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兔子急了也咬人

系统逼我花光百亿家产

2022-07-24 20:14:56

挽风吹塘

资讯 | 连载

韩晴空一口气冲回到了酒店里,气喘吁吁地。

小陈见状,忙不迭地迎了上来。

“韩姐,你去哪里了?顾君盛找不到你,很着急的。”

嗯?

韩晴空打开手机,这才看见手机里都是顾君盛的未接来电。

“怎么回事?”

小陈摇头,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一个小时之前顾君盛打电话过来联系不上韩晴空,就找到她了。

等到呼吸平稳,她才回拨了电话过去。

“晴空姐。”

对方的声音低沉暗哑,没有了平日了奶声奶气,就像是在生气中。

“怎么了?”

顾君盛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信息,嘴角苦涩地笑着。

不是说好去出差的吗?

为什么会和容则一起去融安城。

他想要直接开口怒问,可是又担心惊吓到了她。

“晴空姐,你在融安城干什么?”

他尽量地使自己的语气平和一些。

韩晴空挑眉,莫名地觉得有些心虚,“我……我出差呀。”

“真的吗?那晴空姐为什么都不主动跟我联系,你还是说嫌弃我了吗?”

奶声奶气的声音又回来了,让韩晴空觉得自己罪大恶极。

面对顾君盛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上了别人,还不负责的渣女。

“没有嫌弃,怎么可能嫌弃。”

“你骗人。”

“姐姐你每一次睡完人就跑。”

韩晴空已经能够想象到此刻顾君盛是什么表情了,她感觉自己有些吃不消。

“我,我不是……”

她说不下去了,只能低垂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指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能去找你吗?”

啊?

韩晴空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她是不愿意的,毕竟她还有容则的事情需要处理,多了一个顾君盛过来,她总觉得手脚都被束缚住了。

“姐姐,你多睡我几次吧,这样你就不会嫌弃我了,我有腹肌,身材很好,能力也不错,姐姐,你愿意吗?”

他的声音闷闷的,像是在撒娇。

韩晴空吞咽了一口口水,突然觉得自己败下阵来了,“那你后天来好不好?”

明天是容则的生日,她肯定很忙地,后来等他来了,也带他在融安城附近玩一玩,这样也算是对他的一个补偿吧。

顾君盛低低一笑,声线了都洋溢着喜悦。

“我就知道姐姐对我最好了。”

大概是被难得蛊惑了,韩晴空觉得自己怎么都拒绝不了人。

聊着天,昏昏沉沉就睡了过去。

男人好听的声音,就像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让她瞬间就入梦了。

顾君盛听着她的呼吸声,眼神里闪过一丝暗光。

后天?

晴空姐,你还是骗了我。

这样的你,让我很伤心啊。

伤心地想要把你吃掉怎么办?

顾君盛没有挂断电话,手指在静音肩膀上敲打着,面色阴沉得厉害。

几分钟后,他轻而易举地就拿到了容则的行程单,还有在融安城,韩晴空对容则所做的一切。

男人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眼神暗沉了下来。

“姐姐,你真的不乖啊。”

他用最快的速度订了一趟飞机,然后冲到了卫生间里,用冷水将自己活生生地冲感冒了。

等到从卫生间里出来,他就穿着白色衬衫,去找了王导。

“王导,咳咳咳……咳……我想要请假。”

他咳嗽得厉害,似乎下一秒就会呼吸不过来一样。

王导担忧不止,“这是怎么了?怎么就感冒了?”

吴语冰随意地说了一句,“身娇体弱呗。”

顾君盛难得没有反驳,“确实是,我这身子骨不太好,还望王导体谅,咳咳咳……!”

话说不到半句又距离地咳嗽了起来。

王导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的,你先去医院好好看看,反正这两天剧组都是休息,你要多多注意身体啊,多多锻炼。”

顾君盛感激地点头,捂着嘴唇咳嗽着,“谢谢王导,咳咳咳……”

吴语冰见状,不由得凑了过去。

“真的感冒了?”

顾君盛眼神里有一道暗光闪过,但是很快就消散了,依旧是一副身娇体弱易推倒的模样,“是的,发烧三十九度了。”

吴语冰耸肩,“哦。”

顾君盛转身离开,不再言语。

吴语冰瞧着他的背影,总觉得事情没有这样简单!

顾君盛回到房间后,嘴角微微上勾,明明长得一张小奶狗的模样,可是笑起来却摄人心魂,比那些狐狸妖魅都笑得明艳。

“姐姐,就算是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的哦。”

更何况他真的是兔子吗?

他笑着,又重新去了一趟卫生间,任由冷水从浴霸头上淋下。

冰冷的水汽弥漫上来,他却笑得更加明艳。

……

融安城圣安酒店里。

容则穿着黑色的浴袍坐在沙发上,夜色暗沉,窗外霓虹灯照耀,可是他却觉得异常的冰冷。

脑海里浮现出的是韩晴空那张脸,低垂着头,肩膀还在微微耸动着。

说不定,抬头还能看见那红肿的眼睛。

容则积倏然地握紧了拳头,不由得冷笑。

他需要在乎这么多干什么,韩晴空不过就是他手里面的一刻棋子而已,一个接近顾大神的棋子。

他对棋子又怎么会有感情。

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推满了烟头,红酒配上香烟是最能疏解人的心情。

男人发泄压力的渠道无非就是烟酒、暴力。

他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拨了内线电话将助理叫来了。

“去查查,我的资料是如何泄露出去的。”

韩晴空不可能莫名其妙地知道他的这么多事情,蓝色鸢尾花她为何会知道。

容则闭上眼睛,收敛起眼神里的烦躁。

“暗中查,别惊动任何人。”

“是。”

霓虹灯的光影从透明的玻璃上投射进来,这一夜注定是无眠。

只是容则就浅浅地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是韩晴空的模样,她红着眼眶,身子因为哭泣一抽一抽地颤抖着。

“大神,我对你这么好,你居然欺负我,我再也不理你了。”

他看着那张脸,猛地惊醒了过来。

容则轻揉着太阳穴,只觉得自己就是中了女人的毒。

果真,女人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他不敢在闭上眼睛,打开电话,唯独看见股市上呈现出来的冰冷数字,他整个人的面色陡然大变,如果说前一秒,他是人,后一秒约莫就是没有感情的神。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七十一章 兔子急了也咬人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