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见药三分毒

家有鲜妻

2021-11-02 19:45:20

桂仁

资讯 | 完本

今日休假,张大姑娘可以悠哉悠哉的享受自给自足的幸福生活。

新鲜的瓜果肉菜早早的就送来了,吴大娘可不敢克扣她一分一毫,反而精挑细选了上好的送去。要不,三姑娘就能抓着菜刀过来向她“讨教讨教”了,吴大娘实在没工夫也没胆量再跟三姑娘比玩刀儿,所以老老实实的供上东西。阿弥陀佛!

过目了今天的菜式,张蜻蜓正在琢磨着要做些什么好吃的,绿枝笑道,“姑娘难得休息一日,嬷嬷们又不在,不如就由我们来做饭吧!”

“行啊!只记得把那只鸡卤了,放凉了也好吃。”

其实做做饭张蜻蜓倒真是无所谓,从前家里穷,想吃没得吃。现在啥都有了,不过是做做饭,有啥辛苦的?再说了,若是不让她做饭,连耍刀的机会都没有。这身筋骨原本就够懒散的,若是再不好好练练,二回真要是撞上潘家那头豹子,岂不得让人捏成面团?

所以张大姑娘还是很懂得未雨绸缪的道理,积极主动的练好刀法,以期来日迎敌。

不过说到这刀,张蜻蜓还是很有些遗憾的。她最习惯使的还是牛耳尖刀,可是大户人家虽然肉买得多,但却嫌那血腥味腌臜,全是在外头集市上买了杀好的猪牛羊这些大牲口回来。在自家厨房顶多杀些小鸡小鸭,三姑娘想要弄把称心如意的刀,还得找机会自己出去逛逛才好。

她想到哪儿就张嘴问到哪儿,“绿枝,你说我想要出门儿,林夫人能同意么?”

绿枝一愣,“姑娘想要出去干什么?”

瞧她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张蜻蜓就知道她想歪了,“你别怕,我不是想要逃跑。就是想出去逛逛!”

这是真的,来南康国这么些天了,成天就是困在这方小小天地里,张蜻蜓还真想出去开开眼界。

绿枝面有难色,若是从前倒还罢了,只是现在张蜻蜓有了不良记录,“若是没人相邀,只怕还真有些难。”

张蜻蜓这就奇怪了,“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们都不出门的吗?多少也得串个门子吧!”

周奶娘这几天好多了,可以下地走动,此时正好进来,听得笑了,“串门子那是肯定有的,不过也多是些亲朋好友之间。哪有千金小姐随随便便出门的道理?没得惹人笑话。姑娘要是嫌闷啊,这中秋眼看就快到了,到时咱们府里必定会办几次家宴,请些人回来作客。远的不说,二位姑奶奶是一定会回来的。到时说不定还有人回请咱们,姑娘兴许就能出趟门了。”

说到这儿,她忽地想了起来,“绿枝,姑娘过节的新衣裳打点好了没有?”

绿枝迟疑了一下,才低声道,“首饰那些都早拿出来了,只这新衣裳……夫人说归五姨奶奶管了,可五姨奶奶又说那项银子夫人早支出去了,可连她都还没看到新衣裳影儿呢!”

周奶娘摇了摇头,“算了,打饥荒也不是这头一遭了!你且把姑娘的节面衣裳拿几套出来,咱们重挑挑吧。”

绿枝早就收拾好了,捧出几套颜色鲜亮的衣裳出来,“姑娘,您瞧到时怎么穿?”

张蜻蜓却追问起来,“原来是该有新衣裳的么?那凭什么不给我?”

周奶娘叹了口气,“该给的倒也不是不给,只是往往给到咱们这儿,都是迟了好些日子的。从前也不是没争过,可上头那儿就一句话,家里人多,做不过来,总得先顾着上房的体面才行。若是实在催得急了,也不过是随便挑几匹布应付咱们,倒不如安心等等,有时还给些好料子的。”

张蜻蜓不悦的道,“夫人也就算了,爹都不管的么?哪有当爹的只管自己穿新衣裳,让咱们都没有的道理?”

周奶娘嗔她一句,“你怎么一下又糊涂了?老爷一个大男人,家里上上下下这么多口子,哪里记得这么清楚?若是争得多了,反让老爷觉得咱们斤斤计较,不体恤当家的辛苦。就是姨奶奶在世的时候,也是这么过的。”

张蜻蜓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这就跟下人们干活要赏钱的性质一样,都是看菜下饭。如此一想,为何要去替人遮这个丑?

当下就挥手让绿枝把衣裳都收起来,“既如此,到时你不拘给我穿哪套吧,费这个神干嘛?要记的总会记得,不记得的总也不会记得。装给谁看呀!”

周奶娘想想也是,示意绿枝收起来算了。跟张蜻蜓商量正事,“姑娘,一会儿挑人,您可得仔细些。府里的断没有好的到咱跟前,还不如要那外头的。象艾叶就不错,好生教了,日后也是个臂膀。”

绿枝听及此言,倒是有话想讲,可想想微一蹙眉,到底把话又咽了回去。

过了一时,倒是复诊的大夫先来了。

张蜻蜓隔着门帘一瞧,却见是那小大人章泰寅陪着人来的,板着一张小脸,煞有其事的模样,逗得张蜻蜓当时就乐了,吩咐兰心,“去!把那小子给我叫进来。”

章泰寅见了她,还有些心理阴影,离着三尺远就站定了。规规矩矩行了个礼,客客气气的道,“三姐姐好!”

张蜻蜓勾勾手指头,“过来,让姐姐好好瞧瞧你!”

章泰寅飞快的瞟她一眼,皱着小眉头打起了官腔,“不知三姐有何吩咐?”

小样儿!他越是假正经,张蜻蜓就越想逗他,因屋里还有他房里的人陪着,不好动手动脚,只得先找个话题,“你今儿怎么过来了?”

旁边他的教习嬷嬷回话,“回三姑娘,今儿大夫先去给夫人请脉,正好三少爷身子也有些不爽快,就一并瞧了瞧。夫人挂心姑娘,便让三少爷领着大夫来到此处,也瞧瞧姑娘。”

呵呵!张蜻蜓挑眉一笑,“有劳母亲大人挂心了。嬷嬷,我这三弟是怎么不舒服啊?”

嬷嬷笑回,“不过是老毛病了,时不时总得犯上一阵子,咳嗽两声,吃几副药疏散疏散也就好了。”

张蜻蜓眉头微皱,心直口快的道,“俗话说,见药三分毒。小孩子要是没什么事,还是少吃些药的好!”

不料此言一出,满屋子的人都变了脸色。尤其是那嬷嬷,整个脸都黑了!这话是何意?

章泰寅怔了怔,随即接过话来,“谢三姐姐关心,只我自幼体弱多病,这病向浅中医,该吃的药还是不能不吃。”

他还配合的又干咳了两声,绿枝也赶紧打圆场,“嬷嬷是爱惜三少爷的身子,故此才不敢大意,这也是她细心负责之处。便是您平日里咳嗽两声,我们做下人的可也得立即请了大夫来,这才是正经!”

那嬷嬷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颇有些不悦的斜睨了张蜻蜓一眼,“三姑娘关心弟弟自然是应当的,只是三少爷自小养在夫人跟前,我们哪里敢有半点怠慢之处?若是有个什么闪失,谁能担当得起?姑娘这话想是无心,只是若给有心人听见,倒叫我们死无葬身之地了!”

张蜻蜓没想到,自己原本只是好心提醒一句,反招出这么多话来,弄得她好象故意挑拨离间似的,倒是有些尴尬。

一时正不知怎么下台,恰好那大夫瞧完了周奶娘,婆子进来回话,章泰寅拱一拱手,“三姐,既然无事,那我就先去母亲那儿回话了。”

走吧走吧!张蜻蜓也没了逗弄的心情,放这小大人走了。闷头一想,觉得真是丢脸。

不过也不能完全怪她的是不是,哪有做姐姐的关心一句也给人说这么多的?不是她有坏心眼,是这些人太会联想了!

(感谢亲们的支持,今日有二更,先握爪,再沉下去码字!)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1章 见药三分毒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