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一波三折戏中戏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

2020-09-17 03:54:04

冰璃公子

资讯 | 连载中

奈何从梦中醒来已经晌午了,她揉了揉睡眼惺惺的眼睛,脑海中却浮现出当日己水烟与虞国太子对饮的画面,她努力回想之后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一阵敲门声惊醒了她。她下床将门打开,只见来人是刘公公,她疑惑的问道“公公,怎么了?公主呢?”

刘公公眼神黯淡了下去,都三日了,公主还在牢房,不知何时能出来?

奈何见刘公公如此神情,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联想起那日她无缘无故的晕倒,心里倒也猜出一点蛛丝马迹。

“公主是不是出事了?”奈何焦急的问道。

刘公公点点头,暗叹一口气,记得那日曹公公还未来之前,公主就将一副药单给了他,还说她要离开两三天,要他照顾好奈何,今日便是第三日,奈何是醒了,为何不见公主归来?

“奈何,公主被水贵妃关进了大牢。”

如晴天霹雳,将奈何心中的不安化作了所有担忧,公主果然还是如此。 “公公,今日,是第几日?”奈何焦急的问道。

刘公公见奈何如此焦急的模样,便知此事可能另有隐情,他也不敢耽搁,连忙道“第三日。”

她推开站在门口的刘公公,一路狂奔到己水烟的寝殿。在己水烟的寝宫翻箱倒柜的寻找着什么东西。

而乾清殿内, 莒皇威严的坐落在那高高在上的宝座,俯视着站在下首的水贵妃。

“皇上,此事千真万确,而且证据确凿,堂堂公主如此草菅人命,今日若不给天下一个交代,岂不令天下人寒心?”水贵妃痛心疾首的道。

“若真如此,朕必定不会徇私枉法,给这百姓一个交代,只是。”莒皇眉头紧皱,迟疑的道。

水贵妃自然知晓莒皇为什么而迟疑,她忽而粲然一笑,“皇上何必担忧,和亲之事,虞国太子也未挑明,再说此事也不是非她不可,毕竟锁月宫里还有一位。”

莒皇听此言并未将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反而皱的越紧了,

一年前的事还历历在目,本该香消玉殒的六女儿,之所以让她住进锁月宫,只因为这颗棋子是牵制皇后与孔家的利器,若因此丢失,平衡一旦打破,这步棋不是废了吗?

“皇上,孔仁只不过一个固执又死板的酸儒,为百姓谋福之事,匹夫义不容辞,更何况还是公主,想必皇后和孔丞相也不会有任何异议,且孟贵妃近日也要临盆了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平衡打破,再建立另一个更加牢固的平衡,莒皇疑惑的望着眼前这个他宠爱多年的女人,越发的不明白她为何要这样做,当日是她献计七公主和亲,今日却为何要致她于死地?自己的枕边人,到底也是了解几分,一个是经常在自己身出谋划策的谋臣,一个却是当年选择抛弃的废子,熟轻熟重,他当然心里有计较。

“如此,皇上打算将给天下如何一个交代之法呢?”

未等莒皇话出口,曹公公从殿外进来,禀报道:“皇上,皇后求见。”

莒皇自己心里有些犯怵,皇后来所谓何事?疑惑归疑惑,但也将皇后宣进殿内。

皇后对着莒皇,行了一礼,便目光平静的望着莒皇,然而在莒皇的眼睛里,他看到目光之后的波涛汹涌,不知不觉,他的背后升起一股冷气,额头上的冷汗凝聚成豆大,顺着脸颊,缓缓的滚落下来,滴在白纸黑字上,晕染开一朵朵墨梅。

这个皇后,平时都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后宫的女人无论斗的有多狠,只要不威胁到她的地位,不威胁到她的女儿,她总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对待她们宽大处理,让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心生怨恨,时隔一年,这样的目光又出现在他的眼前。莒皇的不免心生忌惮。

“皇上,本宫听闻七公主被关进大牢?”皇后平静的道。

水贵妃最讨厌皇后这副宠辱不惊的模样,这让她觉得她就是一个跳梁小丑,与当年落叶雨给她的感觉一模一样。

“皇后,七公主之事,本就证据确凿,残害那么多人性命,就该绳之以法!”

“放肆,本宫在和皇上讲话,你一个小小的贵妃难道不知尊卑有序吗?枉你在宫里生活这么多年!” 皇后看都未曾看水贵妃一眼,音声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皇后,确有此事!”

“皇上,如此轻率的处理此事,恐怕有所不妥,再者,就如水贵妃的证据而言,漏洞百出,日后若有人翻案,真有冤情,难道皇上要沦为天下的笑柄吗?虎毒尚且不食子,为何不查清楚呢?”声音不大,却句句砸在莒皇的心里,一丝丝愧疚涌上心头。

此时的乾清殿陷入一阵沉寂,水滴穿过层层漏壶,敲打着铜人手中的木箭,然而,殿内的三人依旧保持沉默。

“叮当。叮当。”一阵铃铛的声音打破了这半晌的沉默,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大殿门口,只见一青衫女子背光而立,阳光从她的侧脸擦过,闪着淡淡的荧光,三千青丝只用一根木簪束起。女子眉如远黛,一双干净透亮的眼睛望着高高在上的莒皇,薄唇轻呡,仿佛是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娥,又仿佛像是出自山林的精灵。

莒皇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来人,一双被权力侵蚀过的双眼渐渐变的幽深,记忆的闸门因此而打开。

当年,他刚登基为帝,立誓要当一个好皇帝,他探访民勤,途中,遇到了一帮土匪打劫一男一女,男子为了自身安危竟然不顾女子,将女子丢弃,他本年少轻狂,见不得弱者被欺负,于是救了那女子,他们一路同行,却不知 这世间有日久生情他们相爱慕,只是她并不知道他是皇帝,他也不在意她是不是完璧之身,后来,他们在苍天的见证下结为夫妻,只是,他终究是皇帝,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之后他带着她回了皇宫,她也知晓的他的身份,从那以后,女子渐渐疏远了他,可他对她的宠爱依旧如故,后来,皇宫里又来一美人,她懂他,他的心在不知不觉中,一天一天的变化着,最终为了这美人,将他曾经最爱的女人打入冷宫,对她的女儿也不闻不问。如今站在眼前的这个青衣女子,如当年她一袭青衣。

回忆慢慢变的苦涩,那份被尘封的爱情渐渐苏醒,他的眼睛里闪烁着片片泪意,他仿佛瞬间老了十岁,不在年轻,也不在义气满满,他只是一个在权力漩涡里不停挣扎的君王。

一旁的水贵妃,眼神中的怀念变得恨意滔天,就是眼前的这个女子,让她一生背负的如此之多,她恨!

来人正是那关在牢房之中的己水烟,她眼神无波的看着莒皇“父皇难道不认识小七了?还是父皇想起了曾经的旧人?”

莒皇心里五味杂陈,眼前的这个女儿,从一出生不受他所喜,一直不想见,在冷宫生活了那么多年,他不闻不问,从来没有尽过作为父亲的一丝责任。愧疚使他从那宝座上走下来,来到己水烟的跟前,伸手想要抚摸这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

己水烟眼神嘲讽的看着莒皇,自古帝王多无情,眼前的这个人,将这句话演绎的淋漓尽致,就因如此,母妃就因在冷宫苦苦的念着吗?到死都无法见这个无情的男子吗?这样的无情之人,她宁愿选择不要!只是这是母妃的选择。

“皇上,七公主就在眼前,何不问个明白?难道非要冤枉了你这么多年没见过的女儿吗?”皇后在一旁道,她心里清楚,这个无情的帝王,在权力,利益面前,眼里心里一丝感情都没有,他拥有这后宫三千佳丽,终究是个个负尽。反倒是三千佳丽,机关算尽,不过是谋生谋情,到头来,落得个万劫不复,可怜之人而已,而这,又何尝不是眼前这个男人造成的悲剧?

莒皇这才从自己的感情世界里回过神来,他的手终究还是停留在半空中,并未触碰到己水烟的面容。

他是一个帝王,不需要这些儿女情长,他将举在半空中的手放回身侧,脸上又挂上了以往威严的神情。正要开口,眼前一阵模糊,脚底下也不听他的使唤,一头栽倒在地。

莒皇突然晕倒,皇后与水贵妃急忙扑过去,此刻,乾清殿已经乱成一锅粥,唯独己水烟一人淡定的站在原地,冷漠的看着这闹哄哄的乾清殿。心中却涌现出丝丝悲凉,看似关怀之至,又有多少人是出自真心?

这一局,预料之外,却是意料之中。

己水烟有些倦了,便自行离开了乾清殿,向芙蓉殿走去,不知道芙蓉殿里中毒的宫女太监好了没有,她倒有些担心,毕竟她还要住一段时日,可不能让好不容易有些人气的宫殿冷却下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0章 一波三折戏中戏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