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步步心惊暗夜殇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

2020-09-17 03:54:03

冰璃公子

资讯 | 连载中

姬青娐回到斜阳居之后,便一直闷闷不乐,‘理还乱’也因此被她搁置一旁,她想起今日那抱坛独饮的红衣女子,一丝淡淡的心疼从心里划过,莒国七公主,说的好听,是公主,说的不好听,还不如丫鬟婢女。

“想什么呢?”

姬青娐压下心中那抹心疼,再多的心疼也帮不了她,终究是于事无补,路还是需要自己走的,她人有她人的活法,她干预不了,再者,己水烟也同她一样,本是骄傲的女子,也不需要她人的同情“皇兄,今日你怎知我去了芙蓉殿?”

“这还用说?哪次不是喝酒误事?”

姬青娐对着姬扶桑吐了吐舌头,没办法,她天生好酒,唯独今日,她终于遇见一个同她一样好酒的女子,倒令她有些惺惺相惜,只是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

“皇兄,必须走这条和亲路吗?”

“青娐,聪明如你,你应该明白。”

姬青娐望着窗外,这些年,父皇连年攻打莒国,虽说每次得胜而归,却也弄得民不聊生,她曾经亲眼见过那些为了徭役而卖儿卖女,她不忍,皇兄也不忍,作为一个统治者,民众骨瘦如柴,卖儿卖女是何等的悲哀。这次出使莒国,父皇原意是探虚实,而她与哥哥要做的便是促成这场不确定的和亲,也让虞国的民众得以休养生息。只是今日答应那七公主之事,暂时也只能是七公主,至于锁月宫的那位,只能搁浅。然而虞国需要的是一位在莒国身份尊贵,也有牢靠后盾这人,最合适的人选莫过于锁月宫的那位,这样虞国的百姓才有希望,她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对己水烟说声对不起了。结局是不会变的。

姬扶桑目光注视着姬青娐,她的妹妹,比他更适合站在那俯视天下苍生的位置上,也更适合做一个君主,百姓也需要这样一位心怀天下苍生的仁爱君王,只是她从来都是不愿意,做为哥哥,为妹妹遮风挡雨是应该的,为民众谋福,便不愧扶桑二字。《楚辞.九歌.东君》言,“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这便是他的责任!等这件事过后,妹妹也该离开,去寻找她所爱之人!

翌日,芙蓉殿内静悄悄一片,所有的太监婢女皆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只有己水烟和刘公公二人完好无损的在殿内悠闲的喝着茶水,在落雪宫可没有这待遇,茶倒是个好东西。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

“七公主好兴致!”曹公公如同秋日的蚱蜢,又一次蹦跶到己水烟的寝宫。

悠闲的己水烟见来人是曹公公,脸色忽变,将手中的茶杯摔碎在地,怒道“本公主在这芙蓉殿好歹也有段时间了,为何公公今日才来给本公主请安呢?在怎么说,本公主好歹也算是你师父,况且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孔夫子曾有言 在先‘父母唯其疾之忧’本公主也算你半个父母,且我并未仙逝,你如此不顾孔夫子训言,公然顶撞与我,此等不孝之人,焉能服侍好我父皇,你如此欺君,你可知罪?”

曹公公被发怒的己水烟唬的愣在当场,脑海中不断地重复着‘欺君’两个大字。

在一旁与己水烟对饮的刘公公望着愣着的曹公公,脸上的一堆褶子都堆在了一起,如同一朵蔫了的野菊,果然,治曹公公这样的恶人,还需要公主亲自出手。他笑意盈盈的又为己水烟准备了一套茶具。

己水烟先净了净手,对着曹公公道:“曹公公,你今日可要看仔细了,这茶,可不是你端着茶碗牛饮,本公主可只说这一遍,你若再如此蠢,本公主可不饶你!”

曹公公幡然醒悟,脸色又是一片铁青,她愤怒的望着己水烟。

己水烟并未理会曹公公愤怒的眼神,“煮茶呢,分为八个步骤,第一步,治器,用开水将茶杯和茶壶洗干净。第二,纳茶,就是将茶叶放进茶壶,一般放茶的时不要用手,免得公公将手上的汗味和手气放到茶水里;第三,候汤,这个则是等待水开,公公可要瞧仔细了,水沸分为一沸,二沸和三沸。开始冒泡的时候温度不够,不宜泡茶,当水顶水壶盖时,汤已太开了,也太老了,叫百寿汤,也不宜泡茶,只有当水泡连串冲上来,水面浮诛的时候才是最好泡茶的汤;第四,冲茶。第五,刮沫。第六,淋罐。第七,烫杯。第八,斟茶。”

言毕,己水烟将泡好的茶递到已经气得发抖的曹公公面前,“公公,本公主刚才所讲的你可听清楚了?听不清楚倒也无妨,脑子蠢是天生的,这个后天再努力也不会聪明!喝了本公主泡的茶,兴许,你会变聪明一点也说不定呢。”

对于己水烟递过来的茶,曹公公自是不愿意喝的,这可是活生生的打他的脸。

“怎么,公公看不上本公主的泡的茶还是看不上本公主的技艺?”

“。”

“可能是我这技艺入不了公公的眼吧!唉。”

“大胆,曹公公你可知这是吾皇当年亲手所著《茶经》一书里的技艺,你这是欺君!”

曹公公连忙跪倒在地,连磕响头道“公主饶命,奴才不知,公主饶命。”

“曹公公,你这是干什么?”水贵妃夺门而入,愤怒道。

曹公公仿佛看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连滚带爬的跑到水贵妃的跟前,抱住水贵妃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道“贵妃娘娘,奴才知错了,奴才再也不敢了!”

水贵妃眼里闪过一抹厌恶,连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都收拾不了,要他何用?

“来人,将七公主拿下,关入大牢。听后发落!”

随着水贵妃的一生令下,从殿外冲进来两个红甲卫兵,本欲要用绳子将己水烟捆住,己水烟眼神淡淡的扫过两人,两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水贵妃见此更加愤怒了,眼前的这个红衣女子与当年的落叶雨如出一辙。“蠢货!还愣着干什么?”

“贵妃娘娘又何必生这么大的气?难道娘娘不知怒伤肝吗?再说也没必要为难他们,不是么?”

“你。”气得水贵妃一口心头血卡在喉咙不上不下,脸色憋的苍白。

“贵妃娘娘,是不是当年本公主母妃也曾和我这样和你‘聊天’?”

她母妃?可不是当年那个贱人吗?同样是这芙蓉殿!只是今日她是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来惩罚敌人,想至于此,喉咙里的心头血也被她悄悄的压了下去。平静的道“七公主,不论前尘往事如何,都已经过去,本宫今日来,只是为了彻查你这芙蓉殿太监宫女中毒之事,且就你与刘公公两人完好,如此明显之事,也只有七公主所为了,本宫只是奉吾皇之命,捉拿你归案,你可莫要归罪与本宫!”

“这样说来,本公主是下毒之人?那敢问本公主为何要害他们?我与他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

“呵呵,这可要问你自己,为何要如此丧心病狂?他们虽没你身份高贵,难道就不是人吗?”

己水烟眼神嘲讽的望向水贵妃,到底是谁丧心病狂?这些年,死在她手上的宫女太监还少吗?当年跟随母妃的宫女太监,如今只剩刘公公一人。

“来人,将七公主带下去!”

己水烟眼神无波的望着水贵妃,慢慢的,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映在水贵妃的眼睛里,像地狱里爬出的恶鬼一般,她的后背不知何时冒起了冷汗。这种感觉,她着实讨厌。

“贵妃娘娘可曾听曹公公说过,本公主教他的那局棋?那娘娘可知晓最后是谁赢了吗?”

水贵妃厌烦的摇摇头,她才不稀罕那什么结局,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堵住这张气死人不尝命的嘴。

己水烟望着水贵妃,她想不明白,为何当年自己的母妃会败给这样一个沉不住气的蠢女人?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这牢房是必须走一遭了,也罢,就当做换个地方住吧,只是奈何,想到这里,她不免有些担忧。算算时间,应该出来也不算太晚。她一袭红衣走出了芙蓉殿,像女王一般在前面走着,脚踝处的铃铛也随着己水烟的步伐叮叮做响。跟在他身后的两个红甲卫兵就像是专属于她的侍卫,无论怎么看,都不会出现一丝违和之感。

水贵妃望着己水烟离去的背影,眼前又浮现出当年落叶雨转身离开时的模样,时隔多年,当年的一切历历在目,只是今日换了角色,她是一个胜利者,为何却体会不到大仇得报的快意,反而一颗心却不知安于何处?那渐渐远去的红衣女子,怎么给她一种怪异的感觉,就好像自己被一只毒蛇死死的盯着呢?

刘公公望着眼前衣着华丽的水贵妃,一股辛酸涌上心头,曾经,她们是这皇宫里仅有的一对交心知己,如今却落的个反目成仇,甚至祸及子女,这世间果真世事无常。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7章 步步心惊暗夜殇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