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大佬都低调

内娱顶流她只想下班

2021-09-15 23:36:53

黯奴

资讯 | 连载

就在一轮淘汰录制前的几分钟,李安然还信心十足的表示她能进第二轮,选手们就以为她真的能进呢。

这一点田馨也琢磨不明白。

李安然进入节目组的黑名单,她肯定知道自己走不远,那又为什么要跟别人说她能进下一轮呢?

没有时间给田馨继续往下想,她们这一组晋级的选手要说感言,她怎么也得在心里准备一下。

轮到她时,她肃然接过话筒,开口前先给导师和被淘汰的选手鞠了一躬。

直起身子,她吐字清晰的说道:“谢谢大家投票让我进入下一轮,感谢你们。能来参加这档节目是我的幸运,在这里认识的一些朋友或许会成为我一辈子的朋友。”

她停下来,选手们都在猜她说的朋友是谁,有人猜郝欣有人猜郑伊娃,她却直直看向亓天,笑着道:“天姐,等节目结束一起吃饭,我还想听你唱歌呢。”

一直笑着的亓天到底还是没绷住,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田馨把话筒递给刘雅晴,根本不顾工作人员的示意跑到亓天身前,和她拥抱在一起。

田馨没有姐姐,自从有了弟弟后父母一直让她照顾弟弟迁就弟弟,她从没被兄姐关爱过,直到遇见亓天,她才知道被姐姐关心疼爱是什么样的感觉。

排在前三的选手就在她们的拥抱中结束晋级感言,接下来就该淘汰的选手讲话。

田馨回到晋级区,严肃又认真的听每一位淘汰选手讲话。

她们中有唱跳俱佳的全能型选手,有编曲大神,有词曲创作一体机,还有声音十分有辨识度的大VOCAL...

不是她们不够优秀,在这档节目里,或者说在现如今的娱乐圈,优秀与否已经不是决定一个人能否在这里立足的关键因素。

有人遗憾,有人颓丧,只有刚刚哭过的亓天笑着说道:“我从低谷走来,且一直身处低谷,但我并不悲观,因为我有朋友,我不孤单!”

淘汰选手讲完,选手们在工作人员的示意下走到一起,甭管平常关系如何,这会儿都要贼真情实感的拥抱,表达不舍。

有好几个不多熟悉的淘汰选手主动过来抱田馨,田馨也没说什么,对人家也都和和气气的。

就连李安然都过来了!

拥抱时,李安然笑着凑近田馨,小声说道:“你可真是重情重义啊,临分别还要推着亓天往前走!陈弦,你别太得意,要知道风水轮流转,今天你得意,兴许明天哭都没地方哭去。”

田馨推开她,淡然的回以一笑,回道:“你是不是有病?咱俩有什么仇有什么怨你跟我这儿放狠话?你是觉得我抢了你的晋级位?麻烦你认清事实,我的票数是你的几十倍,咱俩中间还隔着好几十人,就算没有我,你能一轮排第四位么?!”

很多事情都没有公开讲过,所以李安然这番话就显得十分莫名其妙。

要是顺着李安然说就证明自己什么都知道,她可不会主动递刀。

直接装傻说话茶一点儿?也不是不行,但聪明如李安然,回头仔细一琢磨就能发现她的回应一点儿也不符合她平日的风格,还是会露馅。

反正不管怎么说她跟李安然以后也没办法保持表面的和谐,只要李安然别搞小动作就好。

这一趴录的是真熬人,录制结束已经是后半夜一点多!之后就是后采,估计要忙到清晨四五点。

机器开着的时候一个一个哭的贼情真意切,机器一关,好些选手瞬间收泪,变脸速度实在是快。

有人演戏,自然也有人真情实感。

真处出感情的选手或者在节目开始前就认识的选手依然三两凑在一起哭一起难受。

田馨孔司羽也一直陪在亓天身边。

她们三个第一批坐大巴回宿舍,都没有留下后采。

早上七点被淘汰的选手就要一起离开,亓天要收拾东西。

她跟很多选手真的很不一样,私人物品很少,整理的时候还送给田馨和孔司羽一人一件小礼物。

她送给田馨的是一串手链,不多名贵,串上的每一块玉石都是亓天自己打磨出来的,很有意义。

“这是我跟我爷爷学习三个月的时候做的手串,也是我成功做出来的第一条手串,还是有些粗糙,不过随便戴戴还是可以的”,亓天解释道。

这会儿田馨和孔司羽才知道亓天家是做玉石生意的,几代都是手艺人,很了不起。

孔司羽收到的是一枚古朴又精致的玉石戒指,很漂亮。

“这是我二十岁生日的时候偷我爷爷的好料子偷偷打的,能做镯子的料子被我做成几枚戒指,事后还被我爷爷打了一顿呢”,亓天笑着说道。

真正有点儿东西的人果然都很低调,亓天藏的真的太好了。

孔司羽看着手里的戒指,闷闷的说道:“如果一开始你在简历上写你还会这手艺说不定节目组会给你一个讨喜的设定,你就不用第一轮淘汰了呢。”

“我可不敢,我爷爷要是知道我拿手艺说事儿他得打断我的腿。其实我觉得就算一轮游能遇见你们也挺值得。等节目结束我请你们吃饭,我亲手给你们做,倍儿香!”亓天笑着说道。

只是暂别,她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属于她们的未来定然绚烂无比。

接淘汰选手的车子已经停在宿舍外边,田馨和孔司羽一起送亓天出去。

她们在门口分别,没人哭,笑的都很灿烂。

“你们继续加油,一定要走到最后!”上车前亓天朝她们喊道。

一下子少了四十个人,宿舍空出很多床位来。

接下来选手可以调换宿舍,田馨直接搬到亓天的床位。

郑伊娃也搬了过来,还嘚嘚瑟瑟的给田馨和孔司羽展示亓天临走前给她写的卡片。

孔司羽:“哼,你这算什么,天姐可送我们礼物了呢。”

郑伊娃:...

“啊啊啊啊啊啊,原来我不是天姐唯一的小宝贝!”郑伊娃哀嚎道。

她越这样孔司羽越高兴,叽里咕噜说不少嘲笑的话,成功激怒郑伊娃,俩人跟小孩儿似的闹起来。

闹着闹着,就把选管闹来了。

选管叫所有留下的选手去开会,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057章 大佬都低调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