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引蛇出洞

掌欢

2021-10-14 19:54:30

冬天的柳叶

资讯 | 完本

大姑娘盛佳玉与二姑娘盛佳兰正沿着一条青石小径往骆笙所在方向走来。

两名少女年纪仿佛,春衫纷丽,款款走来无疑给花园添了一道靓丽风景。

二人见到骆笙,脚步齐齐一顿。

盛佳玉秀眉拧起,满心戒备盯着骆笙。

盛佳兰则冲骆笙盈盈屈膝:“表姐早上好。”

骆笙回礼,抬脚往前走。

盛佳玉忍不住喊了一声:“你去哪儿?”

骆笙回眸看她一眼,淡淡道:“这个时候自然是去给外祖母请安。”

“给我祖母请安?”盛佳玉眼中戒备更明显了,压低声音质问,“骆笙,你究竟又打什么鬼主意?”

盛佳兰轻轻拽了拽盛佳玉衣袖:“大姐,你和表姐好好说。”

骆笙看看盛佳玉,再看看盛佳兰,突然一笑:“还是大表妹了解我。”

她说罢越过姐妹二人,快步往前走去。

红豆赶忙跟上,想想盛佳玉的话有些气不过,回头冲盛佳玉做了个鬼脸。

盛佳玉气得拧手绢儿,忿忿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盛佳兰劝着盛佳玉,想到骆笙刚刚对盛佳玉说的那句话,眼神闪烁着不安。

“二妹你听见没有,她说还是我了解她,这是还要惹是生非的意思吧?”

盛佳兰轻轻蹙眉:“表姐估计只是说气话。”

“什么气话,她就是一日不惹祸就受不了。不行,我要提醒祖母一声,可别被她现在的样子蒙骗了。”盛佳玉拉着盛佳兰赶忙追过去。

骆笙的到来无疑令盛老太太吃了一惊。

“笙儿身体还没好,怎么就来了?”盛老太太说着,眼角余光偷瞄窗外。

窗外朝阳疏透,暖风清浅。

太阳没打西边出来啊。

盛老太太越发诧异了,面上当然不好显露。

毕竟是嫡亲的外孙女,再嫌弃也不能扔了。

骆笙微微笑着:“已经好多了,该来给外祖母请安了。”

盛老太太嘴唇动了动,很想说不来请安她心里更安稳,话到嘴边却变了:“笙儿有心了。”

一旁盛佳玉嗤笑一声。

盛老太太一个眼刀飞过去,盛佳玉这才闭紧了嘴。

等骆笙离去,盛老太太脸色一沉:“佳玉,对你表姐不许横眉冷眼的,还有没有规矩了?”

长孙女虽然性子活泼,该有的礼仪却从来不少,可自从外孙女来了就屡屡失态,莫不是近墨者黑?

盛佳玉委屈咬唇:“祖母,孙女不是没有规矩,实在是对着骆笙这种人生不出尊重来。难不成因为姑父位高权重,就要孙女对这么个不着调的表姐做小伏低?”

盛老太太一下子被问住。

盛家与苏家一样,都是耕读传家,骨子里多少有些傲气在。

他们当长辈的不好与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计较,却也看不得自家女孩儿碍于权势对着骆笙卑躬屈膝。

“祖母,来福宁堂的路上我们与骆笙撞见了,您都不知道她怎么说的。”

盛佳玉把路上的事一说,摇了摇盛老太太手臂:“祖母您听听,她分明是憋着一肚子坏水又要闹幺蛾子呢。您要以为她一哭二闹三上吊之后就安分了,那就错了。”

盛老太太听得眼皮直跳,干巴巴问道:“真的啊?”

她一把老骨头可禁不起外孙女折腾了。

盛佳玉猛点头,推了推盛佳兰:“二妹,你不是也听到了。”

见盛老太太看过来,盛佳兰微微点头。

盛老太太长长叹了口气,看着花朵般的两个孙女无奈道:“不管你们表姐如何,你们两个规规矩矩就行了,回去吧。”

盛佳玉与盛佳兰离开福宁堂,往住处走去。

“大姐,你真觉得表姐还要闹事?”

“不是我觉得,是她肯定会!”盛佳玉冷笑一声,突然把盛佳兰往一旁花木后一拽,压低声音道,“骆笙在湖边。”

盛府花园有一处小小的人工湖,湖边栽杏种柳,湖水澄澈碧透,是赏景的好去处。

“她不是连咱们盛府一草一木都瞧不上,怎么有闲心在湖边赏景了?”盛佳玉觉得奇怪,探头去看。

骆笙面朝湖面而立,时而侧头与红豆说着话。

盛佳兰轻拉盛佳玉衣袖:“大姐,咱们走吧,这样不大好。”

“有什么不好,我去听听她们说什么!”盛佳玉挣脱开盛佳兰,借着花木遮掩靠过去。

盛佳兰伸出的手中空荡荡,缓缓收拢手心跟过去。

主仆二人的对话清晰传到姐妹二人耳中。

“姑娘,您真的对苏二公子没兴趣了?”

听红豆提到苏曜,盛佳玉与盛佳兰皆面色一紧,耳朵竖起。

一声轻笑传来,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却格外好听:“谁说的?”

红豆睁大了眼,满是不解:“那您为何还去苏家阻止亲事啊?”

骆笙拿着柳枝随意抽打着湖面,斜睨了小丫鬟一眼:“红豆,你在这里是不是住傻了?苏二公子是生得俊俏,可我要是与他成了亲,万一遇到更俊俏的郎君怎么办?”

红豆恍然大悟:“姑娘说得有道理,不能让苏二公子耽误了您!”

骆笙白皙的下颏微扬,显得骄矜又肆意:“正是如此。”

红豆眨眨眼,有些迟疑:“可在金沙目前还没听说比苏二公子生得好的男子呢。”

骆笙笑了:“所以我也没打算放过他啊。等我再把身子养好一些,你就悄悄把苏二敲晕了弄来,看他到时候还如何拒人于千里之外!”

盛佳玉听得柳眉倒竖,就要冲出去找骆笙理论,却被盛佳兰一手拽住手腕,一手掩住口。

盛佳玉看着盛佳兰,不解眨了眨眼。

盛佳兰微微摇头,压低声音道:“大姐莫要冲动。表姐一旦恼羞成怒,说不定就要破罐子破摔立刻去找苏二公子麻烦了。”

姐妹二人这里正情绪激荡,骆笙却把柳枝往湖中一抛,云淡风轻道:“走吧。”

仿佛对她来说祸害苏二公子与抛弃这柳枝一般,不值一提。

“她真是太不要脸了!”等骆笙主仆远去,盛佳玉气得踢了一脚杏树。

杏花如雪,纷纷而落。

隔着杏花雨,盛佳兰目光一直追逐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背影,眼神渐渐冰冷。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8章 引蛇出洞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