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祸国妖姬又如何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

2020-09-17 03:54:08

冰璃公子

资讯 | 连载中

“得亏你有这份闲心,这几日宫里将你去明堂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宫外更有甚者说你是那祸国殃民你的妖女,如同当年烽火戏诸侯的褒姒。”

“桑子,本公主还从未发现你还喜欢听这街头奇轩逸事?”己水烟挑着眉角,打趣的道。

姬扶桑一阵语结,他也终于明白当您孔子为何要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今日看来,眼前的公主殿下不好养是真的。

“你就如此不在乎你的名声?”

“褒姒吗?没什么不好啊,本公主倒是挺喜欢的,不如你叫我阿姒?”

“公主殿下,别闹了,我们再说正事!”

己水烟手拂过琴弦,眼神黯淡的盯着姜夜阑送的绕梁,她的心仿佛在这冬日的冷水里浸泡过一般,眼前的男子,和公子拥有一样的容貌,却再也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公子。

“当年宋华元献楚王以绕梁之琴,鼓之,其音袅袅,绕于梁间,循环不已,楚王乐之,七日不听朝。樊姬进曰‘君淫于乐矣。昔桀好妹喜而亡其身,纣好靡靡之音而丧其国。今君绕梁是乐,七日弗朝,今乐亡身丧国乎?’桑子,你说一把亡国古琴,和一个亡国妖女在一起是不是很有缘?”

“哈哈,莫非你要那兵符是要送于我虞国?”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姬扶桑疑惑的望着这位公主殿下,难道她真的要成为这莒国的千古罪人?

“这腐朽的莒国,并不能给百姓带来安居乐业,它存在还有必要吗?”

“但它同样是你的国家,你是这个国家的公主,不是吗?”一丝清冷的声音从殿外传了进来。

“本公主还以为你会一辈子待在锁月宫呢?”己水烟望着来人,嘲讽的道。

“我既然是这个国家的公主,我就有责任守护好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更何况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己想月斩钉截铁的道。

“笑话,在这男尊女卑的时代,你我同是女子,能有多大本事?更何况,本公主就喜欢当这祸国殃民的妖姬!”

“小七,这是我们的国家,为何非要毁掉?就不能改变吗?”己想月望着窗外,无力的问着己水烟。

“改变?你不是失败了吗?”

“总会成功的。”己想月眼神黯然的望着己水烟毫不自信的说道。

“说吧,今日来何事?本公主茶艺不好,就不请你喝茶了,若是想喝酒,本公主倒是有不少!”

“小七,我也不拐弯抹角,那三块兵符给我!”

“给你?凭什么?”

“我。小七,给我点时间,我会改变这一切的,包括你我的命运。”

己水烟望着眼前这个巾帼不须眉的女子,或许是她自己太过自私,眼前的这位才是真正心怀天下之人,“你确定你能说服皇后站在你的这边?你确定你能大义灭亲将曾经救你于危难之中的外祖父灭杀?你确定你能将三大家族彻底扳倒?”

对于己水烟的步步紧逼的发问,己想月不断的向后退着,她心中迷茫了,难道这世间就没有什么两全的法子吗?

“哈哈,你做不到,你又何必来要那兵符?”己水烟嘲笑的盯着己想月。

己想月此时沉默了,大殿中的气氛越来越诡异,不多时,便蔓延到她的全身,让她的整个心脏仿佛都凝固了一般。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你还不明白吗?亏你多了那么多圣贤书,这么多年,鬼谷子白收你这个徒弟了!你若果断一点,还用得着在本公主这里要兵符吗?”

“小七,我懂了,但是,请你给我一点时间。”己想月祈求道,这个国家需要的不是宫变,而是真正的改革,只有兼容百家之长,它才会一直存在下去!

“好,本公主给你时间,这旧岁也快过去了,新年要来了,可不要让本公主等太久!我没有那么好的耐性!”

“嗯,放心吧,一定会的。”己想月斩钉截铁的说道,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自信。

“六姐姐,你也在啊?”一小少年突兀的闯进殿内。

“泽溪,你怎么来了?先生教你的东西学会了吗?”2想月疑惑的问道。

“六姐姐,我是来看七姐姐的,外面都说七姐姐是妖姬,我怕她伤心难过,所以过来看看!”己泽溪说着话,还不忘送给己水烟一个甜甜的微笑。

“喔?你会这么好心?”己水烟嘲讽的望着己泽溪。

“七姐姐,先生说,做人要分清是非对错,我母妃陷害你是她的错,她进了冷宫,那是她咎由自取,和你没半点关系。”

己想月欣慰的点点头,说道“泽溪长大了呢。”

唯独安静的坐在旁边喝茶的姬扶桑眉头紧皱,他总觉得大皇子有问题,却说不上哪里出了问题。

“七姐姐。”己泽溪一边说着话,一边向己水烟奔去。

己水烟皱着眉头,本欲想躲开奔过来的己泽溪,却还是晚了一步,只听见刀划破肉的声音。

“哈哈,你这个妖女,害我母妃还不够,还要跑进明堂去害我师父!今日我就杀了你!”己泽溪愤怒的骂道。

此时的己水烟,肚子上挂着一把匕首,殷红的鲜血顺着匕首不断的往外流,血液溅落到地上,仿佛那迎风摇摆的罂粟,红的嗜血,她脸色苍白,望着眼前这个少年,心头划过一抹嘲讽,她步步算计,从未失败,以为这世间无人可以阻挡她前进的脚步,却始终算漏了她只是一个人,一个连武艺都没有的弱女子,她太狂妄了。

“水烟。”姬扶桑焦急的奔到己水烟的跟前,将快要倒下去的己水烟拥入怀中,此时,他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看出来那张单纯的笑容下面隐藏的疯狂,他也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在这些相处的日子里,他的心里不知不觉的住进去一个红衣女子。

己水烟用那苍白的容颜扯出一丝笑意,她伸手抚摸上那熟悉的容颜,她终于看到了属于公子的那份关心,“公子。阿姒好想你!”

“果然是妖女,还未成婚,就如此不知廉耻,像你这种女人,就应该早点去死!”己泽溪恶狠狠的盯着躺在血泊里的己水烟,嘴中还不断的冒出恶毒的言语。

“啪。”己想月怒极,伸手就给己泽溪一巴掌!

己泽溪委屈的望着己想月,他做错了什么吗?他为母妃和师傅报仇有错吗?为何一向疼爱他的六姐姐要打他?“六姐姐,你为何打我?”

“还不快向你七姐姐道歉!”己想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望着己泽溪。

“不,凭什么我要道歉?若不是这个妖女,我母妃会去冷宫吗?我师父会摔了自己最钟爱的琴吗?”己泽溪愤怒的吼道。

“你。”

“六公主,带着己泽溪给本公主离开,这一次,本公主原谅他,若有下次,休想让本公主饶他!还有,这次事情若有第三个人知道,小心他的小命!”己水烟一双眼睛凌厉的望着己泽溪,这次,就当给狂妄的她一个教训!

己想月复杂的望着血中的己水烟,这个女子论心智,不输于自己的师傅,如果这个女子肯帮她,莒国何愁不会变革成功,只是。唉,罢了,每个人活着的意义不同,她管不了那么多!她回头望着这个被水贵妃保护的太好的少年,心头闪过一丝无奈,当年的一些事情她略有所闻,是非对错,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泽溪,跟我走!”己想月拉着己泽溪走出了芙蓉殿。

“水烟。”姬扶桑担忧的望着躺在他怀中虚弱的女子。

“桑子,不用担心,我没事。帮我把这匕首拔出来吧!我知道你会医术,不过,好巧,我只会玩毒!呵呵。”

“水烟,你。你别说了。”姬扶桑心里一阵抽疼,他从未见过如此特别的女子,才智近妖,狂妄至极,随性洒脱,从不娇柔做作,这样的女子,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存在,他的心在这一刻动摇了,他想娶这女子为妻,不为国,不为那虞国万千黎民百姓,只为他心中的那份悸动。

“桑子,六公主,不适合你。”

“嗯,我知道,水烟,过了这年,我娶你好不好?带你去看虞国的小桥流水,喝虞国最美的黄腾酒。”姬扶桑温柔的看着己水烟,说着这世间最动人的情话,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止,他抓住匕首,迅速的拔出己水烟的体内。

己水烟因为失血过多,嘴角挂着幸福的笑意,昏死过去。

自己水烟受伤之后,就一直在芙蓉殿内养伤,而姬扶桑那日看清楚本心之后,自然对己水烟宠爱有加,两人天天 腻在一起,在一旁的奈何都觉酸爽难耐,刘公公更是躲的远远的,一直秉持着,眼不见心不酸的原则。

“公主。”奈何小心翼翼的说道,她就怕惊扰了眼前看似对弈实则打情骂俏的两位。

“奈何,怎么了?”己水烟眼睛盯着姬扶桑,手中却偷偷换着棋盘里的棋子,口中却应付着奈何。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8章 祸国妖姬又如何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