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被逐师门

侠亡

2020-09-16 23:31:50

半只眼

资讯 | 完结

  小船在一座高山上停了下来,昔诺小心的下了船,转身冲弥瞳摇摇手,“师兄再见了。”“喂,等等丫头。”弥瞳喝住昔诺,“我帮你个忙好了,不然我可等不上你。”伸出手,一块天蓝色的圆形石头浮现,轻轻一弹,石头出现在昔诺面前,“拿着吧,对我来说,它已无用。”说罢,不等昔诺说什么,弥瞳消失在了原地,“丫头,你最好快一些哦,不要我成了仙帝你才来找我。”

  昔诺无奈笑笑,刚碰到石头,一种巨大的疼痛席卷而来,排斥着整个身体,从双脚开始一直向上且越来越疼。暗暗咬紧牙关,汗珠一滴滴的落了下来,砰的一声,直接跪倒在地,几欲昏厥,好似过了许久,又好似只过了一刹那,疼痛终于停了下来,昔诺长长的深呼吸一口气,再看向身上早已是汗津津的了,未来的及感受什么,一道声音如惊雷般在耳旁炸开,“何人敢在此捣乱!”

  “噗……”昔诺心神大乱,直接突出了心血。“好强。”她警觉的站起身,面相来者。

  来人是一个戴着鬼面的黑衣人。“在下昔诺,特前来拜见师傅。”昔诺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恭恭敬敬的弯腰说到,心中惶恐,这个人绝对能秒杀她。身上的威压顿时消退,心中长舒一口气。

  鬼面人看着眼前这个面目全非的少女,根本无法与从前那个缠着自己教功法的女孩联系在一起,他微微一叹,可惜这么有天赋的孩子偏偏碰上了这种昏庸无道的师傅,心一横,沉声说道:“掌门一下令,昔诺修炼魔功乃天下之大不为念昔往师徒情分上,限三日之内,离开玉乾宗。三日之后,若在相见,休怪手下无情。”黑衣人说完,深深看了眼昔诺,提着剑走出昔诺视线范围。

  “修炼魔功,好大的罪名啊。”昔诺的脸色阴沉下来,握紧了拳头。

  “哟,谁家杂种到处乱跑啊!刚才鬼大好像说驱赶某些人族败类,也不知道是说谁呢!某些人呐,修为净失不说脸也毁了,要是有脸的话还可以去青楼什么的现在恐怕只能捡东西活了。”苏瑶和一众女伴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昔诺看着她们来的方向,声音低了下去,“又是你搞的鬼!”“是又怎样!我可是掌门之女真正的天骄之女,你算什么东西,只不过是捡东西老太婆捡来的垃圾罢了。你有什么资格与我抢夺书辞。三日之内若不离开,这次,我不会再失手。”苏瑶一扬头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得意。“就是就是,也不看看自己都成什么样了,还妄想和瑶姐抢书辞!”一个粉衣女子跳出来,一边是说着,一边还偷偷看向苏瑶,她果然更得意的笑了起来。“哼,这种杂种,真是臭不要脸。”又是一个面容较好的女子冷哼。

  “呵,一群十七八岁的东西了,修为不过练气七八成,长的再好有个屁用。”昔诺冷冷的回答。“你说什么!”粉衣女子调起嗓子惊叫。昔诺不语,淡淡的撇了眼她们,转身离开了。“谁让你走了!”粉衣女子气不过,玉手从腰间一抚,一个水蓝色的长鞭出现在手中,直向昔诺而去。

  “住手!”鞭子被一人牢牢握在手中,女子看到来人,吓的直接跪倒在地,泪眼婆娑,“鬼大,我错了,求您原谅我吧。”此人正是刚刚的鬼面黑衣人。鬼大不说什么,只是用眼睛看着苏瑶。苏瑶无奈,只好厉声责备,“烟檬,你若再敢如此放肆,我定饶你不得。”将你关入狱门。”鬼大不咸不淡的一句补充,却让在场所有人变了脸色。

  狱门是玉乾宗犯重错弟子的归宿,从未有人从中活着出来,每每靠近狱门,便可听到里面传来痛苦的嘶喊声,犯了错的人宁愿自杀也不愿进狱门。从古至今,负责狱门的只有八人,因带着鬼面,又被称为八鬼,传说八鬼中的鬼大从未更换过,此等人物即便是掌门见了也要恭恭敬敬叫声前辈,哪里是她们这些小辈可以招惹的存在。

  所有人都乖乖闭上了嘴。鬼大走到面色不善的苏瑶前,身音冷淡,“苏归的女儿?”苏瑶咬紧牙关,“是的。”“刚才你会阻止么。”鬼大盯着苏瑶的眼睛,她被看得一阵心虚,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不知道,但应该不会。”“可你有看懂她最后的眼神。”“哼,不过是濒死之人最后的挣扎。上不了台面。”苏瑶冷哼,手心竟然被昔诺最后那个君临天下般的眼神吓出了汗,真是耻辱,。“有点意思,不过,提起你的警惕,她会是你继承掌门之位的最大障碍。”鬼大说罢,御剑而去。“障碍?她可不是,现在死不就好了吗。”苏瑶心中杀意渐起。

  “亲娘啊,再多一秒就装不下去了。”昔诺擦擦脸上的汗珠,碎碎叨叨的念着,“辛亏跑的快,要不小命就交代在哪里了,听那鞭子和空气发出的摩擦声,这是要认真的感觉啊。实力不够,只能放两句狠话就撤了,惨啊惨啊。”她的脸变得苦兮兮的,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这要怎么下!!”

  “师妹若不介意,我送你。”一个面容清秀,一身素衣的少年出现在昔诺面前。“多谢你了,你是?”昔诺也不客气,自己可没什么时间了。“小药的师傅,五师兄所言。”所言脸上带这些悲切,“刚才听到鬼大的话了,前来送你最后一程。”“天啊,居然是你,真好,还说要在临走之前特意去找你道声谢。”昔诺两眼放光望向所言,所言被看得不好意思,还有些婴儿肥的脸上泛起了片片红晕,“走吧,这是我,最后可以为你做的。”

  天际之上,两人默默无语,昔诺想着自己堪忧的未来,心沉甸甸的。

  很快,两人就到了小木屋前,所言从怀中掏出一本无皮书,塞给昔诺,长叹:“我们从小长大,我却什么也做不了,这个,你拿去。”不等昔诺说什么,他便御剑而去,只是显的格外落寞。

  “喂!”昔诺想要叫住所言,可他走的太快,看看手中的无皮书,昔诺心情格外复杂。

  回到木屋,将书放到桌上,昔诺收拾起东西来,可最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4章 被逐师门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