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下山归家

侠亡

2020-09-16 23:31:49

半只眼

资讯 | 完结

  “书辞!”一个白衣女子急匆匆的御剑而来,扑进大师兄的怀抱,“怎么样了啊?她真的醒了?”大师兄书辞只是看向昔诺,暗淡的说:“昔诺,还不前来拜见你二师姐?”

  “天啊!”女子看向昔诺,睁大了眼睛,惊讶的喊了一声,“昔诺?!你的脸!”脸?昔诺心中苦涩,看向女子的绝美脸庞,洁白无瑕的瓜子脸上,一双大大的眼睛里满是震惊,樱桃小嘴微微张开,贝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身上散发着一种书卷气息,如一位邻家大姐姐般温暖的感觉。与大师兄书辞站在一起,完美的诠释了金童玉女这个词汇。

  昔诺在打量女子时,女子也在盯着昔诺脸上那道由左额头开始一直拖到右下巴如蜈蚣般横据在脸上的伤疤,眼里闪过一阵喜悦。如此一来,你又有什么资本与我强夺书辞?女子眼中的喜悦被昔诺看了个透彻。心中慨叹不已。

  “师妹。”女子看着昔诺,几欲落下泪来,朝着昔诺走了几步却又立即停了下来,两年没有洗澡,这味道……况且修炼者七窍灵通,味道要浓重多。小药与书坊在意的是人,自然不会太关注到味道什么的,而女子只是在演戏罢了。昔诺想通后,失笑无语。

  “呜呜,诺儿,还记得我吗?”女子长袖掩面,声音悲切:“师妹,苍蓝说你已失忆,看来是真的,父亲出手太重了,真是的。但,唉。这该怎么好?”昔诺听着,心中越来越不耐烦了。

  “师姐啊!”昔诺出人意料的扑上前,泪眼汪汪的抱住了女子。女子脸色刷一下就变了,一股恶臭冲入鼻腔。“师……师妹,你你你先放开我。”“师姐,你这是在嫌弃我么,唉,我虽然不记得你了,可我明白你对我好,可,你这是何意?是在嫌弃我吗?我,我真的……”昔诺抬头,满脸的可怜。“不,不,师妹误会了,师姐可不是这个意思。”女子推起一个笑容,摸摸昔诺的头发,“师姐可不是这样的人,你呀,快快下山回家,晚上去见师傅吧!”“师傅?”昔诺心一沉。“是呀!”看到昔诺表情阴了下去,女子暗自开心起来,笑眯眯的说:“师妹,我叫做苏瑶,要记住哦!是大师兄书辞的妻子。”“苏瑶!”书辞低喝一声。“怎么了,我不能讲么?”苏瑶不甘示弱的瞪向书辞。

  “怎么下山?”昔诺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声音里透着冷淡与疏远。书辞捏了个法诀,三片巨大的羽毛浮现在空中。“若不嫌弃,乘此即可。”书辞盯着昔诺,喃喃道。

  羽毛带着昔诺下了山,飘到一处破旧的小木屋前。刚刚落在地面上时,羽毛便化做了无数粉尘。

  “吱呀。”开门声响起,还未来得及做什么,一阵大风吹起,黄土飞扬。

  再次睁开眼时,面前是一个苍老的婆婆怀中抱着一个白白净净的婴儿,婆婆用头抵着婴儿的头,咿呀咿呀唱着流传千年的歌曲,婴儿咯咯的笑出声来,婆婆也笑了起来,小小的木屋中,唯留安宁。“呼呼……”下雪了么,昔诺怔怔的望向天空,一朵雪花飘落于鼻尖,却无任何冰冷之感。移步向前,透过木屋的窗户可以清晰的看到屋内的情景,小小的火炉发出温暖的光芒,婆婆用手拍着婴儿,婴儿安然入睡。“快啊!”一声稚嫩的哭喊声响起,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女孩拼命拽着一个约莫三四十岁的男子,“师傅,求求你救救奶奶吧。”“你要我说多少次才懂?我救不了!”男子有些生气的一甩手,女孩没有站稳,一下子摔到了草地上,豆大的眼珠汹涌留下,“师傅!求求你了!”女孩一边磕着头一边哭诉。男子厌烦的挥手,一个小小的药瓶浮现于空中,“去去,要不是瑶儿求我,我怎么可能收你这么个又穷又傻的徒弟,拿了就快滚。”“谢谢,谢谢您师傅。”女孩舒心的笑了起来,“哼,别叫我师傅,听的人恶心。”“是是。”女孩急忙道,深深跪了下去,泪珠顺着脸颊滑落。昔诺心越来越痛了,这个女孩子,绝对就是以前的自己,“笨蛋。”昔诺上前想要拉起小女孩,却穿过了女孩的身体。

  “这是……幻境?原来……”小女孩在昔诺的眼前消失了,天色暗了下来,前方隐隐有烛光闪烁,引着她往前走去,一个简陋的棺材出现在面前,“奶奶。”一个少女低低唤着,坐在棺材前,用头抵着棺材,闭上眼。“诺儿。”一个男声突兀出现,竟是书辞。书辞看着少女,也坐了下来。“书辞哥哥,你来了。”“嗯。”“你知道吗,奶奶最后和我说,我的父母在某一天来接我呢,他们会坐着用玉襄的金车,若干人开道,从遥远的地方飞驰而来,所有人都会恭恭敬敬的叫我公主而不是喂,奶奶真是的,我都已经12岁了,还用这种不切实际梦来骗我……”后面的话被哽咽打断了,书辞叹气:“诺儿,在你17岁时,我来娶你好不好?我保证。”许久许久之后,一声淡淡的好。

  好喜庆的音乐啊,昔诺回头,书辞与苏瑶站在一起,二人穿着红装,周围宾客喧哗,“快!杀了这个疯子!!”一阵天旋地转,在最后,看到的,是苏瑶无限放大的阴郁脸色与怨恨的嘀咕:“凭你这个杂种也想抢走书辞?我今天,就毁了你的脸和修为,你,去死吧!”

  “罢了罢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道,“醒来后的昔诺,要开开心心的哦,奶奶和我说,人生好短,不要为了什么不值得的人生气,你说呐?”一张笑颜如花的脸庞向着后方飘逝,化作点点星光,“记住,要快乐呢。”“等等!”昔诺喊出简短的两个字,震惊的发现,两个声音,一模一样。

  “好,我会的。”昔诺抬头,微微一笑,脸上一阵疼痛。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眼前一阵耀眼白光闪过,在睁开眼时还是那个破旧的木屋,似乎什么也有发生,可惜诺自己知道,有些事已经改变。

  木屋里的东西很简单,与幻镜里一摸一样。轻轻拂过火炉,床,木桌与椅子,昔诺的心中,是一阵释然。“我回来了,我的,家。”

  “师妹,去不远处的河边洗个澡吧,晚上我来接你去见师傅。”屋外,一个男声响起。再看向屋外,却无任何人。

  “师傅?”昔诺目光沉了下去,“呵,还有苏瑶,我怎么能,原谅你们……呵呵……怎么可能……”

  ……

  木屋西边的小河旁,昔诺看着倒影,幽幽的叹气,说不介意总是假的,不过,活着才是最好的。洗完澡,换上与苏瑶一样的裙子,总觉得别扭,全身都是满满的疤痕,穿什么会好看呢?

  夜晚,如约而至。

  “师妹?”与白天一样声音在门外响起。“在!”躺在床上发呆的昔诺拭去泪珠,急忙答应道。打开门,一个穿着黑衣,面容清秀俊朗的男子正站在门外,冲着昔诺笑笑,“走吧。”“好。”昔诺点点头,有些局促。

  “不记得我了么?”

  “这……”昔诺尴尬。

  “三师兄,书愿。是书辞的弟弟。”书愿自我介绍道,“有什么东西很珍贵吗?我劝你最好着”

  “嗯?为什么?”

  “没什么,只是怕,再也回不了。”书愿似乎在暗示什么。

  “……”昔诺回头,望着屋内,她没有看到,书愿在她转身后,目光瞬间空洞,转而,一股邪气越来越重,天地中,一种风雨欲来的气息引得无数隐藏高人纷纷用神识探查。“滚”,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中却包含了天地规则,吓退了所有人。书愿勾起一个邪邪的笑容,“小师妹呦,这一劫过得,武功尽失不说,脸也毁了,也真有你的,我这个九师兄要不要做些什么呢?追求虽有改变可还是差太多,算啦,我就给你加把火吧。”

  “师兄,你在说些什么?”昔诺疑惑的问,一回头就看到这个家伙莫名其妙的碎碎念着,时不时的,还鬼魅的一笑,越看越像……脑残啊……

  “……诶……你能听到!!”书愿震惊,“嗷!!嗷嗷!!”用手捂着脸颊,一副惊悚的模样。

  我去……这货,脑子真的没问题吗!!!昔诺内心狂汗。

  “咳咳……小师妹,你最好什么也不带走。”书愿瞬间正常,平淡的说。

  “为什么?”

  “他要是敢赶你走,你就,打回来。”书愿说到最后,阴冷至极,让昔诺不由打了个寒颤。

  “哦,对了,小师妹。”书愿突然回头,勾勒出一个笑容,“叫我,弥瞳。”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章 下山归家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