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下 死难?!三逃!?

侠亡

2020-09-16 23:31:48

半只眼

资讯 | 完结

  何承突然看见一道影子,正正撞在那人身上,跌在墙上。门被一脚踹开。

  “皇子!老臣救驾来迟,罪该万死!”那踹开门的披着一身铁甲,虎背熊腰,急吼吼闯进来,纳头便跪,磕得砰砰响。后面挤进一群官兵,细一看,皆是皇子的私卫,团团将那人围住。那道黑影立定,转到何承身后解了下来。

  却是先前那黄公公。“老奴教皇子受惊吓了,老奴当死。”

  却飞身抓向那人,“你这贼人!竟敢对皇子做下这般恶事!受死吧!”

  那人慌慌张张伸出手,生生对了一掌,闷哼一声竟从窗口飞了出去!“快追!”铁甲将军气急败坏,挥手教兵士去追,自己却赶过来搀住何承,笑道:“幸好皇子无事!幸好皇子无事!”扶住往外上马。

  何承口干舌燥,一句话也不想说。只觉外面阳光竟如此刺眼。拿手遮掩。

  两人亦步亦趋跟在马后。

  我还是回来了。何承望着那金匾,那高高的飞檐勾角。

  “回来了?”张狩低头笑笑,从红漆门迎出来,举手,愣了愣,讷讷一笑,将手背过去,转做了个请,“皇子。”

  我是皇子,该回来。何承张口,却只哑哑苦笑。

  将养了数日,人却越发瘦了。

  “皇子,做个皇子有何不好?”张狩绕着他,“总好过漂泊不定的江湖客,总好过忍饥挨饿的穷苦人,总好过低三下四的平凡人!”声越发低沉。

  “可我只是个江湖客、穷苦人、平凡人!”何承恼道“你教我如何安心做?”

  “你真不是?”张狩只是搓手,“耆老都说是了,满府的人都说是了。你不也不知道自己身世?”

  “兴许只是忘了。”这话回环在心头。

  没几天,何承依旧逃了。

  那院墙外始终吸引着他,或者,是这朱门亭台楼阁排斥着他。

  何承绕了一圈,却转到那困了他几日的小屋。他曾在这受过羞辱,亦曾在此梦过荣光,和破碎。

  “你来这里做什么?”何承静静坐在木椅上,外面推进来一人,愕然,“你不安心做你的皇子王爷,莫不是弄坏脑子了?”那人叉着胸,嘲笑。

  何承双脚一蹬,亮出虎爪,一手掏心,一手抓肩。

  那人吃了一惊,“你来此是想报仇?”侧过肩,只伸手一抓便拿住了何承的腕,“可惜你武功实在差劲!”一拽,膝盖重重撞在小腹。何承顿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涌到喉头,吐了一地。

  “这么弱!”那人伸脚将何承挑到一旁,径直坐在木椅上,“我连杀你都嫌丢人!”连绑也不绑,眯着眼。

  何承伏在地上,脸烧得通红。

  “我、想听听九皇子的事···”何承别过脸,嗫嚅。他害怕见着那人戏谑的目光。

  “哦?你果然失忆了?”那人只笑,“你不是不想当这个皇子吗?还问他做什么?”

  “你为何恨他?”何承转过头。

  “因为他无能!”那人不再笑,变得咬牙切齿。

  何承却觉得他眼里有种悲哀和无奈。

  “我叫何承,你叫什么?”

  半天不见回答。何承挣扎起身,往外走。

  “我没有名字。”那人闭着眼,“你叫我白九就行了”

  他依旧蒙着脸。何承却仍觉得他很熟悉。

  好像是朋友。

  “他们又来寻你了。”那人嗤笑,“逃跑的皇子殿下。”

  何承深深望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果然不远处,铁甲将军迎来上来。“九皇子,回府吧。”伸手将他推上马。

  黄昏点燃了一切,那木屋一个人也没有。

  他又望着那金匾。

  他去见耆老,好像不再在意耆老的冷漠。问起了有关自己,九皇子的事。耆老望了他一眼,像讲起很久远的故事。

  一个关于纨绔皇子的故事,一个只会吃喝玩乐混事等死的皇子,后来老皇帝死了,大皇子死了,二皇子当上了新皇帝,他成了王爷,仍有人叫他九皇子,只因为···可惜,后来他似乎也死了,消失了音讯。据说是打猎遇到流寇,被杀了。现在,他又活了。

  我便是这个皇子?何承笑了,摇摇晃晃回了屋。

  今夜谁无眠?月里飞寒仙。

  蒋劲孤零零立在林中,垂着一手,浑身上下无一处完好,衣不蔽体。地上一堆碎肉衣物,旁里翻了条巨蟒,已然断了生机。双眼捣了个稀烂,七寸处硬生生砸出碗口大的伤口,胆汁溅了一地,混杂着血,流成了一小洼池,腥臭无比。

  王子白转眼便不见,只听得悉悉索索一阵响动,王子纠哪里按捺得住,怒吼一声,甩开众人,望声响处一蹿,凌空一抽,好似击在金石上铮铮作响,落地倒了两步,险欲跪倒,隐隐发颤。

  蒋劲三人望不见,只听到击打金石声,顾不得许多,齐奔来。方元高喊“酒鬼!你在哪里?可见着小白脸?”那边却又一声惊叫“不要过来!”继而一声惨叫,竟平静下来!雾气笼罩,根本辨别不出方向,只得喊“酒鬼!酒鬼!”再无应答!

  “这还没见着洞!便不见了两个兄弟!好不邪门!”三人聚在一堆,不敢离得远了,雾气流动,悉悉索索作响,方元皱着眉,不安道,“可不要出事!”吊着心,一步步望深处去。

  “这有滩血迹!”高刹哀叹一声,“他们怕是遭了不测了!”

  “不要胡说!”方元跳脚,“只是受点伤,那两混蛋死不了!”

  却直往头上摸。

  “先循着去找!救出他们再说!”蒋劲压住心头狂跳,沉声道,“再往前泥淖便多了!小心些!”

  蒋劲在前,拿树枝来探,“只听师傅说过,不想这泽中这般凶险!”

  却听方元喝道“小心!”一道黑影扑到面前,满面腥风,蒋劲头一晃,踉跄几步,堪堪躲过血盆大口,高刹赶上来抽剑疾砍,噗噗!两剑皆斩在地上,只一剑咣当一声溅起火星,那黑影砸在地上,一卷,复转进浓雾里。

  “什么东西?”高刹退了几步,把住剑,脸色变了变,“好硬!”

  “金锁棱鳞!”蒋劲脸色突地煞白,“听师傅说此处有一种异蛇,身如金铁,刀枪不入!长数丈,来无影去无踪,能一口将人吞下,尸骨无存!”

  两人闻言骇然,面无人色,方缓得气,急问道“这···却如何对付?”

  “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蒋劲摇头。

  往前又走了几步,隐约似乎有个人影,雾气蒙蒙。

  “酒鬼!”方元大喜,冲上前去一拍,却不见动静。“嗯?”高刹大叫一声“不是酒鬼!”那人缓缓转过身来,竟是肉乎乎一团!脸上一片空白,从中裂开条缝,无数锋利细齿,兜头罩下!

  “光头!”两人怒吼一声,高刹拔剑往那人形拦腰劈斩,蒋劲迎着奋力一拳击在那团肉上。

  “嘤嘤”一声孩啼,那团肉一抖,往回一缩,却教高刹截作两段,扑在地上,那人形里掉出一团肉翻滚不断,顷刻便枯萎,皱成一截绿藤。那人站立处,嗖一声,一团肉钻到地里便不见了。人形下半截也摔在地上。

  却是早死多时的人皮架子!

  “这···又是什么?”方元这才仿若回魂,津津然一身汗,大口大口喘气,抚着额头惊魂未定。

  蒋劲只摇头。

  悉悉索索,三人未喘定,耳边又有响动!

  那蛇又来了!

  冷不防脚下一勾,高刹顿时腾到半空。却是那蛇拿尾巴去卷。一阵血腥扑面,两人分明透过雾气竟隐隐绰绰看见两只大黄灯笼!一张血盆大口吞向高刹!

  高刹奋力挣扎,却纹丝不动,倒过身只觉头昏脑胀,一片黑暗!拼死往前一刺!

  双耳一震,高刹顿时昏死过去,那巨蛇跌在雾中嘶吼翻腾,将高刹远远抛到林中,扑一声。

  “你个畜生!”方元赤红了双眼,扑上前去,骑在巨蛇上,竟生生按住,举拳便打,溅了一手腥水,那两只大眼捣了个稀烂!

  蒋劲往高刹那去捞,却已不见人影,一滩泥淖!痛呼一声,那蛇嘶吼愈来愈烈,地动山摇,林中树叶扑扑直掉,雾气生生震薄了几分!心一痛,蒋劲疯了似地回赶,只见那蛇死死勒住方元,一卷,电射入林中!

  蒋劲再无半分冷静,脚下狂点,激射入林,劲气尽放,两旁林木唰啦乱响!“畜生!畜生!”

  一路林木教巨蛇压垮众多。

  终于赶上!

  只有滩血迹、一地碎骨、一件光头的罩衫!

  巨蛇盘身。蛇眼汩汩。蛇口溅血。蛇身几道拳印叠着腿印。只隐隐凹陷!

  “光···头?”蒋劲眼里满是血,“光头?”

  “你在哪里?”蒋劲茫然看向四周,喊道。

  “你还活着,对吧?”他面着巨蛇,好像面着光头。

  没人回答。

  咆哮声回荡在林中!

  那蛇却昂首!

  “是我害了你们。”蒋劲笑了,笑得撕心裂肺,笑得泪水布满了脸,“是我害了你们!”直直扑向巨蛇!

  拳砸在蛇身,蛇尾砸在他身上。他死死拽住蛇尾,一步步拉向巨蛇,巨蛇扑过来,他望着那不见底的漆黑。那柄剑还嵌着。他没有害怕,那眼充满了血水。只轻轻侧过身,伸手捺住蛇头狠狠抓住那剑柄。狞笑着砸了进去。

  剑钉到地上。蛇头也钉在地上。

  死死按住。蛇身翻腾,林木横斜,漫天尘。雾气更浓。死死按住。

  蛇尾卷住他,越勒越紧。他没有挣扎。

  一拳一拳砸在七寸。蛇尾一震。那蛇身凹陷渐深。

  一提,狠狠砸在林木上,那手耷拉下来。

  他狞笑着,爬到那蛇身上,爬回七寸。蛇仍在挣扎。那剑仍钉着。

  他狞笑着一拳一拳狠狠砸在七寸。血一直在淌。骨头穿了出来。

  他仍狞笑着一拳一拳的砸。

  蛇越来越静了。它甩不掉身上的人,挣不脱嘴里的剑。躲不过,黑暗。

  蛇尾渐渐不甩了,蛇身渐渐不摆了。他仍固执地一拳一拳砸在七寸上。

  竟然洞穿了。

  血是冷的。他笑着,狠狠捣进那血洞里,掏出那腥臭的胆囊,张口咬下,咬牙切齿。

  他伏在地上号啕大哭。

  雾却散了。孤零零的一个人。

  微弱的光泻了下来。

  一地的血。

  何承一身冷汗。一个噩梦。一地的血。

  赫连将军和黄公公常来见他。

  一口一个九皇子很是亲热。

  外面的人皆喊他王爷。只有府里人喊他皇子。

  他知道。他们想再前一步。想他再前一步。

  王爷是当今皇帝封的。

  他们不过是想利用我这个皇子罢了。

  争权夺利。又将流光多少人的血?

  何承,出府。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一回 下 死难?!三逃!?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