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不能算了

家有鲜妻

2021-11-02 19:45:21

桂仁

资讯 | 完本

章清莹自有她的道理,“今儿可有外人在,我若是再把二哥供出来,爹才更丢脸。毕竟他是男孩子,出不得大错的。”

张蜻蜓恍然大悟,对这识大体的小丫头不觉有些刮目相看。仔细想想,也按下想要去讨个说法的心思。毕竟事情已经过了,林夫人肯定会找到合适的借口替儿子开脱。自己就是说了,没有证据,章致知也不会相信。

打量下小姑娘的闺房,她有些好奇,“嗳,你这儿怎么没有教习嬷嬷?”

进来半天了,只有几个丫头和老婆子在招呼着,竟是比她那儿的人员情况还要差上一些。

章清莹一面给小狗洗澡,一手指了指隔壁,“都在弟弟那儿呢!他身子弱,要照顾的人自然也要多些。”

张蜻蜓咂摸出些味道来了,这林夫人也太会省了!居然把这两处的人员合并了,表面上看这俩孩子还小,似乎用不上什么人。可实际上,这些大户人家男女大防得非常厉害,章泰寅那儿的人根本就是章清莹使不上的。而他那儿弄那么多人,恐怕也是监督的成分更多!谁叫他是儿子呢?

不觉拍拍这丫头的头,却也叹了口气,无话可说。

“姑娘!姑娘你有没有什么事?”周奶娘到底担心,听说之后,亲自拿了鞋袜衣裙送来了。

“我没事!”张蜻蜓忙应了一声,换了干净衣裳就准备告辞了。呆久了,她也怕林夫人对这小姑娘起疑心。

在这大家庭里,做什么可都得前后多几番思量,别给他人惹麻烦才好。

章清莹送她出去,忽地附在她耳边问了一句,“若是我把小雪送给你,你能替我好好照顾它么?”

张蜻蜓点了点头,别的忙她兴许帮不上,可是养条狗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章清莹似乎放下了件心事,“谢谢!”

离得远了,周奶娘才重又回头感慨了一句,“好好的院子,竟给拆得这么不象样了!”

这明霞堂原是周姨娘和张蜻蜓所居,地势较高,冬天特别暖和,也算是府内一处好地方。可后来林夫人借口照顾章清莹姐弟俩不方便,硬是把周姨娘和她撵到了荷风轩,又把这儿中间砌堵墙,拆成两半,给这小姐弟所居。弄了个四不象,是以周奶娘睹物伤情。

“她哪里是为了照顾那俩孩子,根本就是见着姨奶奶不受宠了,变着法儿的欺负人!”周奶娘说得是咬牙切齿。

但张蜻蜓却有些不同意见,虽然被人欺负是很可怜,但是这些可怜人又为何会让自己落到那样田地呢?张大姑娘一贯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就好比章泰安此事,就这么算了么?张蜻蜓心中冷笑,想得美!那小子不是在禁足么?居然还成天在外头晃荡,欺负旁人也就罢了,竟敢拿鞭炮吓唬到姑奶奶的头上,不让你难受难受,如何消这心头之气?

不过当下,还有个更加要紧之事。张蜻蜓回房后便从袖中取出自胡姨娘那儿带来的单子,递给绿枝,“快给我讲讲,上面都写了啥?”

绿枝试探性的问了句,“姑娘,要不您再学学认字吧!要不回头有人跟您吟诗作对什么的,那可怎么办?”

张蜻蜓不以为然的撇嘴,“那些玩意儿学了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我可没那闲工夫,不过你倒是教我把几个数字认一认,让我会看账本就行了!”

那好吧,绿枝就着这单子教她。张蜻蜓看了一会儿,勉强记两个就头大如斗,心想自己到底是粗人,做不来这些舞文弄墨之事,当下畏难情绪一起,便丢开手了。

“算了算了,以后有你帮着我就行了。”

那万一我又不在怎么办?绿枝很想劝劝姑娘,就象姑娘从前劝她们读书习字一样。这睁眼瞎的日子她都不愿意再过了,怎么姑娘反倒躲起懒来了?

可张蜻蜓又打听起旁的事情,“今儿来的那个女婿是二姐夫么?”

“是。那是都察院左都御史家的邝三公子。”绿枝解释着,眼中却有些淡淡的怜悯之色。原本,这该是三姑娘的大好姻缘啊!可……

但张蜻蜓不过就是这么一问便放过了,却又提起巧云,“那丫头也不知最后能不能定下来。”

绿枝低声道,“姑娘,您真的想要巧云进来么?”

“怎么?”张蜻蜓有些纳闷,“她不好?”

绿枝摇了摇头,“其实她……”

她正待解释,却见兰心跑进来报信儿,“姑娘,才五姨奶奶那儿打发人来说,您相中的巧云夫人不同意,换了那个叫做春桃的丫头。不过咱们这儿还差一个丫头,便先让巧云进来粗使几日,改日有好的,再给您换一个。”

张蜻蜓很是不悦,林夫人此举就是想鱼目混珠,舍不得好丫头给她陪嫁,又不好一口回绝,就弄两个小丫头过来,日后随意换一个,不过是想搪塞了事。

见她生气,绿枝微叹,“算了,姑娘……”

张蜻蜓听得火起,啪地一拍桌子,发起了脾气,“什么事要是都算了,就怪不得给人欺负死!”

绿枝当下也不敢言语了,过了半晌,张蜻蜓消了气才问,“那个巧云,究竟是怎么回事?”

绿枝不敢隐瞒,“巧云白麒麟的妹子,碧落的小姑子。本来她家求了我,想让姑娘看在从前碧落服侍您情份上,帮着收下她,可我没敢提。”

又是碧落?张蜻蜓皱眉,“你把话说清楚点!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弄得好象我欠她多大人情似的?

绿枝这才详细道出始末,“那日姑娘出了事后,夫人便把碧落配给了白麒麟。他也是家生子,白家老爹两口子都是老实人,只混得都不体面,在二门外当差。这白麒麟小时候从树上跌下来,摔坏了脑子,有些痴傻,幸好还有一把子力气,便在府内干些劈柴挑水的粗活。”

张蜻蜓明白了,“那人傻得厉害么?会打人么?”

绿枝摇头,“那倒不至于,否则也不会让他进府干活了。其实是挺本分的一个人,只是有些笨,只能做些最简单的事情。”

按说,这样的人也不算太坏,但是对于充满梦想的年轻女孩,尤其是她们这些二等丫头,平素心高气傲惯了的女孩儿来说,嫁给那样的人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张蜻蜓能够理解,很是同情,但是——那跟她没有关系。

况且,张蜻蜓还有一个疑问,既是碧落是服侍三姑娘歇下的,而那天晚上她出了事,这丫头怎么一点也不知情?象是现在,她晚上多翻几个身,睡在外头的周奶娘都要问上一声。可上吊那么大的动静,那个丫头怎么会什么都不知道?她是不是确实也失职了?

张蜻蜓想了想,吩咐了一句,“若是巧云来了,待她好点吧!”

但是,她也觉得这巧云不能留下。就算是自己待她好了,她也未必领情。而且对于碧落而言,这又能帮到她什么呢?反而会撩拨得她的心思更加不稳,想要离开那个家。

此时,在章府的另一处,有人背着主人在窃窃私语。

“这章家三小姐,果然是名不虚传,娇美如花!只是可惜,竟然要嫁给那个莽夫,实在是暴殄天物!”

“说起来那小姐今日是偶然出现的么?可怎么会这么巧呢!”

“这个可就要问邝兄了,人家小姐的回眸一笑,可是冲着他呢!”

“休要胡说!分明就是巧合而已。”

某位白衣公子嘴上否认得厉害,却不由得心猿意马起来,难道真的是她对自己余情未了?自古才子配佳人,想想此姝艳色,心思未免有些荡漾……

(PS:感谢白发麒麟友情客串了白麒麟,满足你的愿望了,男性,有媳妇,知足吧!虽然有点傻,但是个好银!)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5章 不能算了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