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大雨

掌欢

2021-10-14 19:54:37

冬天的柳叶

资讯 | 完本

卫晗策马疾行,很快把骆笙一行人远远抛在了后面。

前方还是不变的青山绿树。

骏马渐渐放缓速度。

侍卫拽着缰绳靠近,实在忍不住问出心中疑惑:“主子,您要一柄花里胡哨的匕首干什么?”

卫晗面无表情看侍卫一眼,觉得揣入怀中的那柄匕首十分硌得慌。

他怎么知道要这柄花里胡哨的匕首干什么!

他提到这柄匕首,本是暗示他认出了骆姑娘就是那晚的蒙面女子,想看到对方的慌乱从而进一步确定。

谁知对方爽快掏出匕首要卖给他——卫晗想着这些,脸色更冷。

“总觉得您亏了。虽然没花钱,可还要为骆姑娘办一件事,换了别人花三万两银子求您办事还求不到呢。”

“啰嗦!我自有计较。”卫晗面子上过不去,冷着脸呵斥一句。

这混账东西一定要反复提醒他挖了个坑自己往里面跳吗?

侍卫却误会了卫晗的意思。

自有计较?

等等,是不是他忽视了什么?

侍卫脑海中飞快闪过少女精致的眉眼。

是了,他先前就猜测过主子可能心悦骆姑娘,只是不敢相信主子是这么肤浅的人,可现在不得不信了。

不然怎么解释主子非要把人家姑娘的随身匕首弄到手?

瞅着主子冷峻的侧脸,侍卫满眼佩服。

都说他们主子可能孤独终老,简直胡说八道。

“主子,骆姑娘给您的匕首要不要配个匣子收好?”

“嗯?”卫晗侧头看了看侍卫,目露疑惑。

他看不懂那个女孩子也罢,为何连自己的近卫也看不懂了。

一柄捏着鼻子收下的匕首,配个匣子是何意?

在卫晗的注视下,侍卫嘿嘿一笑:“这种定情信物弄丢了或是弄掉一颗宝石多不好——”

卫晗身形一顿,而后一夹马腹绝尘而去,留给侍卫一鼻子灰。

一眨眼就是三日后,骆笙一行人离金沙越来越远,离京城越来越近了。

这支队伍如今只剩八人,少了的四名护卫留在了之前的城镇养伤。

盛三郎悄悄摸摸肚子,凑到了马车窗边:“表妹,咱们是不是该吃饭了?”

呜呜呜,他想吃叫花肘子。没有叫花肘子,喝一盆骨头汤也行啊。

红豆忍不住翻白眼:“表公子,咱们吃过早膳连一个时辰都不到。”

“有么?”盛三郎一脸疑惑,“我怎么觉得好久了。”

骆笙手扶青布帘,微抬下颏:“表哥看看天色,我们还是抓紧赶路吧。”

盛三郎抬头一看,不知何时蓝天白云已变成云山叠嶂,风起云涌。

这一路他们已经遇到过一场雨,雨中赶路的滋味并不好受。

“加快点速度。”盛三郎喊了一声。

车马速度加快,可天变得更快,刚刚还是白茫茫云海,陡然就变成乌云翻滚,隐有雷鸣。

接着一道闪光劈开浓云,豆大的雨落下来。

这场雨下得又急又大,望不到边际的雨帘模糊了行人视线,泥泞的路使车马在风雨中开始寸步难行。

“表妹,我看前头有屋舍,咱们去避避雨吧。”盛三郎抹了一把雨水,隔着雨幕大声喊道。

骆笙自不会反对。

这种情况下赶路走不了太远,白白让人遭罪。

有了目标众人都来了精神,一时因大雨滞缓下来的速度加快了些,等到了屋舍近前才发现是一间破庙。

说是破庙,避雨还是没问题的,也免了征得主人家同意的麻烦。

马车停下来,红豆撑着油纸伞率先跳下,回身把骆笙扶下来。

秀月紧随其后,独自撑着一柄竹伞。

红豆把伞往骆笙的方向挪了挪,顺便给秀月丢了个大大的白眼。

姑娘偏心!

车厢里统共放着两把伞,姑娘居然特意提出来给丑婆婆用一把。

明明她才是最得宠的大丫鬟,就连姑娘被送走时大都督只允许带一个下人,姑娘还选了她呢。

她是正儿八经踩着蔻儿那些小蹄子的眼泪胜出的,丑婆婆算什么?

呸,一个卖豆腐脑的!

小丫鬟一颗心仿佛浸在沸腾的醋锅里煎,直到进了破庙还没平复下来。

破庙荒废已久,就连原本供着的神像都不见了踪影。供桌缺了一条腿翻倒在地,墙角里堆着不少干柴。

这些干柴令盛三郎等人喜出望外,忙收拾出一处生起了火堆。

看着蹿腾的火苗,盛三郎冲骆笙嘿嘿一笑:“表妹,这么旺的火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架上一口锅弄点吃的?”

骆笙默了默。

没想到“闲着”还能这么用。

环视一眼,见除了她们从马车里钻出来的其余人个个浑身湿透,骆笙点头:“就熬一锅姜茶驱驱寒气吧。”

盛三郎不由有些失望,转念一想大雨的天能喝上几口甜滋滋的姜茶也不错,忙指挥两个护卫去马车上搬东西。

没过多时,浓郁的姜茶味开始在破庙里飘散,盛三郎等人身上的衣裳也烤得半干。

红豆先给骆笙盛了一碗,再给盛三郎等人一一盛了一碗,最后端了一碗姜茶美滋滋喝起来。

“红豆,你还少盛了一碗。”骆笙捧着发烫的瓷碗提醒。

“少盛?没有吧——”红豆仿佛才发现秀月,一拍额头,“哎呀,把丑婆婆给忘了。不过丑婆婆你有手有脚,不介意自己动手吧?”

喝着姜茶的盛三郎不由抽动嘴角。

红豆这小丫鬟只适合叉腰骂人,一点不适合演戏。

太浮夸了!

秀月已是三十多岁的人,自然不会与一个小姑娘计较,默默盛了一碗姜茶坐在一旁喝。

喝一口加了蜜糖的姜茶,秀月眼角微微湿了。

曾经郡主也给王妃熬过姜茶,除了蜜糖,郡主还喜欢加一些白胡椒粉,就如眼前这碗姜茶一般。

骆笙忽然看了秀月一眼,问道:“丑婆婆可有名字?”

秀月手一顿,笑了笑:“老婆子一把年纪了,又是这么个模样,听人叫我丑婆婆已经习惯了。”

骆笙摇头:“那不成。你既然跟了我,被人这么叫,我听了不顺耳。”

秀月垂眸:“那就请姑娘随便赐个名字吧。”

一个名字有什么打紧,她永远是郡主的大丫鬟秀月。

骆笙喝下最后一口姜茶,把碗递给红豆:“那就叫秀姑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41章 大雨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