迎不断点头:“一定非常漂亮。”

项心慈却没有动,如果上辈子自己收到这么一件衣服,一定非常开心,这代表项逐元肯为了她挪动库房,这个时候,项逐元院子很多东西是为未来的国公世子妃准备的,她能越过了未来嫂子在大哥这里先得一批,自然高兴满足,一定不吝啬夸赞项逐元几天,求着他再给自己一点才好。

因为这不仅是一点东西,还有谁在项逐元心里价值更高的问题。

项心慈的手抚过上面的亮片儿,想起项逐元孤苦无依的下场,对比他一生对她的疼爱,自己简直就是他的催命符,还唯恐催的不够紧。

郑大海看她的眼神很对,她可不就是趴在他身上吸血,吸的自己像吃了腐尸的花,活的格外滋润。

项心慈怔怔的看了很久,神色才和缓了几分。“收起来吧。”这也许是她这一辈子唯一的珍藏了。

焦耳纳闷:“小姐不试试?”如此好看的裙子,小姐不是每次有了新衣裙都要上身的。

“对啊,小姐穿着跳一段,肯定特别好看。”

项心慈已经转身,神色有些疲倦:“回头有时间了吧。”

焦耳还想说什么,见小姐兴致不高,立即闭嘴。

……

善史凑上前问善行:“你有没有觉得郑叔回来后怪怪的?”

“怎么了?”

“就是怪怪的?进门时还险些栽倒了,要不然我扶的快,他就栽地上了,还心神不宁的样子?”

世子让他跟着去就很不正常:“年纪大了,有些悲天悯人了吧,过一段日子就好了。”

是吗?可善奇史是觉得怪怪的:“等等我。”

……

“善奇,你在外面站着干什么?不进去伺候?”

善奇觉得他还是在外面吧,世子脸沉一天了,刚才墨的地质不知道哪里不对惹到了世子,整个看管文房四宝的都被罚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016谁先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