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二房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2022-01-15 21:32:49

鹦鹉晒月

资讯 | 连载

“小姐,是二房的三少爷。”秦姑姑说完,垂下头尽职尽责。

项心慈慢悠悠的看眼秦姑姑,她会不知道三哥是二房的。

二房。

项心慈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簪子的事,说到底是姐妹之间的小事,根本不值一提,她也根本不会为了花样不好看跟那个老太婆计较。

所以当时的自己跟着众姐妹从凝六堂出来,只想着这样的节日,她要跟项逐元要什么东西,才能让项逐元头痛。

是三姐姐和犹犹豫豫的四姐姐,端着一副贤良淑德、矫揉造作的脸先开口:“七妹妹的簪子也好漂亮……”

剩下的话她就没有听:“既然三姐姐喜欢,我跟你换换吧。”看,自己多为她们着想,孔融让梨、姐妹互谦也不过如此了吧。

所以这件事到这里本就结束了,小孩子瞎胡闹罢了。

可偏偏二伯母要为她女儿出头。

项家后宅女人们的手段,若论第二没人敢论第一,就是宫里的娘娘门,与项家世代家族联姻的底蕴相比,都显得太粗俗直接了些。

她二伯母带着一张慈爱的脸,事后和和气气的送了一匣绢花过来,拉着她那便宜继母细水长流的说了一下午体己的话。

她继母的心眼米粒大,就觉得丢了人,含沙射影的学到了她父亲那里,她父亲觉得烦人,几天没有回家。老太婆见爱子没回家,刨根问底的翻,就翻出了这档子事。

于是罚了她和她继母抄养心经。

很小的事。

真的很小,一般情况下她都不会跟二伯母计较,可偏巧,今天不是一般情况。

老而弥坚的年龄并没有让她学会得饶人处且饶人。

项心慈眉目平静的看着折花攀柳走来的少年,以她活了四十多年,见过男子无数的眼光看,二房的三爷,也算是难得一见的风姿不俗,难怪会是二伯母的骄傲。

何况三哥上辈子靠着项逐元的庇护,仕途顺遂,风光无限。既然沾过大哥的光,这辈子替大哥做点什么也是应该!

再说,她怎么能让二伯母的‘满腹才华’没有用武之地呢。

项心慈收敛情绪,整整衣服,脸上笑脸变换了几个,找准自己的定位后,如一条破壳的小蛇从廊柱后悄悄钻了出来,粉色的衣裙在空中划出流畅的弧度,一副刚刚偷偷跑出来的小心样子:“三哥哥……”声音轻巧又好奇。

项逐言转头,少年含笑的脸,自带桃花阳光,锦衣华服,嫣然一副贵公子做派,少年的他与繁花似锦处、亭台楼阁间看到了化身成精的小姑娘。

项逐言瞬间扶额,故作晃了一下眼:“这是哪里来的小精怪,还偏偏美成了一幅仙子画,我肯定是看错了。”

“三少爷!七小姐莫怪,三少爷是逗您的。”

“没有呀。”项心慈的声音带着好不容易见到人的甜蜜,犹如沁着甘泉,脸上的笑灵动纯净:“真的是三哥哥,我还以为看错了呢。”

“你这句话我就不爱听了,谁有你三哥这英俊疏朗的外形。”

秦姑姑笑着。

项心慈对三哥的浮夸早已免疫,他一天不纨绔就不是圣都最风流倜傥的的一个:“三哥这是去做什么呀?”如果选三哥也能给那老太婆心底插一刀!项心慈想到这一点,笑的更天真了。

“你猜。”项逐言没正经的弯腰,笑看着自家可爱聪慧的七妹妹,心里无限骄傲,要说这圣都第一美人当属他这位七妹妹,可惜啊。

算了,也不可惜,自家妹妹吗,没那么大名气还是好的,省得一帮狂蜂浪蝶惦记。

“嗯……”项心慈小心又想漫长留人的猜着:“哥哥,也是来看新栽的花的?!”

“俗,谁看那东西。”项逐言跳到小七的台阶上:“这花长在院子里就不美了,要生在陡峭山石间、幽深的丛林中才别有一番滋味。”

“咳咳……”

“真的吗?花不是就长在院子里的?还能长在别的地方。”

项逐言闻言,有些怪自己不会说话,小七连府门都没有出过,跟她说这些做什么。

项心慈好像没注意自己说了什么,歪过头看向他身后的老侍,好奇的开口:“百姑姑篮子里装的是什么?”

“哦,千层百花糕,燕新楼的新品,三哥排了好久的队才得到的。”

“千层的?”项心慈眼睛里都是疑惑,心里早已百转千回,凝六堂里那位最看重的是大哥,最喜欢的是三哥,不为别的,因为三哥会讨巧呀。看看,孙子出去逛个街,还记得的给那老太婆带好吃的,怎么能不得老人家的心。

可惜啊,今天这糕点凝六堂那位吃不上第一口了:“真的有千层吗?”项心慈眨巴着一双眼睛好像询问着这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秦姑姑闻言诧异了一瞬,却没敢抬头看自家小姐,一般她家小姐是不跟不相干的人废话的,说多了就是有目的。

项逐言见妹妹问,立即抖了起来:“当然有一千层,今天给你开开眼界,来,拿来,让小七长长见识,这可燕新楼新请来的外地老师傅的不传手艺,薄薄的千面层上撒上百霜,咬一口,那味道,啧啧绝了。”

百姑姑神色严肃,没有要动的意思。

“是真好吃,三哥不骗你,诶,篮子呢?拿来啊,趁还热着。”

“这是……”

项心慈当没听到,一脸馋相,所有的表情和可爱都是她对着水镜练过多少次的讨人喜欢:“真有那么好吃?”

“当然好吃,我能骗你,百姑姑,百姑姑!”

“比府里的花糕酥还好吃?”

“花糕酥不值一提。”项逐言久久等不到篮子上前,回头,有说有笑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干什么!不过是一块破糕点!

项逐言直接要上手抢。

百姑姑已先一步,‘慈祥’的递了过来:“是老婢老了,耳朵不好使。”

项逐言懒得计较,直接拿过来,取出:“来,张嘴。”

项心慈好像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千层糕上,见状,立即咬了满满一大口,眼里都是满足的小星星。

项逐言顿时与有荣焉:“好吃吧。”觉得不枉自己辛辛苦苦带回来。

项心慈不断点头,又大大的咬了一口。

项逐言看着自家妹妹咕咕的腮帮子,可爱的忍不住戳了一下:“小馋猫。包两块儿,给七小姐带回去。”

“三少爷……”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005二房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