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药

掌欢

2021-10-14 19:54:32

冬天的柳叶

资讯 | 完本

盛佳玉虽看不懂红豆的眼神,却被红豆的话给恶心到了,恼道:“谁想与你们姑娘一起上街,莫要胡说八道!”

红豆连翻白眼:“心里想还不承认,不想你跟着我们干什么?”

以为姑娘寻到俊俏郎君会便宜她?真是做白日梦。

盛佳玉气得说了实话:“我是担心骆笙又闯祸才跟着的。”

骆笙终于开了口,语气冷淡:“我若闯祸,表妹能阻止?”

“我——”盛佳玉很想说她可以,可到底做不到睁眼说瞎话,被噎得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走了。”骆笙淡淡招呼红豆一声,不再理会盛佳玉。

盛佳玉追上去:“骆笙,我听到了!”

骆笙再次停下脚步,轻轻扬了扬眉梢。

盛佳玉自认抓到了骆笙的把柄,冷笑道:“你胡乱给表弟抓药,是不是想害死表弟?”

骆笙蹙眉盯了盛佳玉半晌,轻轻叹了口气。

“你这是什么意思?”

骆笙笑笑:“我父亲曾对我说过,盛家乃书香门第。”

红豆一阵激动。

大都督说过这话,特别是送姑娘离京时说了好几遍,让姑娘到了书香门第的盛府莫要再任性。

天啊,姑娘这是想起来了!

小丫鬟激动得直拽骆笙衣袖。

骆笙无奈抽了抽嘴角。

用脚趾一想就知道骆姑娘的父亲会说过这类话,小丫鬟瞎激动什么。

她要真能拥有骆姑娘的记忆才吓人,那样她究竟是骆笙,还是清阳郡主?

“那又如何?”盛佳玉不知骆笙为何说起这个,一头雾水。

骆笙牵了牵唇:“表妹的言行举止,可不像出身书香门第的姑娘。”

她说这话不带嘲弄也不带激动,平平静静,冷冷淡淡,却好似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到盛佳玉脸上,令她火辣辣难堪。

盛佳玉陡然涨红了脸。

骆笙冲盛佳玉微微颔首,往前才走了几步就脚下一顿。

前方不远处站着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高洁雅致,如一株盛开的玉兰。

见骆笙驻足,苏曜淡淡一笑。

骆笙面无表情走了过去。

苏曜愣了愣,这才看向盛佳玉。

盛佳玉收拾好心情,冲苏曜福了福:“苏二哥。”

苏曜语气温和:“大姑娘与骆姑娘吵架了?”

盛佳玉含糊道:“只是争执几句,算不上吵架。”

“为何起了争执?”

盛佳玉有些诧异。

女子间的争执,她以为苏曜不会追问。

出于青梅竹马的信任,盛佳玉还是解释道:“表弟染了风寒,骆笙居然跑出来胡乱抓药。”

“原来是这样。那骆公子病情如何了,怎么突然染了风寒?”

“表弟一定会没事的。”盛佳玉咬唇道。

家丑不可外扬,表弟染风寒的因由她自然不能说。

苏曜似是察觉盛佳玉不愿多说,话题一转道:“平时都是二姑娘与大姑娘一道出来,今日怎么一个人?”

提到盛佳兰,盛佳玉眼神一暗,掩饰道:“二妹病了,要好好养病。”

苏曜目露同情之色:“二姑娘与骆公子都病了,真是令人忧心。大姑娘要放宽心,他们定然会好起来的。”

“多谢苏二哥吉言,我先回府了。”盛佳玉心不在焉道了谢,急匆匆告辞。

她还要把骆笙的胡闹赶紧告诉母亲,省得骆笙祸害表弟,哪有心思与苏曜说闲话。

眼见盛佳玉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苏曜这才往苏府走去,提着书箱的书童亦步亦趋跟在身后。

盛佳玉回到盛府,直奔大太太住处。

大太太料理完家事才刚得闲,听丫鬟禀报大姑娘来了,忙让进来。

“怎么跑了一头汗?”一见盛佳玉气喘吁吁的模样,大太太嗔道。

佳玉性子虽活泼,以前还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自从表姑娘来了就变成风风火火了。

盛佳玉顾不得喝口水润喉,忙道:“娘,骆笙果然又胡来了!”

大太太点了点盛佳玉额头:“说过多少次不要对你表姐直呼其名。”

盛佳玉不以为然撇嘴:“可我对着她那样的人就是叫不出口嘛。”

大太太面色微沉:“佳玉,难不成你觉得对方粗鲁,就同样以粗鲁相待?”

经历了盛佳兰的事,大太太觉得对女儿不能再纵容。

盛佳玉被问住。

大太太抬手抚了抚女儿的发,语重心长道:“莫要让自己变成最讨厌的模样。”

盛佳玉渐渐红了脸,垂首道:“娘,我知道了。”

她厌恶骆笙,讨厌对方给盛府带来的麻烦,讨厌对方让盛家被街坊邻居议论嘲笑,于是张牙舞爪去还击,却忘了张牙舞爪的自己同样不好看。

盛佳玉暗暗警醒,提起骆笙倒是肯叫表姐了:“我跟着表姐出去,发现她进了济世堂买药。娘,您肯定想不到她买药干什么。”

大太太配合露出询问的目光。

盛佳玉眼中闪烁着愤怒:“她居然胡乱抓药要给表弟吃!”

“什么?”大太太当真吓了一跳,“佳玉,你莫不是看错了?”

“女儿亲耳听到的,错不了。说不定她现在就带着胡乱抓的药去表弟那里了。”

大太太一想事情严重,忙吩咐大丫鬟霜叶去骆辰那里一探究竟。

母女二人等了一阵子,霜叶回返禀报:“婢子问过扶松,表姑娘没过去。”

大太太松了口气,就听霜叶又道:“不过红豆把正指点扶松熬药的王大夫请走了。”

盛佳玉急道:“娘,她定是要王大夫给她熬药,再把熬好的药给表弟吃。您可不能让她胡来,表弟身体本来就弱,禁不起她瞎折腾啊。”

大太太不由点头。

就是好人胡乱吃药都能吃坏了,何况骆辰那样的。

“娘,要不我去她那里一趟。”

“现在过去拦着不合适。你表姐大可以说是为自己熬的。”

“那怎么办?”

大太太沉吟一番,吩咐霜叶:“你去交代扶松一声,表姑娘倘若带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给表公子服用,让他一定拦下,悄悄打发人过来报信。”

入夜,骆辰迟迟不退热,牵动得整个盛府睡不安稳。

转日盛老太太亲自过去守着,更是把金沙有名声的几位大夫都请了来。

众大夫会诊之后很不乐观:病人今夜再不退热,那就危险了。

等到落霞满天,骆笙带着红豆踏入了骆辰院门。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7章 药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