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冤家路窄

掌欢

2021-10-14 19:54:36

冬天的柳叶

资讯 | 完本

骆姑娘?

骆笙玲珑心肝,立刻意识到眼前的男子不是认出了那晚的她,而是认识骆姑娘。

她飞快用眼角余光瞥了红豆一眼,谁知平时伶牙俐齿又凶悍的小丫鬟此刻却一脸呆滞,明显指望不上了。

男子给骆笙一种极危险的感觉,在那双乌湛湛的眸子注视下,她不敢掉以轻心,不动声色道:“还好。”

以骆姑娘见了俊俏男子就抢的作风,与眼前男子关系恐怕不那么融洽,至少她从男子的话中没有听出丝毫亲昵。

骆姑娘乃大都督之女,身份尊贵,她以如此态度应付眼前男子想来不会出错。

骆笙有个最大的长处便是沉得住气,说白了就是睁眼说瞎话也能面不改色,可对方听了这回答眼中露出的探究之色还是令她心跳快了几下。

她才说了两个字,到底有什么问题能让对方觉得不对劲?

男子微微动了动眉梢。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更衬得一双眉如同墨栽。

“看来骆姑娘不认识我了。”

骆笙微抬下颏,以不耐烦的语气道:“我见过的人太多,过后便忘了,实在是抱歉。”

“这样啊——”男子深深看骆笙一眼,起身,“那打扰了。”

骆笙注视着男子带着侍从离开,紧绷的身体才松弛下来。

她不怕离开的男子与骆姑娘有什么纠葛,只怕被他认出她就是那天晚上的人。

也许是随着男子离开那种无形的压力骤然减轻,盛三郎终于回过神来:“表妹,你们认识?”

“不认识。”

盛三郎眨眨眼。

不应该啊,那男子风姿丝毫不逊苏曜,都主动过来打招呼了,没道理表妹不认识啊。

这时红豆才如梦初醒,拽着骆笙衣袖道:“姑娘,您真的认不出来了?他就是开阳王啊!”

开阳王?

骆笙面色微变。

她早从红豆口中打探过,骆姑娘之所以被送到外祖家避祸,就是因为得罪了开阳王。

据说是骆姑娘老毛病犯了,在大街上觊觎开阳王美色惹得开阳王大怒。

开阳王乃当朝天子幼弟,虽刚及弱冠却深得皇上器重,就是比他大好几岁的太子见了都要客客气气叫一声王叔。

这样的人雷霆一怒,骆大都督当然不能无动于衷,只得把女儿送出京城以示赔罪。

骆笙思量过,如此位高权重的人物应该不会盯着个小姑娘不放,她低调回京应该没什么问题。

只是运气太差,路上居然巧遇。

为自己的运气叹了口气,骆笙面上恢复了平静:“无妨,他既然离开就说明不计较我以前得罪之处,喝了茶我们继续赶路。”

被女孩子言语调戏几句,脾气也发了,惩罚也有了,还想怎么样?

总不能让女孩子把他娶回去,或是逼着人家女孩子去当尼姑吧。

“姑娘,您可能太乐观了,婢子觉得开阳王还在生气。”

“嗯?”骆笙拧眉,开始觉得离去的男人有些小心眼了。

样子尚可,奈何心胸过于狭窄。

红豆声音放低了些:“当初在大街上,您可是把开阳王的腰带都扯掉了——”

“噗——”盛三郎一口凉茶喷了一桌子。

就连一直安安静静喝茶的秀月都险些打翻手中茶杯。

她深深看了骆笙一眼,目露迟疑:她跟着这位姑娘的决定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表妹,你,你真的大庭广众之下扯掉了开阳王的腰带?”缓过劲来的盛三郎顾不得擦拭溅在衣襟上的茶水,一脸震惊问。

骆笙还在沉默。

大意了。

她全无骆姑娘的记忆,需要打探的讯息太多,听红豆说是因为觊觎开阳王美色被骆大都督送到外祖家避祸就没追问细节,转而问起旁的事。

毕竟在她看来,没有必要连调戏男人的具体过程还要问清楚。

骆笙起身:“表哥稍坐片刻,我有些话要与红豆说。”

“呃。”盛三郎浑浑噩噩灌了一口凉茶。

骆笙在路边树下站定,声音放低:“我以前……喜欢扯男子腰带?”

她以为骆姑娘这样的贵女就算调戏男人也是有基本节操的。

“这倒没有,您就只扯过开阳王的腰带。”

骆笙想一想开阳王的样貌,拧眉问:“因为他生得最好?”

红豆继续摇头:“也不是,其实您当时是不小心手滑了……”

骆笙稍稍松口气。

还好,骆姑娘给她留下的烂摊子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可很快她放松的心弦又紧绷起来。

情况有些不妙!

既然骆姑娘没有见到俊俏男子就扯人家腰带的爱好,作为唯一一个被她扯掉腰带的男人,她没道理不记得。

更别提被送出京城的教训足够任何一个小姑娘终身难忘。

也就是说,对方还是起了疑心。

骆笙想起那个夜里那双突然睁开的墨眸,心头爬上一层阴霾。

开阳王为何会出现在王府?

骆笙走回茶摊,盛三郎没待她说话就腾地跳起来:“表妹有什么事?”

骆笙敛眉:“表哥看起来有些紧张。

“没,没紧张,怎么可能紧张呢,一点都不紧张……”

当作看不到盛三郎发抖的腿肚子,骆笙转身向停靠在路边的青帷马车走去:“表哥要是喝好了,我们就继续赶路吧。”

一行人再次上路,来往行人渐渐变得稀少,到后来就只看到连绵起伏的青山与繁茂树木。

骆笙挑着车窗帘,默默观望沿途风景。

“表妹,要不在这里停一停,吃些干粮再走吧。”

远行终归是个苦差事,无论有钱没钱,赶不到驿站或是城镇只能留宿荒郊野地的情形并不少见。

骆笙微微点头,刚刚下了马车才站稳身子,突然一道黑影冲来。

盛三郎抽出腰间佩刀冲上去,扬声喊道:“有歹人!”

七八个护卫提着刀一拥而上,一阵乱砍之后四散开来,就见一只野猪凄惨躺在地上,身上挨了少说几十刀。

提着刀的盛三郎对上表妹镇定的眉眼有些尴尬:“还以为是歹人,没想到是一头野猪。”

说到这,少年觉得刚才的惊叫有些没面子,忙道:“这么大一头野猪发起疯来其实比几个歹人危害还大呢。”

骆笙颔首:“表哥说得是。那……等会儿就做叫花肘子吧。”

盛三郎:??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36章 冤家路窄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