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两军对峙计中计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

2020-09-17 03:54:06

冰璃公子

资讯 | 连载中

自从水贵妃得知己泽溪的昏迷不醒与己水烟有关之后,她便一刻也不敢耽误和林将军来到芙蓉殿外。水贵妃本欲要进去找己水烟要解药,却被林将军拦住了。

“林将军这是何意?”水贵妃愤怒道。

“娘娘,并非末将有意阻拦,只是今日那七公主扬言,从今日起,任何人不准踏入芙蓉殿一步,否则后果自负。”

“不准踏进一步?难道要我皇儿生死未明的躺在那里吗?本宫今日就不信这邪,她还能逆天不成?”说罢,便向前走去。

林将军着急的走到水贵妃前面,道“娘娘,请三思。”他是奉皇后之命重兵把守这芙蓉殿,待皇上醒来再行定夺七公主之事,如今大皇子进去之后也是昏迷不醒,若水贵妃进去有个三长两短,他也没法向皇后交代,况且皇上至今生死不明,他不能再为皇后添乱了。

“让开,本宫倒要看看这个灾星到底要害死多少人?”

“圣旨到。”不见其人,只闻其声,如公鸭般的嗓音从远处传来,来人正是莒皇身边的曹公公。

此时,众人跪倒在地,心思各异,水贵妃眼里划过一抹喜色,皇上醒了,泽溪终于有救了,己水烟也该完了,公然给皇帝下毒,死一百次也不为过!反观林将军眉头微皱,这时候皇帝醒来,皇后到底是何意?难道让六公主一直住在锁月宫不成?

“林将军,皇上让您押七公主去乾清殿。”

“公公。这。”

“怎么,林将军还想抗旨不成?”

“公公多虑了,并非末将抗旨,只是这进七公主的寝殿实在困难。”

“噢,困难?”曹公公紧皱眉头,心里不免犯怵,他是从一开始就有见识这位公主的厉害之处,再怎么说,他也是在这后宫摸爬滚打,一步一步走上这太监总管的位置,却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压着打。着实有些丢脸。

水贵妃站在一旁,望着宫门紧闭的芙蓉殿,心里更是烦躁,“林将军,圣旨在这里,莫要抗旨,抗旨可是要灭九族的!”

林将军见此事已成定局,他也别无它法,只好带着自己的部下硬闯芙蓉殿。水贵妃见林将军进了芙蓉殿,依旧完好无损,心里不免对自己一阵嘲讽,果然自己还是高看她了,弄些唬人的手段,还想逃过一劫,真是异想天开,不知所谓。

林将军站在里面半盏茶的功夫,根本没有发现一丝异样,这让他更加疑惑,难道这位公主是开玩笑的?可是直觉告诉他,这位公主不是在开玩笑。只是有圣旨在,他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他与众部下穿过长廊,来到梅园,走到这里便能望见己水烟的寝殿,心里不免产生了一丝懈怠。忽一阵风吹来,梅花瓣在空中乱舞,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梅香。林将军心头不免一紧,手捂住鼻腔,可惜还是迟了一步,他眼前一花,便昏死过去,众人也未能幸免,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己水烟透过窗户望着横尸遍地的梅园,无奈的道“本公主的话就这么没有威信吗?还是觉得本公主在危言耸听?”

奈何担忧的道“公主,林将军是朝中重臣,这样做对我们百无利害啊?”

己水烟俏皮的挑了挑眉尖“奈何,近几日越发的聪明了?莫非是本公主教导有方?”

“公主!”奈何有些着急的道,都到这时候了,自家公主还有心思开玩笑。

己水烟捧着一杯茶,一本正经的道“若不是他们断本公主的粮路,本公主何至于此?奈何,你出去告诉他们,若要见本公主,就让本公主祭满这五脏庙再说!”

奈何同情的望着倒在地上受着冷风抚摸的众将士,幸亏只是自家公主殿下没吃饱,若是打扰了公主的美觉,不死也要半残。

此时乾清殿内,解完毒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莒皇,听闻大皇子进了芙蓉殿之后,和自己一样陷入昏睡之中后,一股怒气袭上心头,喷出一口黑血!人又陷入昏迷之中。殿内候着的刘太医吓得脸色一片煞白,心里将己水烟一顿狂咒,他好不容易给皇上配好解药,皇上清醒过来了,满心欢喜的等着皇上的赏赐,如今倒好,赏赐没了不说,还得继续将脑袋悬着。他战战兢兢的走到莒皇的病榻,手按在莒皇的脉上,过了半晌,刘太医将悬着的心脏放回原位,幸亏只是喷了一口毒血。

“刘太医,皇上怎么样了?”在一旁的皇后急切的道。

“启禀娘娘,并无大碍,皇上只是怒袭心头,将这几日积攒在心头的毒血喷了出来,导致气血亏空,才会昏睡过去。”

“参见皇后。”刘公公这时从殿外满头大汗的走了进来。

“为何只是公公一人来?七公主呢?”皇后满腹狐疑的道。

皇后这么一问,曹公公老泪纵横,哭诉道“皇后啊,呜呜。这七公主无法无天了,给皇上下毒不说,还公然抗旨,娘娘您是心善,只是围困了芙蓉殿,而七公主却是变本加厉,不让任何人进入芙蓉殿,林将军为了不违抗圣旨,两个时辰之前就进去了,却再也没出来!娘娘,你可要为林将军做主啊!”

皇后望着满脸泪花的曹公公,眼中划过一抹怒气,以她对七公主的了解,必定不会无缘无故的不让她人进入芙蓉殿。

“曹公公一把年纪,莫要让人看了笑话去,还不赶紧起来?”

曹公公好歹在宫里也是莒皇身边的红人,察言观色这项本领已经是练就的是炉火纯青,便止住流下的眼泪,站了起来。“娘娘,林将军。”

“哼,别以为本宫不知道,按七公主的要求去办!倘若本宫要是知晓有人还从中作梗,本宫定不饶她!”

曹公公额头冒起一丝冷汗,这时他想起了一年前的那个夜晚,让她打心底里害怕,眼前的这个女人,才是隐藏的最深的。

姬青娐望着离开的曹公公,眼里划过一抹深思,这位七公主到底要干什么?

“让太子见笑了。”此时,皇后又恢复了往日雍容华贵仪态得体的模样,带着一丝歉意的向姬扶桑说道。

“无妨,本太子今日只是过来为莒皇献药材的,若皇后无其他事,那本太子先行离开了。”姬青娐面带笑意的说道。

“既然如此,本宫也就不挽留了!小青,替本宫送送虞国太子。”

皇后望着一袭白衣的姬扶桑,心中若有所思,这虞国太子来了也近半月有余,却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他到底是何意?

姬青娐离开了乾清殿,并未打算回斜阳居,心里的好奇驱使着她,想要看看这位七公主现在到底想干什么?

“皇兄,你看今日天色尚早,不如我们去芙蓉殿?”

姬扶桑沉吟半晌,道“也好。”

姬青娐讶异的转过身体,望向姬扶桑,这还是她皇兄吗?平日里,总是一副圣人般的模样,对什么事都是冷冷淡淡,今日这是?

“你若不想去,现在就回去!”

“皇兄,小妹知错了,我们还是去芙蓉殿吧!”说完,便大步流星的朝着芙蓉殿的方向走去,她才不要回去斜阳居,那里闷死个人,还不如去七公主的芙蓉殿,讨点酒吃。

等两人来到芙蓉殿时,便见门口重兵把守,姬青娐本以为还要费些口舌,没想到奈何早早的就恭候在门口。侍卫们自然不敢阻拦,人家皇后都发话了,若不按照七公主的意愿来,他们这颗脑袋也就别想长了!

两人进了芙蓉殿,穿过长廊,来到梅园,只见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兵士的“尸体”,若不仔细观察,还真以为这些兵士死了呢。这样的场景,着实吓了姬青娐一大跳,原来曹公公口中的林将军在这里“睡着”。

“太子,我家公主已经在殿内恭候多时了!”奈何不免催促道,从早上饿到现在,她还一口都未曾进,这太子也真是。

姬青娐还愣在原地,姬扶桑早她一步进了己水烟的寝殿。进入寝殿的姬扶桑震惊的呆愣在门口,他眼睛闪着不可思议,只见檀木桌上摆着满满一桌子食物,己水烟一手提着一根鸡腿,一手抱着酒坛,三千青丝随意的披散在身后,一会狂啃鸡腿,一会又狂灌酒,这还不是莒国的公主?他怎么觉得这眼前这位像是饿了好几天的难民一般?就算是难民都不及她的十分有一!

己水烟早就注意到门口的姬扶桑,却并未理会,她依旧我行我素的胡吃海喝。本性如此,她也没必要掩饰,人活一世,若不能随本性而为,与木偶有什么区别?

“七公主,这是皇宫里闹了饥荒吗?”姬扶桑疑惑的问道。

己水烟吞掉口中的鸡腿,灌了两口酒,道“扶桑太子可猜错了,并非这宫里闹了饥荒,而是本公主这芙蓉殿断粮了而已!”

姬青娐从门外只听听见“断粮”二字,人未进来,声音早已传进己水烟的耳朵里“断粮,谁要断粮?”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3章 两军对峙计中计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