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

2020-09-17 03:54:04

冰璃公子

资讯 | 连载中

今日倒还好,天空虽然阴沉沉的,好在并没有冷风,姬扶桑在斜阳居里和往常一样,倒是旁边的姬青娐按耐不住自己的那颗跳脱的心。

“皇兄,今日天气甚好,不如出去走走?”姬青娐眼神充满了希冀的望着坐在梨花案前看书的姬扶桑。

然而姬扶桑并未理会她,他的目光一直集中在书上,仿佛在他眼中,这根本就不是一本书,而是自己相恋多年的情人一般。

姬青娐自然是恨的牙痒痒,她一把夺过姬扶桑手中的书,扔在梨花案上,“皇兄,一本破书有什么好看的?”

姬扶桑倒也不生气,他了解自己这个妹妹,大事上从不出错,对于政治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就是性子活了些,他这个做哥哥的,自然是宠着。

“你想玩,何不自己去玩?”

“皇兄,这是莒国,人生地不熟的,我找谁去?”姬青娐委屈的道。

“昨日,你不是找了一个好酒友吗?”

不说这个还好,说起来她就来气,好不容易得来的‘理还乱’被她的好皇兄喝没了。心情瞬间跌入谷底,自己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出去了。

姬青娐离开之后,姬扶桑也没什么看书的心情,他独自一人行走在广寒路上。心里想着事情,自然也没有注意迎面而来的己水烟。而己水烟离开芙蓉殿之后,一路走走停停,欣赏着路上的一切能欣赏的风景。

“砰。”这位欣赏风景无比惬意的公主一头撞进姬扶桑的怀中,恰巧姬扶桑的左脚踩在还未融化的冰面上,只听见重物落地的。

己水烟睁着一双眼睛瞪得如铜铃般望着眼前的男子,如此熟悉的容颜,让她眼前一阵恍惚。果然这不是梦,前几日她还一直在想,那次在乾坤殿的相见不过是梦一场罢了。她以为今生再也无缘公子,如今人就在眼前,本该不相信宿命的她,第一次,她信了。

“公子。”她轻声的呢喃着,仿佛怕惊扰如此真实的一幕,她心心念念的公子将又一次离她而去。

姬扶桑眉头微皱,望着眼前这个趴在自己身上的红衣女子,脸上泛着微红,佯怒道“七公主,难道不知男女授受不亲吗?”

沉浸在自己感情世界的己水烟终于清醒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丝窘迫,脸颊挂上了一丝可疑的红晕,站起身来,佯装拍打着身上根本不存在的尘土,脚踝处的铃铛也叮叮当当的作响,为这寂静的广寒路曾添了一丝韵味。

姬扶桑站起身来,倒有些意外,第一次见她,是在乾坤殿内,她一袭红衣,脚踏棋子而舞,仿佛她就是那九天之神,高贵,美丽。第二次见她,是在她的芙蓉殿,依旧是一袭红衣,抱着酒坛,为自己妹妹设了一场鸿门宴,她聪明,洒脱。而这次,她就像一个锁在闺房中的千金小姐,一副小女儿的娇态。让人忍不住想要探究。

此时己水烟已经收拢好自己的情绪,现在公子不认识她,此事还得从长计议,她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玉佩,“既然有心用它,莫要再失了才好。”

“多谢公主。”

“公主,眼看着天都黑了。”己水烟身后的侍卫焦急的说道。他们两人本就奉水贵妃的命令,将己水烟带入大牢里,谁晓得眼前这为公主竟然不按常理行事,他们若是不按照这位公主的性子来,早不知被扣多少欺君的高帽子,他们只是小小的侍卫,根本承受不住这欺君的大罪,也就这一路只好由着这位公主的性子。

己水烟并没有理会身后的两个侍卫,她望着姬扶桑道“不知三皇子还记得那日带走了我那坛‘理还乱’吗?”

姬扶桑自然知晓己水烟的言外之意,“七公主放心,自然是记得。”

“倘若本公主要假戏真做呢?”

“公主难道不知言而有信吗?还是公主觉得我家主人如此好欺?”

己水烟心里划过一抹失落,公子的心里只有虞国的臣民,不过这样也不可厚非,他只是将她忘记了而已,上天既然让她重新遇上公子,她一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和亲之人,只能是她。既然公子想要一个在莒国有权有势的公主,她同样可以做到。

“呵呵,本公主怎会言而无信,就怕太子你到时后悔莫及。”

姬扶桑望着眼前这个红衣女子,她眉眼扬起一抹自信的笑意,仿佛这世间所有的事情只在她一拂手,尽在她的掌握之中。她又哪里来的这种自信,会让他改变最初的想法?

“七公主既然如此说,扶桑拭目以待。”

己水烟眉眼的笑意渐渐散开,笑容布满整个面容,总有一天,她会用平等的身份站在公子的身旁,而不是现在只是一个处处遭人暗算,无权无势的一个公主,况且这世间本就是男尊女卑,男人只晓得女子天生就该依附他们而生存,她就偏生逆了这天不可,既然喜欢公子,就像木棉树一般,站在他的身旁,而不是做一朵被人护在羽翼下的娇花,这样随时被人遗弃的爱情她不需要。那是在芙蓉殿为姬青娐设的第一局,不过只是刚刚开始。

己水烟的笑容晃花了姬扶桑的眼,这样的笑容,是他从未在一个女子脸上所见到的,自信,张扬,让人忍不住相信这个女子就是有这个能力。他沉寂了许久的心,在这一刻加快了它跳动的次数。他现在很期待,倘若这女子真有这能力,他后悔一次又何妨?天下女子若如她这般,哪里还存在男尊女卑。

己水烟踩着轻快的步伐,向前方走去,她身后的两个侍卫疑惑的望着己水烟,七公主这是去牢房吗?疑惑归疑惑,将这位公主押入大牢,才是他们的任务。

姬扶桑望着远去的己水烟,她一袭红衣,被风扬起,身后三千青丝随风而动,这样的女子,世间少有,他的心里忽然间升起一丝冲动,想要这个女子嫁与他为妻。只是理智将他的冲动压了下来,他不能这样做,他是虞国的太子。

水贵妃回了嫻吟宫之后,胸口积压个气血终于压不住了,一口喷在地上,这可吓坏了紧随身后的曹公公。

“娘娘,没事吧?”

水贵妃脸色一片苍白,胸口的疼痛倒也减轻了不少,“没事,只是本宫后悔当年没在冷宫杀了她!”

“娘娘。”

“曹公公,本宫让你办的事情怎样了?”

“一切都准备好了!只是娘娘,您真要如此吗?一旦失败,那可是万劫不复!”

水贵妃嘲讽的笑了笑,万劫不复又如何,若不是如此,她还能支撑到现在?

“曹公公,本宫让你找的那个人可曾有消息?”水贵妃眼神充满希冀的望着曹公公。

“未曾。”

曹公公的话落,水贵妃眼神黯淡了下去。难道今生,她再也无缘见到他了吗?

“娘娘,这么多年过去了,或许永远都不可能找到,您又何必执念如此?”

“曹公公,你不懂啊。”

曹公公的眸中闪过一丝失落,他是个阉人,他不配懂。只是心中的那份深埋的感情,就算骗过了所有人,终究是骗不过自己。命,或许本该如此。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8章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