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最悲最惨最难受

内娱顶流她只想下班

2021-09-15 23:36:43

黯奴

资讯 | 连载

孔司羽根本藏不住事儿,她只问几句小姑娘就招了。

“唐哥给你打电话?不是让你拉黑他么,你们怎么还有联系!”她惊讶的问道。

唐哥这人不地道,跟这样的人相处得多几个心眼儿,而孔司羽最缺的就是心眼儿这玩意。

孔司羽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垂着头心虚的说道:“他说他一个朋友在大象视频平台工作,得到内部消息十月份大象平台要搞一些综艺选秀节目,他可以推荐我直接进入面试环节。”

一般这类节目在面试之前还有一个海选,是面向大众的,有意向且符合条件的女生都可以报名。

国内娱乐公司那么多,每家公司都有练习生。人家经过长时间的唱跳练习,又有公司做后盾,像孔司羽这样的纯素人想要从这些人中脱颖而出进入二轮面试机会非常渺茫。

孔司羽知道这点,所以才把希望寄托在唐哥身上。

天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唐哥也绝对不会白帮这个忙。

“他让你干什么?”

“他让我去陪他和他那个朋友吃顿饭”,孔司羽微微抬起头,小心翼翼的观察田馨的脸色。

她只冷哼一声,低沉沉的问道:“就只是吃饭?”

孔司羽没吱声。

“你答应了?”

孔司羽又没吱声。

她真的忍无可忍,伸手戳孔司羽的脑袋,恨铁不成钢道:“你是不是傻!明明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还答应!你就这么想出名?为了出名连这种事儿你都愿意做?”

她没控制好情绪,说话语气很重。

孔司羽倏然抬头,一张满是泪痕的脸暴露在她面前,吓她一跳。

“你别...有话你说,哭什么...”她一边递纸巾一边无措的说道。

孔司羽没接纸,就这样眼泪鼻涕糊一脸的冲她吼道:“对,我就是要出名,我就是要红,为了红我什么都愿意做!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没资格这么说我...”

激动之后,两个人都慢慢的平静下来。

既然她不知道,那就说给她听,让她知道,看她能不能理解。

孔司羽的母亲司咏竹是个漂亮又高傲的女人,年轻时最大的心愿是成为一名演员,可惜始终未能如愿,最后嫁给对她死心塌地不离不弃的孔叔。

婚后平淡的生活没有让司女士的心沉淀下来,她始终瞧不上孔叔,觉得他窝囊没用。

终于,他们的婚姻在孔司羽出生不久后走到尽头。

司女士搭上一个有钱的男人,毫不留恋的丢下女儿和那个男人离开。

一直到懂事后孔司羽才从家中其他亲戚那里得知司女士辗转交往几个男人,希望能有人推她一把,让她圆了自己的演员梦。

可惜,她找的男人就没有一个靠得住的,彻底死心之后,她嫁给一个外国人,跟那人出国定居,再没有回来过。

“我一定要红,红到国外,让她知道被她抛弃被她嫌弃的女儿完成她一辈子都没有实现的梦想,让她看到我爸有我这样一个女儿多骄傲,我要让她后悔,让她嫉妒,让她痛苦...”

末了,孔司羽发泄似的吼道。

吼完,她脱力地坐回椅子上,用乞求的眼神可怜兮兮的看着田馨,哑声道:“馨馨,你会帮我的对不对?这条路太难走,没有人给我引路,我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让她看到我...不去试一试,我真的不死心。兴许,兴许唐哥看在我们认识这么久的份上,愿意无条件帮我呢...”

简直是痴心妄想。

唐哥一个社会老油条会跟她一个小姑娘讲那些虚的么!

不过田馨也知道她劝不回孔司羽,这件事已经成了孔司羽的心魔,就像她自己说的,不去试一试她不会死心。

沉默许久,她问孔司羽几个很现实的问题:“你确定唐哥认识的人真的有本事帮到你么?如果他们是合伙骗你的怎么办?你做什么准备了么?”

“什么准备?”孔司羽懵懵的问道。

田馨:...

她提出要陪孔司羽一起去饭局,两个人互相照应总比孔司羽一个人去安全。

孔司羽不大愿意她去,怕连累到她。

事实上,孔司羽完全多虑了。

重生前的她经历过太多事儿,酒桌上的小把戏她见得多了,几乎没有什么手段能逃脱她的眼睛。有她在,谁都别想占孔司羽的便宜!

吃饭的时间定在三天后的晚上八点,田馨利用三天时间通过网络了解到一些关于大象视频平台内部的信息。

网络信息冗杂,有很多她没办法辨别真假。不过这都不重要,就拿这些真真假假的信息去试探一个人足够了。

八点的饭局,十点大概散不了,她还得跟老板请假。

这两天她几乎没跟老板交流过,一般就是拨通语音道一声“晚上好”就开始拉曲子,拉完确定那边已经睡着再挂断语音。

还没等她开口请假,老板先开口道:“明晚不用给我拉了,我有事。”

说完他还叹了口气。

隔着手机她都能感受到他的苦闷和烦躁。

这是遇着事儿了啊。

她对老板的生活不感兴趣,没多说,只问今晚上想听什么。

“来一曲你觉得最悲最惨听着最难受的吧。”

田馨:...

老板的要求当然要满足。

于是,她用二胡给老板拉一曲《病中吟》。

这首曲子并非指生病,主要是表达创作者心中的苦闷与挣扎,要说多悲倒不至于,难受倒是真难受。

一曲拉完,她正要小声问问老板睡着了没,老板突然开口闷闷的道:“很好,再来一遍这个曲儿。不,再来三遍!”

田馨:...

名曲之所以能成为名曲,很重要的一点事能引起听众的共鸣。

演奏者要想感染别人首先自己要全情投入。

三遍拉完,田馨心里堵的不行,她仿佛都能感受到作曲之人一次又一次的抗争最终还是归于苦闷的那种无奈又绝望的心情,真的倍儿难受。

“我谢谢你让我原本苦闷的心情变得更苦闷!”手机那边传来丧丧的声音:“行了,今晚就到这儿吧,祝你不失眠!”

田馨:...

这人真是乌鸦嘴。

不知道是因为想太久饭局的事儿还是曲子的影响,一向好眠的田馨竟然真的失眠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006章 最悲最惨最难受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